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374章進入木區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三七二章進入木區

    說到觀想,九奴有話要說。

    「所謂的觀想,本來就是有三個境界。」

    「第一種就是你在小世界之中的境界。觀山是山,觀看外物的形狀,以外物之型,印入自己的意志,並以此來打開自己身體和識海之中的某些潛力;」

    丁浩點頭,「不錯,在小世界,靠觀想來覺醒仙根,就是這一層的境界。」

    九奴又道,「第二種就是你剛說的觀心。這種觀看是近乎觀和不觀之間,有一種見山不是山的效果,關心養劍,果然很有想法;而到了最佳的狀態,那自然又是觀山還是山的效果。這一層是觀想的最高境界,有一個說法,叫做觀自在。這觀心養劍訣能達到第二層,對於你剛好合用。」

    丁浩點頭笑道,「觀自在,我暫時還不可能達到這種效果,那就觀心吧。」

    他就這樣盤腿坐在祥雲尺上,一邊和九奴交流,一邊觀心養劍。

    冷小魚跟在後邊,見他不說話,也無可奈何,也盤腿坐下。

    兩人一前一後,三天以後,終於來到白土區的盡頭,前方出現了一片連接天地的光幕!

    透過這一片光幕,可以看見對面,有著各種高高矮矮的樹木,粗壯的樹榦,茂密的森林,墨綠色的樹葉,一片繁茂的景象。

    冷小魚驚喜道,「前邊就是土之奇迹!」

    域外真魔崇拜世間的九大奇迹,分別是金木水火土風雷光星!他們認為這個世界就是這九個奇迹構成,因此這幼魔試練場,裡邊也分別有九個對應的試煉區域。

    「到木區了!」丁浩雙目睜開。

    耳中傳來九奴的聲音,「木區有一個秘密地方,就是我們這次魔冢的目的地之一!」

    丁浩心中一喜,這次九奴帶他來魔冢探寶,據說有兩個最重要的目的地,這木區之中,就有一個。

    「這裡有什麼寶物呢?」

    九奴嘿嘿笑道,「到了就知道。」

    又是數日過去,茫茫的森林,一眼無邊。

    一朵祥雲裹著一個少年,徐徐飛來,雖然有白色的雲朵包裹,不過從遙遠處,依然可以看見他頭頂高懸的偌大紅色「殺」字。

    遙遠處,一隊穿著花花綠綠衣服的男女嘻嘻哈哈地飛過,那個巨大的殺字,立即引起了他們的注意。

    「你們快看!血池追殺令!」

    色道魔宗的男女弟子全都停下,再定睛一看,全部都驚呼出口,「望海道宗的丁浩!」

    「竟然是他!」色道魔宗領隊的隊長正是丁浩的熟人,色道魔宗的屠戰。屠戰眼神一厲,「這小子在魔冢外圍就偷襲了殺道魔宗楊欣易等人,後來又害得我們色道魔宗兩名弟子喪生,在幻世大廳又要挾我們色道魔宗和殺道魔宗,簡直是該死!」

    另一個弟子陰森道,「這小子還真是到處結仇,竟然又被下了血池追殺令!」

    屠戰臉上露出笑容,「真的是巧了,這可真是冤家路窄呢。」

    其他色道魔宗男女目中也射出貪婪,「屠師兄,血池晶可真是價值非凡呢!血池魔宗真是出手闊綽,隨便給一個正道小雜魚下達追殺令,也是一塊血池晶的價格!」

    又一個女弟子開口問道,「隊長,我們干不幹?」

    「當然是幹了。」

    色道魔宗的弟子立即進入戰鬥狀態,各人腳踏御空靈劍,改變方向,包圍向丁浩。

    在這種地方,交手殺人,不過是尋常事情。更何況正魔兩道,天生仇敵,沒有什麼好說的。

    「殺掉丁浩,得到血池晶,屍體還能拿回宗換取貢獻點,這種好事兒,怎麼能不幹?」色道魔宗一干人如同嗜血之蠅,飛了上來。

    「大家扇形包圍!」屠戰開口命令道。

    墨綠色樹林的上空,眼看遭遇戰就要發生,丁浩也注意到這些人,那朵祥雲,停在樹林上空,等著色道魔宗的進攻。

    「大膽!居然都不逃走,真的是找死!」屠戰臉色陰沉。

    不過讓他沒有想到,就在此刻,墨綠的森林之中飛出一抹白色的身影。

    出來的是一個白衣女子,她面孔幼萌,身材妖嬈,腳踏一塊血色晶體,開口道,「小y賊,怪不得你不下去尋寶,原來這些古木和上邊的果實,竟然全部都被禁制區域封鎖,什麼都得不到……」

    從森林之中飛出來的,正是冷小魚。

    冷小魚看見這些樹上,生著一些天材地寶,便下去取,可到近前才發現這些樹木和天材地寶,竟然全部都是有禁制保護,只能看,不能碰!

    於是,她又從森林之中飛出。

    她這一出來,色道魔宗的人全部都愣了。

    心說這是鬧哪樣呀?冷小魚給丁浩下達血池追殺令,理應是兩人勢如水火,仇深似海,見面就要殺人……可眼前的局勢並非如此,這兩人倒好像是一路而行,關係不錯。

    「有古怪。」屠戰臉色一變,連忙示意眾人停下。

    冷小魚飛出森林,雙目一掃,也看見了色道魔宗等人。

    「看來我出來早了,小y賊你也不說一下。」冷小魚開口笑道。如果她遲點出來,等色道魔宗的弟子接近上來,然後她出手偷襲,就可以把這些人全部留下。

    丁浩站在祥雲之中,笑道,「時間不早。你剛好和這些人,內外聯手,裡應外合,將我包圍以後做掉,不就趁了你的心愿嘛?」

    冷小魚咯咯笑道,「說的也是呢,剛好趁這個時候,把你殺了!」

    屠戰聽他們對話,雖然是說著殺人,不過頗有些打情罵俏的意味。他遠遠地開口問道,「小魚聖女,我們看見血池追殺令而來,卻沒想到你在這裡,那在下就不打擾了。」

    「別走啊。」冷小魚咯咯笑道,「你們過來,剛好幫我。這正道小賊著實可惡,我們聯手將他殺了,到時候我有重賞。」

    看見她笑容可掬的樣子,不少色道魔宗的男子就有點忍不住,想要上前幫忙,得到美人青睞。

    「且慢!難道你們忘記了沈師兄?」屠戰一聲冷哼。

    沈師兄就是那個在幻世大廳對冷小魚毛遂自薦,然後想要偷襲冷小魚,最後被真魔王抹殺的那位色道魔宗弟子。

    想到沈師兄,這邊人等都心頭一震,不敢過去。

    色道魔宗都是談情說愛的高手,哪裡看不出冷小魚和丁浩關係有那麼一絲不清不楚。

    屠戰擠出笑容,開口道,「小魚聖女,我等修為淺薄,恐怕難以幫忙。如果聖女實在要幫忙,那不如這樣,你攻擊這個狗賊,我們站在遠處,幫你護法。」

    冷小魚本來想要把這些人騙過來,一併殺了。可是沒想到這些人倒是精明,竟然要她先出手。

    她又笑道,「我認識你,你叫屠戰,是屠厭的弟弟。如果我告訴你,就是這個正道賊子殺了你哥哥屠厭!那我這個忙,你到底是幫不幫呢?」

    「什麼?我哥哥是他殺的?」屠戰臉色一變。

    丁浩淡淡道,「是我殺的又如何?」其實屠厭是丁浩和冷小魚一起殺的,出力最多的是冷小魚。不過丁浩並沒有解釋,他想要把屠戰吸引過來幹掉。

    冷小魚不動聲色,主動向屠戰等人飛去,「屠戰,不如我們合作一下,幫你哥哥報仇。」

    不過這個屠戰相當精明,看見冷小魚過來,他扭頭就逃。

    「我哥哥的事情,自然由我魔宗追究,我就先告辭了。」

    冷小魚罵道,「屠戰,你可真是一個膽小鬼,孬種!連你哥的仇都不想報,難道我就這麼可怕嘛?」

    你不是這麼可怕,你是相當可怕!

    屠戰等人臉色發白,直接拿出一張整體傳送符,立即催動。傳送符放出衝天光罩,眾人站在光罩中,行了個禮,「小魚聖女,多有打擾。」

    說完,光影衝天,屠戰帶著他手下弟子全逃走了。

    「色道魔宗,一群膽小鬼,真是沒趣。」冷小魚罵了一句飛了回來。

    「我又被你潑了一盆髒水。」丁浩說的是屠厭被殺的事情。

    冷小魚道,「我不是想要用仇恨把他們留下嘛,誰知道屠戰這麼窩囊。」

    丁浩站在祥雲尺上,繼續飛行道,「關鍵是你凶名太盛,惡名在外,你看誰敢靠近你?在月蛛島,就連你的弟子都要背叛你。」

    「可惡,你又提這件事。」手下女弟子跟著她兩世,最後還是背叛了她,這是她心中非常不爽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不過她隨即又笑了起來,「這樣也好!讓我看清楚人性就是喜歡背叛,所以我現在有經驗了,乾脆在他們背叛之前,先將他們殺掉!這樣我就不會傷心了,他們也永遠不會背叛了。」

    丁浩哧道,「什麼理論,莫非你要殺光天下人不成?你家人親戚,全部都要殺光?」

    「我沒有家人,也沒有親戚。」冷小魚有些沮喪,開口問道,「你的家人和親戚呢?」

    「我也沒有家人,也沒有親戚。」

    「呵呵,那我們一樣的。」冷小魚開心起來。

    丁浩搖頭道,「不一樣!我雖然沒有家人和親戚,不過我有宗門,我有師長,我有朋友!他們不是家人,也不是親戚,不過在我失落的時候,他們會慰藉我的心靈;在我受傷的時候,有他們幫我療傷;在我開心的時候,也有人分享我的喜悅……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