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375章一絲情愫(750票加更)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三七三章一絲情愫

    對於丁浩所說,冷小魚嗤之以鼻,「什麼朋友親戚宗門,全是沒用東西!我才不要!我還是喜歡殺人,我開心的時候要殺人,不開心也要殺人!」

    丁浩又道,「我也殺人,不過我只殺該殺之人,不殺無辜之人。」

    「世上哪有無辜之人,人人該殺。」冷小魚無所謂的說道。

    丁浩愕然,不知道說什麼了,繼續向前飛。

    冷小魚跟上去,咯咯笑道,「小y賊,你是要感化我嘛?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感化你,我可沒那麼大本事。」

    雖然他手中也有不少人命,也修鍊了很多魔道手段,不過他感覺自己還是有點善惡觀念的,所以對冷小魚隨便殺人,殺人如麻,並不是那麼容易接受。

    冷小魚見他臉色不爽,也就跟在後邊飛行。

    兩人都沒有繼續說話,雙目看向遠方。

    過了好一會,他們終於飛出了森林區域,一陣微風吹來,面前是一片碧綠的草場,目光看去,這草場遙遠,根本無邊無際。

    冷小魚這才悠悠一聲,道,「可是我兩世為人,都是剛出生就看見大家在殺人啊。魔道就是這樣,同門也可以互相殺,也沒人說殺人不對,要說對我好的前輩,也有一個……」

    「是嘛?」丁浩回過頭。雖然冷小魚殺人如麻,可是聽她一說,她從出生就出生在一個殺人如麻的地方,也難免生出現在這種性格,丁浩倒是有點同情她。

    「是啊。」冷小魚並不想多說這些,她又改變話題道,「聽說木區也分成五個部分,我對這裡不太清楚,你不想當一迴向導嘛?」

    丁浩點頭道,「不錯。木區分成五部分,分別是森林區、草場區、荊棘區、鮮花區和枯木區。這裡有著各種的植物,成千萬年的靈木寶木在這裡比比皆是,不過都有著禁制保護。」

    冷小魚道,「小氣的域外真魔,一些植物也用禁制保護起來,那這裡還有什麼出產?」

    丁浩笑道,「還有一部分的植物能夠長出禁制,還有就是這裡植物之中生出來的靈獸,也可以獵殺。」

    正在他們說話之中,前邊草原上,盤膝坐著一群人。這些人人人都穿著灰色的麻衣,看見丁浩飛來,他們全部都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這些人站立的姿態也是筆直,每個人站在那,就如同一桿標槍,非常的訓練有素,有氣勢。

    「是江流劍宗的人!」丁浩降低高度,飛了過去。

    之前在幻世大廳,和抱劍子交流了幾句,對江流劍宗,頗有好感。

    江流劍宗的弟子對丁浩也是頗有好感,就憑著丁浩將本門弟子的劍送回,這就贏得他們的尊重。

    領頭的一個高大方臉的男子抱拳道,「丁浩兄弟,我是江流劍宗的劉磊。」

    「劉磊大哥。」丁浩也是一抱拳。

    江流劍宗作為南山大陸的上門,門下的弟子也是非常的傲氣。這個劉磊開口沒有稱呼道友,而是稱作兄弟,足見對方對丁浩的親近程度。

    冷小魚看見這些正道高手,很是識趣地站在遠處。

    不過江流劍宗的人並不想放過他,劉磊看著丁浩頭上的巨大紅色「殺」字,虎目含怒,就是一揮手。

    他一揮手,手下的十幾個江流劍宗的彪悍子弟頓時走了出去,把冷小魚圍攏在中央。

    冷小魚臉色一變,冷道,「血池魔宗和江流劍宗一向沒有瓜葛,你們這是什麼意思?」

    劉磊走出去,指著丁浩頭頂的「殺」字,怒喝道,「魔女!我想你大概沒有聽清楚我們抱劍子前輩的話,以後望海道宗的事情,就是我們江流劍宗的事情!尤其是丁浩兄弟,那是我們江流劍宗的兄弟,你竟然敢欺負我們丁浩兄弟,那就是欺負到了我們江流劍宗的頭上!你還敢說沒有瓜葛嘛?」

    冷小魚被他吼得臉色一變,不過說軟話並不是她的風格。她冷笑道,「劉磊,你以為我怕你們江流劍宗是不是?我是不想把事情弄僵!可是你如果執意想要欺負我,我會讓你們看看血池魔宗的厲害,我可不在乎殺死幾個江流劍宗的劍修!放心,你們的劍,我都會珍藏的!」

    有一個江流劍宗的弟子一拍靈寶囊,頓時飛出九把一套的飛劍,冷冷看著冷小魚道,「劉磊師兄,不用跟這種魔女廢話了,直接殺掉算了!」

    其實劉磊的性格是嫉惡如仇,恨不得當場殺了冷小魚。可是關鍵他們在這裡等著一株寶參出世,時間就在隨時,如果和冷小魚這一打,說不定就要耽誤正事兒。

    因此他抬手壓了一下,示意師弟別說話。然後他注視冷小魚道,「血池聖女,今天的事情,我可以給你一個面子!你如果解除我丁浩兄弟的血池追殺令,那我們可以饒你一命,放你立即離開!」

    冷小魚看看丁浩,又看看草場之中挖開的一塊,反問道,「如果我說不呢?劉磊道友,這裡恐怕要出的是一株五十萬年級別的天材地寶,難道你就要放棄么?」

    劉磊豪氣無比,哈哈大笑,「魔女,你小看了我江流劍宗的義氣!別說是五十萬年級別的天材地寶,就是五百萬年級別的寶物,為了朋友的義氣,我們也會放棄!」

    旁邊一名弟子喝道,「魔女,還不快解除丁浩兄弟的追殺令?」

    冷小魚獨自被江流劍宗的人包圍,形勢落於下風,可她性子卻是固執,咬牙道,「沒有人可以強迫我作出決定!」

    這下劉磊的口氣也變得強硬多了,他虎目凝視冷小魚,一字一句道,「本宗弟子聽令,放棄龍血參,準備迎戰!」

    丁浩聽了心中一驚,這江流劍宗還真是夠義氣,夠朋友!龍血參,本來就是珍貴非凡,如果是五十萬年級別的龍血參,那更是價值連城!

    可是為了幫助丁浩,他們說不要,就不要了!

    冷小魚被眾人包圍,形勢險峻,卻是咯咯笑了起來,「我倒要看看,江流劍宗是不是有傳說中那麼厲害!」

    劉磊冷道,「我們知道你血池魔宗實力驚人,也知道你作為血池第一聖女手段非凡!可是我還是要說一句,你想要單挑我們,絕對不是對手!」

    劉磊他並沒有吹牛,冷小魚是上門的重點弟子,劉磊他們也是上門的重點弟子!江流劍宗可不是一般的亂七八糟的小宗派!

    而且更重要的是,劍修的實力很強,很霸道,悍不畏死。

    可以說,冷小魚一個人對付這麼多劍修,那簡直是找死。

    「丁浩兄弟,退後一點。」劉磊示意丁浩後退,他雙目森然看著冷小魚,倒數道,「最後五息!四,三……」

    草原上有風掠過,冷小魚一襲白衣,勢單力薄。

    可她依然倔強道,「我和他的事情,不要你們管!」

    「二……」劉磊依然在倒數。

    「一!」

    眼看戰鬥就要發生,丁浩卻是突然喊了起來,「劉師兄,等一下!」

    丁浩剛才沒說話,因為他心裡也很矛盾。如果劉磊打敗冷小魚,或者殺了冷小魚,那自己不就自由了?不就沒有麻煩跟著了?不就沒有血池追殺令在頭上了?

    從情理上來講,丁浩心裡是巴不得這樣,他沒有阻攔的理由。

    可是眼看事情真的到了最後一刻,他的心底最深處,卻是突然浮現出遭遇色道魔宗的場景。

    按道理來說,色道魔宗和冷小魚都是魔道,可是冷小魚並沒有一點想要和色道魔宗聯合殺他丁浩,反而是要想誘殺色道魔宗。

    而現在反了過來,自己遇到了正道宗門,難道那自己就要聯合正道宗門來殺冷小魚嘛。

    當然了,這樣相比或許不貼切。

    又或者,丁浩有很多很多的理由勸說自己,可是當劉磊他們真的要殺冷小魚的時候,丁浩心底最深處有一個聲音在說。

    「不可以!」

    「劉磊大哥,等一下。」丁浩連忙走過去,攬住劉磊的肩膀,笑道,「劉大哥,這件事並不是表面那麼簡單,這個血池追殺令,也不用急著解除。」

    劉磊差點暈死,別人都害怕血池追殺令,這傢伙竟然說不要急著解除?他打量一下丁浩,又道,「丁浩兄弟,你是不是被這魔女脅迫?沒關係,我們到時候將她斬殺,你就可以無恙了。」

    丁浩苦笑道,「劉磊大哥,這件事你不用管了,我和她的事情,你懂得。」

    劉磊痴迷於劍道,丁浩都說成這樣了,他還是不懂,愣頭青道,「丁浩兄弟,這件事我不能不管!你都被下了血池追殺令了,難道我裝作沒看見?」

    他不明白,不過其他的江流劍宗的弟子卻是明白了,哈哈一笑,在劉磊耳邊說了幾句。

    劉磊恍然大悟,「你們……」然後他又奇道,「可是也沒必要頂一個血池追殺令。」

    丁浩只好道,「是為了吸引那些貪心的魔道弟子嘛,只要他們被引過來,就可以一力斬殺!」

    「原來是這樣。」劉磊這才完全明白,哈哈一笑,拍拍丁浩,「丁浩兄弟,可以啊!魔女都能搞到手!」

    一場爭鬥轉眼消弭於無形,江流劍宗的人全部都走回來。

    這時候,那泥土之中,突然射出一道金光。

    劉磊也顧不上招呼丁浩,吼道,「要出世了,快快快,把龍血倒進去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