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376章正魔有別(800票加更)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三七四章正魔有別

    「倒龍血!」

    隨著劉磊的一聲大吼,站在旁邊一名弟子拍了一下靈寶囊,隨即一隻干黃的葫蘆出現在手中。

    這名弟子打開葫蘆蓋,頓時有肉眼可見的血氣傳出,丁浩清楚地感覺到,這葫蘆之中含有的驚人力量。

    然後這名弟子走過去,將葫蘆之中的血液倒出,全部都倒在那片挖開的土壤上。隨著龍血的倒入,土下的金光更勝,彷彿萬道金劍,要劈開上邊的土壤,破空而出。

    丁浩看得震驚,脫口而出道,「竟然真的是龍血!」

    劉磊站在旁邊抱著胳膊,嘿嘿笑道,「沒什麼,是土龍之血而已。」

    無疑,土龍是龍族之中比較低等的龍。可雖然如此,土龍也是龍族中的一支!能夠得到土龍之血,這江流劍宗的弟子,果然也是不同凡響!

    丁浩耳中傳來九奴的聲音,「龍血參出世,如果有龍血澆灌,可以提高一個品質,進化為真龍血參!若是單純,可以煉成龍體丹,服用以後,可以大大強化體質;若是真龍血參,則可煉成強嬰丹,甚至可以穩固元嬰,給元嬰療傷,因此被龍血一淋,此物更是珍貴。」

    「如此。」丁浩點頭笑道,「恭喜劉磊兄得到重寶!」

    劉磊道,「這並不是我們能夠得的,十萬年之前的一次魔冢開門,我宗上輩祖先就發現了這裡的寶物,一直都隱而不發,因此我們是為了宗門來取。」

    「原來早就有準備。」丁浩不由得讚歎,江流劍宗果然是沉得住氣,為了這一株龍血參出世,竟然硬等了十萬年!

    「怪不得劉大哥你帶著龍血而來,原來早就有準備。」丁浩又笑道。

    劉磊一拍靈寶囊,拿出一個方形扁盒,開口笑道,「寶物不到年份效果就會弱太多了!如果十萬年前,我宗門前輩強行挖出此參,此寶怕是只值千把靈石,也沒什麼意義。可是現在就不一樣了,此寶成熟,自然出世,又加上龍血提升品質,此寶的價值已經變得珍貴連城,拿到拍賣場,恐怕能賣百萬靈石!」

    他說完,就拿著方形盒子去準備等寶物出世來收取。

    不過讓人鬱悶的是,金光衝天,可是寶物始終都不出世!

    此刻,已經有不少附近的各宗弟子被金光吸引而來。

    要知道,木區本來就是探寶人喜歡流連之處,這邊人很多,發現金光,正魔兩道不少宗門都圍攏了過來。

    不過好在,江流劍宗頗有威名,不管是正魔哪一家,都不敢輕易招惹。可是此刻人越來越多,若是讓別人知道,這是澆灌龍血的龍血參,恐怕就真的有強大的宗門弟子,覬覦此物。

    不說其他,如果來一個正道宗門,要求分一杯羹;又或者幾個魔道宗門,前來明搶。這些都是很難說的。

    劉磊他們也是焦急萬分,開口道,「龍血還有沒有?」

    那拿著葫蘆的弟子把葫蘆倒扣過來,等了好久,裡邊也不過滾出一兩滴。

    「可惡,龍血不夠了!這株龍血參難道尺寸很大,又或者發生了變異?怎麼會這麼多龍血都不夠?」劉磊暴躁無比,看著草原四周不斷有各宗弟子人影閃動,他一咬牙,「強行開!」

    手下弟子震驚道,「如果那樣,品質就會大大下降!宗門前輩等待了十萬年,可不希望得到一個殘次品!」

    正在這時,幾個正道上門的弟子聯袂而來,遠遠地就哈哈笑道,「江流劍宗的道友,你們這是挖到什麼了?」

    若是來幾個魔道,還能打上一場。可若是來了正道,想要分一杯羹,那就更難拒絕!

    劉磊臉色大變,咬牙道,「挖開!」

    不過這個時候,丁浩卻是連忙道,「且慢。」

    劉磊回頭道,「丁浩兄弟有什麼見解?」

    丁浩伸手在虛空一抓,抓出一小撮粉末,開口道,「用我這個試試。」

    「這白色的粉末是什麼?」劉磊接過來,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其實丁浩也不知道是什麼。

    就在剛才,吸星石之中的老鴉突然說話了,「主人,我這裡有些粉末,我想應該有用。」然後它張開龍嘴吐出了一些白色的粉末。

    丁浩道,「也是來自於龍身。」

    劉磊心說,管他有沒有用,如果現在挖開,這株真龍血參就會下降一個檔次,這粉末就算是沒用,也不會壞了龍血參。

    隨即,他把這一小撮粉末灑在那片土壤之中。

    讓人吃驚的景象發生了,只見那金光一下猛烈了許多,就好像是金色的泉水湧出,越升越高,金泉噴流,金光四射!

    遠處的人影全部都接近了過來,不管正魔,雙目之中布滿貪婪。

    「好寶出世!」

    「絕對是非凡的天材地寶!」

    「發財了,得到這一件寶物,這一次魔冢就沒有白來!」

    劉磊目中驚喜,手中拿著木盒,注視下邊的金泉。

    突然,就看見一個胖嘟嘟小娃娃,從泥土之中鑽了出來。

    「真龍血參,出世了!」劉磊狂喜,連忙蹲下去。

    這一片泥土,劉磊他們早就布下陣法,手掌大小的小娃娃出來以後,很呆萌地就迷路了一般,劉磊很輕鬆的將其裝入木盒之中,進入木盒,小娃娃這才變回成一株紅頭白身的龍血參,一股靈藥特有的香味傳入每個人的口鼻之中。

    「真龍血參,到手!」劉磊狂喜,關上小盒子。

    這時,那幾個正道上門的弟子飛過來,發現東西沒了,都有些鬱悶。他們並不甘心離開,開口又問道,「劉磊師兄,你們這是得到什麼好寶了?」

    劉磊笑道,「就是一株龍血參而已,幾萬塊靈石的小東西,沒什麼。」

    「只是一株龍血參?」雖然大家都不太相信這麼簡單,不過沒有確切的證據,也用不著翻臉,都是抱抱拳,然後各自離開。

    等這些人都走了,劉磊這才感激道,「多虧了丁浩兄弟你的粉末,要不然,被這些傢伙發現,恐怕又是一場麻煩。」

    說到這裡,他再次打開木盒。

    原來這龍血參身體上,在主根之外,竟然還有一個副根。副根只有主根的四分之一大。劉磊又拿出一個小木盒,小心翼翼的把副根截下,放在小盒裡,遞給丁浩道,「這是一點小意思,還請丁浩兄弟收下。」

    丁浩連忙拒絕,「不用不用,你們江流劍宗守候了十萬年,我丁浩如何能拿?再說了,這是你們為了宗門來取,若是宗門問起,恐怕會生出不少是非。」

    劉磊搖頭道,「丁浩兄弟,你不知道,剛才那飛來的幾人,其中有一個是南山大陸的天寶道宗的首席築基,名叫蒲程鵬。天寶道宗之人,人人都痴迷寶物,這個蒲程鵬更是人稱蒲扒皮,他若是看重的寶物,費盡心機也要給你弄走,非常的討厭和無賴,如果不是你的那些粉末,說不定就要被他看見,這些是你應該得到的。」

    丁浩本來是不要,不過盛情難卻,劉磊說他回宗自然可以解釋,最後丁浩也就收下了,這東西對老鴉頗有一些用處。

    手下小小木盒,丁浩笑道,「真是太客氣了。」

    「無妨,我江流劍宗之人都是這樣爽快。」劉磊又道,「丁浩兄弟,我有一言不知當講不當講,不過你我一見很投緣,我不說又不爽利。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請講。」

    劉磊看看冷小魚,傳音道,「丁兄弟,我勸你一句,魔道之人還是少接觸為妙!魔道就是魔道,行事都不擇手段,正道之人與其相與,往往最後要吃虧上當,真是身死道消!魔道女子更是無情,殺人如麻,說不定隨時就對你下毒手!」

    丁浩也傳音道,「劉大哥放心,我自然心中有數,小弟也不是什麼呆傻之人,會小心行事。」

    劉磊又勸道,「我剛才說的,還不是最關鍵。關鍵是你若是跟魔道之人相處久了,你說不定很可能就被魔道所同化!」

    丁浩驚道,「這不會吧。」

    「就算你不會,可是別人怎麼看?」劉磊目光冷厲道,「九島區域,正魔的仇恨還沒有完全激發出來。你去四大陸看看,我正道多少宗門,多少弟子,以身殉道,死在妖魔鬼怪的手上!說句不好聽的,如果你丁浩兄弟是四大陸的正道弟子,交結魔道,早就被趕出宗門,甚至要處死!」

    丁浩震驚,不過回頭一想,劉磊所說,確實沒有誇張。

    就說九州道宗,為了對抗魔道入侵,甚至願意犧牲億兆的下界生命!由此可見,這戰鬥是多麼激烈,仇恨是多麼深刻,自己和魔道弟子關係密切,絕對是宗門所不能允許的!

    劉磊說完,拍拍丁浩,「丁浩兄弟,交淺言深,你多多斟酌,咱們以後南山大陸再見。」

    說完,他帶著手下弟子,踏上御空靈劍,飛起離開。

    他們這一走,冷小魚飛了過來,開口道,「剛才那個正道狗,是不是背著我說我壞話了?」說完又道,「不過小y賊,想不到你還挺有良心的。」

    冷小魚說的是丁浩阻止劉磊他們出手的事。

    丁浩扔出祥雲尺,踏上去道,「說壞話又怎樣?剛才我不過是看你可憐,才幫你一把,你可不要以為我浩浩蕩蕩浩然正氣的丁浩,會對你一個殺人如麻的大魔女感興趣!」

    「浩浩蕩蕩,哧!」冷小魚看著飛起的丁浩,終於露出了笑容,「你就是小肚雞腸卑鄙無恥的丁,耗,子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