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385章打碎他道基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三八三章打碎他道基

    烈仇太子雖然是一個正道仙國的築基太子,不過平日里卻是喜歡沾花惹草,而且還特別喜歡勾搭魔道女子,將其弄到手,自詡為感化魔女,使其改邪歸正。

    偏偏烈仇太子的師尊還經常引以為傲,認為自己的弟子有本事,若是能因此挽救不少的魔道妖女,倒不失為正道一件風雅之事。

    有了師尊的這種肯首,烈仇太子的行為就更加地不檢點。

    這次前來魔冢探寶,就一眼看中了黑風魔女。

    他心說,若是能征服黑風魔女,不但在身體上享受到一種滿意和愉悅,而且到時候在他「感化史」上,又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。將來正道歷史之中,肯定會記載他烈仇,通過身體「感化」了一位九島著名的魔女。

    巧的是,黑風魔女這次穿上了真魔套裝的女衣甲,剛好他穿上了男衣甲。他這心裡就浮想聯翩,這是不是就是一種緣分呢?

    因此從探寶一開始,他就處處跟隨著黑風魔女。

    表面上他對魔道嫉惡如仇,可是對黑風魔女卻是曲意奉承,讓黑風魔女感覺到他的一番深意。

    他這些舉動,其實在場的正道魔道,大家都心裡很清楚,只是沒有人點破罷了。

    想不到,竟然遇到丁浩這小子,直接就開口點破,「你烈仇有什麼臉說我丁浩,你不也拜倒在黑風魔女的裙擺之下?」

    這樣一來,丁浩就惹了馬蜂窩了。

    而且更重要的是。

    烈仇太子身邊有人道,「這下門小兒和黑風魔女關係好像……我之前隱約聽說,魔冢還沒有開門的時候,黑風魔女一路走來,唯一和此人抱拳打招呼……」

    烈仇太子就更加含恨了,「我道這黑風魔女對我愛理不理,原來心中早就對這小小賊子有了意思!」想到這裡,烈仇太子不但生氣,而且是醋意大發,盛怒地吼道,「哪裡來的小兒,懂不懂禮貌?你要跟我說話,報上名來!」

    丁浩冷笑道,「我才不要跟你說話,你是什麼東西,你不跟我說話,我怎麼跟你說話?」

    烈仇太子大怒,「我們這裡站的都是上門的首席大弟子,那我們在說話,你又插什麼嘴?」

    他剛說完,彭關遠遠的開口道,「烈太子,你這句話沒有道理。這斷續崖上,站著就可以說話,沒有規矩說不是首席就不能說話!再說了,我這丁浩兄弟才情實力都是非同一般,相信在宗門之中,也是一位首席弟子。」

    丁浩苦笑道,「彭大哥過獎了,我還真不是首席。」

    黑風魔女咯咯笑道,「你們望海道宗我還是比較清楚的,你們那個首席,不提也罷,比丁師弟你差太多了。」

    黑風魔女並沒有放出真魔套裝,因此穿著黑色的紗裙,臉上黑紗遮面,笑起來風擺楊柳,很是好看。

    丁浩心裡清楚,這黑風魔女有些心計,恐怕是故意對自己假以辭色,以此來激怒烈仇太子。

    果然,烈仇太子真的上當了,越看越生氣,心說你黑風魔女對我還不曾如此笑過,卻是對這個下門的小雜魚這樣親熱?

    想到這裡,他冷笑道,「彭關,你說的沒錯!只要站在這斷續崖的山崖上,就有說話的資格!可是如果不站在斷續崖上呢?」

    他陰笑兩聲,「朴沙,去給我把這小子打下斷續崖!」

    朴沙是他手下第一高手,築基九層的修為,要弄死丁浩輕輕鬆鬆。他一抱拳,也是陰笑道,「太子你放心,我一定會讓他心滿意足!」說完,已經是滿臉殺機。

    不過烈仇太子卻是一擺手,義正詞嚴道,「不!不用殺人!此子雖然可惡,可是畢竟還是我正道宗門的弟子!我們同為正道,豈能誅殺同道?」

    朴沙心領神會,抱拳道,「太子放心,我絕對不會殺他!我最多也就是打破他的道基!僅此而已!」

    烈仇太子這才滿意點頭,「速去速回!」

    朴沙直接帶了兩個人,直接氣勢洶洶,奔下山崖。

    烈仇他們說話都是很大聲,丁浩聽得清清楚楚,暗道烈仇此人果然陰毒。說得好聽,大家都是正道,豈能正道相殘?可是打破道基,還是一死!

    這裡是試練場,每個人都必須呆滿一年時間!

    試想,一個被打破道基的人,如何在這裡生存十個多月?如果被打破道基,在這裡是必死!烈仇太子雖然沒有親手殺人,可是等於就是要弄死丁浩了!

    黑風魔女咯咯笑道,「丁師弟,那朴沙實力不錯,你不如早早的逃了,也就算了。」

    丁浩站在山崖上,淡淡一笑,「若是逃跑,多丟面子。再說了,我今天就是來奪強化晶的,現在強化晶一塊沒得就離開,那豈不是白跑了這麼遠的路?」

    黑風魔女又是一笑,對著丁浩招招手,「那你不若來我這山崖上,我們這邊寬敞,多你一個不多。」

    丁浩心說,你折騰半天,不就是要說這句話嘛?

    黑風魔女才不是愛慕他丁浩,而是想要招攬丁浩!如果丁浩真的站到她的山崖上,接受她的庇護,那丁浩今後也別回望海道宗了,直接加入黑風魔宗吧。

    「少我一個不少,但多我一個也不多。」丁浩看著黑風魔女嘿嘿笑道,「黑風師姐,若是我站到你的山崖上,日後正道如何容我?這可是原則問題。」

    黑風魔女心中暗罵這小子果然精明,她臉上卻是淡然,又道,「黑風魔宗有何不好,不如加入我黑風魔宗,什麼仙國太子,早晚被你踩在腳下。」

    「早晚被我踩在腳下?」丁浩哈哈大笑,「就算是現在,什麼仙國太子我也是不放在眼裡的。我若是要加入黑風魔宗,那必定是為了你黑風師姐!」

    丁浩這句話不但狂妄,而且還非常直白,當眾罵了烈仇太子,還狠狠挑dou了一下黑風魔女。丁浩心說,就允許你用心眼,不允許我挑dou你嘛?

    黑風魔女捂臉羞道,「丁師弟,師姐何德何能?」她口中這樣說,心裡卻很失望,非常失望!

    自己恐怕高估了這個丁浩!

    為何有這種想法?

    要知道,黑風魔女看重丁浩,是因為見到丁浩行事老成,處變不驚,不為她美色所動。可是今日一見,就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她才施展了少許的媚功,這丁浩就把持不住了,不但口氣輕佻,竟然連無知狂話都說出來了。「就算是現在,也不把烈仇放在眼裡」,就這句話,太狂妄了!有點不知所謂!

    黑風魔女感覺到自己看錯人了,眼前這個丁浩和其他的男人一樣,輕浮,在女人面前得瑟地連自己幾斤幾兩都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別說黑風魔女,就算是她手下的女弟子,也就是上次在酒樓叫住丁浩,招攬丁浩的女弟子也有點看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她低聲道,「師姐,此子有點輕狂。」

    黑風魔女使了個眼色,這個女弟子會意,上前一步,對著丁浩朗聲道,「丁師弟你可曾記得我?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記得,給我一塊令牌的。」

    「記得就好。」女子開口道,「我且問你,你一個下門弟子,憑什麼不把仙國太子放在眼裡?烈仇太子,乃是上門的首席築基,得到仙國長輩看重,修為是築基大圓滿,身上更是穿著真魔套裝的衣甲!我試問你清楚不清楚形勢?男子漢,不怕現在窮,就怕不識時務!你若是現在過來,我師姐決計不會看不起你;可若是慢上一步,等朴沙殺過去,我們恐怕救之不及!」

    這女子的話,並不是要給烈仇太子長臉,而是教訓丁浩,「你識時務一點,要過來趕緊的,否則死在朴沙手上,別怪我們沒提醒你!」

    可不就是這個意思?

    丁浩見黑風魔女看不起他,冷笑道,「黑風師姐,還有這位不知名的師姐,你們小看人了!我堂堂正道弟子,行事堂堂正正,說出話等於釘下的釘子!我就算再不濟,也不會要你們救我,真是開玩笑,和你說笑了兩句還上臉了?居然教訓起我來了。」

    黑風魔女臉上的笑容頓時消失了,氣得臉色發白。

    身邊女弟子怒道,「師姐,別管他,這種人就該死,真是好歹不分!」

    正在此刻,朴沙已經來到丁浩所在的山崖下。因為這山崖比較狹窄,他吩咐兩名手下道,「你們在下邊等我,我一人上去足矣。」

    「是。」兩名手下,守住下山的通道,朴沙一個人奔了上來。

    奔上山崖,他一指丁浩,「奉九烈仙國太子旨意,前來捉拿於你!你如果聰明就給我跪下,老老實實讓我打碎你的道基,留你一條性命!跪下!」

    丁浩問道,「只有這一條路么?」

    朴沙哈哈大笑,「你現在知道怕了么?不過已經遲了!你現在有兩條路,一條是死,還有一條,就是打碎道基!」

    丁浩哀求道,「這還是一條路啊,在這個鬼地方,打碎道基的話,最後還是死啊!」

    「現在知道怕了,遲了!沒用了,就算你好話說盡,我今天也是要打碎你的道基!」朴沙面色森然,一字一句道,「因為這是我仙國太子的命令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