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404章遁地梭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四零二章遁地梭

    「這是……」

    丁浩手中托著的,是一個寒玉小方盒。打開方盒,裡邊有滾滾寒氣翻湧流出,而在這白霜樣的寒氣包裹下,一隻火紅色的小蛤蟆,背上貼著一張黃紙符,靜靜地趴在那裡。

    九奴喜道,「這是魂媒啊!」

    本來九奴就想好,要在火區取得魂媒。不過一直都被孟家兄妹追殺,哪有時間去找魂媒,沒想到現在就把這魂媒送來了。

    「那剛好可以煉製十萬魂幡了!」丁浩臉上浮出喜色,這可真是讓人驚喜,死掉的中年禿頂修士的儲物袋之中,有數十隻魂媒,絕對夠用,太多了。

    九奴喜道,「有了移魂木,禁魂絲,又有了幾萬陰魂打底,現在又有了魂媒,哈哈,真是天助我也。」

    丁浩目中含著冷厲,「雖然十萬魂幡還沒完全煉成,不過這樣,也有築基大圓滿的實力,我又填一項臂助,殺掉孟家兄妹,更有希望!」

    說完,他這就開始煉製。

    丁浩煉器的水平並不佳,不過好在,現在他只是升級。將萬尊魂幡升級成十萬魂幡!升級的技術難度,明顯要比重新打造來的輕鬆。

    他盤膝坐在吸星石之中,張口吐出一口築基真火,點燃的是移魂木。移魂木是一種深黑色的木頭,好像燒焦了一般,不過仔細打磨,就會發現黑色之中會有濃黑的液體滲出。

    丁浩用築基真火煉製,一會以後,就將其點燃了。

    不過這木質很奇特,燒了好一會,竟然無法煉化,而且這木頭也看不出任何的改變。

    他猶豫了一下,又取出一個小瓶,把天意化物水拿出來。天意化物水當初用來煉化定海玉柱,現在所剩無幾,倒出一滴天意化物水,很快就把移魂木給融化成黑色的液體。

    「這天意化物水果然融化能力驚人。」

    丁浩心中暗道,回頭有機會,不知道啥時候才能再搞一點。

    九奴笑道:「此物最多化開五六品的靈級物品,再高的就難以化開,關鍵還是火焰煉化最好,而且用火焰煉化的寶物,才能出精品,就好像火焰舟,為什麼那些元嬰大士非要用火脈的火,他們的嬰火不是也很強嘛?就是因為火脈的火既好用又省力!」

    「這倒是有些道理,真正的煉丹和煉器大家,都需要真正的火脈。」丁浩說話之中,又把萬尊魂幡給拿出來。

    「給我出來!」丁浩心念一動,萬尊魂幡化成黑色大旗,然後萬尊魂王帶著手下全部都飛了出來。

    要煉製魂幡,先得把這些陰魂給放出來。

    出來以後,葉空把黑風魔女的魂袋給拿出來,裡邊可是有著五萬的陰魂呢。丁浩打開魂袋,開口命令道,「進去。」

    萬尊魂王化成一道黑煙,就鑽進了魂袋之中。

    它進去以後,魂袋裡邊頓時攪動起來。誰都想要稱王,魂袋裡邊的五萬陰魂也不是好惹的,裡邊早就有了強者,這一番進去以後難免互相的拼搏一番,決出真正的強者。

    丁浩也不管它們,不管誰笑到最後,成為王者,最後也要服從他這個大老闆的管理。

    萬尊魂幡空出來以後,丁浩取出破禁神刀,將萬尊魂幡整個拆卸開來,仔仔細細,不放過一點的禁制。

    就在丁浩做這些的時候,吸星石由九奴控制,飛向蟻仙傳承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冷小魚一個人在火區遊盪。

    事實上,她臨時起意告別丁浩,是因為她自己感覺到了害怕,這次用掉自己最強的祖寶玉符,竟然是為了救丁浩,她自己都感覺到無法相信。更讓她害怕的是,她聽說孟家兄妹在追殺丁浩,因此這才專門趕來救丁浩!

    她害怕的不是別人,害怕的是自己的心。

    然後丁浩又口口聲聲「看上我了」,冷小魚就有點心慌,趕緊和丁浩分別了。

    「我怎麼可能看上這種小雜魚!絕對不可能!哼,是心魔作祟而已!我兩世為人,怎麼可能怕你小小的心魔!」冷小魚心中冷笑一聲,駕著紅色晶體飛進藍火區。

    來到火區,她自己也是有想法的。

    火區的危險很多,出產也很多。最珍貴的有五個火種,不過那不是一般人能取到的,就算是孟家兄妹也沒指望;然後還有各種火靈,馴服以後,實力也是很強,不過火靈也很難活捉,強行殺死會變成岩漿,所以也難得取得……

    總之,火區就是一個充滿冒險和充滿機遇的區域。

    冷小魚需要的,倒並不是這些,而是火河之中的火魚。說起來,火魚也分很多種!

    象守正道宗布置下來的巨型火網,就是用來捕捉最大號的火鯊。這玩意可不好捕捉,捉到一個,那就發達了!

    象九烈仙國的烈仇他們捕捉的是躍出水面的火鯉。火鯉可是好東西,尤其對於火系的宗門弟子來說,可以大大地強化火系仙根,還能增加精神力,外邊有價無市。

    冷小魚需要的則是一種叫做火鰍的小東西,這東西比較偏門,喜歡鑽在黑色的巨石中,一般宗門用處不大。不過她是血池魔宗,修鍊的血池功法,若是其中有幾條火鰍,可以保證血池之中的純凈。

    她來到禁制山谷外圍的某處,這裡很是偏僻,有一條比較狹窄的小火河,黑色的石頭嶙峋,應該是火鰍比較可能出現的地點。

    當她來到的時候,這裡已經有一男一女,竟然在一個角落裡,半絲不掛,正在做那最原始之事。聲聲婉轉,傳入耳中,冷小魚用腳後跟象,也明白這是色道魔宗之人。

    色道魔宗就喜歡在這種危險詭異的地方行樂,感覺到這樣才刺激。

    這兩人也是警惕,第一時間就發現了冷小魚,兩人都驚得連忙停下,穿上衣衫。血池聖女的威名,六道魔宗誰不知曉,兩人都嚇得臉色蒼白,知道冷小魚殺人如麻,竟然連逃走都忘記了。

    冷小魚本來是想要殺掉這兩人的,也沒有什麼仇恨,就是單純的想要殺掉,她一個血池聖女殺幾個人,基本上跟捏死幾個螞蟻一樣。

    不過也不知道心中想到了什麼,擺擺手道,「滾!」

    這兩人如蒙大赦,連忙奔逃而去。

    火河如血,滾滾奔流。冷小魚走下飛行靈器,一襲白衣,沿著河邊,逆流而行,雙目看著河中尋找火鰍,心中卻是不知飛到了哪裡,「這小y賊整天說什麼不殺無辜之人,可是世上哪有無辜之人,我不殺他,他就要殺我,殺還是不殺?」

    冷小魚走了沒多久,沒看見一條火鰍,倒是看見一個短髮黑衣的男子站在了前方。冷小魚臉色一驚,頓時想明白了什麼,心中暗怒道,早知道殺了那兩人,正道蠢貨的話果然不能相信,這人就是殺得,放不得!

    孟青正是得到兩個色道魔宗弟子的彙報,在前邊堵截冷小魚。

    「血池聖女,我們又見面了。居然還敢回來,你膽子可真大。」孟青抱著胳膊,冷笑道。

    冷小魚咯咯笑道,「嚇死人了,五行魔宗好大的名號。不過我血池也不是好惹的!你們真的要得罪血池嘛?如果我這個第一聖女死在這兒,我宗門的那些老不死們,臉上的面子可就丟盡了。」

    血池魔宗在魔道是最神秘的宗門,宗門所在地稱之為血池聖地,很多人都不知道在哪,和好多天門都關係密切,冷小魚有恃無恐。

    孟青依然是抱著胳膊,淡淡笑道,「血池第一聖女,不錯,你有傲氣的資格……」

    他的話才說了一半,冷小魚的背後又響起一個女子的聲音,「若是一般的我宗弟子,還真的不敢對你怎麼樣。可是很遺憾,你遇到了我們。」

    說話的是孟蘭,她從後邊包抄了過來,剛好一前一後,堵截住冷小魚。

    「你們有什麼特殊嘛?」冷小魚妙目一動。

    「因為我們是熬山神尊的弟子!」孟青冷哼一聲。

    冷小魚臉色一驚,以她兩世為人,當然聽說熬山神尊的實力,絕對是五行魔宗的一代扛鼎之人,在整個四重天幾乎是無敵的存在,在五行魔宗里扮演著相當重要的角色。

    她感覺事情有些隆重,她如果早知道這兩人是熬山的弟子,恐怕也不會如此大意的回到火之奇迹。

    「怎麼可能?」冷小魚笑道,「你們少吹牛了,熬山神尊早就不問世事,收出來的最小的弟子也是元嬰大士的修為了,怎麼可能收你們兩個築基真修為弟子,簡直是開玩笑。」

    「有什麼不可能,是你孤陋寡聞而已!」孟青目色陰森,和孟蘭兩人,一前一後,慢慢接近,將冷小魚夾在中間,他又道,「血池聖女,你壞了我神尊的大事,這次你惹上大麻煩了!現在還有最後一個機會,那就是說出丁浩的去向,幫我們找到丁浩,我保證你的安全!」

    「若是不說呢?」冷小魚依然淡淡微笑。

    「那就去死!」孟蘭說完,身影猛地一閃,下一瞬,她已經站在了冷小魚的身後不遠處,黑色的手掌,一把就抓在冷小魚的身上,與此同時孟青也是突然發動,張口吐出火焰神劍,「斬!」

    不過冷小魚卻是咯咯一笑,身影竟然憑空消失,下一息,已經出現在百米之外,她腳下踏著一塊紅色的晶體。

    「可惡,忘了她腳下的是遁地梭!追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