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408章她想同歸於盡(三更求票)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四零六章她想同歸於盡

    距離開門還有半天時間,各個宗門都聚集在一小塊草地上。

    丁浩帶著手下的九名弟子,也找了一塊草地坐下。

    大家盤膝坐下,休養一番,進入雷之奇迹可就危險了,到時候想休息都沒有地方。

    丁浩隱約感覺到附近的幾個宗門都有弟子,對著他指指點點。

    「這些傢伙是不是想要挨揍?」丁浩冷哼一聲,不過也沒有太當一回事兒。

    就在他們不遠處,江流劍宗的人等。

    江流劍宗的弟子普遍都是比較老成,身材也大,一個人站在那就好像一座山。

    其中朱晨凱就屬於比較靈活的那種,他一下竄到隊長劉磊身邊,傳音道,「隊長,丁兄弟怕是還不知道血池聖女被圍困的事情吧,你說我們要不要告訴他一下?」

    「這件事……」劉磊眉頭一皺,回頭看看不遠處的丁浩,傳音道,「不要跟他說了。」

    朱晨凱道,「為啥?」

    劉磊道,「丁兄弟是個人才,將來必定是我正道中流砥柱!他和一個魔道妖女在一起,本來就沒有好處!若是時間日久,說不定會墮入魔道,到時候他就被毀了!」

    「可是……」朱晨凱猶豫了一下,又道,「可是我們作為朋友,不告訴他,不好吧。」

    劉磊道,「正是我們是他的朋友,所以才不能告訴他!這件事我打聽過了,聽說是孟家兄妹在包圍冷小魚,我們如果把這個消息告訴丁浩兄弟,他的性子一定會去救援,那豈不是要他去送死?」

    「竟然還有這一層!」朱晨凱不再說話,別看劉磊不聲不響,看上去有點憨傻,其實原來已經打聽的清清楚楚。孟家兄妹是四重天門的弟子,穿著全套的真魔戰甲,就連他們江流劍宗都沒有底氣,何況是丁浩。

    「唉……」朱晨凱嘆息一聲,不再說話。

    此刻的禁制山谷之中。

    一眼望去,全部都是五顏六色的禁制,釋放出各種衝天之光。

    就在這禁制之中,只有一條小路,蜿蜒向前延伸。

    一個窈窕的動人白影,站在紅色的遁地梭上,沿著這條小道向前飛行。

    「不好了,前邊的禁制越來越多,小路也越來越蜿蜒崎嶇,如此這樣下去,對我大大的不利!」冷小魚終於發現,自己被逼到了一條死路上,死胡同。

    她拿出一塊玉柬,放出精神力,查看裡邊的地圖,發現這裡已經沒有路了。

    「連路都沒有了!」冷小魚俏臉愈加凝重。

    地圖上沒有路,並不是因為以前沒有人進來過,而是因為這裡的禁制在變動,在移動,不確定。今天這裡是有路,明天可能這裡就會被禁制覆蓋!

    走在這樣的路上,隨時都可能有危險!

    回頭看看後邊的遙遠處,有人影閃動,很顯然,孟家兄妹只是想追在後邊,並沒有想收網。

    「難道他們想要……」冷小魚並不蠢,相反相當精明,她已經隱約能猜到孟家兄妹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們在想要誘來丁浩,只是那小子回不回來呢?冷小魚心裡又糾結起來。

    不過很快,她還是冷哼一聲,「小y賊,誰要你來救我,就算是救我,我也不會感謝你!」

    冷小魚繼續向前走,又走了不斷的時間,她面前的禁制一變,竟然又開闢出一條新路!

    「岔路!」冷小魚臉色一變,她有些難以抉擇。

    左邊是老路,右邊是新路,不管哪一條,隨時可能變成不歸路!

    她猶豫了好一會兒,最後,還是一咬牙走上了新路!

    「要我死,那就同歸於盡!走新開闢的路!」她回頭看看,終於走上新開闢的路。

    她在走上去之前,還做了一個障眼法,從血池之中放出一個全身是血的血人,走上老路。

    不久以後,孟青孟蘭帶著十來個手下,終於也來到這個路口。

    「兩條路?」孟蘭觀察一番,道,「兩條路都有痕迹,不過左邊的很明顯,有明顯的血跡,而右邊的則是只有很淡的氣息。」

    「她應該是走到右邊。」孟青觀察了一下,確定道。

    孟蘭冷笑道,「她這個偽裝做得太明顯了,傻子也知道左邊是假的!」

    「她可不是偽裝,她生怕不知道我們走上這條路!」孟青臉色陰沉。

    「她希望我們走右邊?」孟蘭不由得疑惑一下,不知道孟青的意思。

    孟青冷哼道,「她這是故意的,讓我們放鬆警惕,跟著她走上右邊的道路!」

    孟蘭和其他的十幾名各宗弟子,還是不明白孟青的意思。

    孟青又道,「顯然這條路很危險,一個人到了走投無路,就會有拉人墊背的念頭!」

    「原來是這樣!」孟蘭等人驚恐地看著右邊的這條路。

    很顯然,冷小魚走投無路,已經抱定同歸於盡的心思,要把孟家兄妹也帶上不歸路!

    「那我們怎麼辦?」孟蘭開口又問道。

    「追到這裡,已經深入禁制山谷最深處,不宜冒險追殺,只要守住這裡,冷小魚很可能自己就死在裡邊。」孟青非常謹慎,又道,「我們就在這裡等一會。」

    果然被孟青說中了,就在他們等待了一會以後,右邊這條路上,竟然開始浮出金色的禁制符文,符文越來越多,這條路很快就被禁制符文所淹沒。

    孟蘭看的目瞪口呆,「哥哥,多虧你機靈,如果我們剛才追進去……」

    後邊的各宗真修也是看的心驚肉跳,如果他們剛才走上這條路,就會被禁制淹沒,到時候必死無疑!

    「那冷小魚豈不是死定了!」孟蘭又道。

    「應該是死了,不過也很難說,這個消息暫時不要發出去,我們的目標並不是冷小魚!」孟青臉色一凝,沉吟一會,安排道,「你們幾個從左邊這條小路追過去看看,你們幾個就守在這裡,防止冷小魚沒死!」

    「是!」十幾個弟子被分成兩撥,一撥追上左邊的路,另一撥就地等待。

    孟青又道,「妹妹,我們回去,經過這麼久,丁浩那小子應該得到消息了,防著他偷襲過來。」

    「好!」孟家兄妹向後飛去。

    木之奇迹,草原區。

    時間匆匆過去,轉眼時間,半天已經過去。

    傍晚時分,草原的一側,殘陽如血,天色暗了下來。

    「你們看!」突然有一個修士喊起來。

    在場幾百名打坐的修士,全部都翻身站起。

    丁浩他們也扭過頭看,只見在龐大的雷電光幕的最下方,有一個小小的區域。這裡深邃如黑夜,沒有一道電流可以打進來,四周的電流全部聚攏而來,聚攏來的電流來到這一塊附近就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抗拒在外。

    隨著聚攏來的電流越來越多,這裡越來越明亮,最後形成一個電流匯聚成的明亮大門。

    門不是很大,並肩兩人可以通過。

    「開門!」在場修士全部都驚喜出聲,他們最多的已經在這裡等了半個月,終於等到開門。

    開門時間有百息,足夠這裡所有人通過,不過也不能太耽誤,各宗弟子紛紛站起來,走進門中,進入雷之奇迹。

    「我們也出發吧。」丁浩站起來,帶著手下弟兄們走向小門。

    江流劍宗等人,也都走了過去,他們走在望海道宗的前邊。

    各宗真修很快就都走過來小門,來到雷之奇迹,大家扔出飛行寶物,各自散開。

    劉磊等人走過來小門,眾人扔出御空靈劍,不過劉磊卻是遲遲不下命令。

    正在此刻,丁浩他們也走過了小門。

    劉磊臉色變了好幾變,最後這才嘆了一聲,「下次開門就是15日以後了,也罷,朱晨凱你去將丁浩兄弟叫來。」

    丁浩不明所以,走過來,聽劉磊把得到的消息一說,頓時他就臉色巨變。

    此刻,開門時間已經過了八十息,那明亮的光門已經有了開始崩潰的跡象。

    丁浩連忙一抱拳,「謝過劉大哥,事不宜遲,就不多說了!」

    「等等!」劉磊連忙喊住丁浩,開口道,「丁兄弟,你可知孟家兄妹乃是天門弟子!你可知他們的真正目標可能就是你!可知你這一去或許會萬劫不復?」

    丁浩回頭淡淡一笑道,「這個世界,總有一些事情,明知不能也要去做。冷小魚因為我才被孟家兄妹遷怒,如果是劉大哥你,你去不去?」

    劉磊無言以對,看著丁浩和陳守道他們說了幾句,然後丟下一些物件,衝進快要奔潰的小門中。

    等丁浩的身影消失在小門中,光幕上空一道驚天霹靂,咔擦一聲,擊在小門上,頓時小門煙消雲散,這個光幕又是一片雷電的海洋。

    朱晨凱也站在劉磊身邊,嘆道,「就知道他會去,早知道不告訴他了,唉,丁兄弟這是找死啊!」他說完又道,「師兄,你之前不是說了,這件事為了丁兄弟好,就不告訴他了嘛?」

    劉磊背影如山,點頭道,「丁兄弟說的沒錯,這個世界上,總有些事情,明知不能也要去做。我知道不能告訴他,可是我想來想去,還是必須告訴他真相,這樣才是他真正的朋友!更何況,我今日不說,明日別人也會說,到時候雷門不開,他怕是要拚死闖關,那才是真的害了朋友!」

    朱晨凱嘆道,「師兄,還是你考慮的周到,我真服了。」

    遲點還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