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418章神秘通道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四一六章神秘通道

    冷小魚手中有不少的祖寶,不過並沒有破四象八卦陣的祖寶,因為這是一個自成空間的陣法,想要擊破這個自成空間,就需要非同一般的強力。

    而且更加關鍵的是,眼下可以施展的空間太小,她最強的攻擊手段血池手鐲也很難用上。

    當然了,反過來說,孟青孟蘭在這樣狹小的空間之中,也占不到很大的便宜。

    總之,這是一場勝負很難預料的戰鬥。

    就在冷小魚猶豫之中,她注意到丁浩。

    冷小魚好奇地打量丁浩,這個正道小雜魚身上充滿了秘密。從剛認識的時候,冷小魚就好奇丁浩,直到現在,還是很好奇。

    他怎麼知道魔血裂縫之中的藏血之處,他怎麼知道用五臟煉神湯去賄賂銅猴,還有他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下門弟子,又怎麼能做到和孟家兄妹對抗還不落下風?

    正在冷小魚浮想聯翩的時候,丁浩突然開口了。

    「我好像猜到什麼了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?」冷小魚秀眉一挑。

    丁浩並沒有搭理她,而是立即站了起來,拿出六品寒冰刃,伸手進入挖出來的山崖洞窟之中。

    「你要幹什麼?」冷小魚也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事實證明,鎮壓大妖身上的鱗片,是對域外真魔修鍊有用,對人類無用!而且現在形勢危險,根本不是挖鱗片的時候!

    「很快你就知道。」丁浩臉色冷靜,伸手進入洞窟之中,一手扯住一塊鱗片,另一手用寒冰刃在鱗片根部狠狠一割……

    吼!

    又是一聲狂暴的怒吼,震得整個禁制山谷都在顫抖!與此同時,一個龐大的光圈在天空蕩開,光圈之中,竟然隱隱顯出一個少年,手握一塊樹葉狀的鱗片。

    「是丁浩!」正在路口等待開門的孟青等人全部都是一驚。

    打坐的孟青猛然站起,看著面前不斷變化顏色的禁制海洋。

    孟蘭好奇道,「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?之前有冷小魚,現在又是丁浩,他們到底在幹嘛?而且每一次,這裡禁制的顏色都會改變!」

    孟青臉色猙獰,「我不知道他們在幹什麼,可是我知道他們一定發現了什麼!或許是寶物,或許是……」他想到了什麼,不過不想說出。

    那跟著的七殺魔宗魏一華,雙目滿是貪色,「我真是有些迫不及待了。」

    「放心,有機會的。」孟蘭摸著自己的靈寶囊,也感覺自己迫不及待。

    正在此刻,山谷再一次震動,隨即又是一聲怒吼,不過這一次,並沒有光影出現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火之奇迹的其他地方。

    一隊人馬正在飛行,這些人全部都是從禁制山谷的深處剛出來。

    「孟家兄妹真是不上道,我們的弟子死了那麼多人,竟然眼看要成功,就趕我們走!」

    「不錯,我們的人白死了!」

    突然,一聲妖獸的怒吼從最深處傳來,然後一道光圈盪開。

    這隊人馬的領頭者猛然停下,「不對!丁浩在裡邊正在取寶!孟家兄妹也想要去取寶,奶奶的,他們把我們趕走,自己取寶!」

    「隊長,我們……」

    「回去找機會!」

    一隊人馬,又飛返禁制山谷最深處。

    火之奇迹,另一處。

    一隊正道弟子和一隊魔道弟子,此刻正在火河上空對峙。兩隊弟子,其中都是女弟子居多,正道女弟子都傳著道袍,魔道的女弟子則都是穿著紅衫。

    「採蓮道庵,我警告你們,不要太過分!這條火魚我們追蹤了幾十里!到這裡被你們逮了!」紅衫的魔道師姐怒吼道。

    正道師姐們也是義憤填膺,「你們魔道可真窮,這條小魚剛巧落到我們的網中,怎麼就變成你們的,不要臉!」

    「是誰不要臉,你們這些正道尼姑。」

    「你們才不要臉,魔道****!」

    其實不過是一條不算很值錢的火魚,兩隊女弟子就要刀槍相見。突然,獸吼傳來,天空之中一道光圈綻開,一個黑衣少年單手持刃,看著一片鱗片臉色驚喜。

    「有人得到寶物了!」魔道女弟子都是一驚,隨後罵道,「那條火魚就留給你們這些正道尼姑鑽洞眼了!哼,我們走!」

    「下流!」正道師姐們罵了一聲,看著魔道人飛走,她們也看向自己的隊長,「好像真的有寶了。」

    「我們也去看看!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時此刻,不知道多少人被吸引了過來。

    如果冷小魚那一次,只是讓大家疑惑的話,丁浩這一次,已經把所有人都吸引了過來。

    不過丁浩並不知情,他還在琢磨之中。

    他一共割下了兩片獸鱗,然後就站那不動,沉吟思索。

    冷小魚感覺自己被這小子弄得急死了。

    眼下時間正在一點點的過去,孟家兄妹快要殺進來。而丁浩卻在琢磨上鎮壓大妖,琢磨就琢磨吧,還不跟自己透露幾句,這是要急死人嘛?

    丁浩此刻正在跟九奴激烈地討論。

    「這條路從外邊伸入這裡,顯然這條路是有用的,我一直在琢磨這條死路是幹什麼的,現在好像有了答案。」丁浩道。

    九奴道,「你之前吸了一口大妖的靈力,其中的精神力,是不是讓你看見了什麼?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沒錯,我看見了很多的域外真魔,來到這裡,拿上一塊鱗片,走上另外一條路!」

    「另外一條路!」九奴都吃驚了。

    誰都沒有想到,這裡竟然還有另一條路。

    「可是現在沒有另一條路,都是要命的禁制!」九奴又道。

    「那是因為獸鱗還沒割夠!」

    丁浩臉色一振,再次把雙手伸進洞窟之中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鎮壓大妖又是一聲怒吼,山崖瑟瑟震動,彷彿要天崩地裂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丁浩第一次割下獸鱗,天空之中有他的光影出現。可是後邊幾次,就沒有光影出現。

    「你到底在幹什麼?」冷小魚感覺到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當丁浩割下第四塊獸鱗,驚人的事情發生,在面前無邊的禁制海洋之中,竟然裂開一條新的道路!

    「這……」冷小魚俏臉上寫滿了震驚。

    本來她還不明白丁浩到底為什麼在不停地割鱗片,現在明白了。鎮壓大妖身上的鱗片,竟然和眼前的禁制有關係!

    「這條路通向哪裡?」冷小魚問道。

    「我也不知道。」

    冷小魚好奇的看著丁浩,感覺這個少年充滿了神奇。她在這裡呆了十幾天,也沒有發現秘密通道,可是丁浩來了還不到一個時辰,卻發現了神秘通道。

    「你怎麼知道鱗片和禁制有關係?」冷小魚又問。

    丁浩不會告訴她是自己看見的,道,「一割鱗片,這裡的禁制就變顏色,所以我想要試試。」

    「原來是這樣。」冷小魚也是膽大王,笑道,「難道我們會有所發現,進去看看。」

    「看看。」

    丁浩和冷小魚走上這條新出現的道路,身側都是無邊的禁制,各種顏色。

    此刻,路口。

    孟青臉色狐疑,手指掐來掐去,「怎麼一回事兒?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時辰,這條路怎麼還不開?」

    孟蘭也是臉色大急,鬱悶道,「以前都是一個時辰開一次,非常準時,怎麼到了這一次,就不開了?」

    「一定和丁浩小兒有關係。」魏一華恨恨地說道。

    他們不知道的是,就在通向禁制山谷最深處很多原先的禁制,現在都打開了新的路線。

    「哎,你們看,這裡有一條以前沒走過的路。」

    「進去看看!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丁浩和冷小魚一路飛行,兩側有平原,有山丘,毫無疑問,全部覆蓋了各種的禁制,其中只有這一條路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「這條路通向哪裡?」冷小魚好奇的問。

    丁浩也說不清,只有走一步算一步。

    不久以後,他們站在一處高大的房子面前。

    「有真魔傳承!」冷小魚狂喜。

    如果沒有猜錯,這個房子應該從來沒有被探寶者發現過,如果能進去,應該留下很多傳承。

    丁浩走過去,用手想要推門,發現門外有一層陣法,手越是向里伸,阻力就越大,根本摸不到門。

    「又是被陣法保護的,如果有一隻猴子就好了。」冷小魚想到了那隻銅猴。

    「哪有那麼好的事兒。」丁浩皺起眉,不知道接下來怎麼辦。

    根據他得到的大妖記憶中的一些片段,可以看見一群域外真魔的幼魔拿著獸鱗走了進來,就是這一個片段,讓他走到這裡。

    可是接下來,怎麼走?

    正在此刻,冷小魚臉色震驚,看著身後,「不好了!」

    丁浩抬頭一看,也是臉色巨震,只見自己走來的路,此刻已經被禁制覆蓋,禁制越來越近,眼看要延伸到自己腳下。

    「完了!」冷小魚此刻一點都笑不出,如果禁制伸到腳下,自己就死定了!在山崖下邊還有立足之處,而這裡,根本立錐之地都沒有!

    丁浩震驚之下,雙目露出驚色,眼前再次浮出大妖的記憶。

    「難道是獸鱗?」丁浩最後一刻,暴喝一聲,「獸鱗!」說完,一拍靈獸囊,拿出一塊獸鱗,按在陣法上!

    冷小魚顧不上多想,也是一拍靈獸囊,拿出她那塊獸鱗,按在陣法上……

    與此同時,孟青孟蘭全部都站起來,因為他們面前的一條路,已經打開了。

    「無極梭,出發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