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419章封天樹的葉子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四一七章封天樹的葉子

    「果然賭對了!」冷小魚看著眼前宏偉的廳堂,潔白的巨大石柱,高達數丈的巨型石雕畫,驚魂稍定。

    剛才若是慢上一步,很可能就喪生在禁制海洋之中。

    她又看向丁浩,丁浩此刻正在注視著宏偉殿堂的最中央。

    這個宏偉殿堂和幻世大殿一樣,空空蕩蕩,唯一不同的,就是這大殿的最中央,種著一顆蒼老的古樹。

    古樹高達十丈有餘,樹體上布滿深刻的歲月痕迹,刀刻一般的褶皺,好像老人的臉。樹雖然很蒼老,可是枝繁葉茂,樹葉大約兩個巴掌大,顏色碧綠,形狀好像楓葉,有五角之型。

    看見這樹,九奴在丁浩耳邊驚呼道,「這是封天樹,樹葉可以封印禁制!封天樹的樹齡越老,封印禁制的能力就越強!此樹還是當年域外真魔時代種下,上邊每一片樹葉,都是寶物!」

    「可以封印禁制的封天樹!」丁浩目光一動,心中想到了什麼。

    正在此刻,冷小魚喚道,「小y賊,快來!」

    丁浩走過去,只見冷小魚站在一面高大的壁畫前。

    只見那白玉雕刻的巨大壁畫上,幾個域外真魔,正在跟一隻全身鱗甲的蛇形怪物搏鬥,有幾個域外真魔在吸引巨蛇的注意力,另有一個域外真魔在騎在巨蛇背上,手中握著一把鋒利的小刀。

    再看第二幅的壁畫。

    這是一個域外真魔的單人圖像,他的相貌醜陋而彪悍,手中正拿著一片鱗甲做出歡呼狀,在他的身後,天空之中正有一個龐大的光圈盪開,光圈之中,也有一個域外真魔的身影。

    丁浩沒有做聲,走向第三幅壁畫。

    這裡畫的是大片的禁制,五個域外真魔正在走向禁制的深處。他們的目光堅毅,在他們的腳下,跟著很多小小的人類。而在這幅壁畫的背景上,則是一些的域外真魔作出歡呼狀!

    來到第四幅壁畫前,這裡卻是一片模糊。

    看完這三幅壁畫,丁浩點點頭,「看來我們之前的有些謎題已經解開了。」

    冷小魚點頭道,「被封印在山崖之中的巨獸,應該就是第一幅壁畫上的蛇形怪物!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,這就是一個針對域外真魔幼魔的考核,他們必須和蛇形巨獸對抗,割下其身上的鱗片!」

    要說冷小魚也確實聰明,看見牆上的壁畫,立即就能想到這麼多。

    丁浩道,「只是不知道,那蛇形怪物,為什麼又被封印在山崖之中。」

    「應該是這裡廢棄已久,各種灰塵堆積在它身上。」冷小魚猜測。

    說完,她指著第二幅壁畫又道,「對於域外真魔來說,能夠挖到巨獸身上的鱗片,就是一件很大的榮譽!天空之中之所以有身影投射,就是讓其他參加試煉的幼魔知道,有人走在他們的前邊!鼓勵其他域外真魔繼續努力!」

    丁浩微笑贊道,「你倒不是胸大無腦,竟然和我猜想的一模一樣,看來你的智商可以和我相媲美。」

    「下流。」冷小魚罵了一句,又道,「你少吹牛,那你說說第三幅壁畫的意思,我倒要看看你的智商有多高。」

    「好。」丁浩走回去,道,「第二幅有一點你漏講了。因為榮譽只有一次,所以一個人割第一片獸鱗的時候,天空會有身影投射。而如果同一個人割第二片獸鱗的時候,那就沒有身影投射了。所以我割了四片獸鱗,後邊三次都沒有身影投射在天空。」

    「對對對。」冷小魚點點頭,這一點她倒是卻是沒想到,當下不由得啐道,「小y賊,還是可以呀。」

    丁浩不由得有些得意,走到第三幅圖,傲然道,「這第三幅圖就更清楚了,只有割下五片鱗片或者說湊足五個人以後,禁制山谷之中的小路才會打開!對於域外真魔來說,所謂的人,是指他們域外真魔,而那些跟著的人類,只是低等的奴僕!」

    說完,丁浩對著她一挑眉頭道,「大魔女,我說的怎麼樣?」

    「算你說中了。」冷小魚啐了一聲,開口又問道,「那些站在遠處歡呼的域外真魔,又是怎麼一回事兒?」

    丁浩哧了一聲,「這就更簡單了,因為這是幼魔試煉,那些遠處觀戰的都是幼魔的父母,為了他們的子女吶喊助威。」

    冷小魚不說話,表示承認了丁浩的答案。

    不過九奴卻是疑惑道,「有些問題,據說域外真魔的父母和子女之間非常殘酷,幼魔只有取得成績才能得到父母的承認,沒有取得成績之前,父母不會做出這種歡呼狀。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怎麼沒有取得成績?從蛇形巨獸身上取得獸鱗,本來就是一種成績。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如此說來,那些歡呼的人,就應該出現在第二幅的壁畫上。」

    丁浩擺手道,「不管他了,這些都是一些枝節問題而已。」

    現在,他們能看見的只有三幅壁畫,對於下一步,根本沒有任何的提示。

    冷小魚懊惱道,「這些域外真魔可真是夠窮的,建造那麼大的殿堂,裡邊竟然什麼都沒有,就種一棵樹。」

    她本來以為找到域外真魔的傳承,這下要發財了,可誰知道其中只有一棵樹。

    丁浩帶著她走過去,道,「這是封天樹,上邊的每一片樹葉都是寶貝!這樹葉可以封印禁制,威力無窮!」

    「你懂得可真多。」冷小魚都不由得由衷贊了一句,要知道她兩世為人,也不知道這麼多東西。

    兩人來到巨樹下,才發現巨樹的身體外,也包著厚厚的陣法,根本無法接觸。

    「這些域外真魔可真小氣,連一棵樹都要用陣法保護起來。」冷小魚罵了一句,不過她又想到什麼,一拍靈寶囊,把獸鱗給拿了出來。

    然後,她把獸鱗按在了面前的陣法上。

    丁浩目中含笑,心說這獸鱗難道是********,百試百靈?

    可是讓丁浩沒想到的是,隨著冷小魚把獸鱗按下去,半空之中一片兩隻手掌大小的封天樹樹葉,竟然就這樣飄飛了下來。

    「這……」丁浩呆了一呆,心念之中有一個靈感一閃,不過等他仔細再想,卻又消逝了,「這個大廳,裡邊就種著一顆封天樹,得到封天樹的葉子……」

    冷小魚一把接住封天樹的葉子,只見這是一張碧綠色的樹葉,上邊脈絡發黑,看上去樹葉很嫩,不過拿在手中,卻是很乾燥,好像是很堅硬的紙。

    「可以煉化!」冷小魚俏面一動,抬手打下神識,然後口中吐出一字真言,「封!」這葉片頓時變得雙倍大小,頁面上有一層光幕好像鏡光一樣閃現。

    封天樹的葉子,之所以能封印禁制,就是它放出的這一層境面,具有反射禁制力量的作用。如果不放出這一層境面,葉片還是會被破。

    「好東西。」冷小魚大喜,這東西外邊可不多見,若是多拿一些,拿出去賣賣就發財了。

    她拿起獸鱗,又一次按在面前陣法上,果然又一塊葉片掉下來。

    「發財了!」她狂喜,第三次把獸鱗貼上去。

    第三片樹葉掉了下來!

    不過等她第四次把獸鱗貼上去,這次封天樹就不理睬了。

    「你的獸鱗呢?」

    丁浩自己走過去,也拿起一片獸鱗,按在陣法上。同樣,他也得到了三片封天樹的葉子。

    冷小魚道,「每人三片,倒是公平合理。」

    丁浩也不說話,又拿出另一片的獸鱗按在面前的陣法上,竟然也掉下一片葉子!

    原來這封天樹不看人,只看獸鱗,每一塊不同的鱗片,就可以兌換三片葉子!丁浩一共有四片,也就兌換了12片葉子!

    這下冷小魚鬱悶了,開口道,「一共15片,你8我7。」

    丁浩回敬她一個白眼,「你覺得可能嘛?」

    「你9我6。」

    「你10我5。喂,還是我先發現的好不好!」

    丁浩無可奈何,抬手丟了一張樹葉給她,「賞你的。」

    「你……小氣。」冷小魚趕緊把樹葉收起來,嘀咕道,「丁耗子,還浩浩蕩蕩,我看你是小肚雞腸!」

    丁浩才不管她,圍著封天樹又轉了一圈,然後在這個大廳又轉了一圈,根本沒有其他發現。丁浩想要用獸鱗打開第四幅壁畫,不過並沒有成功,看來獸鱗並不是********。

    「看來,這裡沒有什麼其他可拿的了。」丁浩沉吟道。

    九奴道,「如果說這個大廳,是幼魔試煉的一環。那麼這些幼魔來到這裡,他們也每個人用獸鱗兌換了三片葉子,然後他們會做什麼?」

    丁浩無法回答。

    他目光一抬,發現已經來到了大廳的後門口,在他的面前,是一扇高大無比的巨大殿門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,發現也有陣法,他取出獸鱗,按在陣法上。

    下一息,他的身影一下消失了!

    「喂,你別跑啊!」冷小魚沒想到丁浩一個人先走了,她連忙跑過來,來到門口,也拿出自己的獸鱗按在陣法上。

    隨即,她的身影也消失了!

    只是轉眼之間,眼前的光影變化,冷小魚發現自己已經被傳送到了一片禁制海洋的上空,這裡布滿各種禁制,每一個禁制都可以要人的命,而她就這樣落了下來。

    「完了!」冷小魚心說這下死了。

    不過她耳邊卻是傳來一聲,「封!」隨即一片巨大的葉片剛好落下她的腳下,擋住那些要命的禁制。

    冷小魚心中一個聲音道,「我現在算是知道,這封天樹的葉子是幹嘛用的了。」

    大家情人節快樂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