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420章真魔王謎題,解開!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四一八章真魔王謎題,解開!

    禁制海洋之中,銀白色的無極梭正在穿行。

    此刻,無極梭分成三節,就好像一列只有三節的火車,帶著三位乘客,奔向禁制山谷的最深處。

    穿著黑色真魔套裝的孟青,負手站在最前方,雙目之中精光暴起。

    此刻他感覺到一種意氣風發。

    「這次進入魔冢,可謂收穫巨大!」

    不但有丁浩身上的神秘寶物,而且很可能打開魔冢之中真正的秘密!

    幾千萬年來,未解的魔冢秘密!

    無極梭速度很快,很快來到路的盡頭,孟青他們不慌不忙走進山崖下。

    同樣的山崖。

    之前是丁浩,冷小魚,任寶三人。現在換成了孟青,孟蘭和魏一華三人。

    「這裡竟然沒有人。」孟青摸著下巴,臉色陰沉。

    本來他以為要遇上丁浩,和丁浩激戰一場的,可是讓他沒想到,丁浩神秘的消失了。

    孟蘭也是無比的疑惑,「丁浩他們去哪了?」

    此刻,神秘道路早就消失,丁浩的去向,對他們來說是一個迷。

    「難道他們都死了?」孟青臉色一變。

    如果丁浩死在禁制之中,屍骨無存,那麼他們要找的神秘寶物,就很可能一起損毀了。

    這可不是一個好消息。

    現在唯一的線索,是山崖壁上的小窟窿。

    孟青吐出一口築基真火,向內觀察了一番,「裡邊有一隻巨型鱗甲妖獸,如果沒有猜錯,丁浩和冷小魚得到的鱗片,就是此獸身體上割下。」

    孟青說完,命令道,「魏一華,你先割一片。」

    魏一華知道這兩人怕死,讓自己先做試驗。不過事到如今,他也只有硬著頭皮去割了一片。

    把手伸進去,掀起一片鱗片,然後用刀割了下來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同樣的景象再次出現,鱗甲妖獸怒吼一聲,整個山崖都在抖動!四周的禁制好像各種顏色的洪水,不斷地湧來涌去,變化顏色!同時,一個有著魏一華身影的光圈,在天空蕩開!

    「我來。」孟青見沒有危險,拉開魏一華,擠了過去,伸手進入小窟窿之中,扯住一塊鱗片,硬生生撕扯了下來!

    一塊帶著一小坨血肉的鱗片出現在他手中。

    可能是他的方式太過霸道,鱗甲妖獸吃疼,發出前所未有的怒吼之聲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山崖劇烈震動,來回晃蕩,不斷有各種石塊滾落。

    這些石塊落在地面的禁制上,頓時全部都被汽化!蕩然無存!

    天空之中也有異象出現。

    孟蘭也伸手進去,割下了一塊鱗片。

    不久以後,三人每人一塊鱗片在手。

    不過接下來幹什麼,三人就有點抓瞎。

    孟青研究了好一會,再次把手伸進去,又猛地扯下一塊鱗片。

    可還是找不到重點。

    孟蘭自言自語道,「這裡到底有什麼秘密?丁浩他們是死了還是逃走了?」

    孟青看著手中的鱗片,研究了好一番,道,「秘密不會在鱗片上。」隨即他又想到什麼,「丁浩和冷小魚一共讓鱗甲妖獸叫了五次,再扯一片試試!」

    要說孟青也確實是人中之龍,這麼快就找到了疑點。

    當他扯下第五塊的鱗片,頓時面前如同海洋一般的禁制裂開。一條嶄新的路,出現在他們的面前。

    「竟然有路!」孟蘭和魏一華都驚呼出口。

    孟青目光閃爍,射出異樣之芒,「我就說丁浩小畜牲不會這麼容易死,原來從這條路逃走了!」

    孟蘭喜道,「哥哥,其中恐怕還有域外真魔留下的傳承。」

    魏一華心中狂喜,知道自己賭對了,跟著孟家兄妹將會發大財!

    不過就在此刻,從山崖內部傳來轟地一聲,倏地,一股濃烈的黑色液體從小洞窟之中噴了出來!

    大概因為孟青取鱗的動作太過霸道,妖獸吃疼,終於頂破山崖內部某些石塊,把頭轉了過來,噴出毒液,報復他們。

    孟青最靠近洞口,他措不及防,眼看毒液就要噴在他身上。說時遲那時快,他一把抓過魏一華,將其擋在胸前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毒液噴出,澆了他一頭一臉。

    滋滋聲中,白煙升騰,刺鼻的臭味四溢。

    「啊!痛!」魏一華痛苦不堪。他胸前被腐蝕了一大片,臉孔眼珠瞬間被毒液給蝕空,他條件反射地後退了兩步,剛好走進一片禁制之中。

    看著此人翻滾慘叫,化成血水,最後全部汽化。

    孟青臉色不變,放出無極梭,帶著孟蘭踏上銀色梭背,飛向禁制山谷的最深處。

    就在他們走後不久,山崖內傳來咔的一聲,隨後,大片的石屑翻飛,一隻龐大的蛇形巨獸,露出頭來。

    這個世界並不缺少強者,也不缺少精明人。

    就在幾日之後,終於也有另一隊的強者,來到山崖下。

    不過這一隊人馬,就沒有那麼幸運了。

    已經脫困的蛇形巨獸可不是那麼好對付,想要挖到它身上的鱗片,更不輕鬆。加上場地狹窄等原因,這一隊人馬全部都被甩進禁制之中,慘死一空。

    但是這並不能阻擋後邊的探寶者,幾天以後,又有一隊人馬喪生在這裡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幾個月,連續有不斷的探寶者衝進來和蛇形巨獸搏鬥。

    其中也有個別的探寶者成功從蛇形巨獸身上割下五片鱗片,走進神秘的通道,尋找魔冢真正的秘密。

    再說孟青和孟蘭。

    他們走了和丁浩一樣的路,來到山谷深處的真魔殿堂,用獸鱗進入其中,然後又用獸鱗換了一些封天樹的葉子,最後從後門走出。

    「封!」

    等他們站在封天樹的葉子上,發現這裡四周全部都是禁制的海洋,各種顏色。

    好在封天樹的葉子可以反射禁制,這讓他們得到暫時的安全,他們就好像兩條小小的船,在禁制的海洋之中,看不到海岸。

    「禁制山谷,這裡就是禁制山谷的最深處。」孟青臉色陰沉,打量著四周,開口又道,「想必那些域外真魔,就是用這些封天樹的葉子,在山谷之中行走!」

    孟青說完,口中又吐出一字真言,「封!」

    他打出第二張封天樹的葉子,然後邁步走了上去,一抬手,把之前的一張收起來。

    孟蘭也點點頭,「哥哥,你猜的沒錯,那些域外真魔來到剛才的大殿,得到封天樹的葉子,然後就可以使用這些葉子在禁制山谷之中移動!」

    孟青道,「小心一點,丁浩小畜牲先於我們進來,很可能隱藏在某處,也很可能搶先發現了魔冢的秘密!」

    「搶先發現了魔冢的秘密!」孟蘭臉色陰森道,「他所有的一切,最後都是屬於我們的!魔冢的秘密,師尊的寶物,都應該屬於天門弟子!」

    孟青目中露出讚許之色,「妹妹,你越來越成熟了,這個世界就是這樣,他一個下門弟子擁有這些東西,就是他最大的罪!」

    「走。」

    兩人就這樣,輪流使用兩片葉子,一步步地向著深處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時光荏苒,一轉眼,三個月就過去了。

    一個小小的山包上,一男一女兩個人影艱難地走了過來,他們每走一步,就會打下一張封天樹的葉子,然後把後邊一張收起,這三個月來,他們就是這樣行走。

    「小y賊,這裡真的會有秘密嘛?」穿著白衣,身材火熱的少女臉色有些沮喪。

    「我也不知道。」丁浩穿著黑色的衣服,臉色陰沉。

    本來他們以為,在禁制山谷之中尋找,就能找到魔冢傳承的秘密。可是他們整整走了三個月,這裡真的好像是禁制的海洋,無邊無際,除了禁制什麼都沒有。

    冷小魚苦笑道,「三個月了,我兩世為人都沒有走過這麼多的路,誰知道還要走到什麼時候,我們找一個方向離開禁制區域吧。」

    「想離開也不是那麼容易。」丁浩站在山包最高處,雙目向下看,四周都是無邊無際的禁制。

    他這三個月來,總覺得腦海之中有些線索,可是卻又找不到重點。

    耳中傳來九奴的聲音,「主人,有史以來別人都說禁制區域不能觸碰,你們深入禁制區域這麼遠,已經是開天闢地的事情了。」

    「可是我什麼都沒有發現。」丁浩有些不甘心,他又道,「我這幾天就一直在琢磨,為什麼每一個域外真魔都會發三片封天樹的葉子?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這有什麼奇怪?」

    丁浩反問道,「難道不奇怪嘛?域外真魔也是一個腦袋兩條腿,兩片封天樹的葉子已經足夠他們在這裡行走,為什麼會是三片葉子?」

    九奴也被他問懵了,「對呀,那會不會是第三片備用?」

    「備用?」丁浩搖搖頭,暗中猜測,第三片葉子恐怕還有其他用處。

    他站在山頭上,放眼望去,各種顏色的禁制如同潮水。

    突然他的識海之中,有一道光芒瞬間劃過!

    這次他沒有讓靈感溜走,閉上雙目,將所有的精神力都沉凝,識海之中有一點星光,熠熠生輝。

    他耳中彷彿有一個聲音傳來。

    「你們人類太蠢,我父王只是設下一個小小的謎題而已。」

    「別忘了,目前這裡只是幼魔試練場,對幼魔的小小測試而已。」

    「你們想得簡單一些,別想那麼複雜,記住顏色的順序是白青黃綠橙紅紫黑金……」

    丁浩雙目猛地睜開,目中精光四射!

    「你怎麼了?」冷小魚注意到他的異樣。

    「我想,真魔王的謎題解開了!」丁浩拿出第三張封天樹的葉子,雙目一動,隨後奔向一塊白色的禁制,打出封天樹的葉子,「封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