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421章猛攻符文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四一九章猛攻符文

    「真魔王的謎題解開了?怎麼可能?」

    冷小魚臉色巨震,根本無法相信,她咯咯笑道,「小y賊,你又吹牛了……」

    可她這句話還沒有說完,臉色再次震驚。

    只見丁浩用第三張封天樹葉子,封住一塊白色禁制,然後仔細觀察禁制的變化。倏地,丁浩目光一動,動作很快地一拍靈寶囊,將破禁神刀握在手中,刀尖帶著鋒利的寒光,沿著那白色禁制的邊沿,狠狠切下!

    「這!」冷小魚臉色再次巨震。

    幾千萬年以來,禁制區域是所有試煉者最害怕和躲避的東西,從來沒有人想到對禁制下手!

    而丁浩,就這麼幹了!

    貌似,竟然還有一點成果!

    只見那白色的禁制,邊沿被破禁神刀切割以後,在縫隙之中,有一股肉眼不可見的靈力泄露而出。

    「成了!」丁浩目中一喜。

    雖然,切開這一條縫隙,可謂萬里長徵才走了第一步。

    可,這是關鍵性的第一步!

    這個小小的成功,意味著,丁浩的路子走對了!

    「原來第三張封天樹的葉子,是這樣用!」丁浩心中一陣狂喜。

    此刻,九奴已經震驚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。

    雖然丁浩是他的主人,可是丁浩的修為和見識難免淺薄,和他的前主人裂天魔尊根本不是一個檔次。丁浩和裂天魔尊簡直不能相比,而這一次,丁浩用行動證明了自己的能力!

    「魔冢的秘密原來在禁制!」

    「主人,幾千萬年的秘密一朝破解,我真的是服了!」

    「主人,你絕對是一個可以成為魔尊的男人……不,你一定會走的更高!」

    九奴不得不服,魔冢這麼多年來,沒有誰能找到其中的秘密,而今天卻在丁浩手中破解。

    冷小魚用封天樹葉子走過來,蹲下問道,「難道幼魔試煉場,就是考驗幼魔破解禁制的能力?」

    「我覺得是這樣!」丁浩點頭道,「你看這山谷之中,各種顏色的禁制,威力效果各有不同!破解禁制,可以檢驗每個人的實力、精神力、攻擊力和智商、韌性,作為一個強者,這些都是必須具備的,因此這個考核,就是考驗破禁制的本事!」

    「絕對有可能!」冷小魚也是聰明人,一點就通,「這禁制山谷之中,各種顏色的禁制數量驚人,有點需要強攻,有的需要巧解,域外真魔用這個來考核幼魔,這也不是不可能!」

    正在說話之中,丁浩已經用破禁神刀將白色禁制的表面一層揭開,此刻就算是拿掉封天樹葉子,也沒有了危險。

    禁製表面解開以後,下邊出現的是密密麻麻的黑色符文。

    這些符文,讓人有一種望而生畏的力量。

    「要破解禁制,就必須破解這些符文!」

    冷小魚看著沉思的丁浩,美眸之中流露出異樣的神采。

    心中暗道,這小子也不知道是哪塊石頭裡蹦出來的,全身都充滿神秘的色彩,竟然連魔冢的秘密都被他破解了。

    冷小魚又問道,「如果真魔王的謎題就是破解禁制,那麼破開禁制,會有什麼好處呢?」

    「走一步,算一步吧。」丁浩應了一聲,全神貫注,開始研究符文。

    丁浩並不是在冥思苦想,而是正在和九奴對話。

    「九奴,你懂這些禁制不?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不懂,更何況這些都是域外真魔人的符文,根本很難弄懂。」

    丁浩眉頭大皺,心中想到九州小世界的張子毅師兄,那傢伙就喜歡研究這些玩意兒。如果那傢伙在場,事情就好辦了。

    不過這也只能想想,一切都只好靠自己。

    他思索了好一會兒,最後還是伸出手,按向幾個符文。

    隨即他觸電一樣的縮回手,只見那些金色的符文一下明亮起來,光芒四射,金光之中,這個禁制上又出現一層青色的光影。

    「白色禁制變成了青色禁制!」丁浩繼續沉吟,「這下邊的文字和禁制的顏色有關係!只要調整符文的位置,禁制就會變色!換句話說,只要符文重新排列得當,那就可以破解這道禁制!」

    九奴興奮道,「也不知道破解以後,會有什麼獎勵!真魔王對族中的幼魔,只要出成績,他不會吝嗇獎勵!」

    「希望不是一堆魔骨。」

    看著丁浩在琢磨禁制,冷小魚也準備去找一塊禁制破解。

    丁浩把破禁神刀借給她,叮囑道,「排在第一順序的是白色。」

    這個順序,是真魔王二世告訴丁浩,若是不知道順序,先弄其他顏色很可能就會遇到危險。

    當下兩人,就好像當年的域外真魔的幼魔,一隻腳踩住一片葉子,將第三張葉片封印住禁制,然後開始破解!

    時間不知不覺地溜走,一轉眼,又是一整個月過去,丁浩他們進入試煉場已經有七個月!

    「又失敗了!」丁浩看著眼前白色禁制變成金色的禁制,他臉色一沉。

    這一個月,他觀察了幾百個白色的禁制,移動裡邊的符文,想要找到其中的規律。

    可是無一例外的,失敗!

    與此同時,冷小魚也在那邊發出一聲泄氣的吐氣,「小y賊,你會不會搞錯了!想要破開禁制,這也太難了!」

    「我們都是符文禁制的門外漢,想要破解,當然難。」丁浩站起身,尋找下一個白色的禁制,這一個月來,附近的白色禁制都被他們破壞殆盡了。

    冷小魚無可奈何,也再次找了一塊白色禁制,走過來道,「破禁神刀。」

    丁浩把破禁神刀借給她,她挑開白色禁製表面,看著下邊的符文,感覺越看越煩,張口吐出一口築基真火,口中罵道,「可惡的符文,我燒死你們!」

    讓人沒想到的是,被她的築基真火一燒,符文之中竟然有幾個開始融化!

    「可以強攻!」冷小魚狂喜!

    她本來只是無心的行為,緩解一下情緒,可誰知竟然大有成果。

    丁浩也是臉色一亮,「對呀!我們從來沒有接觸過符文,讓我們研究簡直是對牛彈琴,那我們不如索性強攻!不管是哪一種方法,只要能破壞禁制就行!」

    想到這裡,丁浩雙目一凝,吐出一口築基真火。

    「煉!」丁浩用其他的火焰,煉化這朵築基真火。

    只見他手中真魔手套浮現,掐出無數的法訣,有了真魔手套的法術加成作用,沒一會就將這朵築基真火練到前所未有的威力。

    然後丁浩一伸手將其捉在手心,抬手對著符文一指,暴喝道,「燒!」

    火焰被他這一弄,威力強大無比,橫掃過那些符文,竟然被燒掉不少,只剩下一片殘缺不全的文字。

    「有門兒!」丁浩眼中射出奇異之芒。

    冷小魚得意道,「還多虧我!強攻都不知道!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是啊,我這種正道文雅人當然想不到了,只有你這種魔道的大魔女,整天只知道打打殺殺!」

    「打打殺殺怎麼了?」冷小魚送上一個鄙視的白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禁制山谷的另一處,一對黑衣少年男女也在禁制之中艱難跋涉。

    這對男女都穿著黑色的真魔套裝,顯得幹練而鋒利,兩個人站在那裡,就好像兩把出鞘的利劍,一般的宗門弟子都望而生畏。

    那少年男子停下腳步,開口道,「我們已經在這裡找了四個月!真是可惡,什麼都沒有找到,莫非我們上了那丁浩小畜牲的當?」

    「哥哥,耐心一點,我相信丁浩也一定在這山谷之中!」黑衣少女勸道。

    這對男女正是天門弟子孟青孟蘭。

    孟青咬牙切齒道,「丁浩,若是我遇到你,你就完了!」

    孟青孟蘭本來以為這次發財了,一定會找到很多真魔傳承,可是四個月過去,毛都沒有看見,孟青當然有些著急。

    不過孟蘭卻是淡淡的一笑,「哥哥,其實你不用著急,就算是我們沒有找到丁浩,等到試煉結束,我們還是大有收穫!」

    說到這裡,孟青臉色一喜,目中射出森然之光,「妹妹,你這句話說的不錯。等到一年之期到來,就算是我們找不到丁浩,只要我們出去以後只要把消息送回宗門,到時候師尊必定會發動全力來尋找丁浩,布下天羅地網!那丁浩,也是必死!」

    兩人說到這裡,全都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正在此刻,從他們身後的方向,一道奪目之光猛然閃過。他們扭回頭,看著禁制山谷遙遠處的山頭後方,隱隱又有光芒閃動。

    「那個方向,有人在發動很大威力的進攻,我們過去看看。」

    孟青孟蘭兩人改變方向,艱難地跋涉過去。

    這個奪目之光,正是丁浩和冷小魚強攻禁制發出的光線。

    丁浩的築基真火,燒掉一部分了符文,可是剩下的,就怎麼也燒不掉了。他伸手在虛空一抓,「真魔氣!」

    黑色的真魔氣釋放了出來,丁浩猶如魔神附體,魔氣衝天。

    「給我破!」丁浩雙目一寒,繼續狂攻那些符文。

    冷小魚看看現在的丁浩,咯咯笑道,「還正道弟子,我看你比魔道身上的魔氣還要重!」

    她口中說著,手裡不停,拿出一隻小凈瓶,「九陽火水,比火焰還猛烈,我就不信燒不掉你們這些符文!」

    就在他們向符文發動最後進攻的時刻,兩個穿著黑衣的人影,已經走上了相鄰的一處山包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