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425章試練場升級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四二三章試練場升級

    「丁浩成為一等仙爵,尊享榮譽,在試練場擁有特權!」

    在場之人聽到這個消息,全部都呆住了。

    別說秋字隊,就連浩字隊的所有人,也都呆住了。

    陳守道低聲道,「我天!他不是去救冷姑娘去了?怎麼又成了一等仙爵?這轉折有點大,有點大。」

    李元宵也道,「仙爵是什麼意思,敢情隊長當官了,哈哈,等他回來也封我們一個小官玩玩。」

    梅士兵則是鬆了一口氣,本來還在擔心丁浩自身安全,現在不但安全,還成為了仙爵。

    那邊剛要離開的江少秋臉色陰沉。

    仙爵是什麼玩意兒,他並不懂,不過他很清楚,丁浩很快就會穿著全套的真魔套裝,耀武揚威!

    他江少秋就不想真魔套裝嘛?當然想,可是他知道,憑自己這個小門小派的弟子,是不可能擁有這玩意兒的。

    可是現在丁浩有了!

    以後在望海道宗,丁浩整天穿著真魔套裝飛來飛去,這傢伙,太帥了!到時候誰還買自己這個首席大弟子的帳?

    想到這裡,他臉色更加的難看,開口罵道,「看什麼看?有什麼好看的!想要加入浩字隊了是不是?想滾都給我滾,回宗有你們好看!」

    他手下隊員倒是有加入浩字隊的想法,不過看見江少秋這樣,又都不敢離開了。

    一隊人馬默默向前飛行。

    老杭比較奸詐,跟上江少秋,低聲道,「首席,其實丁浩得到真魔套裝也是一件好事兒!」

    江少秋白眼一翻,「你也來消遣我?」

    「我哪敢?」老杭低聲又笑道,「那丁浩來到試練場試煉,是宗門派他來的!因此,他得到的寶物,宗門理應有支配權,也就是說,他那一套真魔套裝不是他的,而是宗門的!」

    江少秋恍然大悟,擊掌道,「對啊!宗門不派他進來,他哪有機會得到真魔套裝?真魔一套還有什麼仙爵爵位,都屬於望海道宗所有,憑什麼給他!」

    「嘿嘿。」老杭陰森笑道,「你那不是有塊三始祖的令牌?到時候就以始祖的名義命令他,交出真魔套裝,他若是不給,就是背叛宗門!人人得而誅之!」

    江少秋目中也閃出森然之色,嘿嘿笑道,「老杭,你可以啊!」

    說到這裡,他大聲宣布,「我們就在附近尋找初生雷球,爭取完成宗門任務!」他在附近完成任務是假,等待丁浩回來是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幼魔試練場外,生活區。

    遍地斷瓦殘垣,一眼望去,荒涼無比。

    巨大的高樓,全部荒廢,雄偉的城池,已成廢墟。

    望海道宗的元嬰大士宋赤子帶著手下四個金丹真人,正走在荒涼的街道上。遙遠處,傳來驚心動魄的嘩啦一聲巨響,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坍塌了。

    「亘古以來,試煉區的秘密無人發現,生活區卻是被強者們一遍遍的耕犁,想要尋找一些隱藏的寶物。」宋赤子感慨的嘆了一聲。

    身邊一個金丹真人道,「好像就是百多萬年以前黑風魔宗挖到那根飛行骨頭以後,就沒有從生活區挖到任何的東西了。」

    宋赤子道,「在挖到飛行魔骨之前,就已經幾百萬年沒出產了,黑風魔宗那次也是因為巧了!」

    金丹真人笑道,「還是宋師叔有先見之明,只帶了我們四個,就沒指望在這裡浪費人力物力。」

    宋赤子點頭道,「那是當然,很多宗派不甘心,出動很多元嬰和金丹,想要在廢墟里淘寶,怎麼可能?」

    正在他們說話之間,附近不遠處傳來嘩啦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,竟然是前方一棟巨大的高樓整個坍塌,揚起漫天的灰塵。

    而這灰塵,也沒頭沒臉地席捲向宋赤子這邊。

    一個金丹真人開口罵道,「是哪家不長眼的,拆樓之前,也不說一聲。」

    宋赤子他們倒並不會有任何的危險,不過宋赤子作為一個元嬰大士,被漫天的灰塵席捲,顯然有些灰頭土臉。

    不過宋赤子倒是有些手段,他心念一動,頭頂放出一個巴掌大小的金燦燦小娃,小娃手中握著一桿藍色三角小旗,小旗一揮,從他身體外迅速形成一個透明的水幕光罩。

    然後光罩迅速膨脹,反推過去,把席捲而來的大片灰塵全部倒退回去。

    再接著,那小娃手中的令旗反向一揮。

    就看見那水霧光罩破碎,成為數量驚人的雨點,不過這雨點不是自上而下,而是橫著推出,把後邊大片的灰塵都吸入雨點之中,然後這才紛紛落地。

    等到這片雨點落下,才發現後邊站了好幾個金丹真人,看他們的穿著,應該是白雲道宗的弟子。

    宋赤子放出的雨點,倒並不至於淋濕這些金丹真人,不過這些人身周的地上,全部都是濕乎乎的一片,他們站在其中,倒有些狼狽之感。

    望海道宗的一個金丹真人上前怒道,「你們白雲道宗懂不懂規矩,在這裡拆樓,也不布置一個陣法,搞的塵土飛揚,衝撞了元嬰大士,你們吃罪得起嘛?」

    白雲道宗的金丹真人冷笑一聲,也不說話。

    後邊灰塵之中,卻是緩緩走出一對男女,男人彪悍無比,女人嬌小玲瓏,他們身體外也沒有光罩什麼,可是灰塵卻是絲毫不敢落在他們的身上。

    看見這兩人,宋赤子頓時臉色一白,「鐵崖子。」

    這對男女正是和宋赤子有些過節的白雲道宗鐵崖子,旁邊的中年佳婦唇紅齒白,容光動人,正是甩掉宋赤子的女人。

    很顯然,剛才拆樓,用灰塵衝撞,正是鐵崖子他們故意為之。

    宋赤子陰沉道,「鐵崖子,你們這是什麼意思?」

    鐵崖子哧道,「什麼什麼意思?我們這是在拆樓尋寶,難道宋道友你修鍊太多,眼神不好使了?」

    宋赤子怒道,「別人拆樓都會布置陣法,防止灰塵衝撞了別家元嬰,你倒是好……」

    他還沒說完,那中年佳婦咯咯笑了起來,「宋赤子,這麼多年不見,你本事沒漲,還嬌貴起來了!牛皮哄哄的,灰塵都不能衝撞了。當年被我們家當家的打了嘴巴,我看你也沒這麼激動。」

    當年,為了爭奪這女人,宋赤子和鐵崖子打了一架,兩人那時候都是金丹真人,打得是天昏地暗法寶破碎,最後變成了肉搏,戰鬥之中,宋赤子被扇了幾下。

    這種事別人也不知道,話說鐵崖子當時也被宋赤子打了幾拳,大家相當於扯平了。

    可是現在,竟然被這女人當眾說出。

    這個就丟臉了!

    白雲道宗的金丹真人都全部跟著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宋赤子臉色鐵青,雖然現在雙方實力懸殊很大,可是元嬰大士的面子不能不要,他上前一步,開口道,「鐵崖子,看來當年你還沒打過癮,依然是耿耿於懷,那麼不如現在,我們繼續打過!」

    他這句話,所有人臉上都露出震驚的顏色。

    宋赤子這句話就相當於挑戰書了,元嬰和元嬰戰鬥!這可不多見,尤其是正道宗門內部!

    望海道宗和白雲道宗都是九島區域的正道宗門,此刻正是大魔亂時代,魔道還沒來,正道兩個宗門倒是先幹起來了,這件事不可謂不大。

    鐵崖子臉色也陰沉了下來,冷哼道,「宋赤子,你可知這句話的份量?別忘瞭望海道宗不是你說了算!灰塵衝撞怎麼了,我剛才不是從灰塵之中走出來?宋赤子,我警告你,不要無事生非!」

    中年佳婦哧道,「當家的,別跟他打。他不顧大局,被人魔道之人笑話,咱們不能跟他一樣。」

    宋赤子氣得要死,明明是這些人無事生非,現在竟然變成自己無事生非了。鐵崖子明顯不敢和自己單挑,卻找來一堆理由,反變成自己無理了。

    「不敢打,鼠輩而已!」宋赤子冷哼一聲,帶著手下四個金丹真人,「我們走。」

    看著他們的背影,鐵崖子冷笑道,「我不是不敢跟你打,而是擔不起破壞正道內部團結的責任!連輕重緩急都分不清,怎麼當人師尊師祖?」

    中年佳婦道,「小宗門就是這樣的,不顧大局,沒有見識,下門就是下門,培養出來的弟子都也不會有出息!」

    聽著他們冷嘲熱諷,宋赤子氣得要死。

    按道理,元嬰大士修為驚人,氣量也很大。可是元嬰大士更要面子,被甩掉自己的女人這樣譏笑,宋赤子實在是忍不住氣,可是人家一面破壞正道團結的大帽子扣來,他也只能忍下去。

    可就在這時,天空之中突然有一道光圈爆開,在青色的天空上,出現了一個黑衣少年的身影。

    這個身影相當清晰,尤其是臉孔。

    宋赤子手下的一個金丹真人驚呼道,「怎麼回事兒?我宗丁浩!」

    鐵崖子哧道,「小宗門就喜歡自己給自己長臉,這個人又沒穿望海道宗的衣服,怎麼就能確定是你們望海道宗的弟子?」

    鐵崖子手下都是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不過就在此刻,天空之中傳來冰冷的聲音,「望海道宗丁浩破解白色真魔禁制,成為真魔族一等仙爵,獲得一等仙爵勳章!」

    「真魔王遺命,產生第一個一等仙爵以後,試練場等級提升為二等幼魔試練場!低等臣民金丹期及以下,可以進入!探寶時間,即刻增加一年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