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434章堅持才有收穫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四三二章堅持才有收穫

    四象八卦陣祖寶的厲害,丁浩可是親身經歷,此陣困人殺人非常好用。若能為我所用,必能大有所為。

    「九奴幫我看看,可能破解?」

    祖寶都有祖寶的鎖,祖先賜給晚輩使用,不會給外人使用。

    九奴接過來一看,搖頭道,「破解不了。祖寶的鎖非同一般,之前我曾經破過祖寶的鎖,那是在九州世界,那裡的祖寶製作者不過是金丹或者元嬰。而現在這些祖寶,製作者至少都是神君,我也不是不能破解,而是如果破解,消耗的氣力,絕對不划算!」

    聽九奴這一說,丁浩也就罷了。

    在祖寶和九奴之間選擇,他毫無疑問地捨棄祖寶。

    別說是四象八卦陣祖寶,孟家兄妹的靈寶囊中,還有其他幾塊祖寶,丁浩也全部將其放棄。

    接著,就是這兩人靈寶囊之中的靈器。

    他們的靈器數量不多,不過都是八品九品級別的精品,比如那件可以鎮壓人的青玉塔。

    「這些東西也不能收歸己用嘛?」丁浩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九奴道,「你拿過來。」

    丁浩將青玉塔扔進血雲之中,九奴抬手在塔上接連打出一排法訣,然後又將此塔給扔了出來。

    丁浩接過此塔,只見此塔已經被九奴打出的血光覆蓋,呈現一片血光。而在這血光的暗處,卻有一個烏黑的標記,正是五行魔宗的五色星芒!

    「果然有標記。」丁浩臉色驚異。

    試想,如果他拿著這樣的寶物使用,恐怕這就是一個定位器,走到哪裡,五行魔宗的人就可以追到哪裡。

    「強大宗門的弟子,不是那麼好殺的!你殺了五行魔宗的弟子,已經惹下滔天之禍,這些寶物一個都不能留!」九奴想想又道,「不但是這些寶物,就連九島區域也不能再呆了,這次魔冢之行,也要早早離開。」

    被九奴這一說,丁浩感覺到事情的嚴重性。

    天門弟子,非同凡響,這孟青孟蘭如此高調,背後必定站著了不得的大人物,這次絕對是惹上大麻煩了。

    要問丁浩後悔嘛?那當然是不後悔,這兩個人本來就是該死,如果不殺他們,麻煩更大!

    「說不定五行魔宗的人已經在路上了,看來我要抓緊了!」

    孟青孟蘭的寶物雖然好,可是能用的不多。

    丁浩留下的,只有道兵玉牒。

    這東西並不是五行魔宗打造,沒有標記,是一件不錯的好東西;另外,就是這兩人的典籍、丹藥和靈石,還有天材地寶。

    這就是一個巨大的收穫了。

    光是靈石,竟然就有三百多枚中品靈石!換成下品靈石,那就是三百多萬!丹藥也是,基本都是二轉丹藥,甚至還有三轉的!還有符咒和天材地寶,算的上很豐厚了。

    不過最讓丁浩開心的,並不是這些。

    「這是……好東西啊!」丁浩手中拿著一塊玉柬,雙目之中露出奇異之芒!

    說起來,孟青孟蘭靈寶囊之中所有的一切,能用的和不能用的,加起來,也不如丁浩手中的這張玉柬。這份玉柬是從孟蘭的靈寶囊之中得到的,對丁浩來說,太有用了!

    要說這份玉柬是什麼。

    是九大奇迹之中的詳細地圖,這可是孟家兄妹的師尊花費了無數的人力和物力繪製出來的地圖,珍貴非凡!就連九奴都沒有這一份地圖!

    有人說,地圖有什麼珍貴的?

    關鍵的問題,是這份地圖上清晰的繪製了所有禁制的位置!

    試練場升級以後,虛前輩爆開了大量的禁制。也就是說,只要拿以前的地圖和現在的地形一對比,就知道哪些區域本來是禁制,然後只要在這些區域來挖掘,就能找到魔血!

    有了這一份地圖,九大奇迹之中爆出的幾乎所有的魔血,丁浩都能找到!

    「太好了,這是好東西,事不宜遲。」九奴得到這個消息,也是興奮壞了,開口道,「孟青孟蘭的東西全部都扔掉,然後多挖魔血,咱們去兌換真魔王的寶物!」

    丁浩點點頭,心中暗喜,本來扔掉孟家兄妹的寶物還有點捨不得,現在發現好東西多的是,真魔王那邊大量的寶物等著自己!

    正在此刻,黃土區下方剛好出現一個黃沙漩渦。一顆小石子從巨大的黃沙漩渦上經過,然後兩隻靈寶囊憑空出現,落在漩渦之中,很快就被飛速旋轉的黃沙所吞沒,被鎮壓到黃土區的最底層。

    丁浩本來的想法,是自己成為仙爵以後,還沒有和自己隊伍里的隊友見一面,還有望海道宗的宗門任務。

    不過九奴提醒他,望海道宗是回不去了!若是他和望海道宗再多有聯繫,恐怕天門的怒火,就會燃燒到望海道宗!

    「也罷,我這就先開始挖魔血吧,前邊有一處地點,地圖顯示有大量的禁制,去看看。」

    就在丁浩瘋狂地開挖魔血的時候,雷之奇迹。

    「隊長,我們今天又撿到三顆魔血!」一個望海道宗的弟子飛到江少秋的面前,拿出三隻小木盒。

    「這幾天,一共撿到十來顆了。」江少秋雙目一凝,他隱約感覺到了其中含有的財富。魔血,在魔冢之中,本來就是這裡的貨幣,撿到魔血就等於每天撿到錢!

    這幾天,大家都在球雷區撈玉柬,可是撈了好多天,根本啥收穫都沒有。整天就是看著天空之中,一會這個真人成為了仙爵,一會那個真人成為了仙爵,每個人都是發一套真魔套裝,江少秋心裡痒痒的,可就是輪不到他。

    想到這裡,他立即改變主意道,「我們隊伍一共35人,現在分成七支小隊,每隊5人。大家也別撈什麼新生球雷了,都去尋找魔血!這可是好東西!」

    老杭道,「隊長,這樣不好,如果浩字隊找到山門陣法的玉柬,我們功勞就沒了。倒不如留下一支小隊,裝模作樣撈玉柬,到時候他們撈到,我們也沾沾光。」

    「哈哈,你果然有辦法。」江少秋臉上露出奸詐的笑容,「他們吃苦撈陣法,撈到要和我們分功勞。而我們卻是實打實的好處,走,去撿魔血!」

    球雷區這些地方,禁制懸浮在空中,所以爆開以後,魔血就四處亂飛,大家都在撿。

    浩字隊這邊,梅士兵他們還在撈新生雷電。

    李元宵道,「要不然我們也去撿魔血吧。這麼多的新生雷電,裡邊爆出來的玉柬,全部都是垃圾!最可恨的是,之前每一個新生閃電,裡邊還都有一份垃圾典籍,而現在,很多新生閃電裡邊竟然是空的!垃圾典籍都沒有,太忽悠人了!」

    梅士兵金色手套一抓,又抓出一個新生雷電。雷電球上耀眼的電火花,猛然裂開,啪啪作響!電流照亮梅士兵的雙眼,他手掌一緊,將其捏碎,啪地一下,裡邊什麼都沒有。

    梅士兵眼神一下變成了失望。

    李元宵道,「我就說,又是沒有!在這裡撈典籍,根本就是不靠譜的事情,我們不如去撿魔血。」

    陳守道也道,「是啊,你們看秋字隊,那麼多人。就留下五個人裝模作樣撈典籍,其他三十個人,全部都去撿魔血去了!」

    誰不知道魔血好,到了真魔王那裡就可以兌換寶物。

    張靜道,「魔血是好東西,可是你們忘記隊長臨走的時候叮囑,一定要找到人級山門陣法!如果我們都去撿魔血,到時候丁浩隊長回來,大家怎麼交代?」

    她這一說,大家頓時無話可說。

    就這樣,又撈了一天,還是一無所獲。

    大家的氣氛又開始變得不好了,從秋字隊傳來消息,他們一天竟然一共撿到十來顆魔血!陳守道和李元宵再次提出這件事。

    「雖然答應了隊長,可是現在證明這裡根本就沒有典籍!別說人級山門陣法,就連玄級陣法都沒有看見,還撈個屁,我們不幹了!」

    甚至還有人道,「隊長一個人在外邊,又是仙爵又是聖女,風光又快活,我們在這裡苦撈球雷,真是沒意思透頂。」

    李元宵抱著胳膊,看著遠處還在撈雷電的梅士兵,開口道,「梅兄弟,隊長走的時候讓你做臨時隊長,你發句話吧。」

    梅士兵並沒有回頭,遠遠傳來他的聲音,「自便。」

    有了這句話,其他的人,全部都散開,去撈魔血發財去了。

    現場只有梅士兵和張靜兩個人留下,依然在那裡安靜的等待,撈取球形雷電。

    「答應了丁浩,我就一定要做到!撈不到人級陣法,不是我的錯。可是如果我放棄,那就是我梅士兵,對不起丁師兄!」

    「對於一個修鍊者來說,不能堅守本心,見異思遷,有出息也不大!所以修鍊這一條路,能走遠的,只是鳳毛麟角!」

    「繼續撈!」梅士兵雙目在面前來回掃動。

    事實上,他經過這麼多天的撈取,已經有了一定的經驗。有些球形雷電之中有玉柬,有些沒有玉柬,他甚至都能用目光分辨出!

    他的目光掃過,面前新生的雷電絕大多數都是沒有玉柬的。

    嚓!

    一道明亮的雷光爆開,把他雙目照的雪亮。而就在此刻,他目中真的射出一道精光,他猛地一抬手,就在那一瞬間,捉住一個新生的雷球!

    「在其他雷電爆開的瞬間產生,產生的速度又是如此之快,你果然狡猾!」梅士兵雙目發亮地看著手中雷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