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442章憑什麼給你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四四零章憑什麼給你

    「丁浩回來了!」

    「隊長回來了!」

    丁浩剛回來,就看見浩字隊的成員,他們剛參加了一次探索魔血的行動,回來聽說要開大會,因此就地休息。

    看見丁浩回來,老朋友們都相當開心,陳守道等人都歡呼起來。

    陳守道笑道,「隊長你真可以啊,我還沒到築基大圓滿,你都先到了。」從蟻仙傳承出來,陳守道就距離築基大圓滿一步之遙,這麼久過去,修為都沒有提升。

    可丁浩的修為,卻是已經進入了築基大圓滿。

    李元宵也笑道,「隊長就是隊長,了不得。」說完又擠眉弄眼道,「跟那個魔女怎麼樣了?有沒有那個?」

    丁浩笑罵道,「滾吧你,我哪有你想的那麼齷齪。」

    李元宵低聲道,「你比我想的更齷齪。」

    丁浩又問道,「你們怎麼樣?山門陣法有沒有得到?」

    人級山門陣法的事情,丁浩一直放在心上。倒不是因為和望海道宗訂下了心魔契約,而是丁浩感覺苦真人為人不錯,不想讓苦真人失望。

    說到山門陣法,陳守道和李元宵等人,都是臉色尷尬,走到一邊。

    丁浩皺眉道,「怎麼,沒得到?」

    梅士兵和張靜走上來,梅士兵道,「得到了,人級山門陣法《海磁地泉隱防陣法》。」

    丁浩奇道,「既然得到了,他們這是什麼表情?」

    張靜白眼看了那些人,低聲道,「他們是不好意思了。」

    聽張靜再一說,丁浩才知道,原來這些傢伙都放棄過,都不找陣法,都去撿魔血了。所以丁浩說起這件事,他們就很為尷尬。

    「是這樣。」丁浩哈哈一笑,「難免的,人為財死鳥為食亡。別說是他們,就算是我,也是哪裡有利益就往哪走。」

    丁浩雖然是這樣說,不過孰輕孰重,已經分辨了出來。

    陳守道李元宵等人,能夠共富貴,卻不能共患難。遇到巨大的危難或者誘惑,他們很可能就把自己拋棄。

    梅士兵倒是個真朋友,看來自己離開的時候讓他做臨時隊長,還是很明智的。

    梅士兵找到人級山門陣法,等於也是幫丁浩還了願,於公於私,丁浩也不欠望海道宗了。

    「謝了,多虧你們。」

    丁浩和梅士兵張靜兩人握握手,握手結束,梅士兵和張靜每人手中都多出了一個小盒子。盒子里各有一顆赤果,這東西可以提升修為,可以療傷,可以在最危急的時候發出最大的功效,絕對是一件可以救命的寶物。

    「這……」梅士兵和張靜也不知道盒子里是什麼,周圍都是人,也不好打開看。

    丁浩使了一個眼色,讓他們收下。

    梅士兵二人也不多說,心念一動,收入了靈寶囊。

    丁浩又問道,「你們這麼多人都圍在這幹嘛,正道聯盟不用出去尋找魔血嘛?」

    梅士兵道,「我們之前找了一圈回來,接到通知,說孟真人要給大家開大會,因此都在這裡等待。」

    「開大會。」丁浩心說怪不得正道聯盟這邊人越積越多,自己來的可真是時候。

    說話之中,鮮花叢中的飛行宮殿的二層突然伸展了出來,就形成了一個高高再上的平台,然後一個身材高大,長相英俊,穿著白雲道宗的白色長衫,袖口有一排金雲的男子領頭,帶著一眾金丹真人走了出來,站在平台上。

    梅士兵低聲道,「領頭的就是白雲道宗的第一金丹,也是這裡正道聯盟的首領,孟令帥。」

    張靜補充道,「我們道宗的劉海洋真人也在後邊。」

    丁浩見到了劉海洋,他目光又掃過孟令帥,只見此人雙目深邃,目中有殺機,臉色很難看,低聲道,「今天這個會,不是什麼好會啊。」

    此刻,宮殿四周已經聚集了上千名正道聯盟的弟子,都是來自各宗的金丹和築基修士。大家都發現氣氛不好,也不敢吭聲,都等著二層平台上的孟令帥說話。

    孟令帥臉色發黑,掃過下邊所有的人等,終於開口道,「諸位各宗道友,各位正道的師弟師妹們!我們今天聚集在這裡,為的是什麼?為的是和魔道爭奪機會!大魔亂的時代已經來臨,魔道就等著掠奪我們的財富,殺死我們的族人,收刮我們的靈魂,幫助他們成就魔道之主,成就天門!」

    他的聲音越說越大,下邊鴉雀無聲。

    他頓了一下,聲音又開始變得舒緩,「不要小看我們在試練場之中尋找魔血,我們這裡也是戰場!我們走到一起,為了相同的目的!一是為了得到天機遺策,讓我們正道弟子都能成為二等仙爵;二是搶先得到真魔三式,讓魔道不會變得那麼強……」

    他說的這些,大家都知道,可是大家都不知道孟令帥到底要說什麼。

    終於,他突然話鋒一轉,大聲喝道,「可是有的人,他們竟然私藏魔血!這是一種什麼行為,這是阻擾正道,暗助魔道的行為!這種行徑非常的可恥,甚至影響我的大計,後果非常惡劣,這種人一定要嚴懲!」

    在場所有的人,臉色都很難看。

    其實各宗各門,大家都有私心。包括劉海洋,都叮囑自己的弟子,儘可能的私藏一點魔血,到時候可以兌換海磁母。

    可是孟令帥這句話就相當厲害了,把私藏魔血定性為阻擾正道、暗助魔道,這可是了不得的大帽子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不啃聲,孟令帥又道,「清江道宗的曹禿子何在?」

    有一個金丹八層的老者站起來,他的頭頂寸草不生,被人叫做曹禿子。此刻他硬著頭皮站出來,行禮道,「見過孟師兄。」

    孟令帥道,「你上來。」

    曹禿子感覺到不好,不過心想這麼多人,我怎麼說也是清江道宗的金丹真人,你當真敢對我怎麼樣?

    因此他硬著頭皮飛上平台,抱拳道,「見過各位師兄。」

    眾人都不答話,曹禿子感覺更不好。

    孟令帥問道,「七日之前,你可曾去過真魔大廳?」

    曹禿子道,「去過。」

    孟令帥又問道,「你去幹什麼了?」

    曹禿子禿頭上開始冒汗,低頭道,「我去看看虛前輩的兌換名單而已。」

    「說謊!」孟令帥暴喝一聲,上前一步,厲聲喝道,「你私藏魔血,去真魔大廳兌換寶物去了!是不是?」

    曹禿子幾乎嚇得腿一軟跪下,不過口中卻是強辯道,「孟師兄你搞錯了吧,我是去過兌換點,可是沒有兌換物品。」

    「你還在說謊!」孟令帥又是暴喝一聲,一股強大的金丹大圓滿的精神力威壓,猛地壓了過去,一字一句道,「曹禿子,你加入我正道聯盟,承諾得到的魔血全部上交,我才派人幫你攻打真魔禁制。而今,你成為一等仙爵以後,卻是罔顧承諾,私藏魔血,還兌換走五顆赤果,壞我大事!你這是可以阻擾我正道發展,暗助魔道……你,該,死!」

    孟令帥之言,句句誅心,最後三個字,咬牙切齒,直接宣判了曹禿子死刑。

    曹禿子被強大的精神力所鎮,根本反抗的力量都沒有,噗通跪下,連連磕頭,哀求道,「孟師兄,我錯了!我不該私藏魔血!我錯了!不過赤果不是我兌換的,我就兌換了一瓶丹藥養嬰丹,是我宗門元嬰所需要,孟師兄饒命。」

    孟令帥雙目之中殺機閃閃,森然道,「用你們宗門的元嬰來嚇我?」說完,暴喝一聲,「就地正法!」

    白雲道宗的幾個金丹真人早有準備,衝上去。曹禿子也想要抵抗,可是他根本鬥不過人家白雲道宗的真人,轉眼就被幾把本命神兵擊破靈力罩,擊破身體。

    曹禿子的金丹想要逃走,孟令帥早有準備,大手一揮,飛行宮殿四周升起金色光網,擋住金丹。

    孟令帥伸手一抓,將曹禿子的金丹抓住,略一搜魂,開口幽幽道,「五顆赤果還真的不是你兌換的。」

    曹禿子的臉浮現在金丹上,求饒道,「孟師兄,饒命啊,真的只有一瓶養嬰丹!」

    「可我要殺雞儆猴!」孟令帥暗自冷笑一聲,手掌猛地一把收縮。砰,一圈靈力光圈盪開,金液四溢,金丹八層的真人曹禿子的金丹,直接被捏碎,身死道消。

    鮮花區起了一陣寒風,孟令帥大袖擺動,他手掌一甩,將殘留的液體垃圾一樣甩在地上,目光森然,掃過下邊所有的人,冷道,「希望不要再有下一次這種事發生!好了,各隊的隊長和各宗門的金丹,都來上繳這次收穫所得吧。」

    說完,他扭頭走回飛行宮殿。

    走回以前,雙目又森森看向下邊人群之中的某一個方向,目中再次有厲芒一閃。

    等孟令帥的身影消失,在場所有的各宗修士才長出了一口氣,暗道,嚇死個人。

    張靜心有餘悸,低聲道,「想不到正道殺人也這麼狠。」

    「正道殺人一點不比魔道手軟。」梅士兵也臉色發白,低聲道,「劉海洋真人還讓我們私藏一點魔血,現在看來,誰敢私藏?」

    和他們相比,丁浩的臉色更難看,孟令帥最後一眼,分明就是看自己!可是他哪有五顆赤果給孟令帥,一顆已經吃了,還有兩顆剛送給了梅士兵和張靜。

    更何況,「老子憑什麼給你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