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443章得罪白雲道宗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四四一章得罪白雲道宗

    五顆赤果,現在還有四顆。

    兩顆給了梅士兵和張靜,丁浩手中還有兩顆。如果丁浩跟梅士兵他們現在要回來,然後把四顆上交給孟令帥,這也不是不可以。

    但是丁浩心裡不爽。

    「我憑什麼給你,這是我自己辛苦掙來的!老子第一個破開真魔禁制,讓你們這些金丹進來,你們連感謝的話都沒有一句,反而用這種殺雞儆猴的手段來強迫我交出赤果?」

    丁浩是絕對不願意這樣的。

    不過孟令帥既然已經發現他了,這事情就不會善罷甘休。

    果然,不久以後,劉海洋真人臉色難看地從飛行宮殿之中走出來。

    他倒不是為了丁浩不開心,而是因為他本來想要自己私藏一點魔血。可是剛才孟令帥大開殺戒,太嚇人了,據說孟令帥還正在讓白雲道宗的人帶來某種寶物,可以查到藏在儲物戒指或者靈寶囊里的魔血!

    各宗的修士都怕了,紛紛把私藏的魔血都拿出來。

    劉海洋也沒敢私藏,把所有的魔血都交出來。這樣一來,距離那九塊海磁母,就更加的遙遠了。

    唉聲嘆氣的走出來,他一眼看見丁浩。

    「丁浩,你怎麼才回來,你這個隊長當的太不負責任了!」劉海洋訓斥了兩句。

    丁浩道,「我已經安排下去,讓他們去取山門陣法……」

    他還沒解釋完,劉海洋擺手道,「好了好了,你不要跟我說了,孟令帥師兄讓你進去,有事找你。」他本想讓丁浩一個人進去,可是又怕丁浩說話沒輕沒重,得罪孟令帥,因此又道,「算了,我帶你進去吧。」

    丁浩看著劉海洋走向飛行宮殿,卻是沒有抬腳。

    剛才看得很清楚,飛行宮殿的四周都有禁制陣法,在孟令帥的控制之中,這個門好進不好出!

    劉海洋回頭招手道,「丁浩,你來呀。」

    丁浩不動,抱著胳膊道,「劉師叔,你可知孟前輩叫我何事?」

    劉海洋還真的不知道,楞了一下道,「你這小子,人家孟師兄是白雲道宗第一金丹真人,難道還會害你不成?快過來!」

    他還真的會害我。丁浩依然抱著胳膊道,「孟前輩想要說什麼,讓他出來說就是,這裡空氣新鮮,景色不錯,正在聊天的好地方。」

    劉海洋本來心情就不好,三番兩次叫他不應,心中就怒了,不悅道,「丁浩,你怎麼回事兒?是不是我這個師叔說話不夠分量?你居然要孟師兄出來見你,我都沒有這麼大的架子!」

    丁浩感覺到繼續留下去,對自己大大的不利,隨時準備放出無極梭,一走了之。

    不過,他們的鬥嘴引來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有幾個穿著麻衣,身材筆直的男子走了過來,領頭的一個中年麻衣漢子開口道,「孟令帥自己弄了一個飛行宮殿,又在宮殿里隨便殺人,試問有誰敢進去?」

    中年麻衣漢子後邊,站了一個年輕人,正對丁浩擠眉弄眼。

    這些人是江流劍宗的金丹真人,劉磊和朱晨凱都站在後邊,擠眉弄眼的是朱晨凱,劉磊則是傳音道,「這是我師叔雁北真人。」

    丁浩連忙抱拳感謝,「謝雁北師叔仗義直言。」

    雁北真人一說話,劉海洋尷尬起來。孟令帥和雁北真人,都是得罪不起的人物。他只有苦笑道,「可是孟師兄還在等著……」

    雁北真人對著丁浩道,「丁浩小友,家師在幻魔大廳就叮囑過,要關照小友。如果小友你信得過,我江流劍宗陪你一起進去。」

    有江流劍宗出頭,丁浩自然就不用擔心什麼,江流劍宗的信譽和人品是過硬的。

    「那就有勞了。」

    劉海洋見到這種陣勢,也只有苦笑,心說這丁浩真是小題大做,進去談幾句話,要什麼緊?還帶著江流劍宗一干人,莫非要跟孟師兄干仗不成?

    一眾人走進飛行宮殿,江流劍宗十幾個人,全部都跟在丁浩後邊,大有一言不合就開殺戒的氣勢。

    其實江流劍宗也是正道聯盟的人,不過孟令帥對他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。江流劍宗也不要孟令帥幫助攻打真魔禁制,因此也不會繳納孟令帥一顆魔血。

    孟令帥坐在大殿上,看見這氣勢,頓時臉色一暗。

    本來他真的打算,如果丁浩這小子不聽命,就要動用手段。可是江流劍宗的人全來了,劍修是出名的打架不要命,真的打起來還不知道誰輸誰贏。

    孟令帥心說,那就以理服人吧。

    「各位,坐。」孟令帥臉色好看一點,示意大家坐下,開口又道,「丁浩,我今天叫你來,是有點事情想要詢問。」

    丁浩也一臉謙卑,「孟前輩盡情發問,在下知無不言言無不盡!只要對正道聯盟有利的事情,在下願意鞠躬盡瘁死而後已!」

    孟令帥心情一爽,喜道,「好好好!事情是這樣的,我們調查到,五顆赤果被兌換之時,一共有三個人在兌換點之中。這三個人,分別就是海月魔宗的錢真人、清江道宗的曹禿子和你丁浩,如果五顆赤果在你手中,你就上交出來,正道聯盟一定會記下你的功勞。」

    劉海洋聽到這一句,腦門上都出汗了,心說怪不得丁浩不進來,敢情還關係到這個事兒!看丁浩這做派,恐怕五顆赤果就是被他兌換了!

    老子要你的功勞當飯吃?丁浩心裡冷笑一聲,這孟令帥毫無誠意!如果孟令帥說,花高價購買,丁浩說不定心情一好,就賣給他兩顆。

    居然要他白交!

    丁浩臉上淡淡一笑,站起來道,「哦,這個事兒,小事兒!」

    孟令帥還以為他要交出赤果,心中一喜。可是沒想到,丁浩扭頭就往外走,口中道,「只是我丁浩一個人單打獨鬥,怎麼可能得到那麼多魔血兌換赤果?赤果不在我手中,若是我兌換的,一定拿出來!」

    孟令帥臉色一變,連忙站起來道,「丁浩,你別走,你去哪裡?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既然是三個人,當然要三人對質才行,我這就去把海月魔宗的錢真人給捉來。」

    孟令帥臉色再變,心說你這小子太狡猾了,你捉人是假,你想要逃走是真。

    他大手一揮,只聽轟地一聲,飛行宮殿的大門一下就關閉起來。

    劉海洋坐在那滿頭大汗,心裡驚得不知道說什麼好,沒想到這些人全部都是說翻臉就翻臉。

    江流劍宗的人也霍地全部站起來,劉磊朱晨凱這些築基真修,已經全部都把飛劍放出來了。白雲道宗的一干人等,也都放出了各種的飛劍靈器,隨時準備戰鬥。

    雁北真人一襲麻衣,還是坐在那一動不動,低沉聲音教訓道,「把劍都收起來!正道弟子,都是兄弟姐妹,哪有同室操戈被魔道笑話的道理?」

    劉磊朱晨凱等人,都低著頭,卻是都不願把武器收起來。

    雁北真人又道,「孟道友,丁浩小友於我劍宗有恩,我師尊親口叮囑,要保他平安!還請孟道友,網開一面!」

    雁北真人說話,口氣淡淡的,不過卻有一種凜人的壓力。同樣也是金丹大圓滿的孟令帥,都感覺到備受壓力。

    孟令帥臉色變了幾變,終於衣袖一甩,嘩啦一聲,宮殿大門打開。

    丁浩一直都背對他沒動,看見大門打開,也就施施然往外走。

    孟令帥陰沉的聲音傳來,「丁浩,別忘了在九島區域,只有一家正道上門!這個門,你走出去,你要做好準備了!」

    他這是紅果果的威脅了,告訴丁浩,江流劍宗強勢可也不是九島的勢力,在九島區域混,你真的要跟白雲道宗做對嘛?

    丁浩哈哈大笑,毫不猶豫,一步踏出飛行宮殿,走進鮮花之中。

    他本來就不想在九島區域混了,都得罪了天門,還怕什麼白雲道宗?

    看著丁浩毫不猶豫地走出去,孟令帥臉色相當難看。

    不過雁北真人可不顧他的臉色,站起來道,「只要丁小友的生命受到威脅,我們江流劍宗不會坐視不理的,孟道友,抱歉。」

    說完,帶著一眾麻衣人等,走出宮殿,劉磊等人這才將飛劍收入靈寶囊之中。江流劍宗的意思很清楚,如果孟令帥再次對丁浩出手,他們也會再次出手。

    「混賬!」孟令帥氣得猛地一掌拍在面前小桌上,頓時嘩啦一聲,小桌被拍成粉末!

    望海道宗劉海洋臉色慘白,心說這可把白雲道宗得罪狠了。此刻他走也不是,留也不是,好一會才道,「孟師兄,那個,要不我再去勸勸他?年輕人,不懂事兒……」

    孟令帥一句話都不想說,對著他擺擺手,劉海洋嚇得跑了出去,背後已經全部都汗濕了。

    他所不知道的是,就在丁浩坐過的那張蒲墊的角落,一隻小蟲子,正在注視著孟令帥。

    這時,一個白雲道宗的女金丹真人走上來,安慰道,「師兄,算了。丁浩得到五顆赤果,總比魔道得了去好!我們不要為了赤果,跟江流劍宗這些劍瘋子翻臉!」

    孟令帥長出了一口氣,陰沉道,「這個丁浩,他以為有江流劍宗護著他,哼,我早晚要他死!回頭幫我聯繫一下九烈仙國!」

    「是。」女金丹又笑道,「師兄,我們這次的任務是《千機遺策》和真魔三式,被師兄你雷霆手段一震懾,這次上交的魔血那叫多,我們現在接近八萬魔血了!要不要先把千機遺策兌換到手?」

    孟令帥接過幾個儲物戒指,將其都鎖在身後的小箱子里,陰笑道,「真魔三式對魔道有用,我們湊足魔血,先把真魔三式給他兌換了!」

    一隻小蟲子,安靜地看著孟令帥把小箱子鎖好……

    感謝自由的魚厚賞,感謝罌粟,感謝大家的月票和推薦票!

    謝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