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444章給你們一個了斷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四四二章給你們一個了斷

    小蟲子是丁浩留下的食屍蟲,這東西屬於域外之物,九島少見,孟令帥等人根本沒有發現。

    鮮花如海,丁浩站在鮮花叢中,他已經感受到從食屍蟲傳來的景象和對話,他臉上浮出一些冷笑。

    這個孟令帥作為正道聯盟的首領,行事做派太過強硬,讓丁浩非常不爽。現在兩人關係又徹底破裂,丁浩心中已經在構思一個更大的計劃。

    要麼不做,要做就要做絕!

    丁浩心說,你孟令帥威脅我,好好好,老子也不會跟你客氣!

    雁北真人道,「丁浩小友,你不若跟著我們江流劍宗行動,省的孟令帥對你虎視眈眈。」

    「是呀,跟著我們一起行動。」劉磊和朱晨凱這些真修,跟丁浩挺對脾氣,巴不得丁浩加入江流劍宗才好。

    不過丁浩卻是嘿嘿笑道,「有勞各位了,我畢竟還是望海道宗的人,跟著你們一起走,那樣不好。」

    劉磊搖頭道,「望海道宗池子太小了,養不住老弟這樣的大魚,你看那劉海洋真人,都不敢在孟令帥面前幫你說一句話……」

    「胡說什麼?」雁北真人罵道,「哪有當著人家弟子說人家宗門不是的道理!跟我去那邊休息!」

    雁北真人看丁浩不願跟他們一起行動,也就帶著弟子們離開。

    江流劍宗其實是一個不錯的宗門,不過丁浩並不想跟他們太過接近。因為江流劍宗對正魔看得很重,又太過正直,丁浩又修鍊魔功,還跟魔道之人關係密切,這是江流劍宗無法容忍的。

    雁北真人剛走開,劉海洋走了出來,本來想要說丁浩幾句,可是想想,梁子已經接下,說了也沒用。

    他想想傳音道,「丁浩,孟令帥此人雖然身為九島第一金丹,可是心胸狹隘,別在這裡呆著了,趕緊逃吧。」

    說完,拍拍丁浩,塞了幾張試練場傳送符給他,然後走向望海道宗的營地。

    丁浩看著劉海洋的背影,目中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「我走了,宗門怎麼辦?」丁浩也傳音問道。

    劉海洋腳步一停,沒回頭嘆道,「宗門實力有限,保護不了弟子,愧對你了。你還是逃吧,這邊我自有辦法。」

    丁浩對劉海洋的觀感並不好,窩囊、沒擔當,身為宗門師叔,卻不敢幫弟子說一句話。不過這最後一件事,而是改變了對劉海洋的看法。

    「好吧,望海道宗你們沒有完全拋棄我,那我就給你們一個了斷。」

    劉海洋走回宗門所在的區域,心裡又嘆了一聲,他也想要象雁北真人一樣硬頂孟令帥,可是實在是實力不如人!宗門需要的海磁母得不到,本宗弟子還要亡命天涯,他這心裡也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不過讓劉海洋沒想到的是,他剛盤腿坐下,丁浩也跟著走回來。

    更加沒想到的是,丁浩直接把幾張傳送符不客氣的扔在他身上,道,「劉師叔,你這宗門師叔是怎麼當的,出了事情就要弟子逃跑?望海道宗就這德性?」

    「你!」劉海洋氣得臉色通紅。他讓丁浩逃走已經違背了孟令帥的意思,沒想到丁浩竟然不領他的情,反而用這種口氣說話。

    聽丁浩這一說,梅士兵他們都走上來,問道,「什麼事?」

    丁浩大聲喝道,「望海道宗對弟子一點交代都沒有,真是太讓人失望了!下門就是下門,不值得弟子給它賣命,老子不幹了!」

    附近有不少的道宗弟子,都聽到這邊吵鬧,紛紛把目光投射過來,看個熱鬧。

    剛巧,望海道宗的女金丹雲芳真人和江少秋回來了。

    雲芳真人看見丁浩在鬧事,頓時勃然大怒,厲聲道,「丁浩,你說精神力不足,道宗拿出深海靈芝給你服用,道宗怎麼對不起你?你不幹就給我滾!」

    丁浩哈哈大笑,「三十萬年的深海靈芝,在人家大宗門根本就不算個事情!虧你們還當個事兒拿出來說,真是好笑。」

    雲芳真人氣得臉色通紅,對劉海洋道,「劉師兄,這個丁浩真的是太混帳了!望海道宗的臉都被他丟盡了!苦師兄怎麼收了這麼一個不要臉的弟子?」

    不遠處不少宗門也紛紛議論。

    「三十萬年的深海靈芝雖然算不上價值連城,不過對於下門來說,也算是很珍貴。這丁浩做人……」

    「想不到這丁浩竟然是如此不懂道理之人!」

    「望海道宗真的窩囊,被外人欺負就算了,還被自己的弟子這樣說。」

    就在大家議論紛紛之中,丁浩乾脆把自己的望海道宗的腰牌砸在地上,罵道,「什麼破宗門,老子不幹了。」

    他說完,就想要離開,江少秋卻是上前一步擋在丁浩面前。

    「丁浩小畜牲,你吃了我道宗的深海靈芝就想走?如果不是我道宗帶你來魔冢,你能進來嘛?現在翅膀硬了,想飛了是不是?」

    「你待如何?」丁浩雙目陰森看著江少秋。

    「我待如何?」江少秋冷笑一聲,指著丁浩鼻子道,「你這種小畜牲,就是不知道感恩!我要你償還!要想走可以,把你的真魔套裝留下!」

    丁浩冷笑道,「你是什麼東西,你說留就留下?」

    「我是什麼東西,我讓你死的瞑目一點!」江少秋一拍靈寶囊,拿出一份玉柬,用靈力催動,頓時一個老嫗的臉孔浮現在玉柬上空。

    「那是望海道宗的三始祖!前一陣傳聞突破到嬰變了!」周圍不少其他宗門弟子竊竊私語。

    望海道宗的三始祖臉色凝重,開口道,「所有我望海道宗的弟子聽令,如果我後輩子孫江少秋拿出此令牌,你等必須完全聽從他的命令!」

    看見三始祖出來,劉海洋雲芳真人帶著一眾弟子紛紛跪拜。

    江少秋得意道,「丁浩,你說我有沒有資格叫你留下真魔套裝?」

    丁浩森然冷笑,「江少秋,你腦子進水了是不是,她說望海道宗弟子聽令,我現在不是望海道宗弟子了,聽你祖宗的令幹嘛?」

    丁浩說完,就想要走。

    江少秋厲聲喝道,「望海道宗所有弟子聽令,給我將丁浩拿下!」

    他翻臉快,丁浩更快,大袖一揮,就把哼哈二將給放出來了。

    同時一張口,放出曜光七星劍。

    曜光七星劍好久沒用,最近一直用養劍訣在養劍,此刻放出,放出衝天的紫色光輪。

    「斬!」

    江少秋嚇得臉色蒼白。

    丁浩現在是築基大圓滿,又穿著真魔套裝,實力驚人,早就把江少秋這個首席甩的遠遠的。

    不過江少秋有祖寶,就看見那三始祖的臉孔光影化成一個光罩,包裹著江少秋。三始祖厲聲喝道,「丁浩,休要放肆!」

    丁浩臉色陰森,冷笑道,「可惜三始祖你這只是一個防禦性的祖寶,沒什麼殺傷力!」

    說完,他手腕一抖,就把碧玉金絲妖藤給放出來。

    妖藤速度如同黑色的電光,瞬間就把江少秋和祖寶光罩裹在其中,丁浩暴喝一聲,「破!」

    祖寶光罩生生被妖藤勒破。

    江少秋臉色慘白,沒想到丁浩的實力竟然恐怖到這種地步。

    丁浩才不管他,穿著真魔套裝的黑色身影一閃,就出現在江少秋的面前,獰笑道,「江首席,我留你一條命去見你的三始祖吧。」

    後邊劉海洋和雲芳真人正被哼哈二將纏著,他厲聲驚呼道,「丁浩,混賬,住手!」

    話音未落,丁浩已經一拳轟在江少秋的腹部。

    轟地一聲,一圈靈力氣浪蕩開,江少秋被打破氣海,修為盡喪。

    「完了!」劉海洋和雲芳真人全部都傻了眼。

    望海道宗首席大弟子、三始祖的直系晚輩,竟然就這樣被丁浩打破氣海,成為一個廢物。

    四周的各宗各派也都是全部都被吸引過來,紛紛譴責望海道宗的丁浩實在太不像話,反出宗門就算了,還把宗門始祖的祖寶給勒破,簡直是欺師滅祖!

    「這丁浩簡直不配做我正道弟子,這人簡直是一個混蛋!」

    「不錯,此子狂妄不遜,做事太過歹毒,簡直是魔道手段。」

    「你們注意到沒,他用的是妖藤!這本來就是魔道手段!」

    「等等,我突然想到了什麼,上次鷂真人被人搶走魔血,就是這樣的妖藤!」

    一時間,整個正道聯盟的人全部都義憤填膺,甚至還把丁浩搶奪魔血的事情給爆了出來。

    而丁浩卻是趁著混亂,收起他的哼哈二將,使用勳章傳送逃走。

    「什麼,丁浩反出望海道宗?打破望海道宗首席大弟子的氣海!」孟令帥聽到消息,也是拍案而起,當即下令,「將丁浩開除出正道聯盟!通緝丁浩!宣布丁浩為叛逆,正道之人,人人得而誅之!」

    別說是所有的正道弟子,就算是一直袒護丁浩的江流劍宗都分成了兩派。

    「雁北師兄,我覺得這丁浩做事有點過分,我們江流劍宗不能繼續這麼幫助他!欺師滅祖,仗勢欺人,手段兇殘,不計後果,此子不該是我們保護的對象!而且聽說他,還和魔道女子勾結不清,實在是讓人失望!」

    雁北真人也不由得眉頭緊皺,「丁浩小友如此做派,是有些太絕了。」

    就在他們還在此事的議論之中,一個衣著樸素,胸口有五色星芒標記的老者,卻是正走進了魔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