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445章你們不仁我不義!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四四三章你們不仁我不義!

    土之奇迹,黃土區。

    漫天黃沙飛揚,一個踏著一截奇特梅枝的老者,正在黃沙之中飛行。

    倏地,老者停在漫天黃沙之中,手指一掐,發白的眉毛就是一皺。

    「就是這裡!」老者臉色陰沉,看著下邊好像噴泉一樣噴向天空的黃沙。

    老者臉色如鐵,站在漫天黃沙之中,雙目注視噴出來的黃沙和各種物品,自言自語道,「看來孟青孟蘭果然是被害了!這些地面上的宗門,當真是找死!若是師尊一怒,是要殺宗滅門的!」

    若是一般的金丹真人,根本不可能深入黃沙深處尋找遺物。

    可是老者卻是手段通天,取出陣旗和壬絲,在一塊黃沙地上,很快就布置下一個陣法禁制,只見一個桌面大小的四方形的金色光柱憑空照在黃沙上空。

    隨後,老者又一拍靈寶囊,取出一隻青綠色的寶葫蘆,打開葫蘆口,開口喝令一聲,「吸!」

    大量的黃沙被吸入寶葫蘆之中,讓人吃驚的是,當四方形光柱之中的黃沙被吸走以後,周圍的黃沙全部都被金色的光幕阻擋,無法回填缺口。

    就這樣不久以後,四方形光柱向著黃沙的地下深處,照射出一個深不見底的洞。

    「就在下邊。」老者心念一動,一頭扎進這深深的洞窟之中。

    又是一會以後,老者的身影飛出洞口,他的手中,已經帶了兩隻靈寶囊出來。

    丁浩為了怕人發覺,特意將兩隻靈寶囊扔在黃土區,想要將其掩埋在最深處。可是人家天門之人,手段通天,只用了這短短的時間,就將兩隻靈寶囊找回來。

    老者打開兩隻靈寶囊,蒼老的臉上就是一動,「好有經驗的賊子!竟然只是拿走靈石和丹藥,天門弟子的寶物,竟然動都沒動!祖寶也在這裡!殺人者,見識非凡!」

    如果是一般的蟊賊,得到這些天門弟子的寶物,必定愛不釋手,就算是自己用不起來,也要將其珍藏。可是竟然都沒有動,說明這人很懂天門的規矩,也很小心!

    「兩塊玉牌。」老者檢查的很仔細,把兩塊可以探測魔尊舍利的玉牌拿出來,用精神力探入檢查。

    這玉牌他也掛著,其中會有記錄,如果曾經發現魔尊舍利,玉牌就會詳細記下。

    不過老者並沒有檢查到什麼,冷哼道,「孟青孟蘭這兩人也太不像話了,進入魔冢以後的記錄根本就沒有,看來他們都忘記懸挂在腰間了!」

    老者將玉牌扔過靈寶囊,隨後一抬手,將陣旗和壬絲收起。沒有了金色光幕的阻擋,地面上黃土瞬間就把深坑給填平,彷彿從來沒有出現過。

    「此人如此的狡猾,孟青孟蘭二人的屍體,應該是找不到了。」老者臉色一動,回頭看著天空的一個方向。

    不久以後,一個築基後期的男子帶著兩個築基期的女子,從天空飛來。

    老者臉上浮出和藹的笑容,抱拳行禮道,「可是色道魔宗的道友。」

    三人減慢速度,飛到老者面前,一看老者身上的標記,領頭的築基後期男子連忙走下飛劍,客氣行禮道,「竟然是天門的前輩!在下色道魔宗弟子屠戰。」

    老者奇道,「你怎麼知道我是天門?」

    屠戰連忙拍馬屁道,「之前有貴宗的孟青孟蘭參加探寶,所以在下就留意了一下貴宗的標記,因此一看就知道是天門五行魔宗的標記。」

    「你也見過孟青孟蘭?」老者目中一亮。

    「那是當然,他們穿著黑色全套真魔套裝,老帥氣了。」屠戰羨慕的說道。

    「那你可知是何人殺死他們?」老者再次詢問。

    「殺死他們?」屠戰嚇得差點一屁股坐在沙地上,「前輩,你是說孟青孟蘭已經被人殺了?怎麼可能,他們那麼強!」屠戰想到這裡,臉色一驚,又道,「前輩,我有一點線索!我聽人說,孟青孟蘭曾經發布追殺令,要追殺丁浩,難道丁浩反殺了他們?不可能吧……」

    老者頓時雙目之中閃出厲色,「丁浩,丁浩是誰?」

    屠戰剛要解釋,卻突然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威懾力猛地壓來,他臉色一變,「前輩,前輩……」

    說著,就不由自主地跪在老者面前,帶著的兩個女真修,也跟著一起跪下,他們全部都是臉色驚恐,顯然精神力已經被老者強大的精神力死死鎮壓。

    老者伸出手,按在屠戰的腦殼上,口中無情吐出兩個字,「搜魂。」

    他才不要屠戰慢慢講述,這樣講述既費時間,又帶有強烈的個人好惡。因此他要自己搜魂,來自己看看這丁浩是誰,其中又有什麼詳細情況。

    不久以後,老者從屠戰頭上收回手掌,臉色還是很凝重。

    「他記憶里還真有這個傳說,說孟青孟蘭在火區懸賞追殺丁浩,只是這屠戰,他並沒有親自參加。」

    屠戰只是聽說,並沒有參加孟家兄妹追殺丁浩,因此對情況並不是很了解。

    老者又把手掌按在兩個女真修的腦袋上搜魂,不過這兩個女真修只是屠戰的爐鼎,所知更少。

    「看來要調查詳情,非要找到火區親歷之人。」老者點點頭,隨即大袖一揮,屠戰等三人的腦殼頓時啪地一下爆開,身死當場。

    老者殺人根本都不用想,殺完以後,手指頭接連彈出三個火球,將三具屍身點燃燒滅。

    火焰燃燒時,老者又從靈寶囊之中取出一塊令牌,正是孟家兄妹使用過的萬里傳音令。

    老者用心念再一次掃過,雙目之中殺機閃爍,「果然有數次召集令,都是請人幫助緝拿望海道宗丁浩!丁浩,此人大有嫌疑!只是讓我想不明白,孟青孟蘭和此人有何仇恨,為何下如此大力氣捉拿此人?此事定要好好調查!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老者的調查越來越接近真相之時,三個身影正站在金之奇迹的一個山頭上。

    這是一個巨大的鐵紅色山頭,這整個一個山頭都是珍貴的三品寶髓紅鐵玉,只是這山頭太大了,此玉又堅硬無比,因此無人可以取下一塊。

    丁浩的腳下,就是鐵鏽布滿的堅硬玉石。

    站在他身邊的,女人是血池聖地的冷小魚,男人是口道魔宗的彭關,整個魔冢之中,他能夠信任的,也就只有他們了。

    「丁浩兄弟,聽說正道聯盟已經將你開除了,並且通緝你,據說活人屍體都可以送過去換魔血。」彭關身材高大,站在那跟塊門板一般。

    丁浩沒當回事,擺手道,「隨便他們了,其實我已經不想繼續在魔冢混了。」

    「難道你要提前離開?」冷小魚雙眸看著丁浩。

    若是一般人,必須要等到試練場關閉,才會被傳送出去。不過他們都是仙爵,享有「隨意進出」的權力,因此他們隨時可以離開魔冢,而且也可以隨即進來。

    丁浩看著冷小魚,點頭道,「我最近感覺不太好,還是早點離開為好。」

    丁浩的目光深邃,冷小魚心裡明白,殺死孟家兄妹的事情,她也有參與。至於這件事,兩人都沒有說,不需要告訴彭關。

    彭關不知道這件事,卻是點頭道,「說的不錯,魔道聯盟也準備通緝你了,到時候你兩邊通緝,魔冢之中很難混了。」他說完,又問道,「只是你若是離開,這兌換清單上的寶物,可就無緣了。」

    冷小魚咯咯笑道,「我還沒湊夠魔血去兌換我看中的物品呢。」

    她也知道魔冢危險,越早離開越好,可是虛前輩兌換清單上的寶物,他們又捨不得放棄。

    「他們不仁,我就不義!」丁浩冷道,「我今天把你們找來,正是想要最後大幹一場!」丁浩說到這裡,自己都有點興奮,任憑山巔長風舞動,雙目閃閃道,「我想要臨走之前,把正道聯盟和魔道聯盟的所有魔血,都打劫一遍!如果我沒有算錯,正道聯盟至少已經積蓄了近八萬魔血,魔道聯盟應當也有七萬多!」

    「什麼?打劫正道聯盟和魔道聯盟?」彭關嚇得沒咬到自己的舌頭,苦笑道,「上次我策劃那個偷襲計劃,想要搶走魔道聯盟的兩萬魔血,我就覺得自己過於瘋狂了,沒想到丁浩兄弟,你更加的瘋狂!」

    冷小魚是大膽王,聽這一說,不但沒有吃驚,反而也是興奮起來,「好啊!這樣一來,我們就發達了!什麼千機遺策,什麼真魔三式,全部都是我們的!」

    彭關考慮的比較多,思索道,「正魔兩道,都把魔血當祖宗一樣藏著,不可能那麼容易得手吧?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正道那邊我已經打探清楚,孟令帥將魔血藏在飛行宮殿之中。到時候,只要將孟令帥騙走,飛行宮殿之中的禁制就無法起作用,我們就可以殺進飛行宮殿,搶走魔血!」

    彭關猶豫道,「你這計劃是不錯,可是孟令帥深知魔血珍貴,他不會離開飛行宮殿的!而且就算是他離開,說不定也要帶走飛行宮殿。」

    「不會。」丁浩搖頭道,「飛行宮殿已經是正道聯盟駐地的一個標誌建築,孟令帥不會將飛行宮殿帶著離開,而且我有辦法,讓他離開飛行宮殿!」

    丁浩目光冷峻無比,又道,「現在我就想,能不能同樣的辦法也在魔道聯盟用一次,到時候,我們把兩邊依次搶完,然後兌換到寶物,立即離開!」

    聽完丁浩的詳細計劃,冷小魚和彭關的雙目之中都亮起來,如果真的得手,那他們就是最大的收穫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