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452章有一種親嘴叫吻別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四五零章有一種親嘴叫吻別

    三百多件寶物,轉眼之間都分贓完畢,四人對視一眼,大家雙目之中都是掩蓋不住的興奮。

    「發財了。」每個人心中都是一樣的話。

    丁浩分到68件寶物,全部都是一些好東西,用九奴的話來說,這些財物你進入元嬰都夠了!陳師叔分到70多件寶物,數量多,零碎的小東西多一點,這些雖然他用不上,可是可以換靈石!冷小魚也得到了不少丹藥等物品,尤其是萬壽無疆丹,這個東西對她有大用!

    彭關開口道,「那就這樣吧,魔冢是不能呆了,大家散了吧。」

    四人興奮之餘,心裡也緊張。

    試練場之中,正魔兩道幾千名弟子都眼巴巴的看著,誰知道寶物被他們四人分了。各宗弟子生吃了他們的心都有!

    陳師叔抱了個拳,「各位,就此分別,各奔前程吧。」

    說完,拿出一等幼魔勳章,喝令道,「使用任意出入特權,離開魔冢!」

    下一刻,他身影消失一空,就此別過。

    他有了這些寶物財產,也不用回歸六道魔宗,而是隱姓埋名,另投宗門去了。

    彭關隨即也一抱拳,「二位,就此別過,我那四個弟子還要安頓一下。二位你們也趁早離開吧,試練場之中,要一片大亂了。」

    丁浩回了一禮,「彭大哥小心。」

    隨即,彭關身影一閃,化成一個苗條高高的男子,使用勳章傳送回真魔大廳。

    金區山頂,流雲如海。

    此刻只剩下丁浩和冷小魚兩人,冷小魚雙眸亦如海一般幽深,看著丁浩。

    丁浩道,「五行魔宗的裘德正是為了孟青孟蘭之事而來,我們也趕緊離開吧。」

    冷小魚問道,「你反出瞭望海道宗,準備去哪裡?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我也不知道去哪裡,四處轉轉吧,倒是你有名有姓,很容易找到,我怕五行魔宗會找到你。」

    冷小魚終於咯咯一笑,「你這小y賊,還算是有良心,還知道擔心我。你就放心吧,我血池聖地可不是隨意被人拿捏的,五行魔宗找上門,我也不怕。」

    「如此甚好。」丁浩點頭,又道,「那我們也各奔前程吧,不能拖了。」

    「就這樣分別嘛?」冷小魚目中雖然有一絲不舍,不過還是把幼魔勳章拿出來,道了一句,「保重。」

    說完,喝令道,「使用任意出入特權……」

    眼看她就要離開,讓她沒想到的是,丁浩竟然突然上前一步,一把攬住她的纖腰。冷小魚美眸一震,彷彿感覺到什麼,長長的睫毛合上,臉頰通紅。

    丁浩前世是處,今生也是處,愛情動作片看過不少,談戀愛的理論也知道不少,可是經驗並不多。

    攬住冷小魚的時候也是一時衝動,不過看見冷小魚此刻表情,他再無懷疑,一低頭,就含住了冷小魚的兩片朱唇。

    金之奇迹,山峰連綿,全部都是礦石之山,寸草不生,就在最高的那座鐵紅色山峰之巔,流雲飛舞。

    從月蛛島相識,到現在,兩人如同歡喜冤家,鬥來鬥去,卻斗出了感情。尤其是試練場之中,一同對付孟家兄妹,困在小小的山崖下,一起探索浩瀚如海的禁制山谷,好幾個月的時間,茫茫禁制之中,只有他們兩個人。

    一起被困在四象八卦陣之中,互相配合,擊破陣法,反殺孟青孟蘭……

    過去的一幕幕,重新演放了一遍。

    同生共死,歷經磨難。

    終於丁浩鬆開嘴唇,冷小魚睜開眼道,「不若你……」

    丁浩開口吐出兩個字,「保重。」

    冷小魚美眸頓時白眼一翻,罵了一句「小y賊」,喝令道,「使用任意出入特權,離開魔冢!」

    雖然如此,她離開的一瞬間,還是扔出一塊玉牌,「改主意的話,隨時拿著這塊血池令,交給各地薛家靈俑店即可。」

    薛家靈俑店,各地都有分號,出售各種精緻的戰俑,沒想到背後站著的,竟然是血池聖地。

    冷小魚離開,只留丁浩一個人在山頂。

    九奴道,「多好的姑娘,我魔道女人就是好,你跟著她一起走多好。」

    剛才親完嘴,冷小魚想邀請丁浩去血池聖地。丁浩當然知道,所以先說了一個保重,事實上,他還是不想加入魔道,因此提前打斷。

    「好了,我自己的路,自己走就好。」

    九奴罵道,「那你還親人家?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有一種親嘴叫吻別。」

    九奴又罵道,「無恥,吻別你還用手摸?」

    丁浩嘿嘿笑道,「在月蛛島就想摸了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道聯盟,營地附近。

    正道各宗的弟子都雲集於此,金丹真人加築基真修,數量上千人。

    各宗糾集成所謂的正道聯盟,無非就是想要集合魔血,兌換到寶物和典籍。現在倒好,大量的寶物被兌換一空,只剩一些垃圾物品。

    好在孟令帥的動作快,然後手下的一名弟子賣掉勳章,最後換到了五十多件的天材地寶。

    他這是兌換的最後一批物品,全部都是落腳貨,沒人要的。

    不過孟令帥總要給各宗一個交代吧。

    當下就把所有人集合起來,把五十多件天材地寶分成二十多份,在場的二十多個宗門,每個宗門兩件。

    「我們宗分到一片載路羽和一隻翠柳瓜……拜託,我問一下,這兩個玩意到底是有什麼用?」

    「你們那不算奇特,我們宗竟然分到的是一團古獸屎,這也太噁心人了吧!」

    各宗各門,紛紛表示不滿。

    大家在孟令帥的召集之下,整天起早摸黑,還要被白雲道宗的人欺壓監工,最後就分到兩件各種亂七八糟的天材地寶,有誰願意?

    特別是清江道宗的人,紛紛道,「孟令帥,你殺了我們宗門的曹禿子,口口聲聲要給大家兌換到千機遺策!現在千機遺策沒了,曹禿子也死了,你就給我們這點東西?」

    還有那些得到魔血特別多的小隊,也開聲責問,「我們上交的魔血超過五千滴,竟然就分到這個?你虧心不虧心?」

    孟令帥焦頭爛額,最後只有跟各宗達成協議,幫相應的幾個宗門再造出幾個一等仙爵。

    人群的一個角落,比孟令帥更難受的,是望海道宗的幾十名弟子。

    「聽說丁浩一個人兌換了300多件寶物!真魔三式和千機遺策,全部都被他拿走了!」

    「現在正道聯盟和魔道聯盟都在通緝他,估計他使用仙爵特權,已經逃出魔冢了!」

    「真的沒想到,丁浩這麼厲害。」

    「厲害什麼,他早晚要被抓住!」江少秋跳出來吼道,「丁浩這個小畜牲,害人害己,他罪有應得!我早就知道,這小子不是一個好東西,現在你們看看,其他各宗怎麼看我們?這件事一定要追究有些人的責任!把深海靈芝給他服用,最後就弄出這樣的下場,有些人嚴重失責!」

    江少秋此刻氣海被打破,修為盡喪,變成了廢物一個。

    他這心裡恨啊,最恨的就是丁浩。不過丁浩早就已經逃走,他又開始恨苦真人。不過苦真人也不在場,他目光又落在梅士兵等人身上。

    「梅士兵,陳守道,還有李元宵,你們怎麼不說話了?你們跟丁浩關係不是很好嘛?你們怎麼不幫他說話了?」

    陳守道站起來怒道,「江少秋,要不是你激怒丁浩,把他逼走,說不定我們現在就跟著丁浩分寶物了。」

    江少秋哈哈大笑,「陳守道,你們到現在還說這種混帳話,丁浩這種小畜牲,他早就打定主意卷了寶物逃走,這種狼心狗肺的人,會跟你分寶物?」

    劉海洋聽得煩躁無比,擺手道,「不要吵了!」

    江少秋上前請求道,「劉真人,我請求把陳守道李元宵和梅士兵都抓起來,送給孟令帥發落!」

    女金丹雲芳也點頭道,「師兄,這倒是個辦法。」

    劉海洋臉色一變,冷道,「把本宗的弟子抓起來,送給別宗發落,你們不要臉,我還要臉!再說了,丁浩犯錯,和他們三人有什麼關係?」

    雲芳真人無話可說。

    正在此刻,一個穿著五色道袍的老者走過來,笑道,「這位劉真人說的有理,丁浩犯錯,與旁人無關。」

    劉海洋疑道,「您是?」

    「在下五行魔宗裘德。」

    劉海洋臉色震驚,他已經聽說丁浩殺死孟家兄妹的事情,裘德此來,恐怕望海道宗會惹上大麻煩。

    「裘德師兄,您這是……」

    裘德淡淡一笑,用手一指梅士兵道,「我聽說丁浩和這個人關係不錯,讓此人跟我來一下,我不會為難其他人。」

    裘德此人雖然笑眯眯,可是那是天門的魔道,更加不把人命放在心上,若是梅士兵跟他離開,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劉海洋臉色蒼白,道,「裘德師兄……」

    裘德臉色一冷,「劉師弟,你真的想要惹禍上門嘛?」

    正在劉海洋兩難之時,梅士兵卻是淡淡一笑,走出來道,「裘德前輩,我跟著你去一下,可以,走吧。」

    「你倒是膽大。」裘德冷笑,他帶走梅士兵就是想要搜魂,看看丁浩是真的反出望海道宗還是假意做戲。

    兩人來到一旁,裘德開口道,「跪下,讓我搜魂。」

    梅士兵卻是一拍靈寶囊,取出一塊令牌道,「前輩,這是我家傳的令牌,你確定要對我搜魂嘛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