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453章小友,珍重!(三更求票)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四五一章小友,珍重!

    「這是……」

    裘德接過這塊不大的令牌,一股厚重古樸的感覺頓時傳來,彷彿在小小的令牌之中,住著一個無比強大的存在,仔細觀看這令牌,上邊沒有任何的文字,只是在正面雕刻了一條栩栩如生的七色神龍,注視神龍的雙目,裘德的心神一下沉浸進入。

    不久以後,等他收回視線,雙目已經變得無比的恭敬。

    曾經有一個神秘的宗門,無比接近傳說之中的真龍殿,而這塊令牌,便是來自那個神秘的宗門。

    「如此說來,是我唐突了。」裘德立即雙手奉還令牌,以示尊敬。

    梅士兵接過令牌,收入囊中,笑道,「前輩客氣了。」

    雖然打消了搜魂的念頭,不過孟家兄妹被殺一案太過重要,裘德又道,「梅道友,只是那丁浩殺死我宗重點弟子,此事師尊命我一定要查一個水落石出……」

    梅士兵點頭道,「有什麼,你可以問,我都可以告訴你,不過你不要為難望海道宗了,他們都是無辜的。」

    裘德拿出一塊玉柬,點頭問道,「我想問一下,丁浩此人到底是何來歷,有什麼疑點,你和他關係不錯,可知道他為何與孟家兄妹發生死戰?」

    說完,他把玉柬遞給梅士兵。

    這個玉柬就好像一個錄音機,可以把問答都記錄下來,他可以拿回去交差。你梅士兵雖然有些來頭,不過你必須把話錄下來,以備將來調查。

    梅士兵並沒有反對,接過玉柬道,「丁浩本來是一名散修,加入望海道宗時才鍊氣大圓滿,對於他往日經歷,他諱莫如深,我們一干不知。在望海道宗,他行事果決,很有主張,因此我和他熟識。這次一起進入魔冢探寶,他大部分時間都在單獨行動,說實話,我真的不知道他怎麼得罪了孟家兄妹。」

    接著,梅士兵又詳細講了一下丁浩反出望海道宗的情景,最後總結道,「丁浩此子桀驁不馴,侮辱宗門,性情暴躁,有時候太過有主張,早已不是望海道宗弟子,他的作為和望海道宗無關。」

    裘德接過玉柬,臉上帶笑,不過心情並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梅士兵說了一大堆,可是基本等於沒說,全部都是推卸責任的話!

    可是梅士兵又是屬於那個古老的宗門,就算是他們五行魔宗,也不願得罪那個古老宗門,所以他根本無法對梅士兵採取強制措施。

    「如此說了,那就不打擾了。」裘德拿著玉柬,快步離開。

    雖然離開,不過裘德並不放心。

    來到無人之處,他停下身影,盤膝而坐,一拍自己的腦門,一條黑色的煙氣若有若無浮出,在他面前沉浮不定。裘德開口喝道,「木魔頭,你隱匿身形,跟著那梅士兵,若是他和任何有疑點之人接觸,立即出手!」

    隨後,這黑影隱入暗中,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裘德算準了丁浩要跟梅士兵聯繫,不過他卻並不知道,丁浩和梅士兵是用的另一種聯繫方式。

    一年之後,試煉場到了關閉之時,所有的人員都要被傳送離開。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被傳送出試煉場的時刻,梅士兵卻一個人被傳送進入一個獨立的空間之中,在他的面前浮著一個老者的頭像,他有著花白而捲曲的頭髮。

    「你就是望海道宗的弟子梅士兵吧,我的名字叫虛,你的一個朋友讓我把這個交給你。」

    讓虛前輩幫忙,將九塊海磁母交給梅士兵,也只有丁浩能想到這個辦法,也只有丁浩能請動虛前輩。

    虛前輩為了丁浩做這種事,關鍵是因為丁浩說了,「你若是不幫忙,我便將千機遺策永遠隱藏,那樣就永遠不會有人可以破開第二道禁制了。」

    想到這裡,虛前輩心裡忍不住罵了一聲,「小無賴!這個姓丁的小子比當年的裂天還無賴!」

    梅士兵收下九塊海磁母,已經知道是丁浩所留,於是他開口道,「前輩,若是他有一日回來這裡,您幫我帶一句話,讓他帶著他的那條骨龍,去真龍殿找小金龍。」

    虛前輩本來還想說,你們這些低等臣民,憑什麼讓我幫你帶話?不過聽見真龍殿三個字,他臉色一動,還是答應了下來,「只要他再來這裡,我必定轉達,可若是他不來,那就沒辦法了。」

    梅士兵笑道,「他必定會來的吧。」

    離開魔冢以後,乘坐宋赤子元嬰大士的臨水漓舟,返回望海道宗。

    這時候,九島區域正魔大戰已經進行的如火如荼,白雲道宗域下的幾座大城,已經有一半化成灰燼,成千上萬的平民百姓和低等修士,都被魔道屠戮,屍身被魔道煉成屍兵,魂魄被魔道收取煉製,甚至那些初生嬰兒,都被煉成魔道進補的血丹。

    慘烈的情景讓望海道宗弟子都義憤填膺,不過他們更加要擔心的是,望海道宗自己也岌岌可危!

    血海魔宗勾結殺道魔宗,侵佔了所有望海道宗的海中靈田,現在正在想要配合黑風魔宗,將望海道宗所在的這條祖脈一起拿下,同一條祖脈上的幾個正道宗門都已經滅亡了!

    宋赤子帶著眾人回歸道宗,立即和大始祖三始祖見面。

    江少秋也回到宗門,他雖然成為廢人,可是畢竟是三始祖的後輩。

    他逢人便說,「苦真人識人不明,引來丁浩賊子,禍害本宗!苦真人他根本不配當掌門!還有梅士兵等人,都是一些有異心的散修,全部都應該拿下審問!我一定會稟明三始祖,讓她給我做主!」

    和他一樣,雲芳女真人也是大肆宣傳,丁浩如何如何欺師滅祖,此人是如何惡劣,壞事做盡。

    望海道宗後殿,苦真人和劉海洋真人正在對話聊天,一個年輕少女跑了進來。

    年輕少女正是苦真人的女兒苦柔,她是無論如何也不相信丁浩欺師滅祖的,可是外邊江少秋等人說的有鼻子有眼,還把矛頭直指苦真人,因此她相當焦急。

    「劉師叔,丁浩他真的是欺師滅祖,反出瞭望海道宗嘛?」苦柔焦急問道。

    苦真人先開口道,「他當眾擊破三始祖的祖寶,打碎江少秋的氣海,又把道宗令牌扔在地上,反出宗門,這是上千名正道弟子親眼所見,當不得假。」

    他這一說,苦柔不信也要信了,吶吶道,「怎麼可能,他不會是這種人的!」

    苦真人嘆道,「這件事我有失責,竟然相信了這種人,都是我的錯,我決定把掌門真人的位置讓給你劉師叔,引咎辭職!」

    自己老爹都這樣說,苦柔再無半點懷疑,不過小臉上滿是失望。

    「那你們聊著,我出去一會兒。」

    看著苦柔落魄的背影,失望的表情,劉海洋嘆道,「師兄,你為何不告訴她實話呢?」

    苦真人這才嘆道,「丁浩這小子當眾和道宗決裂,就是要掩人耳目,堵人口舌!和我們道宗撇清關係!他用心良苦,我沒有看錯他,他是個好孩子!我恨不得告訴每個人真相,可是四重天門,實在是太高了!如果消息流傳出去,天門震怒,就算是人級山門陣法也保不住望海道宗!」

    劉海洋也是嘆息了一聲,當時丁浩和道宗當眾決裂,他心裡是很憤怒,可是直到梅士兵把海磁母拿出來,他才知道,原來丁浩一直都惦記著道宗的事情。

    劉海洋又道,「可就算是要保密,也沒必要瞞著苦柔侄女呀。」

    苦真人道,「讓她失望也好,反正丁浩這小子以後不可能回來了,難道還讓她整天惦記著不成?」

    聽到這裡,劉海洋笑道,「你這個當爹的倒是知道女兒的心思。」

    苦真人嘿嘿笑道,「女兒大了,這方面就得注意。江少秋這小子一直不中我的意,丁浩這小子人倒是不錯,可就是太不錯了,望海道宗的池子太淺,苦柔這丫頭資質太差,都配不上他,這小子將來定要有大出息的!」

    劉海洋沒想到苦真人對丁浩的印象這麼好,苦笑道,「我倒是覺得,這小子有時候太過胡鬧了。」

    「胡鬧?」苦真人冷笑一聲,「一個下門弟子能夠胡鬧到殺死天門弟子?一個築基小真修可以胡鬧到把正道和魔道幾千人都耍了?一個十幾歲的小夥子能夠胡鬧到把裘德這種老不死都騙過?這些所作所為,是胡鬧兩個字可以解釋的嘛?你一個金丹後期的真人都做不到,他一個築基真修卻做到了!」

    聽到這裡,劉海洋大有所悟,「此子果然是非凡,苦師兄你果然看的清楚,你勝我百倍啊!」

    正在此刻,整個望海道宗都響起一個威嚴的聲音。

    「苦掌門識人不明,給宗門造成損失,撤去其掌門職務,調任山門陣法總協助;劉海洋真人接任掌門之職;雲芳真人面壁思過十年;江少秋趕出望海道宗……諸位弟子,大魔亂的戰火已經燒到九島,本宗將會打造能防能隱匿的人級山門陣法《海磁地泉隱防陣法》諸位弟子放心,本宗門會安然度過大魔亂時代……」

    人群之中,江少秋厲聲喊起來,「為什麼,為什麼把我趕出道宗,我是三始祖晚輩!」

    幾個弟子冷笑著把他扔上一條小船,「你滾吧你,這就是三始祖的命令!」

    此刻,苦真人也站起身,走到窗口,看著外邊天海相連,雙目深深道,「丁浩小友,望海道宗感謝你,珍重!」

    今天第三更,也是本卷最後一章,下一章開始新的旅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