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470章聖主,你不配!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四六八章聖主,你不配!

    志文聖子是十七代聖主的血脈晚輩,也是這一代築基期的第一聖子。他對冷小魚很是熱情,之前冷小魚擊敗了金泰和蘭心,就是藉助了志文聖子的力量。

    其實從這件事來說,對於志文聖子和冷小魚來說,是一件雙贏的事情。

    擊敗了金泰和蘭心,志文聖子和冷小魚同時成為築基期的第一傳承人,這對志文聖子自己也是一件大有好處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這志文聖子卻是一個地道的小人,總認為在這件事兒上自己對冷小魚有恩,因此處處以恩人自居,很讓人厭惡。而且這個人不但是個小人,還小氣在臉上,就好像此刻幫冷小魚說話這件事,他就先要冷小魚答應跟他雙修。

    冷小魚從心裡討厭這人,根本不搭理,直接走進了天血宮。

    志文聖子哧了一聲,「由不得你不答應,我上次幫你可不是白幫的!」說完,幸災樂禍地一笑,昂首挺胸走下台階。

    天血宮之中,到處有噴泉流水,不過其中全都是血紅之色。

    不過雖然這裡血水橫流,可是卻並沒有什麼血腥氣息。這些血水都是經過煉化的九煉碧血,碧血的來源是血池洞天下邊的古血祖脈,經過九次煉化,不但沒有任何的血腥氣息,反而其中含有一種清新淡雅之葯香,就算是重傷之人,飲一口天血宮噴泉之中噴出的九煉碧血,也能迅速復原。

    別說飲用了,便是在天血宮之中行走,整日沐浴這血氣,也是一件極好的事情。

    冷小魚來到偌大的天血宮大殿,坐在大殿之上,如同凡間皇帝一樣高高在上的是一個女子。女子也不知道多大年紀,長得是如花似玉,皮膚雪白,全身鳳袍霞帔,手指上帶著金色的指套,每一個動作,都有著非同一般的風雅。

    不過她美眸流轉之間,目中彷彿帶著冷電,女天神一般,威勢驚人。

    這就是血池聖地第十七代聖主。

    「見過聖主。」冷小魚行了一個禮。

    聖主沒理她,一手掐著一塊綠色的玉柬,另一手掐著一隻酒杯,用紅唇品了一口,對身邊人道,「這古血酒比古血丹還差了一點。」

    旁邊的男人連忙跪下道,「聖主果然英明,只是這古血酒煉製起來成功率較高,可以大大提升我大部分門人!爭霸天下,既需要精英的天才弟子,也需要大量的平庸弟子!」

    聖主點頭,秀髮上斜插的碧玉釵子上的珠玉晃動,嘩嘩有聲,她又開口道,「你說的有些道理,那就古血酒和古血丹同時煉製!四大陸的各個魔門都動了起來,我聽說就連黑風魔宗都不甘於平靜了,我們血池聖地也不能落後……」

    聽他們聊得正歡,冷小魚抱抱拳,「聖主您忙著,我先去祖聖堂。」

    她剛要走,背後就傳來十七代聖主陰沉的聲音,「小魚,你越來越放肆了!」

    冷小魚和聖主不是一代人,並沒有仇怨,大家關係談不上好,也談不上不好,從某種角度來說,十七代聖主還必須照顧一點冷小魚,可是今天竟然用這種方式說話,還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冷小魚轉過身來,抱拳行禮道,「聖主,不知你此話何來?」

    「你自己看!」聖主一聲雌吼,有著金色指套的手指一彈,一道碧綠色的幽光從上方飛射了下來。

    冷小魚接住玉柬,用心念一掃,發現是天門五行魔宗發來的信函,責問血池聖地為何要殺死五行魔宗的孟家兄妹,要求血池魔宗交出冷小魚,否則定要如何如何。

    「五行魔宗,孟家兄妹,追殺於我,該死!」冷小魚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「混賬!」十七代聖主猛地一拍椅把,嚇得旁邊的一眾男女全部跪下。她厲聲道,「難道你不知道現在是大魔亂時代?聖地這次很有一點想法,聖地上下,正在勵精圖治,用各種方法增加實力,結交天門,你倒是好,一下把四重天門都給得罪了!勾結正道,為所欲為,囂張狂妄,打亂聖地的部署,你可知罪?」

    冷小魚秀眉一挑,暗道聖主這是什麼意思,扣這麼多大帽子給自己?雖然對方是四重天門,可是不過是兩個築基弟子,殺了也就殺了,不至於這樣對付自己吧。

    聖主實力很強,也是殺人不見血之人。冷小魚選擇妥協,低頭道,「稟告聖主,五行魔宗的信函頗有偏頗,明明是他宗的孟家兄妹刻意追殺我,幾乎陷我於死地,我這才無奈反擊,將其擊殺。而且我這次代表聖地去魔冢,頗有收穫,功大於過,望聖主明鑒。」

    十七代聖主見她說話軟了,口氣也就鬆了,擺擺手道,「你這丫頭有時候是太過目中無人了些,是需要一個男人管管你了。這件事就算了,回頭和志文把大事辦了,做了我家的人,五行魔宗也無話可說,你下去吧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?」冷小魚差點暈倒,一雙美眸頓時瞪得老大。現在她算是明白,為什麼聖主這次用這種方式對她!所謂的天門問罪只是一個借口,事實是志文聖子和聖主說了什麼,聖主剛好用這件事來逼婚!

    「潘!志!文!」冷小魚突然咯咯笑了起來,目中殺機閃閃,此刻對志文聖子的厭惡,更勝君岳蘭心等人。

    「怎麼?我家志文聖子不配你么?」十七代聖主臉色一下陰沉下來,作為一個女人聖主,她是非常的愛好面子,冷小魚如果當眾拒絕她,她感覺自己丟臉到家了。

    旁邊跪著的聖子聖女都是心裡怦怦跳,暗道小魚聖女你小心說話,你把聖主惹急了,我們聽到的人都要遭殃啊!

    不過冷小魚也是有脾氣的人,咯咯笑完,紅唇利齒,吐出四個字,「確實不配!」

    哐當一下,那邊已經有人嚇得暈了過去。

    志文聖子是十七代聖主的嫡親子孫,有著聖主的血脈!你冷小魚居然說聖主的血脈都不配你,你真的是找死啊!最重要,聖主最重面子,說不定因為這句話就會殺人滅口!

    果然,十七代聖主的臉上一下就鐵青了起來,一字一句道,「冷小魚,你可知,我只要動動心念,這一屋的人都得死!」

    十七代聖主的修為簡直是恐怖,根本連神境空間都不用放出來,憑著精神力,動動心念,就能殺死這一屋之人。

    跪著的聖子聖女此刻都在瑟瑟發抖,心說完了,小魚聖女你可是把我們害死了,你說話小心點,別再刺激聖主了,行不?

    這次冷小魚更絕,直接回了三個字,「你,不敢!」

    哐當,又是一群人嚇暈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心中驚恐,沒想到冷小魚這麼瘋狂,竟然用這種方式挑戰聖主,這是前所未見的,要知道冷小魚才是一個築基大圓滿!十七聖主連指頭都不用動,就能將你殺死!甚至還可以用最嚴酷的刑罰對你,放血活煉,生不如死!

    不過冷小魚站在空曠的大殿上,孤零零的,可卻是傲氣地很,和十七代聖主對視,又說了一句喪心病狂的話,「別忘了你的聖主是怎麼來的!」

    那些跪著的聖子聖女不清楚,可是冷小魚兩世為人,清楚的很。十七代聖主當時也是跟人爭第一傳承人,幾乎被人殺死!不過她最後決定妥協,成為天血宮某位強勢長老的妾侍,用身體換實力!

    有了這位強勢長老的力挺,十七代聖主步步登高!

    本來那位強勢長老是可以做聖主的,不過因為壽元快盡,用了各種方式也無法增加壽元,於是只好躺進了時空棺材,變成活死人!

    又過沒多久,十六代聖主也壽元耗盡,躺進時空棺材。

    這才有了現在的十七代聖主,這位聖主又和其他男人誕下血脈,志文聖子就是其子孫後代。

    雖說她成為聖主有自己的努力,可是若是沒有那位強勢長老,她絕對是不可能成為聖主!甚至早就已經死了!哪有今日的輝煌?

    而這位強勢長老,就是冷小魚的血脈先祖!

    聖主當初只是那長老的妾室,一個妾室的子孫血脈,就想要娶她冷小魚這種嫡親的長老的血脈,所以冷小魚說「不配!」也「不敢!」

    十七代聖主咬牙切齒,她不得不考慮那位時空棺材里躺著的老者。雖然他的壽元存量只能用時辰來計算,可是不得不承認,他還沒死,他隨時可以出來殺人!

    當然了,她也可以現在把冷小魚和天血宮之中所有人都殺了,毀屍滅跡。不過她還是不敢,這些時空棺材里躺著的老不死,個個都有著神秘莫測的實力,你真的殺了他們的嫡傳後人,保不准他們就立即推開棺材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「冷小魚,你很好。」十七代聖主臉色鐵青,終於決定暫時放過冷小魚。

    不過她心中在冷笑,既然大家撕破臉了,那就好辦了。弄死你,何須我親自動手,讓別人整死你,到時候把老不死放出來再消耗幾個時辰,老不死也完蛋了!你們一起完蛋!

    想到這裡,她出了口氣,又恢復平靜道,「不過你畢竟殺了五行魔宗的人。要不這樣吧,我讓海宮主陪你去五行魔宗走一趟,把這件事解釋一下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