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471章開棺聊天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四六九章開棺聊天

    她這招借刀殺人玩的也太拙劣了!

    十七代聖主讓冷小魚去五行魔宗「解釋一下」,無疑就是讓冷小魚送貨上門,到時候五行魔宗是殺是剮,血池聖地根本沒有置喙之機。至於讓海宮主陪著,那根本就是一個幌子,海宮主就是她的男寵,到了五行魔宗絕對要把她冷小魚給賣個乾乾淨淨!

    冷小魚臉色陰沉,她明白,十七代聖主在玩弄權術。

    拙劣的計策,確實,十七代聖主已經懶得去想複雜的陰謀了,她就是要用這種方法讓冷小魚知道,「你跟我斗,差得遠!」

    當然了,冷小魚也可以大鬧一下,把那位強勢的長老從時空棺材里拉出來。

    可是就算是拉出來,又能如何?

    要知道,那位老不死剩下的生命已經是用時辰來計算!他哪有時間聽你們解釋這個解釋那個?再說了,十七代聖主已經是血池聖地的主人,那位老不死也不可能為了一點小事,就換掉血池聖地的主人。

    而且聖主曾經是老不死的寵妾,到時候不一定就幫你冷小魚說話,甚至可能責罰冷小魚,耽誤了他的寶貴壽元!

    十七代聖主的計策,奸狡非常,不管你鬧不鬧,你就已經輸了!

    冷小魚臉色陰沉地看著十七代聖主,此刻,雖然站立在血池聖地最核心的地方,可是危險不亞於當初在禁制山谷之中的山崖下!

    「怎麼,不敢去?敢做不敢當嘛?放心,海宮主會帶去我的親筆書信,五行魔宗會給一個面子的。」十七代聖主動人的臉上,浮出淡淡的微笑,尖尖的金色手指轉著大拇指上的玉扳指。

    去,還是不去,這是一個選擇。

    整個天血宮之中,安靜的就只有血泉涌動的聲音。

    冷小魚卻是突然露出笑容,「去!」

    「好!」十七代聖主猛地一拍椅把,目中有機鋒一閃,彷彿閃出四個字,自尋死路!

    不過冷小魚又道,「我要先去祖聖堂祭拜。」

    「看來你還是存了僥倖心理。」聖主冷笑一聲,「那你去吧,我可提醒你,胡亂開啟祖聖住處,那可是死罪!」

    所謂的祖聖住處,就是時空棺材。這些老不死躺在裡邊,只要棺材一打開,時空和外邊世界連接,他們的壽元就立即開始流逝!

    所以祖聖堂是絕對禁止人隨意打開棺材的!

    每一個老不死出關,要不是他自己決定,要不就是血池聖地所有長老同意!就連聖主都無權決定打開某個老不死的棺材,將其叫醒。

    如果冷小魚真的要大鬧一場,打開她祖爺爺的棺材,那她就已經犯了死罪!

    這是十七代聖主喜聞樂見的!

    到時候冷小魚犯了死罪,而那位老不死又被拖出來耽誤幾個時辰,這兩人都離死不遠了!

    「哈哈,哈哈哈,冷小魚你去吧,好好祭拜一下你的祖爺爺。」聖主心情突然好起來。

    雖然那個躺著的老不死成就了她,可是她這一生最恨的人,其實就是這個老不死!這個老不死並不是什麼好人,當初脅迫並且佔有了她,還用很多說不出口的方式來糟蹋她。

    就算她成為高貴聖主,這些記憶依然告訴她這些都是恥辱!

    她心裡巴不得冷小魚打開時空棺材。

    聖祖堂。

    一排邊的時空棺材,一共有三十多具。每一具時空棺材上,都沒有名字,也沒有時間,甚至冷小魚都不知道所有棺材之中躺著的都有誰,這是一個宗門最大的秘密!

    一個有底蘊的宗門,最大的依仗是什麼?

    就是這些老不死!

    他們都是誰,都躺了多少年,都是什麼修為?沒有人知道!

    可是如果真的到了血池聖地危亡的時刻,這些棺材就會全部打開,讓你知道厲害!

    當然了,這些老不死躺在裡邊,說不定已經死了,都沒人知道。這也是有可能的,不過沒有誰會揭開這個秘密,也沒有誰敢揭開這個秘密,至少這裡多一具神秘的棺材,就多了一份可怕的力量。

    冷小魚從三十多具棺材前一一走過,他來到了倒數第二具棺材的面前。

    最後一具棺材是十六代聖主,對冷小魚其實也不錯。

    而前邊一具棺材,就是冷小魚的祖爺爺。

    其實認真說來,應該是說冷小魚前世的祖爺爺,比較貼切。不過這位長老號稱笑面魔神,對自己這個同樣喜歡笑著殺人的重孫女非常喜歡,因此就算是冷小魚轉世重修,他也使用了秘法,讓冷小魚的新一世具有他的血脈。

    「祖爺爺,我來看你來了。」冷小魚跪下,給這具時空棺材磕頭。

    聖祖堂之中的守衛都全部不知哪去了,平時這裡都是很多守衛的,可是現在卻是一個都沒有。

    冷小魚很清楚,如果她真的打開時空棺材,馬上那些守衛就回去報告十七聖主。

    「祖爺爺,有人欺負孫女,孫女不知道怎麼辦,因此只好打擾你靜修,請你出來主持公道。」冷小魚一邊磕頭,一邊自言自語。

    其實不用守衛彙報,十七聖主強大的精神力早就籠罩了這裡,她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,等著冷小魚打開。

    「我以前還以為你有多麼的聰明,現在看來,只是一個蠢貨。」十七聖主臉色帶著冷笑,當她看見冷小魚真的去打開時空棺材,她猛地收回精神力。

    她不能讓那位老不死懷疑,她必須裝得無辜一點,那個老不死就吃這一套。

    冷小魚來到時空棺材前,把自己的手掌按在冰冷的棺材中央,頓時棺材漆黑的表面,亮了起來,出現大片大大小小的金色的符文,一圈圈的陣法,這些禁制和陣法都是相當神秘。

    將兩個時空割裂,這本來就是非凡的陣法。

    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打開時空棺材,有的需要某些特定的血脈,有的需要一些特定的信物,當然也可以強行轟擊,將老不死驚醒。

    冷小魚有著打開這個時空棺材的特權。

    隨著一個個符文的重合,一圈圈陣法的解開,時空棺材表面有一個光圈爆開,一圈雄渾的靈力盪開,從血池山的最頂端蕩漾開去。

    在血池聖地某個深處,一個強大的存在猛地睜開眼睛,「誰打開了時空棺材!」

    在某個血液滾滾的膿血底部,一個蒼老不堪的身影口中傳出一聲呼吼,「是誰驚動了我的主人!」

    幾乎在這個瞬間,十三道強大的意志鎖定在冷小魚的身體上,血池聖地十三長老,全部都被驚動!

    與此同時,十七代聖主身影一閃,就已經站在聖祖堂之中,俏臉驚呼道,「小魚,你瘋了嘛?冷長老正在靜修,他為了聖地,耗費了一生,現在還有幾個時辰的壽元,你這是在幹什麼?」

    她這句話剛說完,一聲石板滑動之聲響起,嘩啦!

    當這一聲響起之後,四周一片驚呼,「糟了,竟然真的把冷長老弄醒了!」隨後,十三個身影一個個閃爍,十三長老全部都過來了,有的是本尊,有的化身,有的是投影。

    總之,老不死出關這種事,他們必須要到場的。

    這些老不死是宗門的命脈,哪怕耽誤一秒,都是莫大的損失!更何況,時空棺材重新合攏,需要大量的靈力和時間!

    打開以後,很可能就蓋不上了!

    冷小魚這次犯下的,簡直是百死之罪!

    「最好你有足夠好的理由,否則……」十三個長老全部都用刀子一樣的眼神看著冷小魚。

    而十七代聖主臉孔一副無辜表情,心中卻樂開了花。

    棺材打開,老不死並沒有出來,只是一股強大的氣息透了出來。這股強大的氣息,絕對可以稱之為真正的道之氣息!

    這些老不死的修為,已經無限接近仙人,全身上下,別說是動作,就算是不動,也充滿道的氣息。

    「宗門出了什麼緊急的事嘛?」威嚴的聲音從時空棺材里傳來。

    十七代聖主先開口道,「冷長老,宗門很好。」

    「宗門很好,為何打開時空棺材?」威嚴的聲音並沒有罵人,事實上,到了這種修為,看得已經是很清楚,罵人純屬耽誤時間。

    聖主道,「是小魚打開的時空棺材,我不知道為何。」

    她這些話惡毒無比,就是挑撥冷小魚和冷長老的關係,讓冷長老暴怒。

    冷小魚淡淡道,「祖爺爺,是我打開的時空棺材。」

    「哦。」威嚴的聲音哦了一聲,又問道,「你有何事,速速道來。」

    看你怎麼說!十七聖主臉上帶著陰笑,看著冷小魚。十三長老也都是很不爽的看著冷小魚,等著她說明理由。

    讓人沒想到的是,冷小魚抱著胳膊,腳掌尖點地很悠閑道,「沒有事,我就想和祖爺爺聊聊天。」

    「聊聊天!」

    轟!十三個長老差點統統趴在地上,頓時就爆炸了一般。

    「混賬!這種事豈能兒戲!」

    「你!小魚聖女,雖然你是冷長老的血脈,可是也不能這樣亂來!」

    「冷長老!這件事一定要處罰冷小魚,竟然打開時空棺材聊天,簡直是聞所未聞,仙煉世界都沒有的混賬事兒,必須嚴懲!」

    十七聖主臉上惡毒更甚,心中冷笑道,「冷小魚,你這是嫌自己死的不夠快啊!」

    就在這時,那棺材里一動,一個黑髮黑須帶著黑冠的身影緩緩坐了起來……

    今天就兩更了。

    推薦一本書,《重生豪門:首席辣妻萌萌噠》是一本女頻的書,書荒的可以去看看,是個很有愛的妹紙寫的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