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476章丹體玉鼎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四七四章丹體玉鼎

    妙玄月元嬰的院子叫做妙香院,位於上山麓的中上段。

    站在這裡,眺望整個南山大陸的景色,山巒起伏,就在山巒盆地之中,一座大城,隔著雲層若隱若現。

    郭曉介紹道,「那就是九烈仙國的都城,烈陽城。若是天氣好,城中的一舉一動,我們都能看見。」

    說著他又道,「妙元嬰的院子位置也是相當好,距離下邊烈陽火海有些劇烈,不會有火烤之苦;而且最關鍵還位於一條支脈之上,對修士修行,非常有利,我可幫了大忙。」

    人家都這樣說了,丁浩少不得意思一下,連忙掏出一個黑色小袋子。

    不過那郭曉卻不是這個意思,推回靈石,低聲道,「日後丁老弟你在妙香院有機會弄到一些二轉三轉的丹藥,最好是固本培元,又或者改善資質的丹藥,到時候別忘記愚兄就可以。」

    丁浩恍然大悟,「要得,這個要得。」

    郭曉又突然想到什麼,嘿嘿笑道,「女修美容養顏的丹藥,也可以,這可是好東西。」說完,臉色一正,又道,「當然了,你現在還小,你不懂。」

    丁浩差點暈倒,心說不就是用這一類丹藥討好勾兌女修嘛?老子怎麼可能不懂,老子的愛情動作片看過三千部好不好。

    一會以後,來到妙香院外。

    這是一座古樸幽深的院子,石頭的圍牆,青色的屋檐。石牆的上半截砌成鏤空的花牆,可以看見裡邊竹林幽深,碧綠的竹葉,紫紅色的竹體,赫然是一片紫竹林。

    丁浩心說可惜這不是光電竹,要不然就容易多了。

    郭曉也是一個精明之人,回頭看看咸濕道人,道,「你們等會隨我一起進去。徒兒,你進去以後不要見到那些師姐師妹就亂看亂動,尤其是妙玄月元嬰,惹惱了元嬰大士,我也保不住你。」

    咸濕道人連忙道,「是,師尊。」這廝心裡在想,我才不會胡亂看,我心裡喜歡的只有寶貝一人而已。

    郭曉又對丁浩傳音道,「妙元嬰有丹體大士的美名,皮膚相貌都是非同一般的,你見到以後一定要剋制自己的目光和心情,能不能成為她的弟子,就看你的了。」

    「丹體!」丁浩第一次聽這種說法。

    九奴在他耳邊道,「丹體其實也是仙體的一種,比較特殊。適合煉丹,成功率倍增,而且有丹體之人,全身肌膚如同仙丹一般,晶瑩剔透,彷彿有光華一般。」

    「原來如此。」丁浩點點頭,這妙玄月元嬰是丹體,又在九烈道宗這種丹藥宗門,應當是極其受到重視的。

    九奴接著又邪笑道,「主人,其實你不知道。丹體女人最好的作用是作為丹鼎使用!她們的身體就好像是一枚丹藥,然後讓她們整日煉丹,她們的身體就會吸入大量的藥力,到時候上了她,然後放她的血吃她的肉,修為倍增,好東西。」

    丁浩剛好過門檻,差點沒一個跟頭被門檻絆倒,心說這魔道的用法果然邪惡,喝人血吃人肉,實在是接受不能,至於上了她……這還要看看她啥模樣。

    郭曉見他一個趔趄,連忙道,「別激動,別激動。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無妨,撐得住。」

    其實話說,丁浩見過的美女太多了,葉雯、冷小魚都是美女之中的美女,黑風魔女有魔骨吸引都沒讓他失態。再說他上一世,閱盡愛情動作片三千部,其中不乏各種姿色的美女,不像仙煉大世界的那些初哥魯男子,動不動就驚為天人。

    雖然如此,當丁浩真的見到這位妙玄月元嬰大士的時候,還又呆了一呆。

    只見這位女元嬰盤膝而坐,面白如玉,黑髮如墨,臉上彷彿有著聖光籠罩,一雙眸子漆黑明亮,相貌就是美女之中的上品,至於皮膚根本就是美女之中的絕品。

    所謂一白遮千丑,一胖毀所有。這女元嬰不胖不瘦,關鍵是白,不是蒼白,而是白里透亮,就好像是剛剛煉出爐的一顆仙丹,非常的動人。

    「郭真人,你師尊還好吧。」妙玄月開口了。對著她發愣的人太多了,所以她習慣先開口說話,目的就是叫醒對方。

    郭曉回過神來,心說雖然見過妙元嬰多次,可是每次都發獃,實在是丟臉。當下紅著臉道,「見過妙元嬰,家師還在閉關,多虧了妙元嬰的丹藥,這次他進階元嬰後期不成問題。」

    「如此就好啊。」

    丁浩在旁邊心中暗道,怪不得郭曉在這裡吃得開,原來師尊也是一位接近元嬰後期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郭曉又道,「妙大士,我把您要的弟子帶來了。」

    妙玄月目光一掃,心中嚇了一跳,她看見咸濕道人,心說這世上還有這麼丑的人嘛?賊眉鼠眼,兩道八字鬍,看見自己,哈喇子幾乎落到腳面上了。

    這時丁浩抱拳道,「師尊,弟子丁大牛,師尊好師尊吉祥。」

    妙玄月再看看丁浩,臉色好看多了。

    這件事還多虧了郭曉,如果他帶著丁浩一個人進來,妙玄月不一定會同意。事實上,妙玄月真的是想找一個類似童子的弟子,畢竟她一個單身女修,收一個成年男弟子會惹閑話。

    她希望十來歲的男弟子,白白胖胖那種,因此丁浩還是很有差距的。

    可是郭曉把咸濕道人帶進來,這兩下一對比,丁浩還是相當不錯的,顏值無形中也增加不少。

    加上丁浩並沒有對著她發獃,而且說話很是乖巧,因此她也並沒有拒絕。

    「丁大牛,聽說你是九島之人,為何來我南山大陸啊?」妙玄月少不得詢問兩句。

    丁浩凄苦道,「回師尊,弟子本是九島封魔島之中,家住封魔城,前些日子魔道攻城,封魔島一片腥風血雨,父母為了保我性命,已經慘死在魔道手中……」

    封魔城被破,他是親眼所見,一番詳加訴說,彷彿是把一副城破人亡的畫面展現在眾人面前,聽得妙玄月元嬰雙目發紅道,「好孩子,你過來。」

    丁浩走過去,跪在她面前很近的地方,鼻子里傳來一陣淡淡的葯香,應該是這位美麗元嬰的身體上傳來,他心中不由得一盪。

    兩人很接近,高度又差不多。丁浩心裡噗通噗通的跳,心說師尊啊,你如此感動,不如抱一下老子這個無父無母的孩子?師尊你放心,老子絕對不會故意地碰到你的胸脯,也不知道丹體女人的胸脯……

    丁某人一向都是有色心沒色膽,心裡很無恥的。

    不過很遺憾,妙元嬰並沒有想抱他,而是一摸儲物戒,拿出一瓶丹藥和一個黑色小袋子。

    「這瓶丹藥是一瓶二轉黃龍丹,對你結丹很有好處。另外還有一些靈石,助你修鍊!你現在年紀小小,已經是築基大圓滿了,說明你資質也是相當的天才!好好修鍊,將來為父母報仇!」

    「謝師尊。」丁浩接過丹藥和靈石,感受了一下,其中怕是一萬靈石。這個數字已經是非常的豐厚了,不過丁浩並不以為然,心說師尊你抱我一下多好。

    妙元嬰給了見面禮,這就算是同意了。

    當下郭曉帶著丁浩和咸濕道人去辦理入門手續,領取了九烈道宗的腰牌,換上了九烈道宗的白色長衫,衣袖上已經有了金丹真人的三道紅線。

    咸濕道人就和郭曉離開,臨分別,丁浩又把一瓶黃龍丹塞給了咸濕道人。這東西丁浩用不上,不過對咸濕道人來說,卻是極好的修鍊丹藥。

    丁浩又叮囑他抽空多去東院打聽打聽消息,然後把一萬靈石也給了他,讓他不要捨不得花錢。

    咸濕道人感動地要死,丁浩得到的見面禮全部都給了他。而且這靈石和丹藥都是大美女妙元嬰賞的,摸一下都很痛快啊。

    隨後,丁浩一個人回到妙香院。

    他回去的時候,美麗師尊正準備離開,見到換上新衣裳的丁浩,也是比較滿意,比之前灰頭土臉的黃衫精神多了。

    「丁大牛,為師近些日子都在烈陽城生活,你在妙香院好好修鍊。為師回來之前,會提前發來傳音符,到時候你將丹爐預熱就可以。」妙玄月臨走,丟下兩塊玉柬。

    丁浩觀看了玉柬,心中大概明白自己的作用。

    他還真的就是一個煉丹童子,妙玄月需要煉丹之前,讓他提前一些日子預熱丹爐;妙玄月煉丹以後,他需要給丹爐降溫;最後就是定時保養丹爐。

    不過好在妙玄月並不是經常煉丹,她痴迷於收集丹方,只有合適的丹方,讓她動心的,她才會開爐煉上一回。要不然就是熟人朋友求上門來,實在沒辦法,她才煉上一回。

    這樣對丁浩還是很有好處的,妙玄月一走,帶走兩個金丹師姐,妙香院里就是他最大,沒人可以管到他,他就可以安安心心地修鍊結丹。

    不過閉關結丹之前,他還有一件事兒。

    等了數日之後,他又給咸濕道人發去一道傳音符,「前幾日讓你去打聽的東院情況,可有收穫。」

    咸濕道人的傳音符很快就回來了,「丁真人,已經有了收穫,結識了一位東院弟子,可以請他去酒肆,到時候你想問什麼都可以。」

    丁浩大喜,心說九州道宗的人自己認識好多,也不知道咸濕道人結識的這個,自己是不是認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