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477章當年故友消息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四七五章當年故友消息

    烈陽山,下山麓。

    萬里道宗外,一間小酒館。

    咸濕道人把那位結識的道友請來,順便把孫計奧和孫寶貝父女倆都請來了。現在的咸濕道人一身九烈道宗的白袍,衣袖上有兩道紅線,顯得有派頭多了。

    孫老父女對他也是另眼相看,讓咸濕道人感覺到頗為開心。

    不過最開心的還是丁浩。

    因為咸濕道人請來的這位東院道友,還真的是丁浩的熟人。

    「這位是張子毅師弟,來自東土大陸的九州道宗。」咸濕道人介紹完張子毅,又介紹道,「這位是我們九烈道宗的丁大牛假丹,元嬰大士的弟子!」

    此刻的張子毅是築基四層的修為,丁浩卻已經是築基大圓滿,又是元嬰大士的弟子,張子毅連忙抱拳行禮。

    其實說起來,張子毅並不太願意來。他這個人對陣法禁制比較有興趣,寧可一個人在靜室里琢磨,也不願出來喝酒。

    不過咸濕道人為人豪爽,刻意結交,張子毅也只好擠出時間來赴宴。

    丁浩一看張子毅,心裡非常的開心。

    當初在九州學府,就是多虧了張子毅幫他刻制陣法符片,要不然他也逃不出九州小世界。

    「在下丁大牛,大是大公無私的大,牛是牛氣衝天的牛!」丁浩見到故人,心情分外的好,「來來來,大家喝酒。」

    大家坐下以後,相談甚歡,丁浩見張子毅依然穿著九州道宗的道袍,不由得問道,「子毅老弟,我聽說這次東土大陸過來的道友都加入了九烈道宗,可為何你還沒有換衣服?」

    張子毅搖頭道,「九州道宗永遠是我的師門,別說她目前還沒有被滅門,就算是被滅門,我也永遠都是九州道宗的弟子!九烈道宗雖然好,可是我張子毅就認九州道宗,今生都不會更改師門。」

    丁浩心裡有些尷尬,他這一轉眼都換了幾個師門了,估計也是不忠不孝之人了。

    不過成大事者不拘小節,丁浩也沒有太過介懷。又一打聽,才知道這次九州道宗過來的人,除了唐元昊和少數幾個人,其他都沒有改變宗門。

    「佩服。」丁浩點點頭,又問道,「各位想必是打定主意,終有一天還要殺回去了嘍?」

    「不錯!我們想在九烈道宗這邊盡量提升修為,然後有機會就殺回去,搶回祖脈和我們道宗的兩個小世界。」

    「兩個小世界,都留在東土大陸嘛?現在什麼情況?」丁浩閑聊之中,終於把話題牽引到了九州小世界。

    事實上,和張子毅等人一樣,丁浩對九州小世界也是充滿了真實的故鄉之情!丁浩是九州小世界出來的,他不可能不對九州沒有感情,尤其是舞州的父老鄉親,當他身處九州小世界的時候沒有感覺,可是離開越遠,卻越是感覺到親切。

    張子毅道,「具體情況我也說不清楚,當我們離開的時候,正元祖師帶著人依然守在祖脈上,我不知道他們可以守多久,也不知道那裡現在怎麼樣……」說到這裡,張子毅情緒一下黯然下去,喝了一口酒道,「不過兩個小世界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,完全的封閉世界之門,這樣就算是祖脈被攻破,魔道發現了小世界也不可能輕易進入。」

    咸濕道人插嘴道,「這不一定,魔道的實力太強了,封魔城城破的時候,那是多少的元嬰大士,其中還有很多的嬰變尊者!」

    張子毅道,「進攻九州道宗的還有神尊。」

    咸濕道人頓時閉嘴了,他以為封魔城的戰鬥就已經是最頂級的。可是現在看來,東土大陸的戰鬥才是真正的激烈,化神神尊都參加的戰鬥,這是多麼慘烈和恐怖的戰鬥,神尊一戰,多少人要灰飛煙滅,那種戰鬥場景,簡直是想都不敢想!

    丁浩此刻已經知道正元祖師就是閔正元和院正大人的合體,雖然他對院正大人沒有什麼好感,可是閔正元畢竟是他的師尊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問道,「那正元祖師……」

    張子毅埋頭喝酒,黯然無語。他們突圍離開的時候,正元祖師已經受了重傷,後來的事情他也不知道,不過想必,結局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見他這樣,丁浩臉色陰沉。

    不管院正大人對他的種種,閔正元這個師尊是丁浩見過的最好的師尊,丁浩甚至從他身上感覺到父親這兩個字,這樣的情況讓丁浩心裡很難過。

    「我聽說正元祖師還有一個晚輩……」丁浩又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張子毅道,「正元祖師有好幾個晚輩,都在戰鬥之中犧牲了。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不是,我記得有一個叫什麼清秋的……」

    張子毅抬起頭,好奇的看看丁浩,心說這個丁真人真是來自九島嘛?竟然連閔清秋都知道?這也太離譜了,不過仔細看,好像沒有見過這個人。

    丁浩知道自己問得有點太直接了,尷尬笑道,「之前好像聽人說過,說是一位美女,感覺她名字很好聽,就多留意了一下。」

    「原來如此。」張子毅道,「閔清秋是正元祖師化身的血脈,實際上也就是正元祖師的血脈,她和柴高陽跟著商家商隊突圍走了,唉,亂世!也不知道他們怎麼樣了。」

    「是這樣,要不然還想認識一下。」丁浩臉色稍微好了一些。

    正元祖師那麼強大的人物都完蛋了,他丁浩一個人又有什麼辦法,不過好在閔清秋逃了出來。讓人沒想到的是,柴高陽也沒死。

    不過這不是重點,丁浩本來就沒把柴高陽看在眼裡,死沒死都沒太大關係。既然張子毅提到了商家商隊,很顯然商雲也活著,這對丁浩又是一個極好的消息。

    他永遠都記得那個聰明的短髮的俏麗女孩對他的幫助,如果沒有商雲的祖寶,丁浩在擂台上就已經被小王爺幹掉了。

    張子毅說到這裡,又想起什麼,奇道,「商家是從另一路走了,不過商海卻是跟我們一起走的。你不說我還想不起來,這事兒有點奇怪。」

    「商海!」丁浩眼睛再次一亮。

    商海可是他的老兄弟,鐵杆兄弟!他不由得又開口問道,「那商海等人何在?還有其他的道友,他們都有空沒,在下頗為想要結識,能不能請他們都來喝酒?」

    張子毅再次疑惑地看向丁浩,心說這個丁大牛太離奇了,對我們也太客氣了。所謂無事獻殷勤,非奸即盜!莫非這個人有什麼不好的想法?

    「丁真人,你這是……」張子毅呵呵一笑,心說你這熱情有點過頭,讓人有些擔心。

    丁浩知道他有了防備心理,淡淡一笑,「無非就是想結識諸位而已,諸位從魔道手中死裡逃生,我丁大牛也是從魔道手中死裡逃生,大家有一樣的經歷,應該多一些共同語言。」

    「原來如此,倒是我想的有點多。」張子毅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丁浩又拿出一份玉柬,在額頭印了一下,拓印了一部分的內容,然後遞到張子毅的手中,笑道,「素問道友對陣法和禁制頗有研究,那我這裡有一份禁制,想請你參詳參詳,若是得出什麼成果,丁某願意大禮送上。」

    張子毅接過玉柬。

    開始他沒當回事兒,因為來到九烈道宗以後他觀看了這邊不少的禁制方面的典籍,並沒有看到什麼太過高端的內容。

    不過當他把神識往玉柬之中一掃,他的目光就根本收不回來了。

    「好簡單而精妙的禁制!」張子毅頓時就呆住了。

    這是一種他有史以來都沒有見過的禁制,非常的簡單,簡單到只是幾筆幾畫,讓人懷疑這樣簡單的禁制能不能產生效果。可是讓人吃驚的是,這樣簡單的幾筆,效果竟然是如此之強。

    「這是張某從未見過的禁制,和現代禁制、古禁制都不一樣。」

    丁浩一句話讓他徹底震驚了,「這是史前真魔時代的禁制。」

    「史前時代的禁制!」張子毅再次震驚,現在人能得到一些古禁制就了不得了,而史前的真魔時代,那太遙遠了!

    丁浩給他的這禁制,其實就是《千機遺策》裡邊的一部分的內容。

    千機遺策和破解青色禁制有著莫大的關係,因此要想升級真魔的仙爵爵位,就必須參悟透徹千機遺策。可是丁浩不懂這個,九奴也不懂,剛好遇到了張子毅,丁浩就把千機遺策的裡邊的內容拓印出三分之一,交給張子毅參悟。

    張子毅太開心了,他對於修為的提高並不熱衷,反而是很熱衷於研究這些玩意。

    別說丁浩有「大禮送上」,就算是白乾,他也是心甘情願。

    玉柬給了張子毅,丁浩卻是有約法三章,傳音道,「子毅師弟,此物乃是我家傳之寶,給你觀看參悟,但是你必須記住三點。第一,此物不得交給你我以外第三人觀看;第二,此事也不必讓其他人得知;第三,你若是有了什麼成果和感悟,務必第一時間找我,並且教會我。」

    丁浩這就有點無恥了,他自己不會,就讓別人蔘悟。別人蔘悟以後,再教會他,他再拿去開啟青色真魔禁制。不過丁浩感覺到人不無恥枉少年嘛,偶爾無恥一下也是無傷大雅的。

    「完全可以答應。」張子毅答應以後,就迫不及待想要回去參悟。

    丁浩道,「你要回去我也不攔你,只是剛才說你們東院還有那位道友有空……」

    張子毅笑道,「那就是商海師兄和唐元昊。」

    丁浩喜道,「就商海道友,速速把他請來!」

    今天腰酸背疼,就兩更了,明天加更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