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481章九烈道宗真好人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四七九章九烈道宗真好人

    「竟然是丁大牛也要渡劫了!」

    妙玄月粉白的臉上有些吃驚,要知道突破成為金丹真人並不是那麼容易,閉關的時間多則幾年,少則幾個月!

    就好像之前突破的唐元昊和剛剛突破的葉雯,他們閉關都超過半年了!

    這就已經是算快的了。

    可是丁大牛這突破速度,有些恐怖。

    自從上次丁大牛進入妙香院,轉眼也不過七七四十九天!一個半月多幾天,竟然就渡小天劫了!

    就算是她妙玄月天生丹體,當年也閉關了七個月才可以突破。

    所以聽到這個消息,她還是有點不信,又問道,「你們可確定是丁大牛?」

    她手下女弟子道,「我們妙香院除了他,也沒別人要結丹,就是他,絕對沒錯。」

    妙玄月美眸看著天空,秀眉蹙了起來。

    本來她看見丁浩,就覺得這是一個很普通的小男生,還有點營養不良,根本不起眼。要不是和咸濕道人比起來,加上這小男生身世又比較凄苦,要不然她都不願意收。

    可是今天卻是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不但只用了四十九天就開始渡劫,而且看天空這劫雲的範圍,要比剛才葉雯還要恐怖!

    只見天空黑得好像是一個巨大的鐵鍋倒扣著,四周高出,中間凹陷,而在那凹陷之中,卻是不斷有雲頭翻滾,其中有光芒閃爍,陣陣悶哼一般的雷聲,彷彿正在醞釀著驚天一擊。

    「這丁大牛是何人?」就連元君尊者就來詢問,作為九烈道宗的宗主,宗內出了這樣的一個天才人物,他竟然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不過他心裡也是比較欣慰,這段時間東院弟子連續突破,太搶風頭了,這樣就顯得九烈道宗本土弟子比不過東土之人。現在有了這個丁大牛,總算是給本土的弟子爭了一點面子。

    可是這一問,又有點失望,這丁大牛竟然是來自九島之人。

    「看來我南山大陸最近是沒有什麼天才後輩。」元君尊者感慨之餘又覺得欣慰,「不管怎麼樣,加入我九烈道宗就是我宗弟子,烈金風,你的百道真言傘呢,拿出來再用一下。」

    烈金風這個人很是小氣,他捨得拿出百道真言傘給唐元昊和葉雯用,是因為想要收這兩人為弟子。

    丁大牛已經是妙玄月的弟子,他憑什麼用自己的真器來幫你擋劫雷?當下烈金風擺手道,「宗主,我的百道真言傘剛才幫葉雯抵擋劫雷的時候受損了,如果繼續使用,此傘毀壞不說,說不定還要誤事!」

    妙玄月和烈金風兩人住的靠近,可是關係也不太好。

    妙玄月還是金丹的時候,烈金風就想要將其納入房中,作為爐鼎使用。妙玄月後來另有機緣,突破金丹,也成就元嬰,和烈金風平起平坐,烈金風頗為不爽。

    「宗主,我有自己的防禦寶物。」

    妙玄月一襲綠衫白裙,抬手一托,將一隻青玉葯碗扔出。那青玉葯碗隨即變大,飛到妙香院上空,隨即倒扣下來,將整個妙香院保護起來。

    在葯碗的底部,有著數道真言,好像紅色的方印紋。隨著這葯碗防禦力量釋放出來,這數道真言全部點亮,放出紅色的光絲,覆蓋在葯碗的表面。

    「想不到妙前輩也有如此強大的真器防寶!」不少人都羨慕的看過來。

    防器一向都比攻擊性寶物要貴,尤其是這種防禦能力比較強大的真器,有的時候可以救主人一命,因此價值非凡。

    元君尊者點頭道,「玄月師侄,沒想到你真的把這件**壬絲碗煉成了,這件真器雖然上邊的真言少了一點,可是那些紅色的壬絲都是採集自壬樹的主絲,防禦力絲毫不亞於烈金風的百道真言傘。」

    妙玄月笑道,「宗主繆贊了。」

    烈金風聽了心裡更加的不爽。

    正在此刻,天空之中的蓄勢終於完成,整個烈陽山一片陰沉沉,彷彿到了傍晚一般,狂風呼嘯,山腰百米寬的烈陽火燃燒更旺,呼呼啦啦,而在天空那黑鍋底一樣的劫雲深處,隨時可能落下驚天動地的一擊。

    「聽說是跟我們一起來的丁大牛渡劫,這劫雲也太恐怖了吧。」下山麓,一個老員外帶著他兒女站在庭院之中看著天空,蒼老的目中都是驚恐。

    「是那個丁大牛渡劫?好厲害,這小子怎麼招來這麼恐怖的劫雲?」一個身材魁梧的漢子,手中拿著霹靂寒霜劍,吃驚的看著天空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在東院之中,一個英俊帥氣的年輕男子,也是用朗目注視天空,「竟然是這個什麼丁大牛,比葉雯引來的劫雲還要強,這人名字就這麼土氣,怎麼可能資質這麼好?」

    就在各方面的注視之中,天空之中突然就是咔嚓一聲。

    老規矩,第一道是試探性的驚雷。

    不過這試探性的劫雷就相當恐怖,直接把人級山門陣法劈開一個洞。

    就在大家等著狂風暴雨一樣的雷電時,天空又沉靜下來。山門陣法此刻又放入大量靈石,加倍的力量開放,形成一個非常厚實的光罩,把整個上山麓都保護起來。

    隨即,第二波攻擊來了。

    「來了!」元君尊者蒼老的雙目一凝。

    這回掉下來的竟然是五道并行的劫雷,彷彿五把利劍,形成五星之型,平行掉落!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看天空,要知道山門陣法是一個宗門的根本,如果反覆被撕破,簡直就說明山門陣法的無能!

    這次全力打開的山門陣法,能不能擋住五道劫雷呢?

    嚓!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中都是一驚,那五道劫雷竟然真的好像五把紫色的利劍,就這樣插在了大陣的穹頂上!讓人驚奇的是,這五道劫雷落下以後,竟然既不消失,也不分解,就依然以一種固定的形狀,好像五把利刃,插在陣法上。

    「終於大陣沒破!」不少人興奮起來,同時被五道劫雷攻擊,山門大陣都沒被打破,雖然劫雷插在大陣上,可是畢竟還是擋住了,眾人都很開心。

    不過元君尊者的雙目之中卻是更加的凝重,「劫雷實體化!難道下邊還有更加恐怖的攻擊?」

    果不其然,突然從黑色翻滾的劫雲之中,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吼。

    昂!

    隨後,劫雲之中雷電瘋狂的盤旋起來,景象驚人。

    元君尊者頓時目中射出驚恐,「劫雷化龍,怎麼可能?」

    一般劫雷化龍這種事,都會在中天劫的時候才會出現,小天劫根本不會出現,可是今天竟然就出現了!

    「這一擊落下,這隻**壬絲碗,恐怕擋不住啊。」元君尊者臉色陰沉了下來。

    此刻在妙香院的某一間靜室之中,一個白衣少年正盤膝而坐,一股強大到讓人恐怖的氣息,生生的鎮壓住他。

    「好強!我已經感覺到,這一波雷劫堪稱驚天動地!憑我的資質,怎麼可能引來如此恐怖的雷劫?」

    沒有人比丁浩更清楚這種可怕的感覺,他身處劫雷瞄準目標的中心,那種強大的威勢,死死克制住他,這是天威,無可抗拒!

    九奴桀桀怪笑道,「主人,這不是雷劫,這是雷罰!要不然,小天劫之中,怎麼可能出現劫雷化龍?老天這不是讓你渡劫,而是要降下懲罰!」

    「雷罰?為什麼?」丁浩驚恐問道。

    「我猜是因為你用魔心煉道!」九奴開口道,「魔心本來就是域外真魔所有,不容於天地!而你竟然還用魔心來煉製自己的金丹道界,你簡直是違背天規,你是找死!」

    丁浩差點吐出一口血,「你怎麼早沒說?」

    「我也沒想到啊。」九奴無辜回道,「就連裂天主人可能都沒想到,用魔心煉道竟然引來這麼大反應!」

    丁浩急道,「怎麼辦?」

    九奴卻又嘿嘿陰笑起來,「什麼怎麼辦?反正你身處九烈道宗,再強的劫雷,總會有人幫你頂缸!哈哈,有宗門就是爽啊,如果是你自己渡劫,今天你絕對就完蛋了,主人!」

    之前丁浩在九島區域耽擱了將近兩年時間,其實他也想過,何必藉助宗門的力量,小天劫自己應該可以渡過。

    現在他回想起來,有點后怕。

    如果他真的憑藉自己的力量在九島渡劫,遇到這種變態的雷罰,他就束手無策了。當然了,他也不會死,他躲進吸星石之中就可以。

    但是那樣的話,結丹就失敗了,魔心也沒有了!

    「好在來到了九烈道宗。」丁浩也嘿嘿陰笑起來,「九烈道宗真是好人吶,我殺了他們的仙國太子,他們還幫我渡劫,我都有點不好意思了。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那你就不要偷人家的光電竹了。」

    丁浩嘆道,「我想買,可他又不賣,該偷還得偷啊。」

    「主人,你太無恥了。」九奴不由得哈哈大笑,又道,「天劫自然有人幫你扛,你自己要小心心魔!這樣的雷劫,心魔也不會弱!到時候你的眼前會出現很多幻象,還會有很多莫名其妙的念頭,你千萬不要把意志跟著它們走。」

    「你放心吧。」

    正在此刻,天空黑色的鍋形劫雲之中轟地一聲巨響,一圈奪目的雷電光圈盪開,然後從這光圈之中,一條隱隱具有巨龍形狀的劫雷,猛衝下來!

    元君尊者目光一厲,驚呼道,「所有元嬰聽我號令,準備結陣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