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482章心魔也有好壞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四八零章心魔也有好壞

    事實證明元君尊者的決定是如此的正確,第一時間由九名元嬰組成陣法!

    轟!

    一聲巨響之中,雷劫化成的雷龍就一頭撞在山門陣法上。

    嘩!根本毫無懸念,之前的五道劫雷,就是為了雷龍的落下。當雷龍一頭撞在陣法上時,那五根劫雷之劍圍成的五角空間,頓時鏡面一樣被撞的粉碎!

    「這劫雷,神了!」

    下邊觀看的道宗弟子都看呆了。

    先刺下五根劫雷之劍造成傷害,然後又落下雷龍,這天劫就好像有人控制一般。

    之前五根劫雷已經造成大陣傷口,因此雷龍根本毫無損傷就砸在下邊的**壬絲碗上。

    頓時那巨大的青玉碗上無數紅色的壬絲猛地亮起,而在碗底,數道血紅色的真言也凝結在一起,形成一面真言之盾!

    不過當雷龍砸下,幾乎是在一息之間,第一道真言,破!

    第二道真言,破!

    第三道真言,破!

    「好強!」妙玄月臉色驚變,雖然預料到劫雷之強,可是沒有預料到強到這個地步。

    「給我凝!」妙玄月臨危不亂,猛地咬破指尖,手指一彈,一顆晶瑩剔透的鮮血直接落在青玉碗上。

    用主人的精血催動!

    這種催動方法一般是用在非常時期,強行催動的後悔很可能會損壞寶物,不過事到如今,妙玄月管不到那麼許多了!

    「凝!」

    這一字真言吐出檀口,整個青玉碗彷彿凝固了,變得更加堅硬和有力,而在它的表面,紅色的壬絲更加鮮紅,剩下的六道真言,射出衝天之光!

    隨著妙玄月的全力催動,半空撲下的雷龍終於滯了一滯。與此同時,元君尊者帶著九大元嬰已經撲上來,他們同時伸出手,元君尊者口中暴喝一聲,「結!」

    九烈道宗宗主帶著九大元嬰全力出手,結成陣法,放出強大的力量,這樣一來,整個青玉碗完全被催動,青玉碗全身都放出青玉之芒,形成一片青色光朦!

    沙!

    震撼人心的電流聲,雷龍瞬間化成萬道電蛇,散落在整個青玉碗表面,最後大部分傳入地面,小部分被元嬰大士們化解,終於擋住這致命一擊!

    防禦真器被硬生生震破三道真言,妙玄月還又消耗了一滴精血,另外還有元君尊者和九大元嬰同時出手,這才擋住劫雷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震驚了,這劫雷為何這麼強,這渡劫之人為何會招來如此恐怖的劫雷!

    大家都百思不得其解,心中暗道,等這丁大牛出來一定要好好研究一下,他到底資質有什麼特殊?

    不過就在此刻,又有人指著天空喊道,「還有!」

    讓所有人沒想到的是,天空之中竟然又落下第二條雷龍,看上去比第一條更加成型!

    元君尊者等人都要吐血了,各位元嬰大士手下都有幾名金丹弟子,可是沒有誰的弟子渡個小天劫有這麼費勁!不說其他,就說今天防禦大陣上花費掉的靈石,就是一個天文數字!

    如果每個金丹弟子渡小天劫都這麼費勁,那宗門早晚要窮死!

    烈金風剛才出了一次手,這次又要出手,就有些不爽道,「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?為了一個剛入門的九島之人讓我們這些元嬰出手,真的值得嗎?誰知道會不會有更強的劫雷!」

    他這一說,不少人犯嘀咕。

    元嬰大士可不會輕易出手,而且這劫雷太詭異了,就算擋掉這一擊,萬一後邊還有怎麼辦?

    而且這種劫雷的威力,已經是接近中天劫了!

    中天劫是化鼎期才能渡的,元嬰大士也害怕!若是為了那什麼丁大牛弄傷自己,那可划不來。

    有些人心裡就有了放棄的念頭,不過妙玄月卻是長裙翻動,猛地走上幾步,喝道,「就在九烈道宗的烈陽山上,我們這麼多元嬰都保不住一個弟子,傳出去要被人笑死!」

    說完,她將雙手都按在青玉碗上,再次暴喝一聲,「開!」

    這一聲喝完,她已經全力十二分催動這隻玉碗。

    元君尊者點頭道,「玄月師侄說的沒錯,這是我們烈陽山的地界,如果我們在這裡都保不住本宗弟子的話,那麼我們這些所謂強者,就太丟臉了!大家全力再來一次!」

    隨著他的暴喝,其他九大元嬰再次將手按在青玉碗上。

    「結!」

    強大的力量再次放出!

    元嬰們這次都拼了,放出的力量非常的驚人,整個青玉碗變成一個透亮的瓷燈籠,明亮無比!這就是元嬰大士的力量!加上元君尊者和妙玄月,一共是一個嬰變和十個元嬰,這放出的力量絕對是非常的恐怖!

    與此同時,丁浩的心魔也開始瘋狂湧來。

    「丁浩,你這個地球人,你根本不適合修仙!」

    「你這個魔道惡徒,你受死吧!」

    「丁浩,還記得你的父母、親人、朋友、初戀嘛?難道你不想回到地球嘛?」

    「放棄吧,你就會回去,什麼修鍊,只是你的一場夢?」

    各種混亂的念頭,有些甚至都沒有想過的念頭,此刻全部出現了,丁浩的耳邊好像有很多人說話!這些人無一例外,全部都在勸他放棄!

    這些念頭有的變成他自己,有的變成他的曾經家人,有的變成美女,有的變成厲鬼,都在用各種理由,各種幻象,來勸他迷惑他,其中很多理論還真的貌似有理,無法反駁!

    不過丁浩卻是早有準備,他平心靜氣,如同老僧入定,不管你說什麼,我只守住心智的清明,完全不理!

    「丁浩,為師又給你熬了梅龜白松養脈湯,你的經脈受損,喝這個對你大有好處!這個方子,為師可是研究了好幾個通宵……」

    丁浩的面前一閃,竟然出現了閔正元憔悴的臉。

    「師尊!」丁浩的心神一顫,這個世界上若是還有什麼人可以撼動他的心神,閔正元絕對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閔正元把湯放在丁浩面前,又滿臉擔心道,「丁浩啊,你聽為師一句,不要這樣下去了!你這條路走得是錯誤的!」

    丁浩臉色一變,「師尊,你也要勸我放棄修鍊?」

    「那怎麼行?」閔正元臉色一正,道,「你不但要修鍊,而且要努力修鍊,將來還要飛升仙界,位列仙班!」

    丁浩心中一喜,這個閔正元說話倒是很中聽。

    不過隨即閔正元又說道,「但是丁浩啊,你的路走錯了!你怎麼能用域外真魔的心臟來煉化道界,這簡直是大錯特錯,天地不容!你感覺到沒有,現在老天都降下雷罰了!你觸怒老天,必將被天地所摒棄,修鍊者必須要順應天意,你聽為師的,這次放棄結丹,咱們下次再結,如何?」

    閔正元說完,用一雙關切的眸子,注視丁浩,「為師不會害你,咱們下次再結正道之丹,如何?魔道的殘忍,你是親眼所見,難道你也要變成魔道,殘害無辜?」

    與此同時,丁浩的氣海所在,一顆漆黑色的丹丸正在形成。丹丸漆黑髮亮,正在飛速旋轉,這種旋轉,便是一個塑型的過程。

    可是塑型還沒有結束,這顆丹丸卻在開始降低轉速,越來越慢,本來正圓形的丹丸,也開始變得有點橢圓……

    九奴密切觀察著這一切,他驚呼道,「主人,別被心魔所擾!你這樣下去,會結丹失敗的,主人!你醒醒啊!」

    不過,丁浩的心神都被心魔所攝,此刻根本聽不見九奴的喊話。

    「主人!」九奴又喊了兩聲,發現金丹越轉越慢,他心說,完了。

    不過就在此刻,突然一道劍光在丁浩的腦海閃過,將面前的閔正元斬成兩半。

    「混賬心魔!你竟然假造我恩師的形象干擾我,該死!」

    就在這關鍵時刻,丁浩完全清明過來。

    他曾經在魔冢虛前輩那裡,兌換了《無色無相劍訣》。這並不是真正的劍訣,而是凝鍊精神力劍法,殺人於無形!

    此刻他還不能把無色無相劍放出殺人,不過卻可以在自己識海使用,斬殺心魔!

    他內心道念一起,只見一把高貴長劍懸在他識海上空。此刻他識海之中,萬千的念頭,潮起潮落,翻湧不定!這些智慧的精神力塵埃,有的對人有利,幫人思索和記憶,考慮深刻的問題;不過在識海之中,也有很多負面的精神力塵埃,勸人懈怠,使人放棄,這就是心魔!甚至有一些負面的念頭,讓人糾結,反向思考,鑽牛角尖,讓人想要自殺!

    丁浩彷彿站在自己的識海之中,用一個旁觀者的身份來觀看,哪些念頭是好的,哪些念頭是不好的。

    「心魔,就是自己的心念。每個人從出生的那一天,就具有貪婪、懶惰、懦弱、自卑等等天性,也因此產生了心魔!」

    「不過沒關係,我有無色無相劍訣!」

    「讓我後退的心魔,斬!讓我不結丹,我斬你桃花開!讓我放棄,繼續斬!」

    丁浩的無色無相劍訣一陣狂斬,將無數的心魔一一斬殺。

    「那邊還有一堆:竟然是卑鄙的心魔;讓我修鍊魔功的心魔;想偷別人的寶物的心魔;yy美麗師尊的心魔……」

    「這些心魔就不斬了,老子這樣斬下去豈不是要變成和尚,只斬妨礙我結丹的心魔!」

    等會還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