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483章好熟悉的背影(250票加更)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四八一章好熟悉的背影

    無色無相之劍,便是所謂的慧劍!

    以智慧劍,斬煩惱賊!

    人的很多煩惱,困苦,已經很多自己都無法開解的問題,其實幾乎大部分都是自找,也就是心魔滋擾。

    對於修士來說,心魔是一個很可怕的存在!

    隨著修士修為的越來越高,心魔也就會越來越強!普通的凡人還會因為心魔而自殺又或者殺人,修士如果產生心魔,進而被心魔所控制,那麼造成的後果是驚人的可怕。

    小的後果會修為駐足不前,大的後果則是會毀掉一個巨大的仙門。就好像在東土大陸曾經不可一世的中天仙國,就是因為仙國的國主,某位強者修鍊產生了心魔!

    若非這個人自己破壞,龐大而底蘊深厚的中天仙國,又怎麼會在朝夕之間土崩瓦解?

    這些扯遠了,再說丁浩,他修鍊的《無色無相劍訣》果然是好用,一番瘋狂的在識海斬殺,將大量的心魔意念斬滅。

    說起來,這種斬殺對自己的精神力是有一定損害的。

    不過有句話「兩害相權取其輕,兩利相權取其重」。雖然是有些害處,可是這一點精神力的損失,丁浩還是承擔得起,關鍵是不能耽誤他結丹的大計!

    隨著他精神力開始變得穩定,他體內的漆黑金丹也開始繼續旋轉,向著塑型成功進發。

    就在丁浩忙著應付心魔的時候,外邊的各位元嬰大士也頗為吃力!

    雖然是雷劫化龍,不過畢竟不是中天劫,其實還是一個小天劫。這麼多元嬰都出手了,還擋不住一個小天劫?

    就算是再變態的小天劫,有眼下這十一個超級強者出手,那也是完全可以抵擋下來。

    可是就在此刻,出了問題。

    咔!

    突然一個非常細微的聲音,傳進在場的所有強者的耳中。

    「不好!」妙玄月心魂猛地一驚。

    在場的其他元嬰,也全部都感覺到,不好!

    原來,妙玄月的**壬絲碗並不是一件很強的真器,一件二品真器而已!這件寶物單獨使用還可以,可是現在十位元嬰大士加一位嬰變尊者的力量全部都放進去了!

    這樣一來,也就是說,雷劫還沒到,碗卻要碎了!

    **壬絲碗根本承受不住如此多強者的靈力,竟然在這個關鍵的時刻,發出一聲輕微的,「咔!」

    此刻更換寶物已經來不及了,下一息,成型的雷龍再次猛地砸在青玉色的**碗上!

    毫無懸念的,**壬絲碗就在一瞬間,化成無數的碎片!

    剩下的六道真言,幾乎是一息時間就被擊得粉碎!所有的壬絲,此刻變成堅硬的鋼鐵,起了反作用,生生把瓷碗整個勒破!而**壬絲碗的碗底,也在這一個瞬間被雷龍擊穿!

    「退!」元君尊者頜下白須飄揚,連忙暴喝一聲,身影一閃,已經使用元嬰技能,瞬移躲開!

    這個時候,只有放棄裡邊的弟子了。畢竟元嬰們更加重要,金丹弟子的一條命,也比不上任何元嬰的一塊傷,若是在場的元嬰大士誰受了傷,這可是悔之晚矣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十個元嬰大士全部躲開。

    妙玄月本來想要撐一下,不過她卻是知道,必須後退!

    因為這碗是她的,她又用精血催動,現在碗破了,她必定受到強大的靈力反噬!她如果再不退,恐怕就要真的受傷!

    她身影一閃,已經瞬移到百米之外。

    這時**壬絲碗已經整個爆開,放出千八百片碎片,向著四面八方瘋狂的飛散。為了防止這些碎片傷人,不少的元嬰大士已經揮手打出風牆,將其阻隔。

    噗!妙玄月吐出一口鮮血,顯然已經被靈力反噬所傷。

    「玄月師侄,你沒事吧。」宗主元君尊者連忙詢問。

    「無妨。」妙玄月快速吞下幾顆丹藥,身影再次一閃,進入自己的妙香院。

    她還是比較擔心自己的這個弟子,丁大牛。

    雖然這個弟子入門才49天,和她只見過一次面。可是她想到這弟子的身世,就感覺到頗為凄苦!

    在封魔城,父母雙亡,家人離散,背井離鄉,本來就凄慘無比。好不容易修鍊到金丹,竟然又在雷劫之中,被生生劈死,太慘了!

    妙玄月想到這裡都要流淚了,感覺到自己這個師尊不稱職,竟然看著弟子被劈死……

    此時此刻,也有不少的元嬰已經放出精神力,用精神力掃描,他們已經看到,就在妙香院的某一間的靜室上,被劫雷生生劈出一個巨大的窟窿!

    「這丁大牛恐怕……」

    大家心中都要說出凶多吉少這四個字,可是他們又全部都瞪起了眼睛!

    「怎麼可能?」

    「這小子還活著!」

    「他還在完成結丹的最後一瞬間!」

    元君尊者連忙喝道,「大家注意,不要干擾丁大牛!玄月,速速回來!」

    妙玄月此刻也發現丁浩還活著,因此驚喜之餘,趕緊走出妙香院,她沒有再用精神力去掃丁浩。因為這個時候,正是結丹最關鍵的時刻,千萬不能打擾,哪怕一絲一毫的打擾,都會影響結丹。

    如果在金丹成型的時候,大家都用精神力去掃,那丁浩很可能是受此影響,最後一刻失敗,又或者降低金丹品質!

    所以突破之人要閉關,就是怕人打擾。

    不過就在所有人都收回精神力的時候,卻是有一道精神力,肆無忌憚的在丁浩身上來回掃了好一會。

    這道精神力是來自烈金風大士。

    烈金風跟妙玄月不和,心說你的徒弟,失敗也就失敗了,我就用精神力掃描他,看看他到底有什麼不同。

    還別說,他這樣的掃視,還真的發現了什麼。

    當丁浩金丹成就的一瞬間,那漆黑色的金丹表面,一層黑幕,瞬間化成無形的黑色光影,消失無蹤。

    隨後,丁浩的金丹成為金光燦燦,比金丹還要明亮,這就是黑金丹!

    就在此刻,烈金風感覺到一絲異樣的氣息,從丁浩的身體之中逸出,沖向天空。

    「魔氣?」烈金風震驚,身影一閃,已經出現在半空之中,大袖一揮,就想要控制住這道魔氣。

    不過也就在此刻,天空之中的劫雲分崩離析,大片的陽光照射下來,被陽光一照,這道奇特的魔氣,竟然煙消雲散,憑空消失了。

    在他的下方,靜室之中的白衣少年的身體上,有一圈磅礴的靈力猛地盪開!無形的力量,卻是讓整個上山麓所有的弟子全部都感覺到這種力量!

    「結丹成功了!」整個上山麓的所有弟子都是臉上浮出笑容。

    今天的結丹,真的是一波三折。先是葉雯強勢結丹,然後又是丁大牛突然結丹,最厲害的是,丁大牛被劫雷劈中,竟然沒死,還結丹成功!

    「之前葉雯結丹天空之中出現彩虹貫日的異像,不知道這丁大牛又會是何等異像?」

    眾位弟子,都看著天空之中。

    一位弟子資質如何,將來是不是有出息,除了看天劫的威力,也可以看天空出現的異像。一般來說,那些範圍大,比較豪華的異像,說明這名弟子將來出息不可限量。

    而那些比較簡陋,又或者根本沒有天地異象出現的修士,資質就顯得比較的平庸。

    那麼丁浩呢?

    當他結丹成功,沒一會,天空之中彩雲匯聚而來。

    「有彩雲匯聚,難道又是一次彩虹貫日?」下邊不由得有人猜測道。

    「我猜是雲霞滿天!」

    「不不不,你們看見,這彩雲竟然好像匯聚成一個人影,應該是仙女之光!」

    「了不得,如果是仙女之光,那簡直是要登仙的節奏……」

    就在大家猜測的時候,天空之中的彩雲終於匯聚成型,緩緩凝結成一個人影。

    「這是什麼異像?」妙玄月元嬰秀眉緊蹙,看著天空之中,只見那些彩雲竟然匯聚成一個男子的背影。

    元君尊者也沒有見過,捋著白鬍須奇道,「這種異像倒是少見,只是這背影是何人?難道是丁大牛自己?」

    這時丁浩已經從閉關之處走出,靜室以破,陣法也破,他沒有繼續穩固境界,而是直接出關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丁浩出來以後,先給妙玄月行了一禮,「見過師尊。」然後又給在場的各位元嬰行禮,「見過師伯,多謝師伯出手助我結丹!」

    在場的元嬰大士見此子很懂禮貌,都是點頭稱讚,甚至還有元嬰拿出一些靈石來送給丁浩。

    不過就在此刻,烈金風卻是從半空飛下,臉色一板,用一雙暴起的眼珠子看著丁浩,冷道,「丁大牛!你修鍊的是什麼魔功!結丹之時,為何有魔氣從你身體之中飛出?」

    他才說完,在場元嬰都紛紛道,「烈金風,你這是何來?我們為何沒有感覺到魔氣?」

    烈金風臉色尷尬,因為那一刻大家都沒有用精神力掃視丁浩,只有他做了。不過他還是固執道,「總之我感覺到了魔氣!」

    元君尊者有些不耐煩了,怒道,「好了,金風,不要鬧了!感覺到魔氣,你有什麼證據?」

    烈金風臉色陰沉,站到一邊,不說話,眸子卻是死死盯住丁浩。

    遠處的東院之中,斷龍石打開,陣法降下,一個長腿少女的身影走了出來,看著天空之中的背影,雙目之中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在她的身邊,一個臉色冷傲,把什麼都不放在眼裡的男子也走過來,抱著胳膊道,「有意思,這個背影好熟悉。」

    接著,又有一個相貌英俊,卻目光陰冷的年輕男子走過來,自言自語道,「鵬程,你也覺得這個背影熟悉嘛?我也覺得熟悉,可就是想不起來……」

    今天三更,丁浩終於是結丹了。那道劫雷到哪去了,巨大的背影又會給他帶來什麼麻煩,請繼續關注,最後有月票的繼續砸給饅頭吧,謝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