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498章你可是新任太子(三更)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四九六章你可是新任太子

    這隻金燦燦的獸卵,是丁浩殺了養獸魔宗的黃鉸以後得到的,一直都在手中,既沒有孵化,也沒有出售。

    剛好王聚軍開口詢問,丁浩就將其拿了出來。

    「這可是好東西啊。」王聚軍和扈娘都看傻眼了。

    這種獸卵,從外表品相,一看就是好東西。

    金燦燦的表面,一塵不染,用靈力往裡邊探,一股雄厚的初生力量清楚的頂著你的靈力,不用說,這絕對是一種非常珍稀的靈獸。

    不過,王聚軍和扈娘的見識並不高,也看不出是什麼好東西。

    扈娘道,「你們稍等,我給師尊發一封傳音符詢問。」

    丁浩眉頭一皺,道,「如果麻煩就算了。」

    畢竟這兩人的師尊是元嬰大士,如果元嬰對這獸卵有了想法,那又會無端惹上麻煩。

    不過王聚軍卻是嘿嘿笑道,「丁真人,你放心吧,我們的師尊為人相當的忠厚,不會產生什麼不好的念頭。」

    「如果這樣,那就最好。」丁浩終於還是點點頭。

    元嬰大士一般都很霸道,不過也有忠厚之人,這個關鍵還是看各人性格。當然了,若是你因為元嬰大士忠厚,就想要欺負對方,那絕對是老壽星吃砒霜,嫌自己死的不夠快。

    扈娘當下發出傳音符,將獸卵的情況發給師尊金陽子詢問。

    正在此刻,突然包廂的門被拉開,幾個穿著黑色短打的築基真修走了進來,大大咧咧道,「吃軟飯的,今天請客啊?怎麼都不請我呀?」

    王聚軍臉色尷尬,因為他的修為比老婆略低,所以被這些人叫做吃軟飯的。

    不過扈娘做人卻是不客氣,開口道,「陸矬子,你不要沒事找事啊!我們這是請九烈道宗的丁真人喝酒,你算是什麼東西?」

    這幾個築基之中,領頭的是一個築基大圓滿,個子比較矮。他最恨人叫他陸矬子,臉色陰沉了下來,嘴裡冷哼道,「不就是金丹一層,有什麼了不得。」

    說話之中,又看到桌上的那隻獸卵,頓時眼睛一亮,湊了過來,「好東西啊!金獸卵,至少有八等到九等的潛力!」說完,對丁浩問道,「道友,賣不賣?」

    丁浩看得出,王聚軍他們和此人不睦。當下大袖一揮,將獸卵收起,冷冰冰回了兩個字,「不賣!」

    這人頗為沒趣,不過還是賴著不走,就想要坐下道,「道友,怎麼稱呼?我也快要突破了,不如大家交流一下突破築基期,進入金丹期的修鍊心得!」

    丁浩見這人跟無賴一般,當下臉色一冷,放下手中酒碗,冷道,「丁某沒有和不熟之人喝酒的習慣,尤其是一點不懂禮貌的晚輩!」說話之中,丁浩的精神力直接鎮壓了過去,無色無相劍訣,猛地殺過去。

    陸矬子自己已經是築基大圓滿,見丁浩金丹一層,心裡有些不當回事。可是此刻才知道厲害,無色無相劍訣一鎮壓,他背後冷汗直流,連忙站起身行禮道,「既然前輩不習慣,在下告退。」

    轉眼之間,這些人都走得乾乾淨淨。

    扈娘這才罵道,「這個人渣,要不是他師尊是三寸子那個侏儒,早就跟他翻臉了。」

    王聚軍臉色一變,連忙道,「休要胡言,三寸子此人可是相當的睚眥必報,若是讓他聽見,怕是要有麻煩。」

    扈娘恨恨道,「就是咱們師尊為人太忠厚了!」

    丁浩微微一笑,人善被人欺,金陽子為人忠厚,就會被人輕視,別人倒是不敢欺負他金陽子,可是手下弟子難免要被人欺負,尤其是王聚軍他們這種剛入山門的弟子。

    不過他對三寸子頗為疑惑,心說難道就是那個侏儒?

    當下開口問道,「敢為那三寸子,可是一位身材很矮,頭髮倒是挺長,斜插著一根白色玉簪的老者?」

    扈娘和王聚軍都瞪大眼,「對呀,正是他!就是陸矬子的師尊!三寸子自己是一個侏儒,為人殘疾,做人也分外的陰狠,他收弟子也是越矮越好。」

    「果然是他。」丁浩哈哈一笑,點頭道,「那就沒什麼可怕的了,以後這三寸子你們想罵就罵,這陸矬子,也不用給他任何面子。」

    「怎麼?」王聚軍和扈娘都想到了什麼,嚇得都差點一屁股坐到地上去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們都是親眼見到丁浩築基殺金丹,而且殺得那麼毫不費勁!現在丁浩已經進入了金丹,難道三寸子也被他給殺了!這金丹一層也太霸道了吧!

    「我天!元嬰都被他殺了!」王聚軍和扈娘兩人對視一眼,目中都有深深的恐懼。

    他們本來就害怕丁浩,現在聽這一說,端酒碗的手都感覺開始哆嗦了。

    再說那陸矬子,帶著人逃一樣的走出包廂。

    誰知剛下樓,就遇到一位金丹中期的師叔,這位師叔頗為有些實力,代表宗門在外行走交易。此人還是築基期就和陸矬子認識,關係不錯。

    「公羊師叔,好久不見。」

    金丹修士笑道,「叫師兄!憑我們的關係,還是兄弟相稱比較好。」

    陸矬子連忙道,「哪敢哪敢。」

    金丹修士道,「你也是假丹真人,我們之間可以師兄弟相稱的,來上樓喝酒,我剛從九烈仙國回來,了不得,九烈仙國這次可出了人才了……」

    他還沒說完,陸矬子就低頭感嘆一聲,「別說九烈仙國了,我傷心啊,居然在咱們天獸門的地頭,被九烈道宗的人欺負了。」

    那金丹修士聽他這一說,頓時勃然大怒,拍著胸脯道,「竟然有這種事,我跟你走一趟!在咱們天獸門,還反了天了!」

    丁浩他們正在等著金陽子回信,突然包廂的門再次被撞開。

    只見陸矬子帶著一個氣宇軒昂的男子走進來,男子手裡拿著一壇酒,走進來,啪地一下,把酒放在小桌上,注視丁浩道,「聽說九烈道宗來了朋友,在下公羊俊,來盡一下地主之誼!」

    王聚軍兩人見到公羊俊來了,連忙站起來,行禮道,「見過師叔。」又介紹道,「這是我們的朋友,九烈道宗的丁大牛。」

    公羊俊聽到丁大牛有些耳熟,不過也沒多想,擺手道,「酒桌上無大小,坐下喝酒。」說完,打開他的酒罈子,一股酒香傳了出來,隨即他給自己倒了一碗,又給丁浩倒了一碗。

    倒酒的時候,他故意手腕一抖,從酒罈之中滾出幾隻蜈蚣蠍子之類的毒蟲。很顯然,這壇酒就是用毒蟲釀造的,公羊俊就是用這種方式來幫陸矬子找場子來了。

    一般人見到這蟲子釀造的酒,都嚇得敬而遠之。

    公羊俊得意洋洋,拿起酒碗喝了一口,開口道,「丁道友,我們天獸門的待客規矩,就是喝一碗蟲釀!你敢喝嘛?若是不敢喝,趁早滾蛋!「

    王聚軍和扈娘尷尬的要死,公羊俊在宗門之中頗有威勢,而丁大牛卻是一個殺人狂,心中生怕丁大牛翻臉將公羊俊殺了,那他們就混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「丁真人,您別計較,丁真人,你千萬別激動。」王聚軍連忙勸道。

    丁浩知道他們的心思,若非顧及他們的面子,就算是不殺此人,也要出手警告一下。

    當下,丁浩拿起酒碗一口將碗中酒喝乾,然後咣當一下扔下酒碗。

    「好酒。」丁浩點頭還贊了一句。

    公羊俊沒想到對方真的敢喝,又繼續想要給丁浩倒酒,這蟲釀非常**,甚至金丹真人喝多了都會醉。

    不過丁浩卻是擋住他的手,一拍靈寶囊,也拿出一壇酒道,「你敬我一碗,我也敬你一碗,就看你敢不敢喝!」

    丁浩說完,把酒罈子猛地一轉,上邊三個字露出在所有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「元嬰醉!」公羊俊嚇得差點坐到地上去。

    元嬰醉是大名在外,據說元嬰喝了都會醉!

    公羊俊這種修為,若是喝一碗下去,恐怕至少要醉倒十天半個月。

    不過這不是最關鍵的,最關鍵的是非常的珍貴,這種口道魔宗的珍藏好酒,別說一壇,就是一杯,也能請動元嬰出手殺人!

    「這丁大牛什麼來頭?竟然出手就是元嬰醉!」公羊俊是外邊跑生意的,當然明白元嬰醉的價值。

    而且,憑他的眼力,也很清楚,這一壇絕對是真貨!

    看見丁浩要拍開上邊的酒封,他連忙阻攔道,「丁道友,你且慢,且慢。元嬰醉是元嬰專屬,你打開我也不能喝……」

    丁浩勃然大怒,翻臉怒道,「你消遣我?你的酒,我喝了;我的酒,你不喝?」

    公羊俊騎虎難下,苦笑道,「這酒實在是太珍貴,喝不了。」

    陸矬子沒想到弄成這樣,在旁邊道,「公羊師兄,我早說了,別整這個,直接用修為碾壓他!」

    「用修為碾壓我?」丁浩臉色一冷,手腕一抬,直接把真空輪放出來,「分!」

    白光一閃,一左一右,轉瞬即逝,同時斬向公羊俊和陸矬子。

    王聚軍嚇得臉色蒼白,噗通跪下,「大牛真人,莫要動手啊!」

    真空輪速度太快了,幾乎是一瞬間就抵在了公羊俊和陸矬子的面孔,兩把鋒利的圓輪就豎在他們鼻子面前,隨時可以把他們的臉孔劈成兩半。

    陸矬子嚇得腿一軟也跪下了,而公羊俊雖然沒跪,也嚇得臉色蒼白,這會兒他想起什麼了,斷斷續續道,「丁真人,你可是新任九烈仙國的太子?」

    三更送上。補昨天的第五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