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501章魔占區的商隊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四九九章魔占區的商隊

    「葉雯道友,當時情況是這樣的。」九烈道宗三名弟子之中的女弟子比較會說,繪聲繪色的把當時情況一說。

    葉雯聽聞,目光更亮,「是不是黑色的藤蔓,上邊有金色的絲紋?」

    那女弟子道,「不錯。」

    說完,她還要說什麼,卻看見葉雯的身影已經化成一條白色的影子,奔向他們過來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「這葉雯道友倒是性子著急……」

    三名九烈道宗的金丹都是面面相覷。

    黑夜莽莽,草木如訴,一片荒涼之中,一個白衣女子的矯健身影站在荒原之中,等她奔回來尋找,那人早就已經杳無音訊。

    「這小子,是不是在躲著我。」葉雯氣得一跺腳。

    丁浩倒不是躲著她,而是已經駕著吸星石,殺進了東土大陸的一側。

    這一邊已經完全是魔占區,遍地焦土,就連生長的草木樹林,也全部都變成了焦炭。

    「剛才我明明感受到有人躲在附近。」丁浩躲在吸星石之中,皺眉看著外邊。

    剛才六個鬼道魔宗的弟子圍攻三名金丹的時候,丁浩並沒有現身,正是因為他感覺到附近還有第三方的人躲著!

    所以丁浩只是使用了碧玉金絲妖藤,然後他自己在吸星石之中觀察外邊的動靜。

    就在那幾個鬼道魔宗的弟子被斬殺之時,丁浩又感覺到有人躲著。然後,那幾個鬼道魔宗的弟子落下的靈寶囊略微動了一下。

    那時,三名金丹都追著鬼道魔宗的金丹去了,丁浩這才現身,將那幾名鬼道魔宗的弟子的靈寶囊撿起來,抹去神識一掃,發現其中竟然一塊靈石都沒有。

    「怎麼可能?」

    丁浩感覺到不可思議,任何的弟子不可能身上不帶一塊靈石,這些鬼道魔宗的築基真修也不可能不帶靈石。

    「難道就在剛才那靈寶囊一動之中,有人偷走了其中的靈石?」丁浩心中起了這個念頭,不過丁浩自己都覺得不可能。

    九奴卻開口道,「有這種偷竊魔功,別說是仙煉大世界,就算是仙界,也有會偷竊的小仙。」

    丁浩吃驚道,「仙人也偷東西?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是啊,這有什麼奇怪,人、獸、仙、妖、鬼,都有會偷竊的存在!不勞而獲,不告而取,這是任何生物的天性,有些奇異的魔功,可以輕鬆拿走你靈寶囊和儲物戒指里的物品,而你卻沒有任何的感應。」

    「難道說剛才真的有人偷走了靈石,不是我的錯覺?」丁浩有些吃驚,竟然有人在他眼皮子底下無聲無息的把東西偷走,而且是從靈寶囊里拿走,這簡直是太讓人驚奇了。

    他對這個傢伙非常感興趣,心念一動,將自己的精神力全部都放出來,覆蓋了方圓千米,很快果然感覺到什麼。

    「在地下有土遁的痕迹。」

    「跟著追!」

    丁浩這才駕著吸星石,一直追到仙國的國境線之外,來到東土大陸的範圍內。

    「失去了線索。」丁浩站在黑暗的時間之中,仔細尋找,都找不到任何的線索。

    他思索一下道,「好像不是人類,沒有人可以無聲無息在地下移動這麼久,卻一點痕迹都不留下。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很可能是有人豢養的盜魂或者盜獸,到了這裡,盜魂或者盜獸被主人收走,你就無法尋找它的氣息了。」

    「這倒是很有可能。」

    既然來到了魔占區,丁浩也並不急著回去,駕著吸星石繼續的尋找。

    「前邊有動靜。」丁浩心念一動,很快就飛了過去,只見兩個控屍魔宗的弟子,正操縱著幾具血屍,攻擊一個商隊。

    商隊之中也有兩個金丹真人,不過這控屍魔宗的真人更加的厲害,幾具血屍實力都很強。

    「把他們圍起來,不要急著殺進去。」控屍魔宗的金丹真人臉色陰冷,看向被圍著的商隊,彷彿看著一群羔羊。

    另一個控屍魔宗的真人又瘦又高,開口道,「商家商號,你們果真是膽大,竟然還在東土大陸之中走商,簡直是不知死活!現在你放下所有的貨物,現在滾蛋,還有一條生路。」

    商隊之中傳來喊話,「控屍魔宗的道友,我們商隊行走東土大陸,得到了六道魔宗和七情魔宗的聯合認可,你們速速放我們離開,否則後果自負!」

    仙煉大世界之中,商號也是一個不小的勢力。有些大商號跟正魔兩道都有聯繫,就算是東土大陸被魔道佔據,他們依然是可以正常走商。

    不過今天,卻是遇到了一群不信邪的。

    「六道魔宗和七情魔宗是什麼東西,怎麼管得到我們三兄弟?哈哈,我們的老大馬上就會帶著大量的血屍過來,到時候你們連命都得留下,你們掂量著辦吧。」兩個控屍魔宗的金丹毫不留情。

    「控屍魔宗,你們真的要違反六道魔宗和七情魔宗的禁令?」商隊之中傳來厲聲怒吼。

    「違反又怎麼樣?」兩名控屍魔宗的真人桀桀怪笑道,「好了,你們現在想走也走不掉了。」

    說話之中,從遠處的小路上,上百名的血屍排著隊整整齊齊的走來,就在這血屍隊伍之中,有著五名童子,每人手中都拿著一根黑色的皮鞭,鞭上帶著鋒利的鐵刺,啪啪地抽在血屍的身體上,趕向這邊而來。

    「老大來了。」兩名控屍魔宗的弟子都興奮起來。

    在幾百名血屍後邊,一個矮小精幹的小老頭走了過來,小老頭手中拿著黑色的令旗一揮,那上百名的血屍頓時好像打了雞血針一樣,速度飛快地奔了過來。

    商隊的車馬本來就被圍困,現在一下來了上百名的血屍,更是雪上加霜。

    「哥哥,不好,現在我們想走都走不掉了。」

    商隊的兩個金丹領隊,也是一對兄弟,看見四周一片的血屍,都是臉色擔憂。

    弟弟怒道,「控屍魔宗也是魔道聯軍之一,我就不信,他們敢違抗六道魔宗和七情魔宗的聯合令符!」

    哥哥嘆道,「弟弟,就怕這些人並不是真正控屍魔宗的弟子。」

    「是這樣。」弟弟全身一震。

    魔占區有很多的魔道散修,這些人打著魔宗的旗號,也在燒殺搶掠,事情做了,也沒有人會為此負責,這就是亂世。

    「不好,這可怎麼辦?」弟弟臉色頓時驚慌起來,「我們本來就不敵外邊兩人,現在又多出一個,還帶來了百隻血屍,我們根本抵擋不住。」

    哥哥回頭看著車隊之中一輛看上去裝飾特殊的大車,咬牙道,「抵擋不住也要抵擋!不要忘記車裡的是誰!放心吧,九烈道宗那邊應該收到信,會有人專門來接我們的,堅持住!」

    弟弟也回頭看看大車,目光堅定起來,「對,一定要守住大小姐!」

    雖然心念都堅定了,可是對頭的實力實在是太強了。

    血屍的攻擊之下,商隊的夥計節節後退。這些夥計最多也就是築基期的修為,甚至還有鍊氣期的修為,根本無法抵抗住血屍。

    「殺!殺光他們!」三名控屍魔宗的真人站在三個方向,呈品字形,把車隊圍在其中,他們手中的令旗不斷的揮舞,血屍在他們的控制下,發動猛攻。

    噗!血屍口中噴出一片黑綠色的液體,這些液體落在商隊夥計的身上。築基真人有靈力盾,倒是抵擋住了,可是那些鍊氣期的弟子,全部都痛苦的在地上扭動。

    這些液體腐蝕能力驚人,幾乎是瞬間,身體就變得血肉模糊,甚至看見裡邊的白骨。

    「死!」商隊的哥哥身影一閃,撲了過來,一張口,吐出一把帶著藍色光芒的小劍,小劍一下扎在那血屍的胸口,隨即,一道電流從小劍上釋放出,沙的一聲,震得血屍全身哆嗦。

    領隊的哥哥他身影不停,轉眼之間,就出現在那血屍的背後。

    血屍之所以受控制,那是因為它們身體之中被下了蠱、下了蟲、或者種下了什麼符文。只有將這根源剷除,才能徹底幹掉這具血屍。

    領隊的哥哥雙目一凝,抬手又是一掌,猛地打在血屍背上。

    轟!很清楚的看見一個怪異的黑色符文被擊破,這句血屍噗通倒地,再也沒有任何的動靜。

    「老大,他們竟然破你的控屍符。」控屍魔宗的一名金丹喊道。

    那短小精幹的老者冷笑道,「那就讓他變成我的血屍!」說完,手中的黑色令旗來回地揮舞幾下,只見大片的血屍都向著他圍攏過來,將他困在其中。短小精幹的老者目中陰森道,「死吧。」

    「不好!」領隊的哥哥臉色一驚,剛才他為了救幾名鍊氣弟子,反而將自己陷入重重圍困之中。

    「給我滾開!」他吐出一口金丹烈火,點燃一隻血屍,然後扔出御空靈劍,想要逃離包圍圈,不過此刻,半空之中卻是突然出現一個黑色的巨大骷髏頭,對著他張口就咬。

    「死吧!」三名控屍魔宗的金丹真人臉上都露出猙獰。

    「不好,要完了!」領隊的哥哥臉色蒼白,已經完全失去了主張。

    可就在此刻,突然一道好似太陽一般的輪狀光影豎著切來,這道光影速度飛快,轉眼即至,直接將半空之中的黑色骷髏劈成兩半!

    領隊的哥哥回頭一看,只見黑色的骷髏頭兩邊裂開,剛好看見一個白衣少年衣袂翻飛,踏著一塊銀白色的盾形寶物飛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