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518章鬼奴帕地鬼鼠(三更)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五一六章鬼奴帕地鬼鼠

    丁浩的心念一動,修為頓時增長起來。

    仙煉大世界看別人的修為,有兩種方法。

    第一種是看大境界,比如說金丹或者元嬰,這些大境界是很容易看出來的。因為大境界都要得到天地意志的承認,所以想要隱藏起來,也是比較困難,需要大手段。

    第二種就是看小境界,比如說金丹幾層,這種小境界主要是看兩個方面,精神力和靈力。隨著修為的增長,每一層的精神力和靈力是不一樣的,只要修鍊相應的靈目法術,就能看出別人的修為。

    因為精神力和靈力都是可以壓制隱藏的,所以隱匿小境界就比較容易一些。當然了,在真正的強者面前,還是無法隱藏的。

    丁浩把精神力和靈力釋放出來,修為從金丹一層跳到金丹二層,然後又跳到金丹三層……

    旁邊的仙劍小隊的隊員都震驚地看著丁浩。

    「我的天,太子他結丹到現在才三個月,竟然能提升到金丹三層!」老鐵驚呼一聲,不停贊道,「服了服了,想當初我提升這三層,整整閉關了五年!」

    郭曉道,「五年還是快的!金丹修鍊要比築基難,煉化靈力以後,還要用靈力煉出丹紋,我花了八年!」

    他們說到這裡,突然又想到一個問題。丁浩這三個月,根本沒有打坐,修為如何提升呢?

    飛騰道,「天才就是天才!跟我們這些人怎麼比?我聽說一個傳聞,說魔道很多年就已經下手,讓南山大陸不能產生一個真正的天才!」

    正在他們說話之中,丁浩的修為又是一跳,直接進入金丹四層!

    這時,他的修為增加才停止下來。

    「不是吧!金丹中期!」

    就連飛騰真人都感覺有些傻眼,三個月時間進入金丹四層,這絕對是驚世駭俗的一件事兒!

    丁浩本來想展示到金丹三層就算了,不過想想,前段時間他看見葉雯的修為也進入金丹三層了,所以乾脆多展現一點實力。

    事實上,丁浩現在的修為已經是金丹五層了。

    他本來想在殺狼皇之前,把修為提升到金丹六層,可是因為這一個月都在尋找東土大陸的隱藏路線,所以耽誤了時間。另外還有一個原因,他發現進入金丹五層以後,吸星魔訣的效果再次銳減。

    按照這種減速下去,他不知道要吸多少金丹真人才會提升,所以吸星魔訣的第四層功法,他志在必得!

    「好,到底是老祖宗看中的人物,天才!真正的天才!」飛騰等人,也只有用天才來解釋丁浩修鍊速度瘋狂的原因了。

    丁浩嘿嘿笑道,「其實各位師兄,關鍵是丁某父母在九島的時候都是商人,小時候收購了幾顆赤果,給我服用,所以我修鍊什麼功法,基本上事半功倍。」

    「竟然是赤果這種早就絕種的天材地寶,好東西!」眾人眼睛都亮起來。

    赤果這種東西,這世界幾乎絕跡,當初丁浩在魔冢之中兌換到幾顆,孟令帥和老黑風都頗為眼紅!所以丁浩用赤果來解釋,倒是讓人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飛騰嘆道,「原來丁太子能有現在的成就,是因為當初服用了幾顆赤果,這種珍貴的天材地寶,造就了現在的你啊。」

    丁浩點頭道,「父母之恩啊。」

    眾人都頗為觸動,紛紛感嘆父母之恩,其實哪裡知道,丁某人就是扯淡。他只是一個沒有父母的孤兒,他能走到今天這一步,九成在於吸星石,一成在他的精明。

    有了丁浩的實力保證,大家也就放心了,當下幾人離開軍帳,扔出各自的飛行靈器,奔向天空的一側。

    就在他們剛離開,軍帳之中的另外一個房間也忙碌了起來。

    「無道,他們出發了!」

    「如果我們沒有猜錯,他們是想要獵殺那隻剛剛結嬰的狼皇!」

    烈無道臉色陰冷,「真的沒想到,飛騰這小子竟然這麼膽兒大,打起了元嬰級妖獸的主意,難道他不知道獸嬰煉化成人嬰是違反正道倫常的嘛。」烈無道等人實力稍遜,他們可不敢打狼皇的主意。

    那白面書生一樣的男子道,「飛騰一向勾結妖魔鬼道,才不顧什麼正道倫常,等他結嬰以後,說不定就投靠了魔道。」

    烈無道罵道,「這種叛徒,狼心狗肺,我道宗哪裡對不起他。」

    白面書生道,「現在的關鍵是丁浩,我們的目標是他。」

    他們一直沒有對丁浩出手,就是顧忌丁浩的實力,還有丁浩的無極梭,速度也是飛快。

    烈無道思索了一下,陰森道,「若是我們單獨對丁浩出手,這件事還有可能失敗。可是現在有了狼皇相助,倒是一件好事兒,我們到時候來一個陰的,把他們都害死!」

    白面書生嘿嘿笑道,「我也有此意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碧空幽藍,遠遠的眺望過去,天空的盡頭是一片的雪域茫茫。

    「那邊就是北雪大陸了,一年四季都是大雪紛飛。」

    丁浩跟著飛騰他們飛行了小半天,就來到仙國的北部,望月山谷。

    這裡一半位於北雪大陸,一半位於南山大陸。從空中看去,只見一個月牙形的山谷之中,一半綠色一半白色,頗為壯觀。

    「嫂子在那邊。」郭曉抬手一指。

    眾人飛身下去,來到近前,才看見這裡站著一個穿著白狐皮襖子的女子。女子身材高大,看上去很壯實,和南山大陸的人略有不同,和飛騰的相貌倒是有些相似,女子金丹七層的修為。

    飛騰介紹道,「這是我的道侶,香雪。」又指著丁浩道,「這是我的好兄弟,九烈仙國太子丁大牛。」

    丁浩心說,看來這就是那個奴道的朋友,沒想到竟然是飛騰的道侶,怪不得飛騰如此的信任。

    香雪笑道,「早就聽說九烈仙國出了一個英俊帥氣的太子,原來就是大牛兄弟,竟然這麼年輕。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一般一般,仙國第三。」

    眾人一陣笑。

    飛騰這才開口問道,「現在情況怎麼樣?」

    香雪正色道,「我經過這段時間的觀察,金毛狼皇就呆在山谷最深處的山洞之中,我讓小鬼去洞里探測了一下,這是一個死洞!狼皇一般很少出洞,都在洞中修鍊,來來往往的都是它手下的五條狼王。」

    郭曉道,「我們上次也是非常的幸運,見到了狼皇。要不然直到現在,也不知道山洞之中躲著一隻狼皇!」

    飛騰點頭,又問道,「現在可在洞中?」

    香雪道,「就在洞中。」

    「如此甚好。」

    其實他們來之前,有兩個方案。

    一個方案是在洞外獵殺狼皇,那樣的好處是可以在洞外布陣,壞處是狼皇的元嬰逃走很難捕捉;另一個方案,就是在洞內獵殺狼皇,好處是狼皇的元嬰容易捕捉,壞處是沒有陣法,殺死狼皇更加的費力!

    現在狼皇在洞中,那就只好使用第二套的方案。

    飛騰又道,「那你再用小鬼探測一下,以免出錯,此事必須確保萬無一失。」

    「好。」香雪從衣袖之中取出一塊羅帕,羅帕上畫著十幾個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,她用嘴一吹,其中一個就從羅帕之中跌落出來,是一團灰不溜秋的東西,鑽進地下,就消失不見了。

    看著丁浩的眼神,飛騰尷尬道,「魔道手段,可能兄弟以往見得少。」

    香雪笑道,「這是鬼奴帕,上邊有著我煉製的一些鬼奴,見笑了,我們魔道之人,都是煉製的一些正道不恥的東西。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無妨,只是你這鬼奴帕,讓我想到某些東西。」

    當下,丁浩把在交戰區兩次莫名其妙被偷走東西的事情說了,當然他也沒說六面魔,只說是一些靈石。

    「還有這種事。」香雪奇道,「難道你懷疑也是奴道修士?」

    丁浩搖頭道,「我覺得不像是修士,如果是修士,沒必要偷這些散碎靈石。而且最重要的是,它根本沒有打開靈寶囊,就將其中的靈石偷走了。」

    香雪思索一下道,「我倒是聽說一個傳說,鬼域有一種地鼠鬼,喜歡在地下穿行,如同地遁!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對對對,好像地遁,不過又和人類土遁不一樣,跟你的小鬼倒是有些象。」

    郭曉道,「鬼域距離這裡十萬八千里,怎麼可能來到這裡。」

    丁浩擺手道,「你們不知道,這次大魔亂時代,妖魔鬼道全部都動了起來,鬼域的鬼族過來也不是一個兩個。」

    眾人都是點頭。

    丁浩又道,「其實我倒是有些偵查手段,只是我的偵查手段只能在空中,對地下就難以尋找了。」

    香雪笑道,「這有何難,等這裡事了,我帶著鬼奴帕幫你去尋找一番,如果能馴服地鬼族,你偷人東西就方便了。」

    丁浩笑道,「那敢情好,就跟嫂子合作一下,到時候地鬼偷的東西歸我,地鬼鼠歸你。」

    香雪道,「一言為定。」

    大家一邊聊天,一邊就等待鬼奴返回,直到天色發黑,到了夜晚以後,一輪圓月照得山谷之中清清朗朗,才有一個黑色的影子從地面之下鑽了出來。

    「小鬼回來了。」

    今天三更了,是補昨天欠的一更,大家有月票的別客氣啦。

    饅頭去吃晚飯,明天繼續加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