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521章遭遇偷襲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五一九章遭遇偷襲

    「快啊!」老鐵滿口噴血,可是依然在硬撐。

    如果消息放出去,將來會有無盡的麻煩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全身都布滿黑色符文的飛騰終於暴起,抓住狼皇碩大的腦袋,猛地一擰,將狼皇整個摔倒在地!

    然後他舉起鐵拳,猛地砸在狼皇的腦袋上。

    狼皇困獸猶鬥,發出最恐怖的實力,它口中狂暴的吼出一聲,狂風席捲,其中暗藏無數的風刃,風刃一道兩道對飛騰沒有危害。可是這風刃化成旋風,好像一台絞肉機一樣,圍繞著飛騰盤旋!

    嚓嚓嚓,飛騰健壯的身上開始出現無數的刀痕,刀痕慢慢加深,越來越深,最後出現無數條平行的螺旋形刀紋,鮮血淋漓。

    眼看就在這危急關頭,丁浩的雙目一凝,「不好!有好幾個人正在接近這裡!」

    他是從食屍蟲那裡得到的消息,食屍蟲感應到有人以非常快的速度正在飛來。

    飛騰暴喝一聲,「你留下妖藤,然後去支援一下郭曉他們。」

    「好。」

    現在是狼皇和飛騰以力相搏,丁浩也幫不上什麼忙。不過丁浩臨走前,心念一動,拿出一塊紫色的護臂扔過去,「用這個砸!」

    這個護臂是來自獸域的古修遺迹,因為等級較高,丁浩用不上。

    飛騰也用不上,不過這東西相當結實和堅硬,用來砸人,力量很恐怖。

    「好!」飛騰接過紫色護臂,套在手臂上猛地一下,這一下給力,砰的一聲,把狼皇砸的踉踉蹌蹌起來。

    「好東西!再來!」

    丁浩身影一動,就衝出洞口,等他來到洞口,已經慢了一步。

    就看見一道紅色的箭影從樹林之中射出,郭曉毫無準備,他躲在一顆大樹後邊張開一張捕嬰網。那道箭影來得非常的刁鑽,轟地一下就穿透大樹,把大樹榦上貫穿一個圓形的窟窿,餘威刺進郭曉的後背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郭曉口噴鮮血,撲倒在地,不知死活。

    另一個仙劍小隊的成員震驚,連忙想要撲過來,可是又有三道紅色的箭影,也是非常的刁鑽,把這名隊員的前後路全部封死!

    「不好!」丁浩剛好看見這一幕,身形猛地一個旋轉,將無極梭給放了出去。

    無極梭脫離丁浩,如同閃電一般,后發而先至,擋在那名成員的面前,硬是給他擋住了其中必殺的一箭。

    丁浩在空中一個翻身,落在郭曉的身邊,拖住郭曉,想要將其拉近洞中。可是郭曉卻是強行掙紮起來,推開丁浩,「我要在這裡撐住捕嬰網!」

    丁浩急道,「現在還撐什麼?有人偷襲!」

    郭曉道,「不行!飛騰大哥能不能結嬰,就在這一次機會!你不知道,他有了天地感應!若是等天地感應消失,以後就沒戲了!」

    天地感應,是一種很奇異的感覺,也可以說是第六感。

    某些人在突破之前,就會有天地感應。這種感應說不清楚,但是卻是能感應到。如果修士得到天地感應以後,就儘快開始修鍊突破,絕對是事半功倍,突破的成功機會,也會增加數倍!

    不過天地感應是很偶然才會出現,一般都是一些幸運兒,蒙上天垂憐,才能得到這種神奇的機會。

    當然了,反過來說,如果天地感應期間你不突破,浪費了這次機會,那麼你想要突破,就真的困難了。

    「怪不得飛騰拚死要得到這顆元嬰。」

    丁浩沒辦法,好在郭曉沒有生命危險,剛才那一箭大半的力量被樹榦消耗,要不然郭曉就完了。

    「可是敵情不明,你們倆在外邊會很危險。」丁浩焦急又道。

    這時候,另一名仙劍小隊的成員從雪地上快速爬過來,大聲道,「應該是狂沙小隊的人,剛才那一箭是烈無道的九品靈器火飛蝗射出來的!」

    郭曉震驚道,「怎麼可能?我還以為是魔道的人,怎麼會是自己人?」

    那名弟子道,「我絕對不會看錯!我曾經和烈無道他們出去過一次,見他用過!這火飛蝗其中還帶有火靈毒,會燃燒你的靈力,你的靈力會逐漸消退!」

    郭曉心念一沉,感應一下,果然是這樣。如果這名弟子不提醒,他根本沒發現自己的靈力已經越來越少。

    「他們為什麼要殺自己人!」郭曉還是不相信。

    丁浩臉色陰沉,一字一句道,「郭曉大哥,不好意思,他們要殺的是我!我連累了你們。」

    狂沙小隊和唐元昊關係密切,之前就跟蹤過丁浩,心懷不軌。丁浩一直想要對他們下手,不過這些人非常狡詐,一直沒有機會。

    可是沒想到,他們竟然選擇在這裡時候下手。

    「那怎麼辦?」郭曉他們驚呆了,不知道狂沙小隊為什麼要殺掉仙國太子。

    丁浩取出一瓶丹藥給郭曉道,「這是上古的化厄丹,任何靈毒都可以解,你吃一顆。」

    此刻山林之中靜悄悄,不過丁浩很清楚,有幾雙眼睛正在看著自己!他在山林之中留下的食屍蟲,此刻已經全部都失去了聯繫,很顯然,這些人都是精明的獵手。

    一陣寒風從白雪皚皚的樹林之中吹來,丁浩一身真魔套裝站在山洞前,用不大不小的聲音說道,「烈無道,你們狂沙小隊偷襲本宗弟子,出手狠毒,妄圖殺害仙國太子,難道你們不怕宗門和仙國的鐵律嘛?」

    樹林之中響起一個陰惻惻的聲音,「你算是什麼太子?唐元昊都跟我們說了,你原名丁浩!前任仙國太子烈仇就是你殺死的!你還敢不承認嘛?」

    「什麼?」郭曉和另一名仙劍小隊的成員,都震驚的看著丁浩。

    他們也聽說過丁浩的事情,可是沒想到,就是站在眼前這個少年。不過回頭想想,好像這也是很有可能的事兒!

    烈無道又道,「丁浩,既然事情說開了,那咱們打開天窗說亮話!」

    「本來唐元昊說了,要把你的事情給宗門和老祖宗彙報上去。」

    「不過我們看你修行也不易,就想出一個折衷的辦法。你把你在魔冢之中得到的所有的寶物,全部都扔下,然後跪在我的面前,煉製一塊命血牌!我就饒你一條命!」

    「交出寶物,煉製命血牌!」丁浩雙目之中閃出怒意。

    命血牌便是用自己的精血煉製,和自己的性命相連接。然後這塊牌子在別人手中,別人想要自己啥時候死,就啥時候死!這是一種邪道功法,來自域外,相當少見。

    烈無道陰森森道,「丁太子,現在你活命還有最後一個機會,我希望你能把握好!」

    丁浩發出一聲冷笑,「你覺得有可能嘛?就憑什麼?你們真的以為勝券在握了嘛?」

    「哈哈。」烈無道哈哈大笑,「我還真的是勝券在握了!」

    說完,他對著天空射出一道血色的火焰箭光。

    這一箭就是一個信號,片刻以後,從四面八方,傳來接連五聲狼嚎。五聲狼嚎一聲接一聲,全部來自不同方向!山谷的嶺頭上,五匹金丹期的狼王對月嘶吼,傳遞消息!

    隨後,砰砰砰,地面整個震動起來,如同萬馬奔騰!

    丁浩臉色驚變,這不是萬馬,是萬狼!

    郭曉驚呼道,「不好,嫂子恐怕……」

    五匹狼王,都是香雪使用奴道手段引走,現在全部都回來了,恐怕香雪凶多吉少!

    仙劍小隊另一名成員怒吼道,「狂沙小隊,你們好歹毒!」

    如果大批的妖狼回來,丁浩他們就會被困在洞中,腹背受敵,同時,還有狂沙小隊的人虎視眈眈,隨時射出一箭致命的暗箭。

    烈無道陰惻惻的笑道,「這可不是我們歹毒,是唐元昊兄弟想出來的計策,哈哈,仙劍小隊今天你們死定了!飛騰這傢伙煉製魔道手段,別以為我們不知道,我們今天這是除魔衛道,殺了你們以後,我們還要把你們的屍體送交給宗門,我們清理門戶,還會受到嘉獎也說不定!」

    「可惡!」郭曉憤怒無比。

    正在他們說話之中,從山洞裡邊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吼!

    嗷!

    只聽裡邊傳來轟地一聲巨響,丁浩他們臉色一動,就感覺到一股狂風從山洞之中傳來,吹得外邊人東倒西歪!就在這狂風之中,一隻金色的小狼,電光一樣的沖了出來。

    郭曉驚呼道,「快拉住捕嬰網!不能讓元嬰逃走了!」

    外邊的烈無道也是大聲吼道,「別讓他們得到元嬰,搶!」

    只見一片火紅的箭光如同火雨,還有數把飛劍靈器轟來,現場一片混亂!

    丁浩猶豫了一下,把蟲巢放了出來。

    讓蟲巢幫助郭曉他們,然後他飛速衝進洞中。

    不是他不幫著郭曉他們戰鬥,而是狼皇現在剛死,他要趁著這個時候吸收靈力。此刻靈力正在狂瀉,他慢一步狼皇屍體就沒用了!

    丁浩的速度也是飛快,衝進洞窟就看見龐大的狼皇屍體躺在那裡,而飛騰正扶著老鐵,老鐵形勢危急。

    「飛騰,狂沙小隊偷襲我們,你速速前去支援。」丁浩手腕一抬,抓住碧玉金絲妖藤,身影向著洞窟的深處狂奔,將狼皇的屍體拖進洞窟的深處。

    來到無人處,丁浩雙目之中閃出厲色,將雙手猛地按在狼皇身體上,「吸星魔訣,吸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