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524章第四層,金石之術!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五二二章第四層,金石之術!

    雖然飛騰很想自己手刃全部仇人,不過他也非常理解丁浩。

    唐元昊和丁浩有仇,丁浩不可能讓其長期活著,否則就是對丁浩的巨大威脅!

    「那就這樣說定了。」飛騰點點頭。

    丁浩道,「飛騰大哥,其實唐元昊這個人你殺我殺都是一樣的,都是給嫂子報仇雪恨!」

    「謝謝,兄弟!」飛騰這次沒有叫丁浩太子,因為他已經認定丁浩這個朋友,不管他是什麼身份,都是朋友!

    說完以後,飛騰又拿出一塊羅帕和一塊玉柬,開口道,「兄弟,這是你嫂子留給你的!其實她這個人比我還要義氣,答應朋友的事情,就不會忘記。這塊羅帕和玉柬是單獨放著的,可能她害怕自己凶多吉少,悄悄放在一起,留給你的。」

    丁浩接過羅帕,用精神力望玉柬之中一掃,正是操縱鬼奴和羅帕的法門。

    香雪在自己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候,依然記得朋友的事情,這份義氣,讓丁浩扼腕。他點頭道,「飛騰大哥,你放心吧,三十年以後,我們都會去陪你,北雪國白鳳城東城門外,我們要幫你找到香雪嫂子的轉世!」

    「謝謝!」飛騰鄭重點點頭。

    大雪紛飛,狂風將白雪打著旋兒。

    雪中,七道身影奔向不同方向,各自離開,分頭求生,期待三十年後的重逢。

    丁浩並沒有急著回去,而是直奔交戰區,去尋找那神秘的偷竊之物。

    烈陽山上。

    幾道御空靈劍的光影劃破天空,最後沒入了烈陽山上山麓的某一個院落之中。

    「師尊,飛騰帶著仙劍小隊和丁大牛,殺死你的族中晚輩烈無道大哥!」唐元昊噗通跪在烈金風元嬰的面前。

    他知道憑著自己的實力,已經沒辦法斗得過丁浩了,因此只有來求助烈金風。

    跟在唐元昊後邊的,還有狂沙小隊的幾個成員。

    那名白臉書生一樣的男子抹淚道,「金風大士,您可一定要給無道大哥報仇呀!」

    烈金風震驚道,「仙劍小隊一向頗受道宗重視,飛騰為人還算是憨厚,怎麼可能做這種事?」

    白面書生道,「事情是這樣,我們發現飛騰和一名魔道女人交情慎密,不知道密謀什麼,就悄悄跟隨。沒想到飛騰害怕他勾結魔道的事情敗露,竟然就想殺人滅口!」

    另一名弟子言之鑿鑿道,「我們隱約聽見他們談論攻打烈陽山云云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?」烈金風臉色大驚,早就聽說魔道大軍下一個目標就是烈陽山,難道飛騰等人就是內線?

    這時,唐元昊又開口道,「師尊,可能你還不知道,丁大牛其實就是魔冢之中殺死前任太子烈仇的逆賊丁浩!」

    「什麼!」烈金風再次震驚,丁浩此人,讓九烈仙國的第一批魔冢探寶成員死了精光,又在第二批探寶成員的眼皮子低下殺了烈仇,此子堪稱是狡猾無比,沒想到竟然來到九烈道宗。

    唐元昊道,「師尊,這點是沒有錯的!我有充分證據證明他就是丁浩!丁浩是從九州小世界出來,和我一個故鄉,他矇騙不了我的眼睛!」

    「我就說這小子詭異。」烈金風臉色陰沉,冷笑道,「我現在就命令,全宗通緝這幾個魔道姦細!」

    唐元昊連忙道,「師尊,若是公然下令,可能他們就不敢回來了。不如暗下密令,只要一回來,就將他們控制起來!」

    「如此也好。」烈金風思索一下道,「只是這丁大牛是老祖宗欽定的仙國太子,我必須向老祖宗去彙報一下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魔占區。

    一個穿著黑色真魔套裝的少年蹲在了一處土坑前,這正是趕過來的丁浩。

    這個土坑,就是之前六面魔的佛像被偷走的地方。

    「就是這裡,也不知道現在還能不能追到這傢伙。」丁浩手腕一翻,手中已經握了一塊羅帕,正是香雪的鬼奴帕。

    這一路過來,丁浩已經學會了鬼奴帕的控制手段,心念一動,就從鬼奴帕上掉出一個黑乎乎的東西。

    這東西落地以後,就匍匐在丁浩的面前,說它是個鬼,更像一坨黑灰色的爛泥。

    丁浩開口道,「小鬼,有一個傢伙使用土遁在這裡偷走我的寶物,很可能是地鬼鼠!據說你尋找地鬼鼠是強項,現在幫我把它找出來吧!」

    小鬼完全可以聽懂人話,口中也不知道說了什麼,然後一頭鑽進了土坑之中。

    等待之中,丁浩又溝通了一下鬼奴帕。

    這羅帕上,有十幾個鬼奴,其中還有幾個威力不錯的。不過要想動用它們,需要修鍊足夠的奴道法術。丁浩沒有修鍊過奴道,因此能動用的小鬼,也就是兩三隻而已。

    丁浩又琢磨了一下,發現這奴道並不是自己的強項,研究這個的時間,倒不如去研究吸星魔訣第四層。

    他雙目微閉,識海之中浪花翻湧,某一些精神力的塵埃不斷湧現,智慧之光將一幅幅的畫面和一段段的文字重新復原。

    「吸星魔訣,第四層,金石之術。」

    丁浩臉上浮出喜悅之色,打開吸星魔訣的第四層,意味著他修為的再次拔升。

    「吸星魔訣的第一層,可以叫做引靈之術。那個時候,主要是用來牽引一些溢出的靈力。作用于丹葯、靈米這些靈力溢出的物品,牽引其靈力,引為己用;」

    「吸星魔訣第二層,叫做化精之術。專門是吸收煉化植物樹木之中的靈力,對於靈草靈木,頗為有效,將植物之中的靈力精華,吸收煉化,提高修為;」

    「吸星魔訣第三層,便是殺生之術。殺死生物,不管是人類還是動物,都可以殺死他們,搶奪他們煉化的靈力!奪天地之造化,便是殺生之術的最佳寫照;」

    「而眼下這一層,叫做金石之術!精誠所至,金石為開!山川大河,金石之中隱含的靈力,數量驚人,並將其固化,形成條條金石之脈,這一層不但可以吸收金石中的靈力,還可以吸收一些弱小支脈的靈力!」

    丁浩看到這裡,雙目睜開,暗中讚歎,這裂天魔尊能創造這驚天動地的吸星魔訣,果然是想象力和實力非凡,這吸星魔訣的無論哪一層,拿出去都可以算是一份駭人聽聞的驚世功法。

    而現在這些功法匯聚成一部吸星魔訣的巨著,自己能得到,這是自己的幸運,一定要將此功修鍊到登峰造極!

    丁浩將功法第四層略微熟悉一番,這才拍了一下靈寶囊,拿出一件三品的靈器來。

    這是一把不值錢的小劍。不過此劍畢竟是一件靈器,在黑暗之中,表面有著淡淡的寒光籠罩。

    丁浩用手捏住劍刃,用心念去感應。

    以往,他只能感應到的靈力強弱,而現在,他卻是能清楚的感應到,這劍中的靈力就好像是流動的水,來回的晃動游弋,非常的清楚。

    「功法第四層,果然了得。」丁浩心中一喜。

    別人都說,金石之物,靈力在其中是被禁錮的。可是修鍊的吸星魔訣第四層,才會感應到,金鐵之物之中也有靈力的流動,不過流動的方式是不一樣的,人類很難感應到。

    「既然這樣,那麼……」丁浩雙目一厲,心中一動,「吸星魔訣,吸!」

    不久以後,他目中已經滿是喜色,低頭再看那三品的小劍,此刻已經變成一把凡鐵。丁浩伸出另一隻手,雙手一用力,幾乎沒費太大的力氣,就聽鐺的一聲,小劍被撅成兩截。

    丁浩抬手又往一塊青石上一扔,小劍好像玻璃一樣,嘩啦一下,碎成十幾塊,成為不規則的碎片。

    「哈哈,成了!」

    丁浩大喜,這吸星魔訣第四層,不但是一套好用的功法,而且是一套可以用來戰鬥的功法!試想,如果在戰鬥之中,觸碰到對方的武器,直接運用魔功,就可以把對方的寶物變成廢物!

    如果對方是很強大的寶物,自己還可以吸收大量的靈力補充實力,這東西簡直是太好了!

    「吸星魔訣!真的是好東西!」

    丁浩目中有奇異之芒,看向手中的吸星石,這東西每次都會給他巨大的驚喜。

    九奴道,「這東西當然是好東西,要不然大家都要爭搶?而且九塊魔尊舍利,分別是九套功法,雖然九套都驚世駭俗,不過我覺得,其中最為有效的,還是咱們的吸星魔訣!」

    丁浩好奇道,「也不知道還有八套功法都是什麼功法,我現在真的挺好奇,這裂天魔尊的才華簡直是震古爍今,創出的功法,絕對也是非常的恐怖。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其實我也並不是很清楚,不過裂天主人在魔冢之中受益非凡。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,九大功法,應該對應是域外真魔的九大奇迹,金木水火土風雷光星!」

    「原來是這樣。」丁浩恍然大悟,「吸星魔訣,剛好是最後一個奇迹,前邊八個奇迹,每一個都會對應一種功法!真的沒想到,裂天魔尊的本事,竟然是從域外真魔那裡借鑒來的。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你可不要小看域外真魔,他們的文明遠超我們,如果不是人類出現了一位真正的領袖,我們此刻都是域外真魔的奴隸呢。」

    「不錯。」丁浩雙目之中含有期待和敬佩,心中暗道不知道何時才能見到那位真正領袖的風采。

    正在此刻,小鬼從土坑之中鑽了出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