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531章當眾對質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五二九章當眾對質

    「真的沒想到,本來想去偷光電竹,最後竟然把烈金風的整個小世界吞了。」丁浩嘿嘿笑道。

    想到烈金風老東西的表情,他的心情就更好。

    九奴笑道,「我也是沒想到,這個紫竹妖這麼好騙,我們整個就是一個空手套白狼,白白得了一個小世界。」

    其實他們對丁紫竹確實可以說是騙,畢竟那什麼雷電魔訣八字還沒有一撇呢,就把丁紫竹給騙到手了。

    丁浩又道,「不過也不能說是騙,九塊舍利,我必須全部到手。到那時,就把雷電魔訣給他修鍊就是!」

    九奴卻是開口道,「我總覺得他用的電光訣和雷電魔訣有些隱隱的聯繫,說不定第七塊魔尊舍利就要從他這裡打開突破口。」

    九奴這一說,丁浩雙目頓時猛地亮了起來。

    如果電光訣和雷電訣有聯繫,那麼真的可以從丁紫竹為突破口,順藤摸瓜,找到那一塊魔尊舍利!

    「這次我們賺大了!你大爺的!」丁浩興奮地爆了粗口。

    九奴道,「你也別太興奮,如果丁紫竹剝離出祖脈,九烈道宗的大人物肯定要知道。你離開九烈道宗是個問題,事不宜遲,你趕緊準備逃走。」

    「是。」

    現在逃走是一個問題。

    丁浩本來就是冒險回來偷光電竹,現在好了,還要帶走小世界。這樣就勢必驚動整個九烈道宗,到時候怎麼逃走?

    九奴道,「沒關係,還有我呢!實在不行,我只有再扛一扛!」

    雖然他對付丁紫竹耗費了不少力量,可是丁浩吸了丁紫竹本尊的大量靈力,又放出一些血雲,滋養了九奴,可以讓九奴繼續出來活動。

    丁浩從礦脈之中出來,回到靜室,發現靜室里已經多了幾張金鈴符。

    他抬手一招,抓來一張金鈴符,臉色一沉。

    他又抓來一張,臉色更沉。

    「真是怕什麼來什麼,正在擔心這個,烈金風這個老東西就讓我去!」

    這些金鈴符,竟然全部都是唐元昊發來的,說烈金風讓他去一下。

    「宴無好宴,不去!」九奴在吸星石里冷哼道,他已經把新生的血雲都融合了。

    丁浩臉色陰沉道,「烈金風不是讓我去他的院子,而是讓我去議事大廳,用宗門的名義叫我,不去不好!」

    「這樣……」

    九奴臉色低沉,烈金風用宗門的名義來叫人,沒有任何弟子可以拒絕。

    正在此刻,外邊又扔進一張金鈴符,這次措辭更加的激烈。

    「烈金風說了,現在有一樁正道的公案等我去查證,讓我半個時辰之內必須去,否則就來捉我!」

    九奴聽這樣說,震驚道,「他這不是泄露天機嘛?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他就等著我驚慌失措逃走呢!到時候審問都不必了,直接將我拿下!」

    「是這樣!好陰險!」

    現在烈金風肯定派了好多人把守了下山的各個方向,只要丁浩一動,他們就會直接出手!

    九奴想想又道,「至少他們現在並沒有直接來抓你!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畢竟我是老祖宗封的太子,他們不敢亂來,不過如果我真的被當眾揭穿,老祖宗也不會保我,所以說烈金風真是用心險惡!」

    九奴也沒有辦法了,問道,「那你準備怎麼辦?」

    丁浩臉色森然起來,「去就去!等會你讓丁紫竹剝離!到時候,我看看烈金風是什麼眼色!」

    九奴再次跳出吸星石,陰笑道,「主人你果然很有辦法,到時候小世界剝離,道宗一片混亂,你剛好趁亂逃走!」

    丁浩將丁紫竹的智慧之光交給九奴,「呆會兒你跟他聯繫,到時候山下會合!」

    說完,丁浩直接打開陣法,走出了門。

    烈陽山頂,議事大廳。

    四個修士正臉色陰沉的坐著,聽著唐元昊站在大廳中央述說丁浩的罪行。

    「丁大牛此子,在九州道宗所有的小世界我就認識他!」

    「那時候,他就行事乖張,手段毒辣,更是背著師門偷偷飼養妖藤,修鍊魔功!」

    「到了後來,更是將碧玉金絲妖藤種植在學府山下,造出驚天動地的駭人事端,生生吸干幾名師弟師妹的靈力,簡直是恐怖至極!」

    唐元昊自己並沒有親眼見到,不過他憑著別人的隻字片語,添油加醬,說的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「丁大牛竟然是這種人?」宗主元君尊者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烈金風冷笑道,「我之前就說這小子是來歷不明,他結丹之時,我明明感覺到有魔氣從他身上散出!現在看來,我的懷疑果然沒錯,原來他在東土大陸的時候,就已經犯下該死的罪行!」

    那邊坐在客位上的,是白雲道宗的段元嬰和孟令帥。

    孟令帥點頭道,「真的是沒想到,原來這丁浩,竟然早就投入魔道。他居然還在魔冢之中加入我正道聯盟,唉,我也是被他蒙蔽了!家師有令,這次捉到他,一定要拿回我白雲道宗好好審問!」

    烈金風道,「理所當然,憑著我和你師尊的交情,你們直接帶走!」

    元君尊者一愣道,「這個恐怕不妥吧,就算是丁大牛就是魔道賊子丁浩,也應該由我們九烈道宗問罪吧。」

    孟令帥道,「稟宗主,我師尊說了,可以依次來。先由我們白雲道宗審問,問完我們白雲道宗的事情,再交還給九烈道宗審問。」

    烈金風道,「師叔,這丁浩先是在白雲道宗作惡,理應先由白雲道宗審問。」

    「這不妥。」元君尊者雖然為人忠厚,可是還是很講究原則的。

    孟令帥心中暗自擔憂,他們這次來目的就是拿出戮仙槍。可是這件事他又不敢擺明說出來,否則的話,九烈道宗動了貪念怎麼辦?

    因此他賄賂了烈金風,想要將丁浩先帶走再說。

    可是現在元君尊者又不同意,這可怎麼辦?

    正在此刻,丁浩一襲白衣,飄然走進了議事大廳。

    「見過宗主,見過烈師叔。」丁浩各自行了一個禮。

    元君尊者道,「這是白雲道宗的段元嬰和孟真人。」

    丁浩又抱了個拳,「段前輩,孟師兄。」

    孟令帥立刻出言不善道,「丁大牛,你可認識我?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當然認識。」

    孟令帥狂喜,拍案道,「你這是不打自招!你居然敢說認識我!你還不認罪?」

    丁浩疑惑道,「我也是封魔島上封魔城的人,你孟師兄在封魔島,誰人不識?難道認識你也是罪,那豈不是九島人人有罪?」

    孟令帥怒吼道,「巧舌如簧!牙尖嘴利!你就是丁浩,你絕對就是丁浩!」

    丁浩回頭看著元君尊者,奇道,「宗主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?」

    這廝演技一流,元君尊者也分不清楚,開口道,「是這樣,九島區域出了一個正道叛徒,叫做丁浩!白雲道宗的道友懷疑你是丁浩,來興師問罪了!」

    丁浩聽出元君尊者也有不爽,連忙道,「既然如此,那白雲道宗的二位前輩,你們拿出證據來,證明我是丁浩!」

    白雲道宗雖然明知道這是丁浩,可是要拿出證據,哪有證據?

    孟令帥臉色鐵青,冷道,「你這魔道賊子,狡猾無比!你說你是丁大牛,你先證明你是丁大牛!」

    敢情你們沒有證據,這就好辦了。丁浩心中好笑,毫不畏懼,反擊道,「真是搞笑,你們白雲道宗就是這麼不講道理嘛?莫名其妙跑到其他宗門,胡亂指責,那我先要你證明一下你是孟令帥!我的記憶里,孟師兄一直是一個講道理的人!我懷疑你是冒充的!」

    孟令帥差點沒吐出一口血,罵道,這魔道賊子果然能說會道,倒打一耙。

    這時烈金風拍拍桌子道,「丁大牛,你對白雲道宗的前輩客氣些,不要胡攪蠻纏!」

    你大爺的!丁浩暗罵一句,這個烈金風真的是很討厭,呆會兒有你哭的時候。

    唐元昊走了上來,開口道,「丁浩,你不要否認了!別人不認識你,可是我很認識你,別說你改頭換面,就算是化成灰,我也認識你!你就是丁浩!要不然,你不會把商彩雲當成商雲!」

    烈金風大聲道,「對呀!據我所知,商雲是商彩雲豢養的奪舍之爐鼎,兩者非常相像!而那商雲只在九州小世界出現過,你認識商雲,你還想抵賴嘛?」

    丁浩聽了心裡砰地一震,商雲竟然是商彩雲的奪舍之爐鼎。

    商彩雲是絕體之身,生命不久,可以如果奪了商雲的身子,她就可以繼續好好的活下來!怪不得商雲長得像商彩雲,原來就是為了商彩雲準備的。

    丁浩感覺到很難受,作為朋友,他實在不能見到商雲被人奪舍。

    不過眼下,他也沒空考慮別人,還是先把自己這一關給度過了再說。

    唐元昊又道,「丁浩,你不要否認了!沒用的!不但我認出了你,而且唐鵬程和葉雯他們都認出了你!」

    丁浩咬牙不承認,抱著胳膊道,「什麼認出不認出,你們要拿出證據來!」

    「證據,你當我們是凡人官府嘛?」烈金風冷笑,對著元君尊者抱拳道,「師叔,讓我對丁浩搜魂,是真是假,一搜便知!」

    其實烈金風心裡也有想法,白雲道宗的人千里迢迢的趕來,想必這丁浩身上真的很有油水!自己搜了丁浩的魂,自然就知道有什麼寶物!

    「搜魂!」丁浩臉色震怒,暗道,這烈金風早晚要弄死他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