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532章證魂石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五三零章證魂石!

    「搜魂?」元君尊者連忙搖頭道:「萬萬使不得!丁大牛是我仙國太子,怎麼能隨隨便便就搜魂?若是如此,道宗弟子必定人人自危!更何況,搜魂會損傷精神力,影響資質,若是壞了他的資質,誰來承擔責任?」

    烈金風依然堅持道,「我來承擔責任!若是丁大牛不是丁浩,我烈金風願意承擔任何責任!」

    丁浩聽得心中大怒,烈金風小兒,老子跟你有什麼深仇大恨,非要這樣逼我!

    不過元君尊者還是搖頭道,「不行不行!搜魂這件事,你再也不要提,我九烈道宗弟子若是被如此搜魂,以後九烈道宗的聲譽盡喪,萬萬使不得!」

    烈金風和唐元昊焦急地抓耳撓腮,也沒有更好的辦法。

    正在此刻,跟孟令帥一起來的段長老開口道,「我倒是有一個辦法,雖然不能證明他就是丁浩,但是可以證明他是正是魔!這法子不用搜魂,對資質沒有任何影響。」

    段長老雖然只是一個元嬰大士,可是一向無欲無求,在正道頗有威望。

    因此元君尊者也不得不給他一點面子,問道,「段道友你但說無妨。」

    段長老道,「是不是魔道賊子,有沒有修鍊魔功,我這裡有一件寶物,一試便知。」

    說著,段長老衣袖在桌上一掃,一塊白色的石頭,便出現在面前的茶几上。

    段長老又道,「這是證魂石,哪怕修鍊一點點的魔功,它都會有反應。只要丁太子用手放在證魂石上,是正是魔,一眼分明!」

    「證魂石?」眾人把目光都聚集向石頭。

    丁浩和孟令帥等人都沒聽說過這寶物,元君尊者解釋道,「魂石,化外之寶。有證魂石、鑒魂石、定魂石等等,都有各自的作用,確實可以分辨正魔,而且不會對測試者產生任何的影響。」

    丁浩看看這饅頭大的白色石頭,心中暗道,我的基本功法就是魔功,這一放上去,豈不是露餡了?

    烈金風卻是不太相信,疑惑道,「有沒有修鍊過魔功,一試便知?當真有這種寶物?」

    段長老點頭,微笑道,「若是不信,烈師兄可以一試。」

    烈金風自己不敢試,開口道,「元昊,你把手放在上邊。」

    唐元昊臉色尷尬。

    這年頭誰沒有幾件魔道寶物?誰沒有練過一點魔道小手段呀?

    不過唐元昊畢竟不是主要練的魔功,因此猶豫了一下,還是把手放在上邊。

    頓時,就看見那乳白色的石頭上,浮起淡淡的黑色。

    不過轉眼之間,黑色消弭於無形。

    唐元昊鬆了一口氣,段長老笑道,「這位師侄十年前可能修鍊過魔功,不過涉魔不深,而後便沒有繼續修鍊,最近也從來沒有使用過。」

    唐元昊不敢說謊,連忙道,「不錯,那還是在小世界之中,被魔道之人欺騙,修鍊了魔道功法,我尚不自知。後來我下界師尊發現,便沒有修鍊了。」

    「果然如此。」烈金風再看那石塊,已經很滿意的點頭了,「連曾經修鍊過魔功都能測出來,好!」

    丁浩結丹的時候,他清楚地感覺到一絲魔氣溢出,如果丁浩測試,怕是絕對要現形!

    「丁浩小兒,這次看你怎麼過關!」烈金風目中閃過冷笑。

    丁浩殺死烈仇,又害死烈無道,他早已是恨極。

    而且更重要的是,丁浩在魔冢得到數量驚人的寶物,白雲道宗都千里迢迢來找人,這次恐怕要大有收穫。

    想到這裡,烈金風又道,「元君師叔,如果證魂石證明丁浩是魔道,那麼就讓我來給他搜魂!看看他到底是不是丁浩賊子!」

    丁浩聽得目中森然,恨極了烈金風。

    元君尊者有些猶豫,雖然他維護宗門弟子,可是如果一個弟子連證魂石的測試都通不過,那還是什麼的正道弟子?

    他終於點點頭,問道,「丁大牛,你可有話說?」

    如果丁浩沒有話說,那就上證魂石!

    唐元昊目光森然看著丁浩,心中陰笑,丁浩你也有今天!

    孟令帥也是滿目冰冷。

    眾人注視下,丁浩緩緩道,「宗主,你若是讓我通過證魂石考驗,我無話可說。不過我還有一句話要說。」

    元君尊者道,「你說。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如果證魂石考驗以後,證明我是清白的,那又如何?」

    烈金風頓時拍桌子罵道,「你怎麼可能是清白的?你不要狡辯了!你這種東西,一看就不是個好東西,我第一次見你,就知道你是魔道賊子!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宗主,烈師叔對我成見這麼深,我幹什麼都是作惡,做什麼都是魔道。試問,我在仙國邊境,殺死了多少魔道,軍帳軍功第一!我若是魔道,何必如此?」

    唐元昊大聲喝道,「讓你測試就測試,我剛才不是已經測試了?讓你測試一下,難道你還要討價還價不成?」

    本來元君尊者有些猶豫,現在聽了唐元昊的話,感覺頗有道理。於是開口道,「丁大牛,你就測試一下,對你的身體也並沒有任何的害處,不要討價還價了。」

    丁浩心裡恨透了唐元昊,只好又道,「我當然不是要跟宗門討價還價,而是這白雲道宗,他們跑來我宗,無端指責我這仙國太子,若是我什麼都不說就接受測試,豈不是顯得我道宗無能?」

    「這……」元君尊者目光看向段元嬰。

    孟令帥搶先開口道,「丁浩,我看你是不敢接受測試吧?」

    丁浩冷笑道,「你怎麼知道我不敢,我在等你一個表態!」

    孟令帥道,「如果你通過考核,我隨便你怎麼樣?」孟令帥心中在冷笑,丁浩你不要硬撐了,我師尊可是請了天機道宗的前輩找到你的!千錯萬錯,天機道宗也會有錯嘛?

    因此,孟令帥相當篤定。

    「隨便我怎麼樣?」丁浩瞪眼喝道,「那你可敢當眾跪地向我道歉?」

    「你!」孟令帥氣的差點跳起來,這個丁浩太可惡了,竟然要自己跪著道歉。自己是九島區域第一金丹真人,隨時可以閉關突破,准元嬰啊!竟然跪著給你道歉?

    不過他轉念一想,丁浩如此惡毒,正是因為信心不足!

    「你想要撐死我?」孟令帥白臉上突然浮起了笑容,你想要用這個條件來撐死我,那我就撐死你!

    於是他毫不猶豫,介面道,「若是你通過測試,我可以給你下跪道歉!可若是你沒有通過測試,那你就立即跟我走,接受我白雲道宗的任意處置!你可敢答應?」

    這孟令帥也是狡詐之輩,本來他還在想辦法,怎麼從九烈道宗帶走丁浩。

    畢竟,關係到《天機遺策》和眾多寶物,就算是丁浩是魔道,九烈道宗也不一定答應放人。

    可是如果通過這種賭鬥就有了十足的理由!

    孟令帥在心裡暗贊了自己一句,老子還真是機智的少年!

    丁浩聽他答應,立即擊掌道,「好!在場各位,你們都是前輩,你們做個見證!」

    元君尊者點頭道,「我可以見證。」

    孟令帥冷笑道,「那你來啊,你測試呀,你敢嗎?」

    「有何不敢?」

    丁浩毫不猶豫上前幾步,大手一巴掌就按在那潔白的石頭上。

    果然,他手才一觸碰,石頭頓時有了黑氣,黑氣出現的速度,要比剛才唐元昊快多了!

    「這……」元君尊者震驚。

    而烈金風、孟令帥和唐元昊等人,卻都是滿臉的得意。

    不過接下來,他們就笑不出了。

    下一秒,多雲轉晴,黑氣絲絲的消失,越來越少,證魂石越來越白……

    到了最後,證魂石竟然白了一個通透,感覺比沒人摸的時候還要白。

    「怎麼可能?」孟令帥看見鬼一樣的看著丁浩,開口大喊道,「不可能!絕對不可能!你就是丁浩,你就是魔道賊子!這是天機道宗的前輩算出來的,這絕對不會錯!」

    烈金風也是疑惑的看看丁浩,又問道,「可是他剛放上去,一開始有點黑……」

    段元嬰倒是頗為公允,點頭道,「那隻能證明很久以前丁太子修鍊過魔功,至少十年,丁太子都沒有修鍊和使用過魔功。」說著,段元嬰站起來,微微欠身行禮,「丁太子通過了證魂石的考核,是一個真正的正道修士。」

    這樣一來,某些人的臉色很難看。

    孟令帥大聲道,「這隻能證明他不是魔道,但是不能證明他不是丁浩!他就是丁浩,他絕對就是丁浩!你們聽我說,這是天機道宗的前輩幫我師尊算出來,他就是丁浩!」

    不過這次,元君尊者目中已經全部都是輕蔑。

    丁浩站到孟令帥面前,笑道,「孟師兄,玩不起就不要玩!怎麼,現在拉稀了?剛才不是很強硬嘛?堂堂九島第一金丹,願賭服輸都不懂嘛?」

    烈金風拍案而起,怒吼道,「丁大牛,你對兄弟道宗的長輩客氣點!你懂不懂禮貌?」

    丁浩冷笑,「人家都說,烈家是九烈道宗的中流砥柱,現在我怎麼覺得,烈家怎麼改了風向呢?難道是晚輩凋零,想要投靠白雲道宗不成?」

    烈金風怒道,「你混賬!簡直是放肆!我作為宗門長輩,是要你懂點禮貌,不要丟了九烈道宗的臉!」

    「我丟臉?」丁浩哈哈一笑,又對臉色鐵青的孟令帥道,「孟師兄,既然烈師叔都這樣說了,那就不要磕頭道歉了,你學三聲狗叫,總可以吧?」

    孟令帥氣的差點吐出一口血,「你,你欺人太甚!」

    今天感冒沒好,狀態不好,不過既然說了,還是要努力一下。

    確定三更,爭取四更。

    饅頭加油,如果欠了,肯定會還的啦。

    還有,月底月票趕緊投吧,不投就作廢了喲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