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535章狂吸地脈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五三三章狂吸地脈

    轟轟轟。

    烈陽山上傳來一聲聲的巨響,兩個巨大的身影正在激烈的戰鬥。血雲衝天而起,而從天空的高處,卻高懸著著一隻巨大的紅色木魚。

    靜室之中,丁浩擦乾淨嘴角的血跡,聽見外邊的聲音,心中暗自擔心。

    唐鵬程和葉雯跟著走進靜室,唐鵬程看看這兩人,道,「你們好好談談吧,丁浩,我希望你成為我們的師弟。」

    說完,他扭頭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葉雯看著丁浩,心中頗為糾結,她希望丁浩自廢魔功,成為老祖宗的弟子。不過她又清楚的知道,丁浩的心裡,是絕對不會願意的。

    「讓我靜一靜吧。」丁浩盤腿坐在蒲墊上。

    「也好。」葉雯點點頭,也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唐鵬程和葉雯都走出靜室,不過並沒有走遠。老祖宗讓他們跟著,還要看著丁浩的意思,防止他逃走。

    唐鵬程見葉雯出來了,問道,「他怎麼說?」

    葉雯苦笑道,「他需要靜一靜。」

    唐鵬程嘆了一口氣,也是無話可說。

    他們並沒有進入靜室,那是因為靜室之中無可逃遁,倒並不怕丁浩逃走。

    不過丁浩卻是早有想法,他立即打開靜室的陣法,動作起來。

    先挖開靜室中的坑,下邊的烈陽石礦脈露了出來。

    「九奴,你是我的忠僕!我能走到今天這一步,都是你的功勞!」

    「如果不是九奴,我丁浩早就死了!又或者生不如死!成為九州小世界的一個廢物!」

    「正道又如何,魔道又如何?若是知恩不報,那便是畜牲!」

    「我絕對不會放棄你,九奴!」

    丁浩看得出,老祖宗很強。

    現在的九奴,絕對不是其對手!

    「九奴,你撐住,我會讓你強大的!」

    丁浩雙目之中射出瘋狂,伸出自己的雙手,按在下邊的烈陽石礦脈上,一字一句道,「吸星魔訣,吸!」

    靈力狂暴,瘋狂地湧進吸星石!

    丁浩之前雖然吸了礦脈,可是只是吸了不到一半的力量!當時怕別人發現,不過現在,丁浩管不了許多了!

    咔!咔咔!

    失去靈力的礦脈全部變成了青白色的石塊,然後無力的裂開!

    如果有人可以看到地下,就可以清楚的看到,一條火龍一般烈陽石礦脈,幾乎是在瞬間,全部變成青色的岩石。

    然後這條青色的岩石帶,全部裂得粉碎!

    位於這條岩石帶上的大片的植物和房屋,都跟著歪倒或者坍塌!

    「轟!」

    妙香院之中,某一個煉丹房,正在煉丹的一個爐鼎下的火焰瞬間熄滅。然後地面突然裂開一個洞,三隻爐鼎其中之一陷了下去,隨即轟咚一聲,爐鼎翻倒在地。

    紫竹院之中,一道巨大的裂縫出現,橫跨紫竹院,直通院中的池塘。大量的池塘之中的綠水,流進裂縫之中,一池之水,傾瀉乾淨。

    更下游的陽石院,十幾名築基弟子正在切割出地面下的烈陽石,然後煉化出其中的烈陽石液。可是他們吃驚的發現,後邊取出來的烈陽石,竟然全部都是青石,用手一捏,青石竟然全部裂成粉末。正在他們疑惑,採石坑之中突然湧出大量的綠水,沖得他們東倒西歪。

    混亂,整個烈陽山一片混亂。

    到處都發生著莫名其妙的坍塌,礦脈變得枯竭,地面出現裂縫,各院的弟子全部都驚呆了,不知道發生了什麼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丁浩又放出了地鬼鼠。

    他並沒有任何的猶豫,一頭鑽進吸星石,然後又鑽入地鬼鼠的身體之中。

    「地鬼鼠,給我去找其他的支脈!」

    目前的吸星魔訣,還不夠吸取祖脈,不過卻是可以吸取支脈!

    要想讓九奴變得強大,就只有搶奪更多的靈力,打開更多的空間,開啟更多的血雲!

    地鬼鼠沿著這條支脈向上游移動,不久以後,前方又是一條支脈。祖脈就和人的血管差不多,一條主動脈上邊,有著數量驚人大小分支。

    太過細小的支脈,丁浩不考慮,就尋找那些中型的支脈,然後從地鬼鼠的身體之中出來,再次猛吸!

    丁浩吸到哪裡,哪裡就發生坍塌,烈陽山上亂成一片。

    不久以後,地下深處某一處。

    「這條支脈好大!」

    丁浩看著面前的一個熔岩洞窟,面前全部都是火紅色的烈陽石,這是一個火紅的世界,烈陽石以各種奇形怪狀的形勢存在。

    「這條支脈位於烈陽山的議事大廳之下!」

    丁浩之前已經吸了四條支脈,吸星石之中匯聚了數量驚人的血雲!

    「如果吸干這條支脈就絕對夠了,可以讓九奴提升一倍都不止!可是這條支脈位於議事大廳之下,我如果吸了這條支脈,恐怕九烈道宗真的要勃然大怒!」

    丁浩猶豫了一下,最後還是把雙手按在了腳下的礦脈上。

    「吸星魔訣,給我吸!」

    「宗主,不好了,議事大廳坍塌了!」

    九烈道宗的宗主元君尊者感覺到焦頭爛額,今年真是多事之秋。丁浩的事情還沒處理完,又出現一個大魔頭。眼看老祖宗就要收拾了這個魔頭,烈陽山上卻是到處坍塌,現在連議事大廳都坍塌了,這到底是怎麼了?

    「快去看看。」元君尊者心中暗道,如果事情繼續發展下去,恐怕真的要打開時空棺材,請一位躺著的老不死出來坐鎮了。

    此刻的丁浩已經有了足夠的血雲。

    讓他震驚的是,隨著血雲匯聚的數量越來越多,其中竟然又出現一個九奴的身影!

    「主人,我是九奴。」

    丁浩疑道,「你是化身么?」

    「主人,我是分身!一個強大的存在,就可以分身,分成無數,每一個都是自己,可分可合,現在正在戰鬥的是我,血雲之中的也是我!」九奴分身道,「我感覺到我的本尊現在很危險,我需要去幫忙!」

    「那就去吧。」

    烈陽山中段。

    這裡千萬年來,火焰熊熊,是最剛猛的烈陽之火!

    「魔頭,你竟敢進入我九烈道宗火中取栗,你簡直是找死!一個沒有真實身體的魔頭,永遠只是一場虛幻!」

    「我的烈陽元髓木魚,是世間最陽剛的寶物,專門用來對付你這種陰魂之體!」

    「你後悔了吧?哈哈,我最恨魔道之人!」

    「我暫時不會殺你,我會把你鎮入烈陽山的火焰深處,用最純正的烈陽火煉製你,將你變成我烈陽元髓木魚的器靈!」

    說話之人,是一個白髮白須的老者,老者目光如用冷電,穿著一身麻衣,腳下踏著一雙草鞋,全身看上去沒有任何寶物,不過全身卻是有著無形的火焰包裹一般。

    這就是九烈道宗的老祖宗,這次為了擒拿,他親自出馬。

    嗵嗵嗵。

    火紅色的木魚不斷在天空敲響,一道道肉眼可見的力量氣浪從天而降。這種攻擊,確實對九奴是一個巨大的壓制!九奴身體外的血雲,每次被這氣浪攻擊,血雲就會為之一震,然後就會弱小一截。

    「給我滾!」九奴怒吼一聲,「讓我做你的器靈,你是什麼東西?你不配!」

    九奴口中發出咆哮,他全力發動,只見被壓制的血雲猛然化成一把衝天的長鞭,一鞭抽向天空,將火紅色的木魚給抽翻。

    「孽畜,你實力不錯,可是你以為打翻我的寶物,就可以逃走嘛?你錯了,你打翻我的寶物,我只有祭出更加強大的寶物!」

    老者高高再上,白色的鬍鬚和麻衣在火焰氣浪之中翻飛,他撩開頜下的白色呼吸,右手一伸出,在他的右手中赫然託了一隻九層小塔。

    小塔火紅,這九層小塔上,每一層的中央,都有著一個金色的文字,「烈」!

    不少的弟子在遠處觀戰,見到老祖宗拿出這隻塔,他們全部都驚呼起來,「是九烈鎮魔塔!這是老祖宗的成名武器,塔下不知道鎮過多少妖魔!傳說每一層都有一個烈字,每一層的鎮壓力量都是上一層的雙倍!當九個烈字鎮壓下來,再強的妖魔也要被鎮壓!」

    老祖宗目中無情的看著下方的九奴,然後輕輕一拋,就把九烈鎮魔塔扔了出來,「孽畜,最多六烈之力,就可以鎮壓你!」

    九烈鎮魔塔迎風而長,變成一隻巨大的火紅色的高塔,懸在天空。

    隨後,就看見從下向上,一個個的烈字點亮起來。

    等到了五個烈字點亮,下邊的血雲開始收縮。所有人都看見,那大片的血雲,開始被壓縮,越來越少。

    等到六個烈字亮起,血雲已經基本上消失了,九奴穿著白衣的身影,出現在所有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「原來這就是大魔頭的樣子,果然很邪惡,竟然是紅色的頭髮紅色的眼睛,跟鬼一樣,老祖宗趕緊弄死他!」

    「這個大魔頭,一定是害人無數!不能弄死他,要抽他的筋,剝他的皮,生煉他的魂,鎮壓在烈陽山下,讓他永世不得翻身……」

    這人還沒有說完,就被突然出現的一個拳頭砸在臉上。

    這人抬頭一看,疑惑道,「丁太子,你打我作甚?」

    「打的就是你!」丁浩又是一腳,直接把他踢飛。

    再看場上,九烈鎮魔塔的第七個烈字已經點亮,九奴眼看已經撐不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