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537章丁小白出世(650票加更)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五三五章丁小白出世

    「什麼?你知道九烈塔的來歷?」烈家老祖宗雖然血染白須,可是聽到這句話,蒼老的眸子中,還是露出了驚異。

    這九烈塔由來已久,據說是他的始祖從九重天上獲得,其他的情況就不甚明了。這麼多年來,不少的烈家祖先,也曾經尋找過此塔的來歷,不過都沒有結果。

    可是眼前的這個大魔頭,卻竟然說知道。

    「我當然知道。」九奴冷哼道,「本來我還沒有想起來,直到剛才,我衝進塔中,看見其中內部的圖畫,我這才想起來!」

    「圖畫!」烈家老祖宗聽到這兩個字,臉色尷尬。

    九奴又道,「我告訴你,你使用的這塔名叫九烈塔。它不叫九烈鎮魔塔,就叫九烈塔,它和鎮魔沒有什麼關係,而是因為此塔九層,每層關著一名實力奇高的烈女,因此叫做九烈塔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?」烈家老祖宗臉色驚異。

    下邊的道宗弟子頓時嘩然,互相紛紛議論,「塔中關著九名烈女,為何會有這種事?關著這些女子,難道……」

    九奴冷笑道,「你們都猜的沒錯,正是將這些烈女關在其中玩弄!因為九烈女一個比一個實力高,所以這才一層比一層鎮壓更強!打造這座九烈塔的人我也認識,也是仙魔洞的一個大魔頭,他的名字叫秋畫魔尊!愛烈女愛繪畫,特別愛把玩弄烈女的過程畫下來……」

    說到這裡,九奴哈哈大笑,「可笑你自詡正道標杆,眼中有正無魔,卻把一尊遠古流傳下來的邪惡魔器當做寶物,世代流傳,還把自己的姓氏改成姓烈,當真是笑死人!」

    九奴這些話的打擊,要比破壞了九烈塔還要讓烈家老祖宗受傷。烈家老祖宗噗地再次噴出一口血,滿口含血道,「你胡說八道!」

    九奴哈哈大笑,「我胡說八道,你有種就開放九烈塔,讓你宗門的所有弟子都進塔看看,九烈塔的內壁上都畫滿的是什麼圖畫!嘿嘿,你可別告訴我是一門神奇的功法!」

    烈家老祖宗頓時無言以對。

    事到如此,九奴毀了烈家的九烈塔,在烈陽山已經不能繼續呆下去。相信此刻,已經有人去打開某些老不死的棺材了。

    九奴知道不能久呆,冷哼一聲,大袖一卷,收起血雲,奔向下山麓而去。丁浩也扔出無極梭,翻身躍上,就此離開烈陽山。

    「丁浩!」

    後方烈陽火焰熊熊,站在上山麓的山崖上,一個長腿白衣的身影,正遠遠地對他揮手。

    身處亂世,正魔大戰。匆匆相見,轉眼分離!

    葉雯站在山崖邊,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叫出這一聲。

    丁浩已經飛得老遠,也不知道聽到沒有。

    不過從丁浩的腳下,卻有一道銀白色的飛鴻返回。這道銀白色的飛鴻是丁浩的無極梭的一截,上邊放了不少的強化晶,還有一塊玉柬。丁浩也捨不得離開,不過此刻必須要離開。

    葉雯伸手抓過玉柬,美眸頓時亮了起來。

    這玉柬之中是魔道的一個傳送陣的線路,這條線路正是用來進攻九烈道宗的,若是破壞了這條線路上的傳送陣,魔道進攻的時間也會拖延很久。

    不過讓葉雯開心的是,這條線路的盡頭,竟然是九州道宗。

    「難道這就是他的路線?」

    葉雯收下了強化晶,也把那一葉無極梭煉化了,並沒有還給丁浩,「你走了,也要在我這裡留下點東西!」

    與此同時,東院的一間靜室打開,一個壯實的年輕漢子走出來。

    「外邊這麼混亂,發生了什麼事?」壯實的漢子莫名其妙的抓抓頭。

    「商海,你還不知道?丁大牛太子原來就是我們九州道宗出來的丁浩!現在他勾結魔道,把道宗的老祖宗得罪了,下山逃走了!」

    「什麼!」商海頓時恍然大悟,「我就說他對我那麼好!丁浩大哥,我跟你一起走!」

    不過等商海追到山崖邊,丁浩早就已經失去了消息。

    商海看著茫茫的雲海,握緊拳頭,「丁浩大哥,沒想到你已經遠遠的把我甩開,不過我會努力,我會跟上你的步伐!有一天,會跟著你一起走!」

    也是在此刻,妙香院之中的某一間。

    外邊的打鬥,對這一間房裡的一個女人來說,根本沒有任何的影響。

    妙玄月大士粉嫩得好像初生丹藥一般的臉蛋上,此刻罩滿聖潔的光。只見那尺寸碩大的金蛋,厚實的蛋殼一塊塊的裂開、落下,隨後,一個毛茸茸的潔白的小腦袋伸了出來,小腦袋非常的可愛,一雙烏黑的大眼睛,正看著妙玄月。

    「好可愛!」妙玄月雖然是元嬰大士,可是卻從來見過這麼可愛的生物。

    蛋殼咔咔作響,不斷有碎片落下,一隻全身潔白的小雞樣的生命,萌萌地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「真的好可愛呀。」妙玄月趕忙將這隻白白的小生命抱在懷裡,又喚道,「小瑩,你剛才不是說丁大牛回來了?快把他叫來!」

    小鶯是她的另一個女徒弟,丁浩的師姐。她臉色尷尬,開口支支吾吾道,「丁大牛他勾結魔道,弄壞老祖宗的九烈鎮魔塔,逃下山去了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?」妙玄月粉臉上露出震驚之色,她直到現在才知道這件事,連忙又道,「快去追啊!」

    小鶯道,「師尊,他逃走了,宗門已經發出通緝令,想找他很難了。」

    「這樣。」妙玄月抱著懷裡的小白鳥,摸摸它道,「好吧,你真正的主人不在,那我就先幫著他養活你吧,你真是個小可憐。」

    小白鳥好像聽懂了她的話,口中咻咻叫了兩聲。

    妙玄月頓時開心起來,笑道,「既然是丁大牛的東西,那我幫你取一個名字,就叫丁小白吧。」

    小白鳥好像又聽懂了,很開心的喳喳叫了起來。

    烈陽山,下山麓,某客棧上房。

    一個男子正蜷縮在房中一角,落魄無比的躲在那裡,口中喃喃道,「他就是丁浩!師尊,這次我怎麼回去給你交代!師尊!」

    白雲道宗段元嬰看著師侄如此,嘆道,「何必呢?那件戮仙槍,聽名字就不是什麼好東西,得到也並非我正道幸事,何必耿耿於懷?」

    正在此刻,房門被拉開,一個夥計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段元嬰走過去,遞上兩塊靈石,問道,「托你打聽的事情,之前九烈道宗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?」

    那夥計收下靈石,低聲笑道,「據說九烈道宗的傳代神器九烈鎮魔塔,竟然是上古魔道之人的yin邪之物!現在道宗上下都下了封口令,大家都不敢說呢。」

    「竟然是這樣。」段元嬰目瞪口呆,大家都知道九烈道宗的九烈鎮魔塔是一件驚人的寶物,竟然變成了yin邪之物,簡直是讓人無法相信。

    夥計又道,「還有,據說仙國新任太子丁大牛,原來就是在九島逞狂的魔道賊子丁浩!他勾結大魔頭,大鬧九烈道宗,毀了道宗好幾處的靈脈……」

    說到這裡,那邊蹲著的孟令帥頓時跳了起來,拉著夥計大聲道,「我就說他是丁浩!他果然是丁浩!哈哈,我沒說錯!他果然是丁浩!」

    夥計被這人嚇壞了,再一看此人修為,竟然是金丹大圓滿的強者,他嚇得都要哭了,「前輩,你有話慢慢說。」

    段元嬰一掌拍了一下孟令帥,嘆道,「師侄,你心中太過混亂,幾乎就失心瘋了。你還是好好修養一番,否則會心魔附體的!」

    孟令帥被他這一掌,頓時拍得癱軟下來。

    段元嬰把夥計送走,放好孟令帥,然後才琢磨道,「他明明通過我的證魂石的測試了呀。」

    說話之中,他把證魂石拿出來。

    他再把這石頭一番打量,頓時臉色震驚,「怎麼回事兒?這證魂石竟然靈力全無!他怎麼做到的!怪不得測不出他修鍊魔功,原來這證魂石已經被他毀了!」

    烈陽山上,某一個獨立的空間之中。

    四周有無數的真言翻滾,元君尊者和烈金風大士垂手站在一座小樓面前。

    元君尊者道,「老祖宗,正道通緝令已經發給所有正道宗門,相信不管丁浩逃到哪裡,都會被正道宗門緝拿。」

    小樓裡邊安靜無聲。

    烈金風咬牙切齒道,「老祖宗,當時就該打開宗門大陣,把丁浩和那魔頭留下!這傢伙,毀了我們五處分支靈脈,又搶走我的小世界,還毀壞我們烈家祖傳神物,當真是可惡!」

    小樓裡邊終於傳來一聲嘆息,「到底是大魔亂時代,群魔亂舞,真的沒想到,我烈家祖傳神物,竟然是一件魔道邪物!」

    元君尊者連忙開口道,「老祖宗,這些是大魔頭所說,不足為信!」

    「可是裡邊的圖畫又該怎麼解釋?」老祖宗一生都恨透魔道,視自己為正道典範,從不煉一種魔功,也沒用過任何魔道寶物。

    可是到頭來,他的家傳神器,竟然是一件魔道之人用來yin邪的工具!他自己感覺很難過自己這一關,這件事對他的打擊非常之大。

    不久以後,他嘆了一聲,「我要閉關一段時間,丁浩這件事追不到就算了。據說每次大魔亂都要產生一個魔主,我看這小子去了魔道內部,也要掀起魔道內的混亂,某種意義上,倒是幫助了我們正道。」

    烈金風又道,「可是老祖宗,我的弟子唐元昊莫名其妙消失了,想必是那天被丁浩捉走了……」

    元君尊者道,「算了算了,別干擾老祖宗閉關了。」

    「唉!」烈金風嘆了一口氣,無可奈何的搖搖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