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538章小魚渡劫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五三六章小魚渡劫

    轟!

    一道橫跨天空的電蛇撕裂黑幕,雲層翻湧,大量的天地靈力正在向著天空某處匯聚。

    一會時間,天空就布滿了一層厚厚的雲層。

    不過奇特的是,這裡的雲層竟然也是血紅色。

    和下方一塊塊的梯田一樣的血池,上下輝映。

    這裡是魔道某個神秘的存在,血池聖地。

    「有人要渡小天劫!」不少血池聖地的弟子走出靜室,抬頭看著天空之中的異景。

    這些弟子之中,其中就有一個面如冠玉的年輕男子,他長得相當英俊,束起的髮髻上,有龍角一般的裝飾。

    這年輕男子問道,「敢問這位聖子,這是何人要度小天劫?」

    旁邊一個目光冷厲的弟子冷笑道,「你就剛剛加入聖地的一批人吧,聽說你本是正道,冷長老見你資質優異,這才將你收入宗門。」

    年輕男子連忙點頭道,「這位聖子你果然消息靈通,在下柴高陽,不知你怎麼稱呼。」

    目光冷厲的弟子道,「我叫白狄!」

    「白狄聖子。」柴高陽抱拳又問道,「敢為這是何人要度小天劫,看這氣勢,頗為驚人。」

    白狄臉色冷厲,冷笑道,「你問我,我又問何人?小子,可能你是剛到血池洞,不清楚情況!我告訴你,在這裡什麼都要自己想辦法打聽,自己想辦法活下去,自己想辦法前進!每一個大境界中境界小境界,都會分出一二三等的聖子!排名越是前列,得到的資源才越多,大家都在競爭,這裡是天才越強,廢材越弱的世界!」

    「哼!」白狄冷哼一聲,扭頭而去。

    柴高陽莫名其妙,看著此人背影,抓頭道,「正道和魔道還真是不一樣,我就問下是何人渡劫,他跟我說這麼多沒用的。」

    旁邊一個手拿血叉的少年低聲道,「白狄聖子是築基九層級別的第一天才聖子,可是你來了,你的資質比他還高!現在你是築基九層的第一聖子,他當然對你沒好話。」

    「原來如此。」柴高陽這才明白。

    血池聖地的聖子聖女競爭是恐怖的,每一層每一級,都會有競爭!排名越高,得到的資源越多,提升就越快,前途就越遠大!

    這是很現實的問題。

    因為柴高陽的出現,白狄這個月的俸祿丹藥就得減量!你說人家如何不恨他?

    不過柴高陽卻是搖頭淡淡笑道,「築基九層第一聖子,目光只是看著築基九層,我才不跟他爭這個。」說完,他拿出一張圖表來,對拿血叉的少年道,「你看看這是我的升級圖表,我從築基一層到築基九層,只用了這點點的時間,而且提升越來越快,你看看……」

    那血叉的少年心中暗罵一聲得瑟,開口道,「我還有事,我不看了。」

    這時候,天空咔嚓一聲,一道驚人的閃電從天而降,落在血池宮后側的某間靜室上。

    渡劫的正是血池宮實際掌權者冷長老的後代冷小魚,經過大半年的閉關,她終於迎來了她的小天劫!

    血池聖地雖然是一處隱秘的世界,不過卻並不是自成空間,而是和外邊的大世界一體。因此在這裡渡劫,是和外邊一樣的,也是受天地承認的。

    冷小魚兩世重修,對於小天劫的把握是很有經驗的。

    此刻,一名全身黑色披風的黑冠老者,正站在血池宮之巔,準備幫助冷小魚抵擋天劫。不過下邊靜室之中,卻是傳來一個銀鈴一般的聲音,「祖爺爺,不用您出手,我自己可以對付天劫。」

    「哈哈,好好好。」冷長老放聲大笑,「就讓你自己度天劫。」

    整個仙煉大世界約定俗成的規矩,就是宗門幫助弟子度過小天劫。可是也有一部分,自己來度過,一般這些人都是真正的強者!

    聽到這個消息,那些金丹期的聖子聖女們全部都目光吃驚的看向天空,心中惴惴不安,「完了,小魚聖女竟然能自己度小天劫!看來金丹期的第一聖女,非她莫屬!她資質驚人,又得到冷長老的寵愛,最重要是殺人如麻,我等都是金丹期的修士,看來以後行事要小心些。」

    冷小魚的天劫雖強,可是她很有經驗,而且手中又有數件從魔冢分到的靈寶。

    對抗天劫,倒並不是困難的事兒。

    「靈寶,開天畫卷!」

    所有聖子聖女們吃驚的目光之中,一副巨大的畫卷飛上半空。畫卷之中,有著無數的巨人,巨人們沖著天空嘶吼,當劫雷落下,一隻巨人被撕得粉碎。不過沒關係,後邊有更多的巨人涌了上來,一個接一個的巨人被撕碎,劫雷的力量也在消磨。

    等到劫雷最後的力量落在畫卷的底板上,竟然被畫卷吸收,形成一個圓形的小點,彷彿畫卷上多了一顆星星。

    劫雷接二連三的落下,每一道劫雷,最後都在畫卷之上留下一顆星點。最後畫卷上,竟然多出17個星點。

    冷長老頭戴黑冠,看著天空,開口道,「小魚她兩世為人,老天給她降下雙九雷劫,每一世九道劫雷,倒是不偏不倚,如果我沒猜錯,理應還有最後一劫。」

    「冷長老你見識非凡,當然不會猜錯。」十七聖主打扮妖艷,獻媚說道。

    冷長老又問道,「現在外邊局勢怎麼樣?」

    十七聖主彙報道,「各魔宗現在都在九島,白雲道宗要撐不住了。不過畢竟他們守著魔冢,手中有魔冢鑰匙,各魔宗並不想趕盡殺絕,反而是虎視眈眈,想要進攻南山大陸!」

    「現在幼魔勛爵可以隨意進出魔冢,魔冢鑰匙還有用么?」冷長老冷哼一聲,又道,「南山大陸九烈道宗早晚要完蛋,不過南山大陸也有幾個硬骨頭,江流劍宗就不是好啃的!如果我沒有猜錯,江流劍宗此刻應該會和九烈道宗等幾個宗門聯手,把南山大陸打造成鐵板一塊,想要徹底擊破,並不容易。」

    十七聖主問道,「那我們血池魔宗要不要參加?」

    冷長老道,「參加也可以,不過我們還是最後出手,先讓七情魔宗和六道魔宗這些宗門去做炮灰!」

    「冷長老高見。」十七聖主咯咯笑道,「古血丹和古血酒都已經煉製了不少,弟子們修為都增加很快,血池深淵經過幾月的準備,也隨時可以開啟了。」

    聽說這些,冷長老滿意地擊掌道,「好!一個宗門要想升級成天門,最主要的不是一個人兩個人的實力,而是整個宗門的提升!小魚給我找來丹藥,又給我不少的壽元,我一定要利用這個機會,在大魔亂時代脫穎而出,將血池聖地推上九重天!」

    「冷長老聖明!」十七聖主趕緊跪下,滿臉媚色。她思索一下又道,「說到天門,前幾天五行魔宗又發信過來,詢問門下弟子孟青孟蘭被殺一事。」

    冷長老的臉拉長了,「不就是死了兩個築基弟子,還沒完沒了嘛?」

    十七聖主道,「不是,他們並不是要對小魚怎麼樣,而是詢問小魚,為什麼要殺死孟青孟蘭,他們只問原因。」

    「煩死了。」冷長老擺手道,「等小魚渡劫成功,你去問問吧。」

    說話之中,第18道劫雷已經落下。

    這道劫雷比之前的十七道要強橫太多了,瞬間就撕破所有的巨人。接著,之前落下的十七個星點猛然升起,迎擊最後一道劫雷。

    「這開天畫卷果然是好寶,竟然利用之前的十幾道劫雷的力量,去抵擋最後一道劫雷!」

    第十八道劫雷實在是太強了,一擊劈下,把前邊劫雷的力量,全部都劈碎,猛地砸了下來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一道動人的身影突然從下方的靜室之中衝出,正是冷小魚。

    冷小魚咯咯笑著,銀鈴一般的笑聲傳遍整個血池聖地。

    「就等著你這道劫雷的力量,剛好給我血池獸煉化出第三種攻擊方法!」

    血池聖地的弟子們全部都是心中暗贊,別人都是想方設法度過天劫,而冷小魚則是已經算計上劫雷的用途,竟然是想要把劫雷收歸己用,果然是冷長老的弟子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方圓十畝的血池出現在天空,血池之中一聲獸吼,第十八道劫雷落在血池之中,頓時煙消雲散,消失無蹤。

    「這小天劫就度完了?」柴高陽看著天空之中目瞪口呆,暗道,魔道果然是厲害,正道弟子恐怕沒有這麼厲害的。

    不過他的耳邊卻又傳來一個聲音,「這點本事算是什麼?柴高陽,你聽我的,只要得到血池聖地的古血,我保證你要比這些人強大百倍!」

    冷小魚渡劫成功,天地出現輝煌異像,竟然是把血池宮倒映上天空。不少人在猜測,這是不是預示著冷小魚會成為血池宮的主人,想到這裡,大家都心中膽戰心驚,冷小魚殺人如麻,如果她成為主人,簡直是大家的惡夢!

    不過冷小魚自己沒有琢磨這些,渡劫成功以後,就把一個男弟子叫到房間,問道,「我讓你打聽的事情,你打聽的怎麼樣了?」

    那個男弟子戰戰兢兢,跪在地上道,「小魚聖女,您打聽的丁浩最近有了消息。這是我收到關於他的消息。」說著,把一份玉柬遞了上去。

    冷小魚接過玉柬心念一掃,頓時開心笑道,「想不到這小子又闖禍了,他倒是不消停。」

    聽到冷小魚的咯咯笑聲,男弟子聽得面如土色,砰砰磕頭道,「小魚聖女饒命,饒命。」

    「沒趣之人,滾。」冷小魚一腳把此人踢開,看著窗外道,「小y賊,本來還想去九烈道宗找你,現在也不知道你哪去了……」

    新的一個月,求保底月票,今天有加更的喲!

    今天是愚人節,大家速度去表白,表白不成功也可以當成開玩笑,有木有妹紙要對饅頭表白呢,那就用月票來表白吧,嘿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