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539章江流劍宗試劍石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五三七章江流劍宗試劍石

    烈陽山附近,清河村。

    兩個穿著九烈道宗白色長衫的男修士,正在村口徘徊。

    這兩名男修士,一個身材不高不矮,長得倒是白凈,是一個年輕人。而另一個中年男子,相比起來就比較猥瑣了,他留著八字鬍須,尖嘴猴腮,瘦長的個子,一看就不是一個好人。

    兩人不住看向烈陽山方向,年輕男子不由得問道,「咸濕道人,你說丁師叔為何讓他們在這裡等他?」

    尖嘴猴腮的咸濕道人苦笑道,「丁前輩他少年老成,自有主張,我們只需要遵照行事便可以。」

    這兩人正是從九烈道宗下來的咸濕道人和張子毅,丁浩早就通知他們,一有風吹草動就來清河村等自己。

    兩人又等了好一會,這才見到遠處天空之中,一道銀光飛來,丁浩踏著無極梭飛來。

    丁浩這是從烈陽山下來,得罪了九烈道宗的老祖宗,根本不能在這裡久留,將九奴收入吸星石,便直接飛來了清河村。

    「丁太子,你來了。」張子毅和咸濕道人立即迎上去。

    丁浩走下無極梭,臉色鄭重道,「二位,從今天開始,我們就要離開九烈道宗,從此以後,我再也不是什麼太子,你們也不是正道宗門的弟子,我們要闖蕩江湖,是正是魔都說不清楚,你們可曾考慮清楚?」

    咸濕道人道,「丁前輩,你就放心吧!我們早就想清楚了!我知道你是有本事的人,我相信跟著你有出息,所以我已經決定了,跟著你一條道走到黑!」

    失戀對他的打擊是相當大的,他長相猥瑣,修為資質都很一般。所以留在九烈道宗完全沒有機會,倒不如跟丁浩出去闖蕩。

    而張子毅則是因為《千機遺策》。

    他開口道,「丁前輩,只要你有接下來的禁制典籍,哪怕走到天地盡頭,我也跟著你走。」

    丁浩點頭道,「那就好。」

    說完,伸手一拍靈寶囊,取出兩件黑色的衣衫。

    「從現在開始,你們就不是九烈道宗的弟子了,將九烈道宗的衣物和腰牌都換了。」丁浩取出的,是他殺死的殺道魔宗的衣物。

    咸濕道人和張子毅沒有猶豫,立即換下衣衫,兩人直接將九烈道宗的衣衫腰牌扔在路邊。

    見到他們如此決絕,丁浩身影一晃,卸下改頭換面術,露出自己的本來面目。

    張子毅頓時驚呼出口,「丁浩!你果然是丁浩!」

    他雖然埋頭鑽研禁制,可是也並不傻,早就聽東院弟子懷疑丁大牛是丁浩,對此他自己也有些懷疑。此刻證實了,他還是頗為驚訝。

    丁浩笑道,「不錯,我就是丁浩,子毅兄別來無恙。」

    張子毅笑道,「既然都是老熟人,那就更加沒說的了,我跟著你走定了。」

    其實在丁浩的計劃之中,張子毅是一定要帶走的!

    如果張子毅不願意,他要用綁架的。不過張子毅很願意,那就沒什麼可說的了。

    咸濕道人也是聽說過丁浩名字的,不由得又問道,「丁前輩,你可是傳說在魔冢之中擺了正邪兩道的那個丁浩?」

    丁浩笑道,「除了我,還有誰?」

    「我早該想到你!」咸濕道人驚喜道,「這樣我跟著你,更放心了。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此處不宜久留,我們還是趕緊離開。」

    這裡是烈陽山的腳下,九烈道宗很可能隨時追來,丁浩他們必須趁早離開。

    丁浩離開烈陽山,已經沒有任何顧忌,直接放出金丹六層的修為,再次讓咸濕道人和張子毅吃了一驚。

    「丁浩,你這種修鍊速度,你說沒有修鍊魔功,恐怕誰都不信。」張子毅苦笑道。

    正道功法講究循序漸進,一般不可能這麼快。只有魔道功法,有傷天和,才會有如此恐怖的修鍊速度。

    丁浩道,「你說的沒錯,正是魔道功法,你們若是想要學習,我可以教你們。」

    他已經想通,吸星魔訣是可以教給別人的。只要他手中的功法比別人多一層,就可以控制所有人。

    聽說修鍊魔功,張子毅和咸濕道人都是閉口不言。尤其是張子毅,一路走來都是正道宗門,讓他去修鍊魔功,一下還是難以接受的。

    丁浩也不勉強,三人走進村中,丁浩虎軀一震,頓時把滔天的魔氣釋放出來。

    帶著張子毅和咸濕道人走進某個不起眼的小院,頓時有一個長相醜陋的老女人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見到丁浩,老女人頓時想到上次來的那位魔神,她連忙就地跪下,磕頭道,「見過前輩!」

    丁浩並沒有跟她多說什麼,直接走向地下傳送陣。

    這個傳送陣的位置,已經給了葉雯,相信不久就會被九烈道宗剿滅。這些就相當於丁浩給九烈道宗的一些補償了。

    張子毅和咸濕道人也進入傳送陣,從這個傳送陣出來,他們已經身處某一個黑暗的深井之中。

    丁浩知道,這個深井之中有一個魔道元嬰看守。因此並沒有多說,而是把一塊玉柬遞給咸濕,然後又遞給他一塊腰牌,傳音道,「在東土鬼市等我。」

    東土鬼市是一個特殊的地方,那裡就是一個魔道的交易中心,是丁浩上次探查路線之中發現。

    「好的。」咸濕道人接了玉牌,在丁浩指點下,和張子毅走上中間的傳送陣。

    等他們離開以後,丁浩又抱拳問道,「前輩,在下是拜魔教的弟子,敢問江流劍宗方向怎麼走?」

    「右邊的傳送陣。」魔道的元嬰沒有任何的懷疑,再次扔出一塊令牌。

    「謝過前輩。」丁浩接過黑暗之中射出的烏光,然後走向右邊的傳送陣。

    丁浩和咸濕他們短暫分別,就是因為要去江流劍宗。

    煉製九九劍陣,要煉九九八十一把光電竹劍,如果有了江流劍宗的劍胚,那威力必定要更勝一籌!

    所以丁浩眼下的事情,就是前往江流劍宗。

    清流江,位於南山大陸的一側。

    大江寬闊,奔流不息,不過如此的大江,竟然清澈見底,因此叫做清流江。清流江盛產試劍石,這種石頭方方扁扁,好像條磚。石頭非常堅硬,一般的武器都無法擊破,唯有江流劍宗的****寶劍。

    江流劍宗規矩,築基期開始煉劍。第一回煉出的劍必須一劍斬開一塊試劍石,到了金丹期,就可以將寶劍再煉一次,必須斬開三塊試劍石,到了元嬰期,就可以將寶劍再煉,到時候就必須斬開五塊試劍石。

    斬開幾塊試劍石,這把劍便叫幾石之劍。

    當然了,剛才說的是下限!

    沒有上限,也有的煉劍高手,鍊氣期就能斬開三塊試劍石的,那會受到整個宗門的重視。

    「嗨!」一名築基期弟子口中暴喝一聲,手中長劍揮斬,一劍斬出,白色的劍光撕裂一切,兩塊疊在一起的試劍石應聲而斷。

    「好!」旁邊傳來一眾叫好之聲。

    一下擊破兩塊試劍石,這名築基弟子竟然並不甘心,又開口道,「加一塊!」

    旁邊有弟子勸道,「朱晨凱,你不要得隴望蜀,你這把劍雖然不錯,可是依我看,想要達到三石之劍,你這把劍不配!」

    朱晨凱大怒,「小子,你想要我揍你是不是?劉磊大哥都說我這把春江浸月劍有三石的潛力,你居然看不起我,我今天還非要一試!」

    旁邊那弟子也硬氣起來,挺胸道,「朱晨凱,你這把劍絕對沒有三石之威,你若是真的能斬開三石,我送你三把劍胚!」

    朱晨凱臉色通紅,瞪眼道,「賭就賭,誰怕誰?」

    正在他們爭論不休,不遠處傳來一聲,「朱師兄,有人找。」

    朱晨凱一抬頭,發現一個穿著全套真魔套裝的少年,遠遠沿著江岸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「是丁道友!」朱晨凱一喜,連忙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那位要賭鬥的築基弟子喚道,「喂,朱晨凱你不要逃跑!你這個不要臉的!」

    朱晨凱罵道,「滾,老子有正事。」

    在魔冢之中,丁浩和江流劍宗一干人相識,關係頗為不錯。尤其是這朱晨凱,也是相熟之人。

    丁浩關係最好的是劉磊,不過劉磊從魔冢回來就結丹了,到現在沒有出關,因此他只好來找朱晨凱。

    「丁道友這邊說話。」朱晨凱把丁浩遠遠的帶離眾人,這才低聲說道,「丁道友,你膽子可不小!現在整個南山大陸的正道,都接到了九烈道宗的通緝令,你居然還敢來到江流劍宗。」

    丁浩拿出一塊腰牌道,「這是你宗元嬰抱劍子前輩親自賜給我的,難道現在還要抓我不成?」

    朱晨凱嘆道,「此一時彼一時,那時你是望海道宗的正道弟子,現在呢?」

    丁浩奇道,「我現在也不是魔道弟子啊。」

    朱晨凱道,「雖然話是這樣說,可是南山大陸正在面臨魔道大軍,各大正道宗門都擰成一股繩,九烈道宗下了通緝令,我們也必須做一個樣子。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我就是相信江流劍宗是夠朋友的,才敢過來,否則我才不來。」

    朱晨凱猶豫了一下,開口問道,「你來做什麼?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抱劍子元嬰答應我,要幫我煉劍的。」

    朱晨凱苦笑,如果丁浩是正道弟子,這件事並沒有問題,可是丁浩帶著一個大魔頭大鬧烈陽山,這件事傳遍天下,江流劍宗如何能幫他煉劍?

    朱晨凱猶豫一下,道,「那你等等,我回去問問我師尊。」

    今天三更,等會還有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