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540章抱劍樓煉劍(50月票加更)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五三八章抱劍樓煉劍

    朱晨凱的師尊就是雁北真人。

    之前在魔冢之中,雁北真人頗為義氣,幫助丁浩對抗了白雲道宗的孟令帥。當時雁北真人的實力還是頗為強勢,完全可以保護丁浩。

    而現在,丁浩也已經是一名金丹六層巔峰的真人。

    朱晨凱把丁浩帶進宗門的一處偏殿休息,然後他便要去見雁北真人。

    丁浩喚住他道,「這裡有點小禮物,幫我帶給抱劍子前輩。」

    雖然抱劍子答應幫忙,不過丁浩的禮數還要做到。當下就把一壇元嬰醉拿了出來,這東西可是口道魔宗的好東西,而且是彭關拿出來的,應該也是元嬰醉之中質量最好的一種。

    朱晨凱點點頭,拎著元嬰醉就快步走了。

    一會以後,江流劍宗的某一間靜室之中。

    江流劍宗的靜室非常的簡陋,也沒有那麼繁雜。

    什麼煉丹房、養獸房、煉器房等等,全部沒有!

    靜室就是靜室,裡邊也沒有任何的裝飾,最多就是放一把劍。江流劍宗就是一根筋,煉劍、使劍,除了劍,其他全部都可以不要。

    「丁浩來了。」雁北真人雙目一開,眉頭一皺。

    其實對丁浩,他頗為不爽。

    當初為了丁浩出頭,是因為丁浩是正道弟子,又是抱劍子叮囑要關照的人。可是到了後來,丁浩竟然把正道聯盟都擺了一道,和幾個魔道妖人合夥把魔冢寶物都兌換走了。

    這樣一來,就有人暗中指責江流劍宗和丁浩同流合污,甚至還有人說江流劍宗肯定背後拿了丁浩好處。

    江流劍宗都是寧折不彎的漢子,雁北真人感覺被丁浩算計了,頗為不爽。

    「這小子還有臉來,他來幹什麼?」雁北真人不爽說道,「他不是反出正道,拜入魔門了?」

    朱晨凱道,「他說他沒有拜入魔門,其中恐怕還有隱情,這次來是因為抱劍子祖師答應要幫他煉劍的。」

    「幫魔道之人煉劍?」雁北真人雙目猛地一瞪,「他簡直是做夢!我不拿了他送去九烈道宗就不錯了,讓滾蛋。」

    朱晨凱猶豫道,「可是祖師腰牌在他那……」

    雁北真人眉頭一皺,思索一下,道,「師尊最近沒閉關,此事還是由他來決定。」

    江流劍宗每個元嬰都有一座樓,和九烈道宗的院子是一個概念,抱劍子元嬰所在的是抱劍樓。

    抱劍樓頂層,眺望清流江,長風浩蕩,讓人胸懷開闊。

    一襲麻衣的抱劍子元嬰席地而坐,聽著雁北真人的彙報,「師尊,我覺得在魔冢之中,我們幫丁浩所作的,已經夠多了,不用再給他煉劍!這小子投靠魔道,將來必定是我劍宗大敵,不殺他已經是不錯,怎麼能幫他煉劍?」

    抱劍子一掌拍開酒罈上的泥封。

    讓人吃驚的是,在泥封之下,竟然還有一張黃紙符的封印。在黃紙符上,有一個很古色古香的字跡,這字蒼虯有力,赫然是一個彭字。

    抱劍子都是一驚,「這壇元嬰醉竟然是彭老魔親自釀造的!」

    雁北真人依然在道,「這次我們和九烈道宗結成聯盟,又聯合了南山大陸三家上門,十九家中門,合力對抗魔道大軍!我認為,在這個時候幫丁浩煉劍也不合時宜,就算他沒有加入魔道,也會影響我們幾個宗門的關係……」

    他說著說著,聞到一股醉人的異香,抬頭髮現抱劍子臉色通紅,手拿一隻小酒杯,大讚,「好酒,好酒啊!」

    雁北真人差點暈倒,敢情自己說了半天,自己師尊根本沒聽見。

    這元嬰醉果然非同凡響,抱劍子喝了一口,竟然就滿臉通紅。他立即扔出幾張傳音符,哈哈大笑道,「讓洗劍子羅劍子都來,還有你師叔醉劍子,他更要來,看看除了劍,酒能不能讓他醉。」

    雁北真人臉色尷尬,不知道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開口吶吶道,「師尊,這是丁浩帶來的。」他話里有意思,心說你喝了丁浩的酒,如果不給丁浩煉劍,這是不是有點說不過去呢?

    抱劍子喝了一口酒,這才又道,「依照你的意思,那就是把丁浩抓起來,送到九烈道宗嘍?」

    雁北真人連忙道,「這倒不用,丁浩畢竟對我江流劍宗有恩,如果這樣恩將仇報,反而被人詬病。」

    抱劍子搖搖頭,嘆道,「雁北,你看得還是不夠長遠吶!這並不是有恩沒恩的問題,算了,你不用說了,你把丁浩這小子帶過來吧。」

    「是。」

    雁北真人暗自心驚,抱劍子竟然要把丁浩帶到抱劍樓上,這可是一件莫大的禮遇。

    他趕緊下樓,通知等在下邊的朱晨凱。

    朱晨凱聽了大喜,連忙去把丁浩帶進來。

    不久以後,丁浩被帶到,對著雁北真人一抱拳,「雁北師兄,在魔冢多蒙關照。」

    雁北真人對他點點頭,道了一句,「跟我來。」

    把丁浩帶上樓,抱劍子和另外幾名江流劍宗的元嬰正在品酒,不時讚歎,「好酒,好酒。」

    雁北真人站定,丁浩也站在旁邊,不敢打擾幾位元嬰大士的酒興。

    幾人很快就把一壇酒喝完了,抱劍子這才問道,「丁浩啊,你和彭老魔是什麼關係?」

    丁浩連忙抱拳道,「抱劍子前輩,我不知道什麼彭老魔,我和口道魔宗彭關有些熟悉。」

    抱劍子這才道,「大概是彭老魔的後生晚輩吧,怪不得有彭老魔親釀的酒。」他說完,話鋒一轉,又問道,「聽說你寧可拒絕九烈道宗老祖宗,也要去修鍊魔功,這魔功就這麼好嘛?」

    丁浩為之一滯,抱劍子的這句話頗有些指責的意思,若是回答不好,恐怕就有麻煩。

    丁浩目光一動,頓時有了想法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,開口道,「抱劍子前輩,就好像這一壇元嬰醉,明明是魔道之人煉製,可是諸位前輩喝得很開心!功法或許有正魔,關鍵還是看修鍊之人。再打一個比方,正道魔道都養獸,正道用獸血養獸,魔道用人血養獸,一樣的功法,也可以有不一樣的修鍊方法,抱劍子前輩您放心,丁某絕對不會為了練功走上魔道的。」

    抱劍子對丁浩的回答頗為滿意,點頭道,「你這個比方很好,雖然我和彭老魔打了一輩子,不過他釀造出來的酒,我還是愛喝!」抱劍子說完,又對雁北真人道,「你修為一直沒有精進,就是因為不懂變通,魔功可以正練,正功也可以魔練,以後修鍊之中要注意。」

    雁北真人被說的臉色發紅,不過又不得不承認師尊的話,江流劍宗的人雖然都是一根筋,可是太過於一根筋,那是愚蠢。

    丁浩見抱劍子滿意,連忙把腰牌拿出來,雙手遞上去道,「這是前輩上次賜給我的腰牌。」

    抱劍子接過腰牌,點頭道,「我抱劍子生平,說出去的話,潑出去的水,別說你沒有投靠魔道,就算你投靠魔道,這個諾言我也要實現!」

    丁浩剛鬆了一口氣,抱劍子又道,「不過你若是拿我煉製的劍作惡,我追遍天下也會殺了你!」

    丁浩連忙道,「不會不會。」

    抱劍子冷哼一聲,這才開口道,「你要我幫你煉製什麼劍呢?」

    丁浩一抬手,掌中出現一根光電竹的成材。

    這根光電竹已經經過切割,兩米長,中間沒有任何的結,托在手心,紫色發紅,每隔三息時間,就有一道白亮的電流從竹表面沙地一聲流過。

    抱劍子旁邊一位元嬰眼睛一亮,道,「光電竹越是年頭久,放電時間就越短,電量就越充足。三息的光電竹,至少有百萬年的材料,好東西!」

    丁浩嘿嘿笑道,「費了一點心思才得到。」

    抱劍子接過來觀看一番,點點頭道,「可以,我可以幫你將其煉製成劍胚。」

    丁浩臉色尷尬了一下。

    抱劍子奇道,「怎麼,你還不滿意?」

    丁浩嘿嘿笑道,「抱劍子前輩,其實是這樣,晚輩這是一套劍陣,並非一把……」

    抱劍子道,「幾把?」

    「九九八十一把。」

    「八十一把!」抱劍子差點沒一屁股坐到地上,定了定神,然後脫口罵了一句,「做夢!」

    旁邊站的雁北真人也是目瞪口呆,自己師尊肯幫這廝煉劍也就算了,沒想到這廝竟然開口就是八十一把。雁北真人心說,你這小子,你給江流劍宗的恩情不過就是帶回來一把劍,現在居然要回去八十一把,你這臉也太大了!

    坐著的另一位元嬰也開口道,「這小子真的以為元嬰煉劍不值錢,八十一把,你再拿十壇彭老魔的酒來也不夠!」

    抱劍子冷笑,「你覺得可能嘛?」

    丁浩也是臉色尷尬,想想自己好像是孟浪了,讓人家元嬰大士幫自己煉製八十一把劍,好像是有那麼一點點的誇張。

    「你這小兒太貪心了!既然你叛出正道,又提出無法達到的要求,對不起,這次我要食言了!」抱劍子冷哼一聲,手腕一抬,將光電竹材料又扔給丁浩。

    「這……」丁浩目光一下呆住了,沒想到抱劍子還真的食言了,一把劍都不給他煉製了。

    不過這時,抱劍子對旁邊的一名老者又道,「醉劍子,上次你要和我切磋一下煉製劍胚的方法,倒不如咱們酒後切磋一把。」

    旁邊一名老者笑道,「加上我洗劍子還有羅劍子,不如我們四人合煉一把劍胚,看看到底是誰手段高明!」

    丁浩還沒回過神來,九奴的聲音傳來,「主人,快看!他們這是要放水了,學多少就憑你自己了!」

    今天本想四更的,有點情況,所以就三更啦。

    感謝大家的月票,灰常感謝,謝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