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548章追擊傅安山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五四六章追擊傅安山

    地下室。

    鐵籠子中央的一塊空地上,幾名衣衫破爛的男女跪倒在地,在他們面前,是十幾名七情魔宗的弟子。其中三人是築基真修,另外十幾人都是鍊氣期弟子。

    「黃真人說了,把這個女孩千刀萬剮!給我綁上去!」一名築基真修示意幾名弟子將少女綁在一根高高凸出地面的柱子上。

    「滋啦!」

    年輕女孩的衣服被撕破,全身毫無保留的出現在空氣中。

    經過長期的關押,女孩瘦的皮包骨,根本也沒有什麼誘惑力,又干又枯,凄慘無比。

    不過就算是這樣,臨死還要承受千刀萬剮之苦。

    那名築基真修親自動手,手腕一抖,一道靈光閃過,血光一閃,女孩胸口的一塊皮肉,已經被剃了下來。

    「聽說真正的千刀萬剮,每一片千萬不能大,只能跟指甲蓋大小一般,慢慢的割光她身上的肉,讓她痛不欲生!」這真修好像頗有心得,說話之中,手中刀光不停閃過。

    「啊!」每一道刀光閃過,女孩就是一聲慘叫。

    「你們這些魔道禽獸,跟你們拼了!」跪在地上的一個男子猛然躍起。

    不過他只是一名凡人,又哪有什麼攻擊力。

    立即有幾個鍊氣期的弟子將其踹翻在地,手中刀劍全部插在其身上,殺死以後,一名築基真修又取出一隻煉魂的香爐,將此人魂魄收取,開始活煉生魂。

    「痛啊!」

    「殺了我吧!」

    一陣陣的痛苦喊叫響起,地下室空間,如同地獄,那被鎖在中央鐵籠子的老者虎目含淚,卻是一言不發。

    正在此刻,哐當一聲,地下室的鐵門打開,三名穿著真魔套裝的男子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地下室里的人,並不知道外邊發生了什麼,見到這三人,也有人認識咸濕道人。

    正在活剮少女的築基真修開口道,「咸濕老弟,你稍等一下,黃真人讓我剮了這女孩兒,我做完跟你說話。」

    丁浩目光掃過這些人,目色一冷,開口道,「住手!」

    這人並不認識丁浩,不過也能猜到,手一停問道,「這位可是丁浩真人?你讓我住手,可有黃真人下的命令?」

    咸濕道人怒喝一聲,「正道叛徒李心書黃明已經被處死,現在輪到你們了!」

    「什麼?」地下室里的七情魔宗的弟子全部驚呆。

    丁浩目光掃過地下室,眉頭一冷,「這些人全部都惡魔一般,全部處死!」

    這些人全部嚇得跪下,磕頭求饒。

    丁浩根本不理,一揮手,「下輩子好好做人!」

    咸濕道人和張子毅立即出手,將地下室之中的所有魔道弟子都殺了個乾淨。

    然後這才打開鐵籠子,張子毅再一看,這些人全部都認識。

    「陳師兄!許師姐!」張子毅震驚,這鐵籠子里關的上百人,全部都是九州道宗的弟子。

    這些弟子,已經全部被廢掉了修為,都變成了凡人。

    那被捆在鐵柱子上的女孩兒,僥倖逃了一命,抱頭痛哭。那個正在被煉魂的男子,魂魄也被釋放,投胎而去。

    最後打開的,是中央的鐵籠子,解下幾根鐵鎖鏈,把一個垂暮老者救了出來。

    這個老者,張子毅也認識,是九州道宗的陳長老,原先是一個元嬰中期的厲害角色!不過魔道殺進九州道宗,陳長老被擊傷元嬰。又被傅安山等人矇騙,最後被鎖在這裡。

    陳長老知道正元祖師藏匿小世界的地方,傅安山等人並沒有殺他,只是強迫他說出兩個小世界的位置。因為,陳長老原先修為還是很不錯的,憑著傅安山的實力無法搜魂,這才用這種拷打逼迫的方式。

    這些被關者,其中不少都是陳長老的子孫輩。

    將這些人全部都放出來,請他們回到地面上,張子毅找來丹藥,給他們服用療傷。

    丁浩則是在地下室找一個靈石倉庫,其中一下發現了六百萬靈石!

    這可是一個天文數字,加上丁浩查抄其他四個據點的,一共得到超過八百萬靈石,一下發了大財!

    從地下室出來,發現這百十號的男女都暫時安頓了下來。

    雖然他們的修為都已經廢了,不過活著總比死了好,陳長老坐在那裡,只是嘆氣,他身上的傷口已經恢復,只是經過這麼久,元嬰已經徹底毀掉,好在氣海還在,不過他以後永遠也只能是一名鍊氣期的弟子了。

    「我們離開以後,宗內都發生了什麼?」張子毅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有人道,「你們離開以後沒幾天,魔道大軍就發動了全力進攻。正元祖師說,此戰凶多吉少,大家能逃命的就各自逃命,然後他將兩個小世界隱藏起來,我們就突圍了,沒想到最後被傅安山等人所擒。他們太清楚我們道宗的情況,我們根本無法躲避,最後被擒,傅安山廢掉我們的修為都關在這裡,每日審問,想要陳長老交出兩個小世界的位置。」

    「兩個小世界隱藏了起來!」丁浩他們一驚,如果不是剛好救了陳長老他們,怕是還不知道這麼大的事情。

    張子毅又問他們的打算,陳長老嘆道,「還能有什麼打算,這種亂世,只有找一塊乾淨的地方,生存下去。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不如這樣,還是跟我們走,等到了九州道宗的原址,就讓他們進入九州小世界生活。」

    張子毅擔心道,「只是他們這麼多人,又是凡人,如何帶著呢?」

    這點倒是並不用擔心,丁浩放出赤霄宮,將他們全部收入,陳長老修為喪失,心灰意冷,鑽進赤霄宮,什麼也都沒有說。

    赤霄宮現在換上了新的陣法中樞,完全在丁浩的掌控之中。

    丁浩倒是又打聽了一下閔清秋,據說傅安山也正在找閔清秋,想要用來威脅陳長老,不過並沒有找到,陳長老的晚輩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他們三人殺光了鬼市之中的七情魔宗的弟子,鬼市之中無人管理,開始變得混亂。

    丁浩他們根本不管,他們就是要鬼市亂。

    沒幾天,鬼市之中就到處殺來殺去,再也沒有人做生意,魔道各宗互相廝殺,殺人奪寶。

    丁浩他們也並沒有離開,繼續等待傅安山。

    又是數日以後,一座飛行宮殿落在鬼市外邊,一個相貌堂堂的中年男子走出飛行宮殿,抬手收起以後,走進鬼市之中。

    這正是返回的元嬰大士傅安山,他這一趟出去,倒是有一些收穫,打聽到閔清秋他們可能逃向的地點。只是那地點有點遠,他並沒有過去,而是先回到鬼市。

    走進鬼市,他眉頭就是一皺。

    「怎麼回事,怎麼連進出收費的弟子都沒有了?」傅安山的精神力頓時放開,隨後他就發現,整個鬼市之中一片混亂,到處都在戰鬥,沒有一個七情魔宗的弟子。

    「出事了!」他心中震驚,連忙奔向中央駐紮地點。

    他奔了幾步,用神識一掃,發現駐地被一層黑色霧氣包裹。

    「老二老三是怎麼回事兒?」傅安山怒罵一聲。

    不過他走了幾步,想想不對,轉身抓住一個路人,開口怒道,「鬼市這段時間到底怎麼了?」

    這路人也不清楚情況,道,「元嬰前輩,我也不清楚,我剛來沒幾天,來的時候就一片混亂。」

    傅安山又問道,「你可見到七情魔宗的弟子?」

    路人道,「一個都沒見到。」

    傅安山相當狡猾,已經知道出事兒了,他扭頭就逃。

    什麼老二老三,他已經都不管了,先逃命再說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丁浩他們已經感應到傅安山回來了。

    丁浩在每個鬼市入口都放下了食屍蟲,傅安山一回來,他第一時間得到情報。

    「傅安山回來了,我們殺出去!」

    丁浩他們飛速追出鬼市,就看見遠處一隻飛行宮殿遠遠遁出。

    「你有飛行宮殿,我也有!」丁浩放出赤霄宮,帶上咸濕道人和張子毅,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傅安山的飛行宮殿是別人孝敬的,哪裡比得上赤霄宮。飛行了一會兒功夫,就被丁浩攆上了。

    一個大飛行宮殿,跟在一個小飛行宮殿後邊,緊追不捨。

    傅安山見到後邊的飛行宮殿很大,心中惶惶不安,還以為是哪家的厲害人物。

    等到兩個飛行宮殿慢慢接近,他這才看見後邊飛行宮殿上站著的三個男子。

    「混賬!竟然是丁浩小兒!」

    傅安山厲聲罵道,「丁浩小畜牲!傅某哪裡對不起你,你要這樣對我?你住在鬼市,我不但沒有得罪,反而是多方招待,對你們好言好語,你們為何要這樣對我?」

    丁浩冷笑道,「因為你不知道,我丁浩也是九州道宗,九州小世界出來的!丁翼白就是我丁浩的祖先!」

    丁翼白雖然只是丁浩這具肉身的祖先,可也畢竟是祖先,丁浩必須要報這個仇。更何況,丁浩對九州小世界頗有感情,聽說傅安山這些叛徒賊子還在打九州小世界的主意,他心中更恨,殺之而後快!

    「原來如此!」傅安山這下明白丁浩和自己的仇恨了,他冷笑道,「丁浩,你這狂妄小兒,你這點修為,就想要追殺我?莫非你飛行宮殿之中還藏了什麼厲害角色?」

    傅安山這傢伙也真的是狡猾,想要打聽清楚丁浩是不是還有強大幫手。

    丁浩哈哈大笑,「傅元嬰,你可真是膽小如鼠!我明告訴你,飛行宮殿里就我們仨!弄死你,我一個人足夠!」

    傅安山聽這一說,臉上露出猙獰,「居然你這麼狂妄,那我就讓你見識見識元嬰大士的實力!」

    遲點還有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