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555章九州魔宗(四更求月票)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五五三章九州魔宗

    「這個精神力好強!」丁浩心中暗驚,他感覺到,從琉璃峰壓制過來的精神力非常強大。

    當這個精神力果然,春杏和她的男道侶全部都臉色發白,行禮道,「見過白藏子前輩!」說完,春杏又一指丁浩道,「正是這名金丹道人指責我們沒有權力開採這裡的祖脈!」

    她說話之中,柳目看著丁浩,頗有些幸災樂禍的表情。

    「小輩,你是哪家的?」

    說話之中,一點遁光從琉璃峰飛速飛過來,來到很遙遠處,那遁光一閃,竟然是一個瞬移。

    隨後,一名穿著青黑色長袍的壯實老者出現在赤霄宮的面前。

    「元嬰大士!」丁浩心中暗驚,沒想到這裡竟然有一尊元嬰大士。

    而且這元嬰大士的修為,要比傅安山強大太多了!

    光是看此人瞬移的距離,就能看出此人的實力。

    九奴在丁浩耳邊道,「看來我要出來了,此人有元嬰三層的實力!」

    「元嬰三層!」丁浩目中一凝。

    怪不得這老者實力驚人,竟然已經是元嬰三層。元嬰三層要殺金丹六層的丁浩,根本是動動心念就可以!

    魔道殺人,根本是不用考慮的,想殺就殺,沒有理由。

    白藏子之所以沒有對丁浩出手,是因為丁浩他們穿著華麗,又有赤霄宮這種寶物。因此白藏子有些忌憚,怕丁浩有什麼強大的背景,不敢輕易出手。

    「小輩,你哪家的?」白藏子說話之中,已經把所有的精神力都罩在整個赤霄宮周圍,只要丁浩回答一個不慎,他就可以直接出手,瞬間將赤霄宮裡所有人,全部殺死!

    一個元嬰三層的強者,絕對有這個實力。

    可是就在此刻,下邊正在開採礦石的幾個工役,竟然認出了陳長老。這些工役,本來都是九州道宗的底層弟子,他們此刻都被廢了修為,成為奴隸,在礦上開採礦石。

    他們並不知道陳長老也已經廢了修為,此刻全部開口喚道,「是陳長老!是我們九州道宗的陳長老!陳長老救我們!」

    這一叫,白藏子頓時目露凶光,「九州道宗的餘孽!」

    正魔勢不兩立,既然發現是正道的弟子,那就沒什麼客氣的。更何況,這些人都穿著華麗,很有錢的樣子,白藏子不介意殺死幾個正道有錢的弟子,殺人奪寶。

    「你們居然還敢回來,真是送死!」白藏子目中更是有貪婪閃過,丁浩的真魔套裝他倒是不在乎,關鍵是這赤霄宮不錯。

    春杏的幾個男道侶也全部興奮起來,開口罵道,「還以為是什麼人,竟然是正道的小金丹!真是送上門來找死的!」

    白藏子冷笑道,「小金丹,放棄你的真魔套裝和所有的寶物,我允許你的金丹逃亡!至於其他人,就都死吧!」

    「哈哈。」丁浩仰頭笑道,「狂妄無知!白藏子,你不過就是一個元嬰三層,也就是元嬰初期,連元嬰中期還不到,你有什麼可狂妄的!」

    白藏子大怒,目光更加的森冷,「小子,你居然敢藐視我?」

    他隨時可能出手!

    不過就在此刻,丁浩的面前有血光一閃,一個血光裹著的人影站在赤霄宮二樓平台上。

    這個人,全身都被強大的血光包裹,根本看不清人臉。

    不過卻有非常強大的氣息從血光之中透出,血氣滔天,站在那裡不開口,就能感受到血腥的氣息好像一隻手遮擋了這一片天空!

    白藏子都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憑著他的修為,都沒有發現這個人是從哪冒出來的,也根本看不出此人的修為。不過很明顯,這個人的實力,要比他還要更高!

    「白藏子見過前輩。」白藏子頓時變了臉色,低頭行禮。

    春杏等人也都嚇得臉色蒼白,在半空之中就跪下道,「見過前輩。」

    九奴的聲音陰惻惻的傳來,「元嬰三層,你狂妄的很啊。」

    白藏子臉色苦澀,心中暗恨,沒有打聽清楚。什麼正道金丹,人家明明就是魔道的厲害角色,這衝天的血光,魔氣衝天,根本是自己不能比!

    「前輩,不知者不怪罪!在下不知道是前輩降臨,剛才多有得罪。」白藏子一邊道歉,一邊心中暗動,目光一掃周圍,尋找逃離的方向。

    九奴道,「你剛說讓我的主人放棄真魔套裝和所有寶物,只給金丹逃走,可是你說的?」

    九奴說話之中,威勢越來越強,血雲翻滾越來越激烈。

    白藏子心中驚慌,暗道這個金丹六層竟然是這個血雲魔頭的主人,天吶,我怎麼得罪了這個大人物?

    「前輩,我錯了!」他趕緊認錯。

    「知道錯就好。」九奴又道,「既然這樣,你放棄所有的寶物,我允許你的元嬰離開!」

    「什麼?」白藏子目中驚恐。

    沒想到他的話,現在又還給了他!

    「前輩,前輩,你聽我說……」白藏子口中含糊說了兩句,心念一動,就是一個瞬移,想要逃走!

    不過九奴早就準備好,一道血雲好似血色的長鞭,橫掃天空,對著遁走的白藏子的背後一鞭抽過去!

    這白藏子早有準備,就在九奴的血雲鞭來到之前,一個金燦燦的小人從他的後腦勺驚慌逃出,拿著一把小劍,化成一道金色光點遁走。

    嬰遁速度實在太快,丁浩他們根本沒有事先準備,只有讓他逃走。

    不過這樣也好,九奴基本上沒有消耗氣力,就解決了白藏子。血色長鞭抽過白藏子的肉身,將其打得粉碎!

    其實九奴不用出手了,沒有元嬰的肉身,很快就會死。

    可九奴還是使用了雷霆手段,放出這一擊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必須有一個強有力的手段,把這九州道宗所有的魔道弟子,全部都震懾!

    白藏子在春杏等人的眼中,是了不得的強者,現在被九奴一鞭就抽死,嚇得春杏等人全部都臉色蒼白。

    她的那幾個男道侶此刻都嚇尿了,想到剛才對丁浩口出不遜,他們慌忙跪下,磕頭道,「前輩饒命,前輩饒命啊!」

    丁浩開口道,「讓他們活命吧,罪不至死。」

    這些人全部都感激涕零,又都給丁浩磕頭。

    九奴道,「你們想活命也可以,每人煉製一塊精血命牌!再吃一顆藥丸,我讓你們活命!」

    「這……」春杏等人全部都猶豫起來,她開口道,「前輩,奴家不會煉製什麼精血命牌。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不會,我可以教你們煉製!這是你們唯一的活命機會,想要活命的就過來煉製,不想活命的,你們可以試試逃走!」

    這幾個金丹真人心說白藏子都掛了,我們哪能逃走?再說了,金丹和元嬰不一樣,元嬰逃走了將來還有機會重來,自己的金丹就算是逃走,也根本沒有保命的能力。

    春杏等人無可奈何,好死不如賴活著,都飛到赤霄宮二層,跪在地上,九奴扔出一顆智慧之光,教會春杏煉製精血命牌。

    這玉牌在丁浩手中,就可以任意控制她的生死。

    丁浩又拿出一顆傀儡蟲讓她服下,這就是雙重控制!

    其實這些人,依照丁浩的性格,一起殺光就是。

    不過丁浩目前實在是缺少人手!

    現在就他一個人是金丹六層,張子毅和咸濕道人都是築基九層,陳長老等人根本連修為都沒有。這實力,也太弱小了!

    因此丁浩就準備收了這些金丹真人,控制在手中,就算將來有個敵人,還可以將這些人當做炮灰。

    春杏煉製了精血命牌,又服下傀儡蟲。她又教會三名男道侶煉製精血命牌,四人的生死都控制在丁浩手中,雖然沒有種下奴印,不過也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九奴又道,「你剛才說,這九州道宗的區域內,有十九家在開採,都是什麼修為?」

    春杏不敢隱瞞,磕頭道,「前輩,這十九家都是金丹真人,修為都在金丹後期到大圓滿。我們這邊,只有一個人修為最高,就是剛才被您打破肉身的白藏子,其他沒有元嬰大士了。」

    九奴點頭道,「非常好,那你們現在去把這十九家所有的金丹真人都通知來,少來一個,我要你們的命!」

    雖然這樣說,還是有不少逃走的。

    不一會工夫,十九家剩下的三十多個金丹真人全來的。

    其實九奴出現以後,他們都感應到了,也看見了九奴一擊打破白藏子的肉身。他們都嚇破了膽,連逃跑都不敢,被春杏一叫,都趕來磕頭。

    九奴道,「放心吧,我不會虧待你們,關鍵是你們要效忠!效忠於我的主人!現在一起煉製精血命牌吧!」

    陳長老等人看得解恨,這些魔道中人,現在全部都成為了丁浩的奴隸。

    連春杏等人,一共是38名金丹真人煉製了精血命牌,成為丁浩的奴僕,這樣一來,丁浩手下的實力大增!新九州道宗也有了初步的根基!

    九奴完成任務,又回到吸星石休息。

    剩下的,就是丁浩發布命令,「從今天開始,所有的礦口,全部封閉,九州道宗,重整山門!」

    倒是陳長老提醒道,「丁恩人,畢竟這裡是魔占區,四處都是魔道,重開九州道宗,恐怕成為眾矢之的!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那就改一個字,叫做九州魔宗!不知道陳長老你的意見如何?」

    陳長老看得很開,笑道,「其實叫什麼無所謂,能把九州道宗的傳承傳遞下去,就可以了。還有,九州道宗的幾處藏經閣和倉庫的位置我也都知道,到時候挖出來,還可以用。」

    丁浩哈哈大笑道,「那就最好,我就是九州魔宗的第一任宗主了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