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558章你白看我的書!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五五六章你白看我的書!

    既然慈航想要看,丁浩剛好也想結這個善緣。

    他心念一動,就拿出兩個玉柬來,「慈航齋主,這裡一個是千機遺策,一個是真魔三式,都是這次魔冢之中所得,請您觀看。」

    丁浩是分外客氣,將兩件典籍都拿出來。

    不過慈航對真魔三式並不感興趣,只是拿起千機遺策開始觀看起來。

    丁浩不敢打擾,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看上去慈航對千機遺策還是相當感興趣的,拿著玉柬,彷彿進入入定的狀態。

    正在此刻,看門的中年女子,把閔清秋帶進來。

    閔清秋穿著慈航靜齋的素色道袍,烏黑的長發束在腦後,比當日多了一份清減,眉宇之間,也多了一份愁怨。

    不過當她看見丁浩,眉宇頓時為之一開,幾乎脫口而出。

    「噓!」丁浩對她做了一個小動作,示意打擾慈航齋主不好。然後又對閔清秋做了一個鬼臉。

    久別重逢,分外開心。

    閔清秋想過很多可能來自己這裡取回小世界的人,可是就沒想到丁浩,此刻見到,心中也是格外開心。

    他們不敢打擾慈航齋主,也不敢說話,不過眉來眼去,卻是默契的很。

    慈航看了一會,終於睜開眼。

    這老尼活的年頭久了,喜怒早就不形於色,也看不出她是開心還是不開心。不過看上去,她還是比較滿意的,點頭道,「小友,多謝!」

    閔清秋吃驚的看看丁浩。

    要知道慈航齋主在慈靜齋里就是神一樣的主宰,而她竟然對著丁浩說謝謝。閔清秋不由得心中暗道,這小子也不知道都有什麼奇遇,竟然是金丹真人了,還值得齋主說謝謝,呆會要好好問一問。

    慈航看完起來,站起身,對閔清秋道,「靜秋,我慈靜齋禁止會客。不過因你入齋之前就明言必須會客一次,現在本齋踐行諾言,你們有半個時辰的時間。」

    說完,慈航帶著中年元嬰離開房間。

    他們一走,閔清秋和丁浩都開心起來,雖然這些年經過的事情太多,閔清秋成熟了不少。不過畢竟還是一個年輕女孩,很快就開心起來。

    「丁浩,真的沒想到是你,你這些年有不少的奇遇吧。」閔清秋雙目閃閃的說道。

    她的修為才是築基六層巔峰,而丁浩卻已經是金丹六層巔峰,相差一個大境界!

    丁浩道,「奇遇是有一些,不過遺憾的是沒有能和你們一起並肩戰鬥。」

    說到這件事,閔清秋一下沉默下來,魔道大軍攻陷九州道宗,這件事對她的影響很大。

    丁浩又問道,「師尊怎麼樣了?」

    他問的師尊就是閔正元,在九州學府的時候,閔正元那麼的關心他,這是他永世都無法忘記的!

    閔清秋嘆了一聲,道,「其實我父親就是正元祖師,你在九州小世界看見的,只是正元祖師煉製的分身……唉,我也不知道怎麼說。」這件事,又是閔清秋比較鬱悶的。

    她的父親是閔正元,可是上界以後,才發現閔正元只是正元祖師的分身!這樣來說,她的父親就是正元祖師!可是閔正元和正元祖師的性格,又並不一樣!

    閔正元雖然正直,可是性格溫和,比較容易讓人親近;可是正元祖師雖然正直,但是卻偏執決斷,讓人難以有親近之感。

    所以,雖然說正元祖師是她的父親,而她心裡卻是沒有一點的感覺,她寧可在小世界和閔正元還有母親相依為命。

    「是這樣。」丁浩的心裡其實也一樣的糾結。

    閔正元對他如同親生父親,可是正元祖師的另一個精神力化身,卻是院正大人!院正大人甚至想要動手殺死丁浩,這種愛恨交結,實在是很複雜的情緒。

    九奴道,「其實閔正元和院正大人,都是正元祖師性格之中的一部分,分解以後,更加的強化了!等你強大以後,就會發現,你也可以煉製分身,投射化身,這些分身化身其實還是你,這並不矛盾。」

    丁浩點點頭,只好用同樣的言語來安慰閔清秋。

    閔清秋道,「算了,不想了。反正他把我送來以後,自己就走了。」

    丁浩吃驚道,「正元祖師他沒事?」

    閔清秋道,「受了重傷,好像很難恢復的樣子,應該是找地方療傷去了。」

    「這樣,還好。」丁浩點點頭。

    閔清秋又問道,「你這些年過得怎麼樣?」

    她進入慈靜齋以後,外邊的情況一概不知,根本不知道丁浩的所作所為。丁浩就把在九島區域發生的事情大概講了,然後又說了在九烈仙國遇到葉雯他們。

    閔清秋聽得目中神彩連連,特別是在九烈仙國遇到葉雯和唐鵬程他們,她目中都是期待之色。她也是年紀輕輕的小姑娘,也想出去闖蕩,和丁浩並肩戰鬥,擊殺魔道。

    丁浩又道,「這次你跟我一起出去吧,我現在創了九州魔宗。雖然是魔宗,可是咱們這是糊弄外人的,還都是九州道宗的老班子,有陳長老他們,還有張子毅!」

    閔清秋目中的神彩立即消退了不少,搖搖頭,「不可能的,慈靜齋,進來就無法出去。苦修尼,以前我不懂,現在我懂了。」

    丁浩吃驚道,「她們欺負你了?」

    閔清秋連忙道,「欺負倒是沒有,可就是太平淡了,每天只是修鍊,其他什麼都沒有。不知道外邊發生了什麼,只知道修鍊,也不知道修鍊的目的是什麼,太枯燥了,人人臉色都好像是一塊鐵板,好像一個大監獄!不對,好像活死人的墓!」

    「是這樣。」丁浩點點頭,他有點明白閔清秋的痛苦。

    用他丁浩的話來說,「人活著就是為了見識,就是要過得精彩!」可是在這裡,什麼見識都不會有,大門都出不去,別說精彩,這裡平靜的就好像是一潭死水。

    如果換他丁浩,這種地方,一天都呆不下去,早憋出神經病來了。

    閔清秋又看見到桌上的兩塊玉柬,奇道,「剛才齋主為什麼感謝你,這是什麼玉柬?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這是我在魔冢得到的兩件至寶典籍,一件是關於禁制的千機遺策,另一件是一套魔功,真魔三式。剛才慈航齋主借閱了一下……」

    「魔功啊。」閔清秋眉頭一皺,她對於魔道有著強烈的抵觸。

    她拿起千機遺策,用心念一掃,發現裡邊的內容太過專業,她根本一句話都看不懂,實在看不下去。

    她收回心念,本來不想看魔功,不過還是拿起真魔三式一掃。讓她沒想到的是,她這一看,還就看懂了。

    「第一式,魔舞。凝氣化魔,魔影萬千;魔舞二字,重點在舞……修鍊至極,可產生萬千魔影,漫天起舞,方圓之內,難有活口……」

    丁浩跟閔清秋說著話,感覺不對勁了,閔清秋竟然陷入一種沉迷的狀態!

    這種狀態是很難進入的,一般是考慮一件事,又或者是要頓悟什麼,這是一件了不得的機緣,可遇不可求。

    轉眼,半個時辰到了,中年女子進來,本想催促他們,發現閔清秋進入了這種狀態,連忙去稟告慈航。

    慈航點頭道,「靜秋這孩子,是幽冥玉的仙根,對任何功法,都比較能夠通透。更重要的是,幽冥玉可以溝通幽冥,傳說域外真魔是來自某個神秘的次元,而他們打開的跨界通道,也是開在一塊巨大的幽冥玉上,看來這域外真魔的魔功,和她有緣,讓她多看一會兒。」

    閔清秋一看,就看了三天。

    丁浩也沒有離開,呆在靜室陪了三天,說起來,他可能是呆在慈靜齋里時間最長的男人了。

    三天以後,閔清秋終於醒來。

    「這是啥時候,要修鍊了!」閔清秋醒來以後,猛地大叫一聲。

    中年女子目無表情道,「靜秋,這裡是會客室,你觀看功法入靜,已經是三天了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!」閔清秋臉色震驚,看著手裡的功法,沒想到自己竟然一下就看了三天,在她感覺好像睡了一覺一般。

    丁浩問道,「怎麼樣?學到什麼?」

    閔清秋眨眨大眼睛道,「好像很多東西,又好像什麼都沒有。」

    這時慈航齋主走進來,開口道,「域外真魔留下的魔功,對她一個築基真修來說,太龐大了。這是她的機緣,她需要好好把握,好好參悟。好了,這次會客時間到了,丁浩小友以後你不要再來了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?」丁浩站起來,行禮道,「慈航齋主,我覺得清秋跟著我,對她的發展更好,還請慈航齋主開恩……」

    慈航齋主毫不客氣,開口道,「丁浩小友,讓你們見面,只是因為和她事先有約定!並不是你有天大的面子!現在約定已經實現,靜秋她再也沒有見你的理由。」

    丁浩怒道,「可是你們這裡就好像是監牢一樣,整天修鍊修鍊,人都修鍊傻了!連會客都不準,最後結果就是老死在這裡!她是你們的弟子,不是你們的囚犯!」

    慈航齋主大怒,「混賬,你竟然這樣說慈靜齋!苦修尼本來就應該不問凡塵,閉門苦修!我不想跟你理論,把他給我帶出去!」

    丁浩也是怒火上頭,回道,「你這齋主要不要臉,白看我的千機遺策,看完了就叫我滾,是不是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