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561章你們不要太過分!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五五九章你們不要太過分!

    七殺魔宗,議事大廳。

    「丁浩這個混蛋竟然不買賬!兩個小世界不肯賣給我們!」裂銥子和煞媚子兩人,此刻正在一位威嚴的黑衣老者面前咬牙切齒。

    這名黑衣老者,就是放出一絲精神力給丁浩傳話的七殺魔宗的宗主,七殺魔宗有一塊七殺碑,是創始宗主留下。這黑衣老者從七殺碑上領悟到血殺七劍,便自稱血殺尊者。

    血殺尊者此刻臉色也是頗為難看,九奴太不給他面子了。

    不過話說,他也沒什麼辦法,九奴的實力應該在化鼎期左右,而他只是嬰變而已。

    「丁浩這小子只是一個小爬蟲,可惡的就是那個血雲魔神!也不知道哪裡蹦出來的,以前根本沒有聽說過這個人!」血殺尊者出了一口氣,用手敲敲桌子,道,「看來只有我父親回來再說了。」

    血殺尊者的父親,是七殺魔宗當代最強的長老,是一位強大的鼎尊,現在去九重天上拜訪友人。只有此人去九州魔宗,才能鎮壓住九奴!

    「只是老祖宗不知道啥時候回來。」裂銥子想到丁浩的表情,就心中惱火,一個小小的金丹真人竟然在本元嬰面前不給面子。

    「老祖宗回來,絕對可以鎮壓這個血雲魔神!」血殺尊者堅定的一拍桌子,隨後,他突然又笑了起來,「其實丁浩不把兩個小世界賣給我們,剛好成為了我們弄死他的機會!」

    煞媚子咯咯一笑,「看來宗主早有打算了。」

    血殺尊者陰笑道,「聽說他在魔冢之中,得到了不少東西!那些寶物什麼,我是看不上。不過真魔三式和千機遺策,我倒是想要一觀!」

    裂銥子猛地握緊拳頭道,「這樣正好!我們請老祖宗出手,鎮壓了血雲魔神,然後把丁浩手中的寶物和典籍都搶過來,然後把九州道宗那條祖脈控制在手中,對我們七殺魔宗也增加了一筆收入!」

    「不錯。」

    正在說話之中,血殺尊者臉色一變,連忙示意兩個手下不要說話。

    然後他從腰間取出一塊令牌,靈力催動,一名穿著長披風的高大身影站在了大殿上。

    此人一出現,裂銥子和煞媚子連忙跪下,「見過老祖宗!」

    血殺尊者拿著令牌,沒有跪下,口中恭敬道,「見過父親。」

    仙煉世界的人,年紀和相貌關係並不大。血殺尊者滿臉蒼老,不過他的父親,七殺魔宗老祖宗卻是一名中年男子,穿著黑色的披風。

    老祖宗開口道,「何事找我?」

    血殺尊者道,「父親,之前我和黑殺師弟打賭,得到九州道宗遺留的兩個小世界的事情,父親可還記得?」

    老祖宗皺眉道,「這種小事,誰輸誰贏,都是無所謂的!」

    血殺尊者道,「父親,我知道你在九重天上結交天門強者很忙,可是我們又打聽到,擁有兩個小世界的那小子,他手中還有魔冢出來的域外真魔的至高典籍,還有大量的靈石和寶物,對我宗門的實力提升,有大作用!」

    「這樣。」老祖宗點點頭,又問道,「對手實力如何?」

    血殺尊者道,「叫做血雲魔神,曾經和烈家老祖宗交手,不相上下以後逃脫。」

    「那他不是我的對手!」七殺老祖宗冷笑道,「很多年前烈家老祖宗就不是我的對手,更何況我這次拜訪大量的天門,所得頗豐,實力也有所提升,剛好拿這個血雲魔神練練手!」

    血殺尊者狂喜,又問道,「父親何日下界?」

    「我還有兩個宗門要拜訪一下,大約是五日之後。」

    血殺尊者道,「如此甚好,那我防備他逃走,先去將其包圍,五日以後,等到父親大人直接屈尊降臨九州道宗!」

    「恩。」血殺尊者哼了一聲,身影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這時候,血殺尊者這才收起令牌,道,「裂銥子煞媚子,你們準備一下,包圍九州魔宗,等著我父親下界。」

    「遵命!」裂銥子和煞媚子都是領命而去。

    出了議事大廳,裂銥子想起什麼,這才衣袖一抖,把一隻金燦燦的元嬰給放出來,開口道,「白藏子,你這次立了大功一件,多虧你提供的消息!現在我們去包圍九州魔宗,五日後,老祖宗親自降臨九州魔宗,鎮壓血雲魔神,殺掉丁浩!」

    白藏子的元嬰頓時狂喜,森然道,「多謝七殺魔宗幫我報仇雪恨!丁浩和血雲魔神,你們也有今天!」

    裂銥子又道,「此仇報了以後,你就老老實實在我的洞府做管事元嬰吧。」

    「是。」白藏子恭敬應了一聲。

    很多強者的洞府之中,也需要一位總管的存在。在強者閉關修鍊之時,總管就會管理洞府之中的各種日常事務,如果這位總管是一個元嬰,就顯得很有面子。

    九州魔宗,大廳之中。

    兩隻小世界之鼎,就放在他的面前。這是兩隻青銅大鼎,表面刻滿斑駁的花紋,一個上邊有著上古文字「九州」,一個有著兩個大字「沃土」。

    「原來這個小世界就叫做九州。」丁浩本來以為九州小世界是九祖命名,現在看來在創世者的時候,就叫做九州。

    九奴道,「主人,要不要把兩個小世界種在祖脈旁?」

    丁浩嘆了一聲,收回視線道,「七殺魔宗這次看來不會那麼輕易放棄,如果我現在種下去,若是有個什麼事情,都來不及收回。」

    九奴道,「主人沒事,大不了我跟他們拼了!化鼎強者又如何?我可是做過魔尊的僕人!是仙界之人!」

    雖然九奴說的牛皮烘烘,不過丁浩知道,九奴現在的實力,也就是化鼎中期。甚至隨著血雲的消耗,九奴的實力還會進一步下降!

    如果七殺魔宗的老祖宗真的殺過來,事情就很麻煩。

    正在他們說話,咸濕道人跑進來,稟告道,「宗主,不好了,七殺魔宗帶人把我們山門堵住了,說要包圍我們,等五日之後,他們的老祖宗會親自降臨。」

    「可惡,真是欺人太甚!」

    咸濕道人口中又低聲嘀咕道,「還有,一些築基真修已經投降七殺魔宗了……」

    「什麼?」丁浩眉頭一皺。

    宗門所有的金丹真人,都煉製了精血命牌。不過築基真修卻是沒有煉製,因此這一部分人,就有人投降了七殺魔宗。

    丁浩道,「你想走,你也可以走。」

    其實咸濕道人倒不至於投降,可是他膽兒小,他早就想要逃走了。君子不立於危牆之下,九州魔宗風雨飄搖,他恨不得趕緊離開這個是非之地。

    不過他心中更害怕丁浩,心說這個小煞星不是在試探我吧?我如果說想走,他恐怕立即就會把我殺了。

    想到這裡,咸濕道人立即噗通跪下,「宗主,我咸濕從封魔島就跟著你,早就已經鐵了心的跟隨!宗主你賞賜我們寶物和功法,這種危急時刻,我更加的不能離開!你讓我離開,乾脆就殺了我!」

    丁浩不由得笑道,「想不到你小子挺有良心,放心吧,這次會安然度過的。」

    咸濕道人心裡這才一顫,我滴個乖乖,我就知道他是試探我的。不過他心中又在暗自佩服,小煞星果然是小煞星,七殺魔宗的老祖宗來,他都有辦法!

    其實咸濕道人不知道,丁浩也沒啥好辦法,就是抱定了破釜沉舟的思想。實在不行,他就狂吸九州道宗的礦脈!把九州道宗毀了,也不能讓九奴受傷害!

    而且,丁浩還有最後一步,那就是躲進吸星石遁走。

    反正光腳不怕穿鞋的,大不了放棄九州道宗。

    時間很快,五天之後。

    七殺魔宗的老祖宗還沒有下界,血殺尊者已經駕臨了。

    「速速去通報你們宗主,我們七殺魔宗的宗主降臨,讓他出來跪地迎接!」裂銥子耀武揚威的對守門弟子怒吼一聲。

    這一聲怒吼,震動整個九州魔宗,人人都聽見了,個個心中驚慌失措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些金丹真人,都是在丁浩強迫下煉製了精血命牌,想要逃走又不敢,留下來又是一個死,裡外都是一個死。

    九州魔宗的議事大廳之中,傳出九奴的聲音,「七殺魔宗的宗主又如何?要進來就自己進來,不進來,就給我滾!跪地迎接,你算是什麼東西?小心惹火了我,殺光你們這些小輩!」

    「可惡,還是這麼囂張!」裂銥子大怒。

    在他衣袖裡,白藏子陰毒道,「他們是死不悔改,得瑟不了一會了!」

    血殺尊者淡淡道,「這些下門小宗,不懂禮節,我們名門大宗不要跟他計較,進去再說!」

    「前邊開路。」裂銥子一聲令下,七殺魔宗的人全部湧進九州魔宗。

    一會以後,血殺尊者就來到了大殿之中。

    只見丁浩坐在主位,九奴站在一旁,九奴喝道,「小輩,你見到老夫,也不行禮嘛?」

    「休得囂張!」裂銥子回敬了一句。

    血殺尊者自顧自坐在客位,開口道,「血雲魔神,雖然你修為比我高,不過今天我不是來拜見你,不用對你行禮!我是來找丁浩宗主,談一樁生意!」

    說著,他把一塊玉柬,推了過來。

    丁浩接過來,用精神力一掃,發現還是上次裂銥子拿來的那塊玉柬。丁浩臉色一變道,「這生意不用談了,上次我就跟裂銥子說過了,那這些買我的兩個小世界,不可能!」

    血殺尊者哈哈大笑道,「丁宗主,你還沒弄清情況!今天交易的內容變了!我要用這些東西,換你的兩個小世界加上真魔三式,以及千機遺策!」

    丁浩大怒,「你們七殺魔宗不要太過分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