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562章形勢突變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五六零章形勢突變

    上次裂銥子來,要用這些東西來交換丁浩的兩個小世界,丁浩拒絕了。

    這是這次變本加厲了。

    血殺尊者來,竟然還是用這些東西,交換丁浩的兩個小世界,加兩份典籍。

    實在是欺人太甚。

    裂銥子冷笑道,「那是當然,上次我來,你們不給面子。這次我們宗主親自上門了,價碼當然就不一樣了!」

    丁浩回敬一句冷笑,「你們覺得我會答應嗎?」

    血殺尊者道,「我勸你們還是趕緊答應!再等一會,恐怕價碼又要再次改變!」

    說到這裡,他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跟著他一起來的,裂銥子煞媚子等人,也全部放聲大笑。

    九奴終於忍不住,開口道,「血殺尊者,別忘了兔子急了還咬人!更何況,你們的這點修為,在我的面前,根本不夠看!我給你一個機會,現在向我的主人道歉,然後滾蛋,否則我不客氣了!」

    血殺尊者哈哈大笑道,「血雲魔神,你囂張不了多久了!你等著……」

    九奴和丁浩在這幾天,已經有了一個初步的計策,正是利用血殺尊者他們的輕敵,將他們全部扣下!

    之前丁浩的示弱,全是為了引誘血殺尊者入瓮!

    「血殺尊者,既然你們苦苦相逼,那就別怪我九州魔宗待客不周了!」

    九奴說完,又是一聲喝道,「丁紫竹,陣法可曾準備好?」

    外邊傳來丁紫竹的聲音,「準備好了!」

    下一秒,九奴一卷丁浩,身影一閃,就可以遁出大殿。

    「不好!」血殺尊者頓時一驚,心知自己中了埋伏。

    丁浩他們正是利用血殺尊者輕敵的心理,引誘七殺魔宗的人全部進入大廳,然後他們快速遁出,打開陣法!

    「快逃出去!」

    血殺尊者他們想要逃走,已經遲了。轉眼之間,血雲翻滾,整個大殿之中,到處都是血雲滾滾!在議事大殿四周,又瞬間生長出數量驚人的光電竹,這些光電竹上,全部刻滿深奧晦澀的符文,這些符文和大殿之中的血雲,組成一座強大的困陣!

    這個困陣的設計者,正是張子毅真修。

    雖然他的修為是低了一些,不過他在陣法符文上的造詣,還是相當不錯的。

    更何況,還有九奴和丁紫竹這兩個強者。

    陣法結成以後,血殺尊者一群人全部被困在議事大殿之中。丁浩他們這幾天,想出的就是這個計策,將血殺尊者他們拿下,到時候就算是七殺魔宗的老祖宗來,也是投鼠忌器,自己也有了談判的籌碼!

    砰砰砰。

    血殺尊者他們自然不會甘心被困在陣中,巨響聲之中,地面砰砰的振動起來,裡邊的人,正在全力攻擊陣法。

    說話之中,幾株光電竹上的符文被擊破,陣法出現裂縫。

    張子毅摸摸鼻子,尷尬道,「有點小失誤,沒想到血殺尊者他們這麼強。」

    陣法出現裂縫,血殺尊者的聲音傳了出來,「九州魔宗果然不要臉,你們就是這樣待客?哼,只是這陣法太破爛了一點!」

    九奴惱羞成怒,道,「血殺尊者,我警告你們,你們只要真的打破陣法出來,那就是我出手的時候!到時候別怪我動真格的,格殺勿論!」

    被九奴這一嚇,血殺尊者等人都猶豫了。

    眼前的陣法好破,但是九奴的實力太強,如果九奴真的要擊殺他們,這並不是不可能的!

    「宗主,我們還攻不攻?」裂銥子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「暫時不攻了。」血殺尊者也不敢過於激怒九奴,冷哼道,「我們等著,很快我父親就會從九重天下來,到時候看他們怎麼收場!」

    果然,就在不久以後,天空之巔,有著金色的星點一閃。

    隨後,一顆流星從天空隕落一般,直接墜向九州魔宗的中央廣場。

    「來了!」

    眾人驚呼聲之中,一個穿著長披風的高大身影,站在了九州魔宗的玉石平台上。

    雖然他只是一個人,不過那個身影站在那裡,就代表著無邊的力量,從他身體上自然而然有著渾然天成的氣息流出,這種氣息充滿殺意,整個世界彷彿都一片蕭殺!

    「見過老祖宗!」

    外邊站著的大量七殺魔宗的弟子,全部轟然跪倒,氣勢驚人。

    九州魔宗的弟子們,則是全部臉色苦澀。

    而在議事大殿之中,血殺尊者等人聽到外邊聲音,頓時也都是振奮起來。

    「父親!這九州魔宗實在太過不要臉!我來和他們談生意,竟然將我們困在陣法之中,父親救命!」

    裂銥子也喊道,「老祖宗,救命啊!九州魔宗實在是欺人太甚!」

    七殺魔宗老祖宗臉色陰沉,目光掃過面前所有人,開口緩緩道,「讓你們宗門最強者出來說話!」

    上方空中傳來九奴的聲音,「道友,你找我何事?」

    七殺魔宗老祖宗道,「本座張天一,道友怎麼稱呼?」

    七殺魔宗創始者張獻忠,這老祖宗也是張家一脈。

    「天一道友。」九奴向旁邊一步,將丁浩的身影讓出來,介紹道,「這是我九州魔宗的宗主……」

    九奴還沒有說完,張天一冷哼一聲,「金丹真人,沒必要介紹了,我問你怎麼稱呼!」

    說話之中,一股強大的氣勢,猛地壓過去!

    九奴沒想到這傢伙說動手就動手,臉色一變,趕緊擋在丁浩面前。

    有了九奴的幫忙,丁浩不會有任何的問題。

    不過旁邊還有張子毅和咸濕道人,這兩人修為太低了,被這股氣勢一碰,頓時就噴出兩個鮮血。好在丁紫竹一抬手,結出一張電網,擋住這氣勢,不然張子毅和咸濕道人就完蛋了。

    「好強!」九州魔宗所有人都是吸了一口冷氣。

    張天一太強了,這實力根本不用出手,心念動一動,就能壓死人!

    「這下九州魔宗完蛋了!」七殺魔宗的弟子,目中全部露出興奮。

    血殺尊者他們通過那條縫隙,看的真切,看見自家老祖宗霸道,頓時全部歡呼起來。

    「九州魔宗丁浩,你們完了,你們全完了!」血殺尊者興奮道。

    裂銥子問道,「宗主,我們現在要不要攻擊陣法?」

    血殺尊者道,「攻擊陣法,打破這個爛陣法!我倒要看看,血雲魔神敢在我爹面前殺我?」

    陣法之中,又傳出砰砰的攻打之聲。

    丁浩眉頭大皺,沒想到這個張天一這麼凶。

    現在前邊有強敵,後邊血殺尊者他們隨時破陣而出,情況已經危急到刻不容緩!

    可是就在此刻,形勢卻突然發生變化。

    張天一聽到血殺尊者說話,眉頭一皺,「九州魔宗丁浩?」

    他立即對九奴道,「道友,你剛才沒說完,你們宗主叫什麼名字?」

    九奴冷道,「你剛才不是說,小小金丹,不用介紹了?」

    張天一見九奴不回答,又對丁浩一抱拳,問道,「敢問宗主你可叫丁浩?」

    丁浩眉頭再次一皺,他感覺到,這個張天一口氣已經轉變的相當客氣。

    他心中實在是奇怪,老實說他被張天一的轉變弄得愣住了,以至於沒有敢一口報出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可是沒想到,張天一又繼續問道,「可是曾經在九島區域望海道宗修鍊過的丁浩?」

    「你怎麼知道?」丁浩幾乎已經快要暈倒了。

    雖然他在望海道宗呆過,這件事在九島區域並不是秘密。可是這裡是東土大陸,而且張天一問得如此鄭重其事,這就顯得相當詭異。

    九奴也是愣住了,怒道,「張天一,你打聽我宗主的秘密,到底什麼意思?」

    張天一已經確定了什麼,點頭哈哈大笑道,「道友莫急,哈哈,真是自家人不識自家人啊!搞錯了搞錯了!」

    他的態度,把陣法之中的血殺尊者等人也都弄懵了。

    血殺尊者喊道,「父親,沒有搞錯,兩個小世界就在他們的手中!還有真魔三式和千機遺策!都在丁浩手中……」

    他還沒說完,張天一就呵斥道,「你們這些混賬!我去了一趟九重天,你們就無法無天,胡亂得罪朋友!」

    他說完,又對丁浩一抱拳道,「丁宗主,還請你將小兒和他的弟子都放出來,這件事是他們錯了,我會以最大誠意向你道歉,並且狠狠責罰他們!」

    丁浩心說,這是演哪出哇?難道是張天一用這種方法忽悠老子?

    不過丁浩想想,感覺到不像。張天一是七殺魔宗的老祖宗,沒必要當著這麼多人,出爾反爾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丁浩點頭道,「讓他們出來。」

    隨即,九奴收回血雲,丁紫竹撤掉紫竹陣,把血殺尊者等人放了出來。

    血殺尊者等人出來,就快步奔下台階。剛好張天一披風擺動,也是拾階而上,兩下就在登山的台階中段見面了。

    血殺尊者喊道,「父親,你來了就好,丁浩這傢伙竟然不給我們面子……」

    張天一雙目圓瞪,怒道,「你這個混賬!丁浩小友是你可以得罪的么?速速隨我來,給丁浩小友道歉!」

    血殺尊者幾乎暈倒,沒想到自己父親竟然是這個態度。

    張天一帶著血殺尊者走上台階,來到九州魔宗大殿前方,這才又抱拳道,「張天一帶我兒給丁宗主道歉來了。」說完對血殺尊者道,「還不速速道歉!」

    血殺尊者已經要暈倒了,心說你是我爹嘛?搞錯人了吧?

    今天三更,等會還有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