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565章丁大哥,你啥修為?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五六三章丁大哥,你啥修為?

    離家也有幾年了,算算,差不多六年。

    丁家還是老樣子,沒有什麼變化,大門開著,丁浩直接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丁浩進去以後,發現裡邊倒是窗明几淨,只是一個人都沒有。

    「奇怪,我家中的管家和下人呢?」

    丁浩離開以後,雖然丁家沒有人了。可是畢竟丁家家門還在,也應該有人住才是。

    來到大廳之***台之上,放著不少的木頭碎片。

    這是丁浩祖先丁翼白的木塑殘片,丁翼白木塑裂開以後,丁浩將大部分埋在後院,做了一個墓,其中一部分碎片,依然放在供台上。

    現在這些碎片,依然供在這裡。

    就在供台下,兩根長香正在散發出繚繚的煙氣。

    丁浩走過去,撩起前擺,跪倒在供台面前的蒲墊上,連磕三個頭,口中道,「我祖丁翼白,不肖子孫丁浩回來了!」

    「仙煉大世界,轉念六個年頭,丁浩修為得到了大幅的提升,多謝祖宗之靈保佑!」

    「這次回來的路上,丁浩遇到不少殺你的仇人!其中有些人,不肖子孫還不是對手,因此暫時放過他們。」

    「不過我倒是遇到了九州道宗的叛徒,也正是他們出賣宗門出賣你,才造成你身死道消的後果!不肖子孫丁浩,力斬元嬰傅安山,金丹真人李心書黃明!為祖先報仇!」

    正在丁浩說話之間,一個年輕的小婦人,抱著一個孩子走進大廳。

    小婦人見到丁浩的背影就是一愣,又聽到丁浩說什麼「力斬元嬰金丹」,小婦人心說這人失心瘋了吧。

    她抱著小童走到丁浩的身後。

    這時,丁浩禮成,又給丁翼白的塑像磕了三個頭,這才站起來。

    回頭見到這小婦人,丁浩眉頭一皺。

    因為他印象之中,自己家的下人,和隔壁周圍的鄰居,都沒有這個女人。

    「你是何人?」丁浩眉頭一皺。

    小婦人反問道,「你是何人,你幹嘛來我家?」

    「你家?」丁浩差點暈倒,自己的家何時變成了別人家?

    他抬手一指堂上塑像,問道,「你可知這是何人塑像的殘片?這是我祖先丁翼白,怎麼變成了你家?」

    「你是丁浩?」小婦人脫口驚呼道。

    丁浩點頭道,「正是!」

    「哎呀,你可把我們家應釗害苦了。」小婦人目中含淚道,「丁公子,這些年你是去哪了。你消失以後,我們家應釗就成日苦思冥想,說你答應他,要帶他上界。別人又風傳,說你是域外的魔人,放出妖藤,搞的九州不安。我們家應釗不死心,就住在了這裡……」

    丁浩聽得半懂半不懂,示意小婦人坐下道,「小嫂子,你坐下說話,詳細說來。」

    原來,當初丁浩答應樓應釗,說要幫樓應釗去找老神仙,然後讓樓應釗上界。

    可是丁浩當時忙著對付妖藤,也沒去找老神仙,這件事就耽擱了下來。

    後來丁浩離開九州小世界,九州學府把這件事當作醜事,秘而不宣。不過又有風聲傳來,說丁浩放出妖藤,禍害九州,現在逃出小世界了!

    但是九州百姓也不相信,心說丁浩怎麼可能不經過學府山同意就上界呢?應該是逃到域外的荒莽群山之中去了。

    剛好後來妖藤的一些殘餘根系,又在九州四處禍亂。就有人說,丁浩躲進域外修鍊魔功,控制這些妖藤報復九州正道了!總之,丁浩就成為了一個反面人物。

    這樣一來,丁浩家的下人也都各自回家,解散了。

    樓應釗卻是不信邪,非要說,丁大哥答應我的,說帶我上界的!他這個人答應別人的事情,肯定會做到!我就住到他家去,我就在這裡等他!我相信他一定會回來!

    於是樓應釗就住到了這裡,每天打掃,等候。

    第二年,樓家花錢幫樓應釗娶了一個媳婦,就是面前的女子,於是從此以後,這兩人住在丁浩家,打掃這裡的衛生,供奉這裡的塑像,等待某一天丁浩回歸。

    丁浩聽完,點頭嘆道,「原來如此,當初我確實答應應釗,說幫他去找老神仙,讓他也進入上界名單。不過當時妖藤復活,我又急著回去學府山處理妖藤,根本也沒有時間去找老神仙,到後來直接就是忘掉了!沒想到,樓應釗竟然一直在這裡等候。」

    小婦人聽丁浩這一說,數落道,「我說小丁啊!咱們做人不帶這樣的!你做不到,就別說啊!你這隨口一說,你可把我們家應釗害死了!這些年啊,他也不去挖礦,整天就在等你……我還沾你的光,生了一個病孩子,真是受死了罪啊,應釗現在還在外邊求醫問葯……」

    說著,小婦人又是滿眼含淚,又說又罵,「小丁啊,你真是害死人啊!」

    說到這裡,她又一抹眼淚水,撒潑問道,「還有啊!小丁,你到底這些年去哪了?那些妖藤是不是你放出來的,你到底是不是修鍊魔功了?你要修鍊魔功,我現在就拿你問官!」

    丁浩苦笑,跟這個女人還真的不好解釋。

    他笑道,「這樣吧,我們一起去找樓應釗,找到他再說。」

    說話之中,丁浩心念一動,就已經通過世界之鼎找到樓應釗。

    「他在唐州城,跟我來。」丁浩衣袖一卷,直接帶著小婦人,使用許可權,來到唐州城中的某一處。

    九州所在,均為皇統之州。

    唐皇統帥,其中又有唐州最為繁華。

    一眼望去,街道阡陌交錯,人來人往,到處都是高大的牌坊和樓台,要比舞州城壯觀多了。

    唐皇丹藥房,店內。

    一個憨厚壯實的漢子,正帶著一個小孩,哀求店內的一名丹藥師。

    「前輩,你幫我兒看看,他這是到底怎麼了,快五歲了,都不會說話。」

    丹藥師看看小孩,冷道,「我們怎麼知道,我們只管煉丹,又不管治病。滾滾滾!不要在我們店裡干擾生意!」

    壯實漢子求道,「我們已經去過很多地方,都說這裡是唐皇麾下煉丹最厲害的地方,我們想要求一顆百納丹,據說此丹可解各種不良狀態……」

    丹藥師給了壯實漢子一個白眼。

    「百納丹,這是特供唐皇家族的!其他任何家族,都無權使用!這是皇家專用丹藥!黑市都買不到!哼,使用上界的材料煉製,豈是你們這種普通人可以服用的?」

    壯實漢子跪下磕頭道,「前輩,我這不是實在沒有辦法嘛,這孩子不會說話,要不是這樣,我也不會千里迢迢的過來。」

    他這一跪,店內很多人都圍攏過來,有點混亂。

    丹藥師大怒,吼道,「你在這無理取鬧是不是,夥計呢,把他們給我趕出去!」

    幾個兇猛的夥計走過來,就想要將壯實漢子推出去。

    壯實漢子頗有些氣力,硬跪著不走。

    正在此刻,一個穿著鎧甲的男子帶著兵丁走過來,丹藥師上前一說,此人頓時暴怒,抽出腰刀,指著壯實漢子道,「幹什麼?哪裡來的刁民,一看就是鄉下人,我唐州豈容你胡鬧?給我滾,否則我斬殺了你也不用負責!」

    「好大的威風。」突然,從空氣之中傳來一個聲音。

    在場的人不少,全部都吃驚的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,只見光影一閃,一個穿著白衫的少年帶著一個小婦人,出現在店堂中的一塊空地上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愣住了,這種瞬息出現,根本是他們見所未見,聞所未聞。

    「你們是什麼人?使用的什麼妖法?」穿著鎧甲的男子舉著刀,指著白衫少年走過來。

    「滾!」白衫少年大手一揮,這穿著鎧甲的男子竟然真的就地打滾,遠遠的滾了出去。

    「唐將軍是鍊氣後期的修為,竟然被他這一掀……」在場人等,全部面如土色,心說這少年的實力真的是驚人。

    小婦人正是樓應釗的老婆,本來跟丁浩在丁家好好的說話,沒想到轉眼之間,竟然來到了唐州。

    她正在驚愕,就看見樓應釗跪在一個丹藥師的面前,她頓時含淚跑過去道,「應釗啊,咱們別求他們,算了啊。」

    樓應釗回頭看見自己老婆,也是一陣眼暈。

    唐州和舞州數以千里,他不知道自己老婆何時跑來唐州,他連忙站起來,問道,「婆娘,你怎麼來了?」

    他老婆道,「我也不知道,是丁浩這傢伙帶我來的,這傢伙終於回來了!」

    「丁浩!」樓應釗臉色巨震,他猛地抬頭,從老婆的肩膀上看過去,剛好看到一張少年的臉……

    「丁大哥!」樓應釗沒想到這麼多年,竟然真的等到了丁浩,一雙虎目之中,竟然有淚光閃動。

    丁浩笑著走過來,拍拍他的肩,「應釗,我當年答應你的,如今都可以做到!對你的承諾,我沒有忘記!」

    樓應釗頓時感動地無話可說,他婆娘倒是嘴快,開口道,「說的好聽,你當年可是答應應釗上界!現在小世界之門都關閉了,學府山的天才都不能上界,怎麼做到?」

    丁浩哈哈笑道,「我說能做到,就能做到!上界又算是什麼?」

    樓應釗聽丁浩說話牛皮哄哄,想到丁浩剛才的手段,不由得問道,「丁大哥,你現在到底啥修為?」

    今天兩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