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567章第四塊魔尊舍利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五六五章第四塊魔尊舍利

    「速速派人,將徐元琨叫來!」

    「不!還是我親自去一趟!」

    自從出了一個丁浩,舞州被唐州瘋狂打壓,甚至凌雲霄的御用兵團鐵蹄八十騎也被迫解散!

    徐元琨等人,只好加入人家的商隊,幫別人跑商。

    也是因為丁浩放出妖藤,舞州八十騎被各家商隊嫌棄,所以正經的商號也不會聘用他們。

    只有那些黑市商人,才肯雇傭他們,讓他們域外和天意之間來回跑帶貨,賺一些小錢!

    凌雲霄並沒有急著去找丁浩,而是去找鐵蹄八十騎,他想要給丁浩一個正正經經的歡迎儀式。

    邊界村。

    幾個風塵僕僕的漢子騎著馬,在夕陽的餘暉之中,邁入邊界村。

    幾人的馬很快就停在邊界村的一家商號面前,幾個中年男子跳下馬來,走進這家門牌上寫著「魯家丹藥」的商店。

    「這種急火丹,講究的就是速度!」

    「送貨的速度越快,效果越好!」

    「這次我們從域外土城出來,馬不停蹄,最快速度趕來,魯老闆一定會多給一點跑腿費!徐元琨大哥,這次你可要請客喝酒了!」

    徐元琨哈哈笑道,「這個好說!不過話說,這次大家可都是辛苦了!拚命的趕!」

    幾個人說著,進入了魯家丹藥房。

    「魯老闆,丹藥我們拿回來了。」徐元琨不敢怠慢,連忙從儲物囊之中取出一個黑色的小木盒。

    「是嗎,我看看。」魯老闆是一個胖胖的員外,坐在櫃檯裡邊,伸手接過木盒。

    打開木盒,裡邊一顆圓溜溜的丹藥還帶著一絲煙火氣息。

    「不錯!很及時!」魯老闆立即叫來小二哥,「快去給陳老闆送去,這次速度很快,價格要跟陳老闆多要兩成,不然就不給他!」

    小二哥應了一聲,拿著木盒匆匆的去了。

    這邊一走,魯老闆也對徐元琨等人道了一聲辛苦,從櫃檯里抓了一把元石遞給徐元琨。

    徐元琨接過元石,心念一掃,開口道,「魯老闆,你是不是搞錯了,這裡只有二百元石。」

    魯老闆道,「對呀,就是二百元石,你們想要多少?」

    徐元琨據理力爭道,「上次送普通貨物還有250元石,這次送的是急火丹!兄弟們一路緊趕慢趕,馬都跑傷了,怎麼跑腿費還少了?」

    魯老闆嘆道,「元琨啊,現在小世界之門關閉了,生意不好做,大家都困難呀。」

    徐元琨臉色一板道,「魯老闆,你這是不是有點欺人太甚?我剛才明明聽你說要跟陳老闆多要兩成的貨價,怎麼又說生意不好做了?」

    他這一說,魯老闆惱羞成怒道,「徐元琨,貨物到我這,賣多少錢是我的事!你膽子不小,還管起我了,你以為你還是那個威風八面的城主府徐小將嘛?我跟你說,就你們這些人,勾結魔道賊子丁浩,放出妖藤禍害九州百姓!也只有我心好雇傭你們,不然其他人誰願意雇傭你們這些罪人!等著餓死吧!」

    徐元琨氣的暴起,想要揍這個魯老闆。

    不過身邊幾個漢子卻是死死拉住徐元琨,一邊又去跟魯老闆賠禮道歉,「魯老闆,對不住,元琨火氣大了點,實在是這一路辛苦了,抱歉抱歉。」

    魯老闆冷哼道,「要不是看你們確實有點苦勞,我下次才不找你們。別礙著我生意,快快快,出去!」

    幾個漢子拿著二百元石出來,徐元琨罵道,「可惡,這點錢打發要飯的,太過分了!我們拼了命的趕,他還扣我們運費!」

    「唉!」一名漢子嘆道,「虎落平陽被犬欺啊。前幾天又有妖藤根系溜進天意之中傷人,現在九州百姓都不太待見我們,如果把魯老闆再得罪了,我們真的要餓死了。」

    眾人想到這裡,都是唉聲嘆氣。

    徐元琨道,「算了,哪也別去了,喝酒!」

    幾人走向邊界村小酒館,來到這裡,剛好看看村頭一騎踏起滿天的黃色煙塵,滾滾而來,那騎在雪白角馬背上的,鎧甲儒衫的身影,正是他們熟的不能再熟的。

    「是凌城主!」

    幾個人目光都是一動,徐元琨又叮囑道,「城主的日子也不太好過,呆會兒見面,你們少給我訴苦!別讓城主難做!」

    「知道了!」幾個漢子齊聲點頭。

    風塵滾滾,凌雲霄很快來到他們面前。

    「吁!」角馬一聲長嘶,前蹄剎在徐元琨面前。

    凌雲霄並沒有下馬的意思,而是一拉韁繩,角馬橫走兩步,擋在幾個漢子面前。

    徐元琨問道,「凌城主您這是……」

    凌城主哈哈大笑,「什麼也別問,上馬,跟我走!」

    「是!」幾個漢子全部都翻身上馬。

    凌雲霄一拉馬頭,帶著幾個人出村,這才道,「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,新任小世界的主人,已經廢掉唐皇,廢掉唐家所有特權,以後我們再也不要受唐州的鳥氣了!所以我決定,重建鐵蹄八十騎!」

    「是這樣!」

    幾個漢子全部開心起來,不過徐元琨又有些擔心道,「可是城主,就算是唐家下台,也有新的皇者出現!到時候還是不待見我們舞州人!聽說前幾天,又有妖藤溜進天意之中傷人,據說又是丁浩指使……」

    凌雲霄更是哈哈大笑,「扯什麼淡?人家丁浩是多麼了不得的人物,會做這種事?你們可知道,現在小世界的新主人是誰?」

    徐元琨等人都豎起耳朵,「是誰?」

    風煙滾滾,凌雲霄放聲大笑,「是丁浩!」

    「什麼!」

    幾個漢子聽見這兩個字,幾乎從馬背上摔下去,臉色全部都是不可置信,「丁浩?這才幾年不見,他怎麼可能成為我們小世界的主人?」

    凌雲霄笑道,「是什麼原因,我目前還不知道,但是已經有確切消息顯示就是丁浩!他回來了!還成為了小世界的主人!唐皇就是他廢掉的!」

    「原來如此!」幾個漢子愣了一下,隨後全部都狂喜起來,「丁浩大兄弟成了小世界的主人,我們豈不是都要發達了?」

    凌雲霄道,「我還沒有去見他,我想要給他一個隆重的歡迎儀式!所以趕緊來找你們,鐵蹄八十騎,一個都不能少!」

    「走,我們去把其他人都找回來!」

    徐元琨也是臉色狂喜,不過走了兩步卻是停下,「不行,城主我還要請半個時辰的假。」

    凌雲霄奇道,「請假是可以,只是,有何事?」

    徐元琨提馬衝進後邊的煙塵,大聲笑罵道,「邊界村的魯胖子,欺人太甚!此仇不報,太憋屈了!我先要回去揍他一頓!」

    凌雲霄哈哈大笑,「那就一起回去,打他個彎彎雞!」

    豪爽的笑聲之中,幾名漢子踏馬狂奔向邊界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丁家老宅。

    靜靜的花棱窗外,草木秋黃;池塘邊,一顆金色落葉落在平靜的碧水之中,盪出幾圈漣漪。

    某一間老屋之中,丁浩坐在太師椅上,面前站著的是一個五歲的少年。

    這是樓應釗的大兒子,樓繼業。

    「不會說話?」丁浩看著這個小孩,發現這個小孩子有著非同一般的沉穩,雖然不會說話,可是一雙眼珠子卻是精明地很,東看西看,甚至還注意著丁浩表情和眼色。

    九奴在丁浩耳邊道,「這個孩子有點意思。」

    丁浩點點頭,九州世界並沒有病這個概念,不會說話或者天生殘疾這種情況根本非常稀少。

    他又道,「把手伸出來。」

    樓繼業倒是能聽見,把小手伸了出來。丁浩握住他的手腕,放出一道神識,沿著他體內的經脈一走。尤其是小孩子耳脈這條經脈,他刻意探尋了一下,並沒有任何的異常。

    丁浩鬆開手,眉頭皺起。

    這孩子是有點奇怪,各方面都很正常,卻是不會說話。事實上,樓應釗帶他去了很多地方治療,人家也都檢查過,都查不出什麼問題。

    於是樓應釗才帶他去求百納丹。

    不過在丁浩看來,什麼百納丹,任何丹藥都沒用。

    九奴提醒道,「去他的識海看看。」

    識海是比較重要的存在,九州小世界之中的人,都是鍊氣期的人,不可能有人敢去檢查小孩子的識海。可丁浩已經是金丹真人,檢查一個小孩子的識海並不困難。

    當下他再次握住小孩的手腕,用精神力往裡延伸,很快來到小孩子的識海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小孩子突然哇哇哭起來,想要掙脫丁浩的手。

    不過丁浩卻是冷笑道,「跟老子玩套路,我已經布下了陣法禁制,你叫破嗓子都沒用!」

    讓人沒想到的是,這小孩雙目之中閃過一絲厲色,然後另一隻小手對著丁浩的臉一揮,竟然扔出一團血色的邪火!

    「好傢夥!」丁浩臉色一冷,精神力猛地向內一放,頓時把這小孩震暈過去。

    至於那團邪火,根本不能對丁浩造成傷害。丁浩全身都融合了強化晶,又有真魔套裝,這點小傷害根本不算什麼。

    九奴道,「一般小孩五歲還沒有覺醒仙根,怎麼可能會法術?如果沒有猜錯,他一定是轉世投胎的時候使用了某種秘術,帶著了某些記憶!」

    丁浩目光一動,「原來如此!」

    九奴又道,「你一定要搞清楚他前世是何人,剛才那一招血色邪火,倒是有點象火焰舍利之中的某些功法。」

    今天三更,遲點還有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