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575章皇仙碑!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五七三章皇仙碑!

    丁浩要去血池聖地參加深淵探寶,可是九奴需要等候和尋找正元祖師的消息,兩人就不得已的需要分開。

    脫離了九奴和吸星石的保護,丁浩心裡也是有些忐忑。

    來到這個世界,他還從來沒有離開過吸星石,不過他也已經成長了起來,也想要自己獨自闖蕩一番!

    雖然如此,九奴還是做了很多的準備。

    丁浩的寶物,基本上都帶著了,包括老鴉和碧玉金絲,這些都是非帶不可的。還有那把戮仙槍,在霸王槍器靈的滲透之下,這把戮仙槍經常發生奇怪的聲音。丁浩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不過還是將其放在了飛行宮殿之中,帶在身邊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商彩雲也在忙碌著,她要把合作生產**丹的事情安排好,同時還要把尋找正元祖師的命令頒發下去。

    商家商號有著龐大的機構,這個機構還非常有效率!

    在尋找正元祖師的事情上,商彩雲還頒布了最高的懸賞令,找到者給予高額的獎金!

    幾天以後,商家的第一批的商隊來了,收購九州魔宗的各種物產,同時帶走第一批的光電竹筍。

    丁紫竹這傢伙是非常小氣的,雖然早就談好了,可是挖出這大量的竹筍,少不得又是唧唧歪歪了一陣,感覺自己受騙了。

    「逆魔丹沒有得到,雷電魔訣也還不知道在哪裡,就知道拿我的資源。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你放心,答應你的,總會做到!你跟我們相處這麼久了,也看得出我們的為人!若是不願意,你隨時可以離開!」

    丁紫竹想走也走不掉,其實也就是嘟囔一下。

    他的光電訣,和雷電魔訣有些關係。

    丁浩也曾想要從他這裡打聽雷電魔訣的下落,不過丁紫竹都記不得了,只說在很多年前,有一個僧人在他的本尊下念誦口訣,他記住了這些口訣,然後修鍊出了光電訣。

    九奴猜測,這個僧人應該就是第七塊魔尊舍利的擁有者。

    但是時間太久了,丁紫竹也不記得當年是在哪裡,那個僧人也不知道何處去了,這件事只能暫時擱置下來。

    等到一切準備妥當,丁浩他們就準備出發了。

    這一趟雖然有危險,不過丁浩還是放心的,畢竟還有冷小魚這個朋友,冷小魚雖然對別人很兇殘,可是丁浩知道,冷小魚不會對他怎麼樣。

    臨行之前,九奴又取出一塊玉牌,「主人,這塊玉牌是我從孟家兄妹身上的腰牌想到的,因此我也製作了一塊。你隨身攜帶,若是有魔尊舍利在你附近百里,腰牌就會亮起。」

    「這就最好了!」丁浩點頭,將腰牌掛在腰間。隨即他也叮囑道,「九奴,你若是遇到真正的危險,就躲進吸星石來找我,只要你安全就行,其他的事情不要管。」

    九奴笑道,「主人,我在九州魔宗之中,不會出任何情況,倒是你要小心,這次是你第一次獨自行動,萬事謹慎。」

    兩人依依惜別,相處了這麼久,可謂基情濃烈。

    不久以後,一座龐大的飛行宮殿從高高瘦瘦的琉璃峰上飛出,奔向天空的一側而去。

    赤霄宮之中,丁浩和商彩雲對坐在一張小桌前。

    商彩雲拿出一塊玉柬道,「這是我們商家根據得到的情報,繪製的一張深淵地圖。」

    丁浩接過來,用心念往裡一掃,眉頭就皺了起來。

    「好凌亂。」

    玉柬之中的圖片,全部都是破碎的畫面,有的只是一間屋子,還有的只是一個花園,有些互相之間有道路相連,而有的畫面之中,連道路都沒有。

    這根本不像地圖,而是好像一副畫畫,撕成了無數的碎片。

    商彩雲道,「確實很凌亂,根據典籍記載,血池深淵之中存在的,是上古宗門皇仙門,在當時應該也是一座龐大的宗門。後來隨著時間的推移,皇仙門沉入深淵,裂成無數碎片,我們要做的,就是探尋這些碎片之中的仙遺。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這樣很難有收穫。這些碎片,看上去面積很小,這麼多年以來,早就被血池聖地的人一遍又一遍的探查,有點寶物,早就被人拿走了。」

    商彩雲道,「不過我們看到的,只是一部分,真正關鍵的部位,是以前血池聖地從來沒有公布的!這次開放的區域,是皇仙門當年的內院弟子生存練功的地方!」

    丁浩思索道,「這些地方,血池聖地早就探查過,不會留下真正的寶貝,總之這次,我們還是要小心。」

    商彩雲笑道,「你倒是謹慎,其實你的顧慮,大家都有!你不知道,其實這次去深淵探寶,大家無非就是沖著兩個可能!」

    丁浩不說話,等著商彩雲說。商彩雲相當精明,不可能丁浩看出來的事情她還看不出來。

    商彩雲又道,「一個可能就是皇仙門的總倉庫,據說血池聖地佔領了血池深淵以後,不知道多少次探尋,想要找到皇仙門的總倉庫,可是卻一直沒找到。」

    「這倒是有可能。」丁浩點點頭。

    一個宗門的傳承,倉庫是關鍵。別說皇仙門,就算是九州道宗在宗門覆滅之前,還把一部分傳承藏匿起來。

    丁浩雖然帶著地鬼鼠這些東西,可是人家血池聖地這麼多年來,早就用地鬼鼠甚至更厲害的寶物探查過,也沒找到。

    「那第二個可能呢?」丁浩又問道。

    商彩雲道,「剩下的另一個可能,就是皇仙碑!」

    「皇仙碑?」丁浩雙目一動,「是什麼東西?」

    商彩雲咯咯笑道,「皇仙門最大的傳承,其實就是它的碑林!每一塊碑上,都有著上古修鍊者在石碑上的刻畫和記錄,當年的皇仙門的修士,就是用這種方式展施自己的學問和手段,甚至還有斗碑之說。」

    「這倒是一個創舉。」丁浩點點頭。

    如果強者互相把自己的成果,刻在碑文上,互相比較。這一種很有氛圍的學術交流和分享的行動,看來上古風氣果然很開明,不像現在人有什麼好主意都藏著掖著。

    商彩雲道,「這些碑就被稱作仙碑,不過仙碑也有不同,有的仙碑記載的內容太過簡單、有的仙碑記載的內容已經不適合現在、有的仙碑太過玄妙、甚至有的仙碑記載的內容只是一種猜想,若是貿然修鍊,甚至會走火入魔!」

    「不錯。」丁浩道,「這些刻在碑文上的內容,有些只是上古修士的猜想,又或者是偶然所得,並沒有經過驗證,胡亂修鍊,不一定有好處。」

    商彩雲道,「仙碑數量驚人,內容參差不齊,很多人蔘悟了幾百年,才發現是一條死胡同。於是又有人發現,這些仙碑之中,其中有極其少量的仙碑的角落上,有一個皇字的標記。然後又有人一研究,發現有這個標記的仙碑,都是切實可用,而且又頗有水平的內容,因此這部分仙碑被稱作皇仙碑。」

    「是這樣。」丁浩不由得笑起來,「這倒是象私塾之中的學生做作業,寫的好的,老師在作業上打一個標記,以資鼓勵。」

    「對!」商彩雲道,「我也猜測,當年皇仙門會有專門的強大評審,對這些仙碑進行評比,其中比較好的,就會打上皇字標記!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那第二個可能,就是大家都想要去參悟皇仙碑吧?」

    商彩雲笑道,「正是如此。每一塊皇仙碑上,都記載著一份強大的功法或者神通!能參悟到一件,就已經是驚天動地的事情了,據說史上有一位強者,一共參悟了九塊皇仙碑!」

    丁浩震驚道,「這人是誰?」

    「血池聖地的第一代聖主!他參悟了九塊皇仙碑以後,開創了血池聖地,霸佔了整個血池深淵,再也不讓天下人進入參悟。」

    丁浩罵道,「這人好自私,他就是怕以後再有別人可以超過他,不要臉。」

    商彩雲笑道,「天下誰人不自私?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我就不自私。」

    「吹牛。」商彩雲白了他一眼,美女就是美女,白眼都好看得要命。

    丁浩傲然道,「我丁浩,浩然正氣,浩浩蕩蕩的浩,怎麼可能自私?」

    商彩雲站起來道,「知道啦!」說完,她又道,「其實血池聖地這次放大家進入參悟,也還是很自私,只允許元嬰六層以下的修士進入。試問,元嬰六層以下的修士,有多少感悟,對那些上古仙碑,又能參悟出什麼?」

    「恩。」丁浩點點頭,只許元嬰六層以下的修士進入,這一點他也已經知道了。

    丁浩的想法還有更深的一點,那就是血池聖地想要招小弟,並不想招大佬!所以不可能要那麼強的人進入,不過這對丁浩來說,是一件好事兒,深淵之中最高就是元嬰六層的修士,對他構不成太大的威脅。

    當然了,丁浩也不能小看其他的天才。

    要知道他雖然越級戰勝過元嬰傅安山,可是傅安山只是元嬰之中最弱者!若是真的來一個元嬰六層,修為手段都很出眾的天才大士,要殺丁浩也只是分分鐘的事情!

    「看來我還是要閉關一段時間,再煉製一批光電竹劍出來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