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583章掐指算的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五八一章掐指算的

    血池深淵之中,丁浩冒險打坐,正是想要憑藉海宮主的記憶,來找到突破口。

    事實證明,他的冒險並沒有錯,得到的記憶片段,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「跟我來。」

    丁浩踏著無極梭,在半空之中飛行。

    這一片深淵,就好像是一片獨立的空間,這裡是皇仙門的外門,到處都是倒塌的殿堂和長滿荒草的花園。

    這裡也有很多葯園,其中生長著不少的幾十萬甚至百萬年分的靈草靈木,不過丁浩都不看一眼。

    商彩雲踏著一塊大浪晶製成的御空靈劍,淺藍色,就好像在海浪之中飛行,看上去品質也非常不錯,完全能跟上丁浩的無極梭。

    在他們的腳下,到處都在戰鬥、廝殺,為的是趕緊得到1000分,可以先進入皇仙門的內門。

    「滾!」丁浩放出36把飛劍,圍繞著他的身體飛行,從遠處看,非常的霸氣,根本沒有人敢於招惹他。

    兩人一前一後,奔向一個偏僻的方向。

    很快,面前出現了一塊面積不小的湖泊。

    湖泊之中非常的安靜,也沒有人會傳送到這裡,不過丁浩還是踏著無極梭繼續飛行。

    商彩雲美眸中有些好奇,因為就在不久以前,丁浩對這裡還是一無所知,可是這轉眼之間,丁浩又好像對這裡很熟悉!

    「難道這和他剛才的打坐有關?」商彩雲暗自猜測。

    兩人飛行在湖泊上,丁浩又開口問道,「商大小姐。」

    商彩雲笑道,「都這麼熟了,你就叫我彩雲好了。」

    「好。」丁浩點頭,問道,「彩雲姐,你可知道血池聖地有一個叫做海宮主的人?」

    丁浩對血池聖地不熟,不過商彩雲常年在外做生意,卻是認識不少人。她又笑道,「你還真問對人了,海宮主可以說是我在血池聖地最熟的一個人。因為他當時主管血池聖地的物品出售,上次你要的血魂石,就是他賣給我的!不過後來因為冷海山出關,命人將海宮主處死,所以後來我們就買不到血魂石了。」

    「原來是這樣。」丁浩點點頭,對這個海宮主有了初步的了解,應該是一個血池聖地的上層人士。

    「那他的修為如何,冷海山又為何要處死他?」丁浩又問道。

    「他的修為在元嬰大圓滿,是一位偽尊者。」嬰變期就可以稱為尊者,元嬰大圓滿距離嬰變一步之遙,因此稱作偽尊者。商彩雲說到海宮主被處死的原因,臉色微微一紅,笑道,「可能你不明白宮主的意思。其實是這樣,如果聖主是一個男人,宮主就是女人;而聖主是女人,宮主就是男人。」

    「原來如此,宮主就是聖主的後宮。」丁浩點點頭,心中明白自己為什麼會看到那麼一副香艷的畫面,這海宮主竟然是17聖主的面首之一!

    「那冷海山出關為何要處死他呢?」丁浩再次問道。

    「我們商家商號收到消息,冷長老和17聖主……」商彩雲畢竟是個女人,斟酌一下語言。

    丁浩先道,「有姦情。」

    「瞧你說的。」商彩雲臉色一紅,道,「其實17聖主很多年前還是聖女的時候,就已經做過冷海山的侍妾。因此他出關以後,17聖主所收的所有宮主,以及他們的後代,全部都被處死。」

    「這樣!」丁浩有些震驚,這冷海山的手段也堪稱毒辣。就算17聖主當年是你的侍妾,可是人家現在也是一代聖主,你出關以後就斬殺其所有的男友以及後代,這也太兇殘了。

    商彩雲又道,「我們收到不確定的消息,說原因是17聖主想要強迫冷小魚嫁給她的後代……」

    「如果這樣來說,那倒是死的好。」丁浩點點頭。

    商彩雲掩嘴笑道,「看來你對小魚聖女也頗有意思,聽說你們在魔冢之中關係密切,這倒是真的。」

    「還有人說我和你關係密切呢。」丁浩隨口回了一句,弄得商彩雲臉色一紅。丁浩又道,「其實冷長老殺死17聖主的後人,並不單純為了冷小魚,說到底,無非是爭權奪利!搶奪血池聖地的控制權!」

    「確實如此。」商彩雲點點頭。

    冷長老讓冷小魚成為天血宮的主人,那麼冷家一脈就會長期傳承下去。可是如果讓17聖主控制天血宮,而冷小魚嫁給其後人,那麼冷家的傳承就會式微,到了最後,很可能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試想,冷長老躺進時空棺材以後無數年再出世,發現自己子孫已經死光了,是什麼心態?當然想要看見自己冷家後人,枝繁葉茂。

    商彩雲又感慨道,「冷長老想的是好,可是那些老不死在時空棺材里一躺就是幾十萬甚至幾百萬年,等他們出來的時候,又有幾個人還有後人在世呢?」

    丁浩道,「冷海山也算是對冷小魚有些感情,若是一般的先祖,很多都不認識自己的後人,也不會管這個事兒。」

    正在他們說話之間,清楚的看見在池塘的中央有一座石亭。

    「這裡竟然有一座石亭!」商彩雲震驚。

    若是一般人,根本不會在這湖泊之中逗留,也就不會留意到這座石亭。

    丁浩嘿嘿笑道,「這大陣中樞,當然不能建在人人都看見的地方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?這裡有著大陣?」商彩雲再次震驚。

    「怎麼沒有大陣?」丁浩淡淡一笑,「別忘了,這裡是血池深淵!本來這裡應該暗無天日,可是現在這裡有天有地!原因是什麼,就是因為這裡建著一座小天意陣法!」

    丁浩在九州小世界之中,對天意系統是再明白不過了。

    眼前的這個血池深淵的空間,同樣也是一個天意系統。不過這個天意系統建的更加的高妙,它並不是自成空間,而是融合進外邊的真正的大世界的天意!甚至商彩雲這樣修為的人,不經意都不會發現。

    商彩雲發現這一點,又吃驚道,「這樣來說,我們每個人在深淵之中的行為,冷海山他們都隨時可以觀看?」

    「那是當然,你想要得到他們的寶物,哪能不讓他們看呢?」丁浩嘿嘿又笑道,「再說了,我們又沒有做什麼兒童不宜的秘密事情。」

    商彩雲見他猥瑣的笑容,想到自己曾經在他面前光著身體,頓時羞得臉色通紅,俏臉上飛過兩片紅雲,「瞧你說的。」

    丁浩當然也想到那日,商彩雲從不化寒冰之中坐起,兩團雪白出現的場景,當真是誘死個人。

    兩人對話之中,落在石亭里。

    雖然丁浩說這裡是大陣中樞,可是來到這裡才發現,石亭之中竟然空空如也,什麼都沒有。

    不過這難不住丁浩。

    「這裡本來應該有東西,可是我們看不見,顯然應該有什麼幻陣之類。」丁浩一拍靈寶囊,拿出幾片封天樹的葉子,用靈力催動,口中暴喝一聲,「大!」

    封天樹的葉子變大以後,封在面前虛空之中。商彩雲頓時感覺到眼前一亮,有一道奪目紅芒,從封天樹葉子下射了出來。

    丁浩又把第二片的封天樹的葉子打上去,然後是第三片,第四片……竟然在石亭的中央,出現了一道衝天的紅色光柱!

    「好了,我就這幾張封天樹的葉子,不用繼續打了。」丁浩停下手。

    商彩雲吃驚的看著高空,「如果沒有猜錯,這條紅色光柱,應該就是主陣眼!好強大幻陣,竟然從外界絕對看不出來!丁浩,你是怎麼找到的?」

    丁浩嘿嘿笑道,「我掐指一算就可以。」

    商彩雲啐道,「你少吹牛。」

    丁浩瞪眼道,「你還別不信,我掐指一算,就連17聖主穿的什麼顏色褻褲都知道。」

    「咯咯。」商彩雲忍不住笑道,「凈扯淡,那你知道我……我衣袖裡手絹的顏色嘛?」商彩雲沒好意思說自己的褻褲。

    丁浩尷尬道,「這我還真的不知道。」

    雖然找到了主陣眼所在,不過想要進入陣中,這又是一個問題。

    商彩雲道,「這種強大的陣法,堪稱開疆闢土,陣中恐怕也是非常的複雜,要想進入,必須有專門的令牌才行。」

    不過這依然難不住丁浩。

    「這有何難。」丁浩信步來到石亭的一根石柱面前,手中掐住幾個法訣。然後以指為劍,在石柱上刻下幾個符文。讓人沒想到的是,當丁浩刻畫完畢,只聽咔嚓一聲,石柱上竟然裂開一個小口子,裡邊剛好是兩個玉牌。

    「這……」這回商彩雲簡直是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很顯然,這是某些人不經常來這裡,又怕麻煩攜帶令牌,所以乾脆就藏在石柱之中,每次過來,直接打開石柱,找到令牌。

    可是關鍵,這種隱秘的事情,丁浩如何能得知?

    「你來過這裡?」商彩雲吃驚的問道。

    「我說了,掐指一算就算到了。」丁浩扔給她一塊令牌。事實上,這也是海宮主記憶之中的碎片組合而成,當初海宮主和17聖主兩人情意綿綿,到處***其中就有在血池深淵留下的記憶,而這兩塊令牌,就是為了他們兩人而準備的!

    商彩雲不知道這些,她突然感覺到這個小男生真的很神秘。

    丁浩對著她一擺手,「走,進去看看。」

    今天兩更!求月票,每增加50票就會加更噠!

    最近懶癌犯了,大家用月票治好我吧,嘿嘿。感謝下狂飆k哥的打賞,謝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