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586章狗咬狗(三更求月票)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五八四章狗咬狗

    「前輩饒命!」

    躲在草叢之中的是一個女修,女修進入深淵以後,感覺自己修為很弱,因此也沒有殺人,就使用障眼法躲在草叢之中。

    她倒也躲過一些災難。

    可是,刑辰是一位元嬰大士,一眼就能看破障眼法,毫不猶豫就將此女殺了。

    女修肉身毀壞,金丹逃遁。

    刑辰並不想放過金丹,他冷哼一聲,「想逃?哪裡走?」

    一個瞬移,就擋在了金丹的面前,然後伸手一抓,直接將這枚金丹抓在手中。

    「前輩,饒命啊。」女修金丹在刑辰手中苦苦求饒道,「前輩,我這次進來是想要碰碰運氣,一個人都沒有殺,你饒我一命,小女以後給你做牛做馬,看守洞府也可以……」

    「誰要你看守洞府,元嬰還差不多。」刑辰陰鬱的臉上浮出森然的笑意,張開大口,直接將女修的元嬰塞在口中大嚼起來,頓時他滿口都是金丹汁液,看得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陣法之中,商彩雲罵道,「這人簡直跟妖獸一般,活吃人丹,殘忍至極!這刑辰,該死!」

    丁浩笑道,「看來他需要一個合適的對手!」

    說完,口中下達命令,「陣法中樞,給我找到第三名蔡浩群!」

    水鏡之中,很快就傳來影像,只見一男一女盤膝而坐,在他們的雙膝上,各自放了一張古琴。

    琴音鏗鏘,好似金鐵之聲。

    在他們的面前,有十多名金丹真人,此刻已經完全沉浸在琴音之中,互相廝殺!根本沒有目的,彷彿已經入魔了一般,互相砍殺,沒一會,十幾個人大多是都倒在血泊之中,只有一個仰頭大笑道,「我勝了!」

    不過此刻,一男一女卻是同時停止,琴音一斷,那仰頭大笑之人,頓時噗通倒地。這人倒地之後,一顆金丹逃遁出來,而那彈琴女子卻是冷笑道,「道友,再聽一曲演魔曲再走無妨!」

    「前輩,饒命!」那金丹驚慌失措,嚇得慌忙逃走。

    不過他的速度,哪有魔琴的速度快。纏纏綿綿的琴音立即響起,在琴音籠罩之中,金丹頓時停滯不前。感覺琴音有著無窮的魔力,竟然吸引著金丹向後飛回。

    撫琴男子哈哈大笑道,「師妹的演魔曲果然厲害,那師兄我就彈一曲斷魔音吧。」說完,他雙手也開始在琴弦上來回撥弄起來。

    他彈出的琴音果然大有不同,女子彈出的琴音纏綿,而他彈出的琴音則是感覺尖銳而鋒利,每一次撥弄,都帶著天地之中最玄妙的力量!

    而隨著他的彈奏,每彈一下,就有一道音波之刃斬出。

    只是轉眼只見,數十道音波之刃掃過金丹的丹體,將這枚金丹切成幾十片薄薄的小片。其中丹液嘩啦一聲,到處散落。

    將所有人殺死,他們這才大袖一揮,將所有死者的腰牌都收來,收走所有的積分。至於這些人帶著的靈寶囊,他們則都是不屑一顧。

    商彩雲道,「我認識他們,都是天音魔宗的弟子。男修叫蔡浩群,女修叫蘇蕊,是一對師兄妹,也是一對道侶,兩人行走天下,頗有些凶名。」

    「想不到竟然還是兩個元嬰一層,這剛剛好!」丁浩雙目之中露出陰陰的笑容,一查看這兩人的積分。現在蔡浩群的積分是2766分,轉眼之間比剛才多了200多分。蘇蕊的積分則是2731分,排在第四名!

    「控制中樞聽令,立即將蔡浩群和蘇蕊兩人,傳送!」

    這對男女,幾乎是一個瞬間,就出現在了刑辰的面前。

    「你這是……」商彩雲沒想到丁浩竟然是這樣,隨即忍不住啐道,「讓他們強強相遇,你果然很無恥!」

    丁浩嘿嘿笑道,「無恥就無恥,不讓他們自相殘殺,哪有我們的機會?」

    蔡浩群和蘇蕊剛殺了一群人,心情不錯,誰知道眼前光影一閃,竟然站在了刑辰這個凶人面前。

    雖然他們以前並不認識刑辰,可是一看刑辰的修為,再聯想到腰牌上的排名,心中已經差不多有數了。

    排在第一第二的刑辰和燭嚴,一個人修一個鬼修,眼前此人應該是刑辰了。

    「什麼人把我們送到這裡來了?」蔡浩群壓住自己心中驚慌,連忙抱拳道,「小弟蔡浩群,這是我道侶蘇蕊,見過刑辰師兄。」

    「蔡浩群蘇蕊,聽說過你們的名字。」刑辰是一個散修,交遊廣闊。

    蔡浩群心中一松,連忙道,「刑辰師兄的大名,也是如雷貫耳。」

    不過讓他沒想到的是,刑辰又道,「既然來了,那你們就死在這兒吧!」

    「什麼?」蔡浩群臉色震驚,身影連忙後退,開口道,「師兄,我們是被人傳送來,顯然是有人故意控制,想要讓我們強強殘殺……」

    蘇蕊也是花容失色,道,「師兄,我們都是元嬰期,在這裡沒有必要互相廝殺……」

    刑辰吐出口中的金丹丹皮殘渣,開口罵道,「就是要殺你們這些元嬰才有肉吃,殺了那麼多金丹,每個人才40積分,真是沒勁的要死!嘿嘿,你們兩個人加起來,也有5000多分,到時候我就是這個區積分最恐怖的,冷海山那個老傢伙也要多看我一眼,把重孫女嫁給我!」

    蔡浩群就知道不好,連忙道,「刑辰道友,有人就是要我們互相殘殺,然後他們漁翁得利!」

    刑辰是一個出名的凶人,幾千分在眼前,他沒有不取的道理,開口罵道,「互相殘殺又怎麼樣,你們給我死!」說完,手中天刑刀化成一道奪目的光輪斬出!

    蔡浩群和蘇蕊對視一眼,也都是冷道,「刑辰道友,既然你苦苦相逼,我們也會勉力一戰!說句不好聽的,你想要得到我們的5000多分,還要看看你是不是有真本事!」

    雖然元嬰一層和二層有著巨大的差距,可是蔡浩群和蘇蕊兩個人,又有一套夫妻合奏的功法,天魔音!

    鐺鐺鐺!

    兩人席地而坐,全力以赴,手中不斷的彈奏起來。

    果然這天魔音威力無窮,音波所到,到處的地面炸開,石板掀翻,四周的花木,全部都被震破成碎片,散落一地。

    刑辰站在天魔音籠罩的中央,身上的衣衫被震破無數,皮肉之上,布滿刀鋒一般的傷口,受了音攻的傷害。

    不過這點傷勢並不能影響他,他冷笑道,「天魔音果然非凡,不過很遺憾,你們畢竟只是元嬰一層,而且音攻對我來說,攻擊力也太低了一些!」

    隨即,他的頭頂飛出一隻小小的金丹元嬰,元嬰手中拿著一把十字刀。刑辰冷笑道,「人家都以為我拿著的就是天刑刀,可是他們錯了,我真正的天刑刀,是這把本命真器!」

    說完,元嬰扔出手中十字刀。

    十字刀越來越大,越來越快,化成一道十字光輪。可以看見,光輪上,有十幾道光芒奪目的真言,十字刀飛速旋轉,可是上邊的真言卻是越來越清晰,死死的鎮住琴音,十字刀斬向蘇蕊。

    「好強大。」蔡浩群和蘇蕊對視一眼,目中也都射出瘋狂之色。

    「刑辰師兄,你既然苦苦相逼,那我們也只能拿出壓箱底的手段,捨命陪君子!」

    說完,兩人的元嬰同時浮出。

    跟著浮出的,還有一張寬大的古琴。這古琴非常的奇異,上邊有七根弦,每一根都是一道真言所化!這把琴被稱作真言琴,是天音魔宗的特色之琴!

    「真言琴音,音動神動!刑辰師兄,你就算殺掉我們,你也必定後悔!」蔡浩群雙目之中閃出厲色,兩隻元嬰同時在一張琴上合奏起來,和剛才不一樣,這一次合奏的琴音,竟然不是那麼霸道,而是纏綿悱惻,如泣如訴,聽到心中,竟然有無數的影像出現。

    別說在場的刑辰,就算是站在陣法之中的丁浩和商彩雲,兩人聽到琴音,都是感覺到精神恍惚。好在丁浩及時喝道,「控制中樞,停止傳送聲音!」

    沒有了聲音傳來,兩人這才心神一斂。

    商彩雲震驚道,「這琴音真的好強,它並不是實體攻擊,而是精神力攻擊,產生琴音心魔。而這種心魔,竟然有不斷傳遞的力量,在自己的精神力之中不斷的複製!還好你及時喝止,不然自己的精神力之中心魔數量太多,識海要受到巨大的損傷!」

    丁浩點頭道,「果然厲害,這回看刑辰能不能扛過去。」

    真言琴音之中,刑辰果然停止了一切的攻擊,臉色痴痴獃呆,不知道想到了什麼。蔡浩群和蘇蕊則是雙目之中浮出喜色,兩人的元嬰更加賣力的彈奏。

    「弄死他,他的積分就是我們的!」蔡浩群和蘇蕊,又何嘗不想得到刑辰的積分?

    不過他們顯然高興的太早,就在他們以為勝券在握的時候,刑辰在一個音節之中,猛然雙目一睜,手中的十字刀再次斬出,雙目之中已經是一片憤怒,「傷我識海,死!」

    這一次十字刀斬出,已經用上了全部的力量,真言點亮,琴音根本無法剋制,只聽鐺的一聲,那把真言琴的琴弦,竟然被生生鎮壓斷裂!

    「逃!」蔡浩群知道這次必敗,大吼一聲,元嬰逃遁而去!蘇蕊的元嬰,也是同時逃走,什麼都不要了!

    今天饅頭很乖,主動三更了,求點月票!

    謝謝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