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587章元嬰的戰鬥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五八五章元嬰的戰鬥

    刑辰看著兩人的元嬰逃遁,並沒有追擊。

    這種凶人,竟然任由兩個元嬰逃走,實在是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丁浩冷哼道,「剛才的真言琴音,讓他受傷了!」

    果然,當兩個元嬰逃走以後,刑辰臉色一變,收回自己元嬰以後,立即取出一瓶丹藥,取出幾顆吞下。

    不過刑辰取了這兩人的腰牌以後,依然站在那裡不動,臉色發白。

    「不好,這真言琴音果然厲害,我識海之中心魔竟然無法消除。」刑辰心中也是頗為震驚,沒想到這兩個元嬰一層合奏的力量果然很強。

    「也罷,我現在有8701分,穩佔第六區積分榜的第一名,不如找個地方療傷,等恢復以後再出來!」

    刑辰雖然是個凶人,可並非莽撞之輩,當下雙目一動,就注意到一側的廢墟。

    「給我起!」刑辰放出十字刀,將廢墟的地面切開一個缺口,想要鑽進地下,暫時的躲進去,修養一段時間。

    可丁浩怎麼可能讓他修養,將手按在陣法中樞上,開口又命令道,「將燭嚴傳送過去!」

    刑辰剛挖好洞,準備進入。突然光影一閃,一個枯瘦好似骨架般的身影,站在他的背後。

    「燭嚴!」刑辰心中暗惱,怎麼早不來遲不來?心中想到之前蔡浩群的話,他開口森冷道,「燭嚴道友,你也是被人傳送過來的?」

    燭嚴笑起來發出毛骨悚然的怪笑,左右看看道,「對呀,不知道是那位前輩幫忙,剛好這個時候把我送過來。」

    刑辰現在識海之中心魔叢生,根本不適合戰鬥。

    他冷道,「燭嚴道友,你有沒有想過,這個傳送你的人,目的何在?他先把第三第四名傳送過來,然後又把你傳送過來!就是讓我們鷸蚌相爭,然後他漁翁得利!」

    燭嚴怪笑道,「我倒是不這樣想!這個人他既然可以隨意的傳送人,應該是血池聖地的重要人物!相信他不會看上我們這點積分!我看,八成是你得罪了什麼不該得罪的人了吧!」

    刑辰臉色更加的難看。

    確實,如果能操縱大陣的人,一定是血池聖地的高層人物。這種人物,不可能想要搶奪他們的積分,應該是和自己有仇。可是關鍵,他感覺自己並沒有得罪血池聖地的人呀!

    人最鬱悶的事情,就是被人陷害了,還不知道是何人所為,刑辰就是眼下這種情況。

    「燭嚴道友,你真的要跟我火拚一場嘛?」刑辰冷笑道,「我剛才殺掉蔡浩群夫婦,並沒有花費太多的力量,你真的要動手,鹿死誰手還說不定!」

    燭嚴繼續怪笑道,「大家都是為了積分,沒必要打打殺殺,你把你的令牌交給我,那不就行了?」

    「什麼!」刑辰令牌裡邊有8000多分,穩佔第六區第一名,他怎麼可能放棄?

    「那沒什麼可說的,你要戰,那就戰吧!」

    面對燭嚴,刑辰不敢託大,一開始就把他的元嬰放出來,使用自己的本命真器天刑刀。

    燭嚴是一個鬼修,身影一震,竟然化成一點冥火,在虛空之中晃蕩。隨著他的動作,大量的黑氣化成鬼影,森森鬼影,把刑辰整個包圍在其中,擺出一副車輪戰的架勢。

    「刑辰,我才不管誰送我來,8701分,我要定了!」

    吼聲之中,燭嚴化成的冥火再次幻化,一分為三,三再分成三,轉眼分成九道冥火!冥火所到之處,附近所有死者的鬼魂全部匯聚而來,口中發出嘶吼,把刑辰團團包圍。

    「斬斬斬!」天刑刀如同一片白色光輪,圍著刑辰的身周盤旋。此刻面對圍攻,刑辰要做的並不是冒進,而是將自己肉身周圍開闢出一片安全的空間。

    燭嚴冷笑道,「垂死掙扎,你這樣是沒用的!」

    他一說話,九點冥火全部開口發音,九個聲音,一模一樣,分不出哪個是燭嚴的真正本尊。

    天意陣法之中。

    商彩雲看著戰局,皺眉道,「刑辰落於下風,如果燭嚴將他輕易殺死,那樣我們還是沒有機會!要不要使用天意系統,找到燭嚴的真身,然後告訴刑辰,這樣他們才會殺得兩敗俱傷。」

    丁浩看著面前的水幕,卻是搖搖頭,「千萬不要小看這些元嬰!依我看,他們雖然嘴裡說的很兇,可是都沒有使用全力!他們也在害怕被人漁翁得利!如果我們現在有任何的動作,他們都會立即停止戰鬥!」

    「原來這樣。」商彩雲吃驚的看著水鏡。暗道這兩個元嬰果然心機很深,這兩人在互相試探,同時也在試探天意陣法幕後的人。

    如果丁浩現在有一點點的行動顯示出要漁翁得利,這兩人就會立即調轉矛頭。

    所以丁浩最好的辦法,就是一動不動,讓這兩人打出真火,到時候他們就會真的拼個你死我活!

    果然,在感覺到天意系統沒有動靜以後,燭嚴的攻擊開始加強。匯聚而來的鬼影,再也不是雜亂的攻擊,而是形成一個嚴密的鬼陣!刑辰站在鬼陣之中,陰風四起,四周一片漆黑!

    刑辰向前走了兩步,發現是堆著幾隻骷髏頭,堆成一個金字塔型。

    「這些魑魅魍魎,都給散!」刑辰手中天刑刀猛地鎮壓過去,都不用硬斬,當天刑刀鎮壓過去,所有的骷髏頭頓時化成大片的白骨。

    不過這白骨越來越多,轉眼形成一片白骨世界,眼前一片白茫茫,腳踩在白骨上,發出一片咔咔碎裂之聲。

    「小小的障眼法,也想干擾我的視線。」刑辰目中射出厲色,認準一個方向,猛地扔出天刑刀,「幻陣,給我破滅!」

    可是這一刀斬出,眼前的白骨世界還是沒有變化。

    燭嚴站在陣外,怪笑道,「刑辰,你還不承認,你識海已經受傷了!心魔已經影響了你的判斷!就憑你還想找到我的陣眼所在,你給我死在枯骨陣中,很快你就會成為他們其中的一片了!」

    燭嚴說的沒錯,如果刑辰沒有受傷,說不定還能打破眼前的枯骨陣。可是現在心魔已經影響到刑辰的判斷,陣眼都找不到,如何破陣?

    「你以為這點小小的精神力影響,就能讓我困在陣中嘛?」刑辰站在白骨世界之中,放聲大笑,「我找不到陣眼,就讓陣眼主動顯形!」

    雖然他識海受傷,不過他畢竟是一位強大的元嬰二層修士,他要用強大的攻擊,強破這座枯骨陣。

    「燭嚴,你可能還不知道我的刀為什麼叫做天刑刀,那是因為我的刀上,有一道地級的真言!」刑辰說到這裡,雙目之中暴射出精芒,口中一字一句道,「天刑真言,天地行刑!」

    陣外,燭嚴的鬼火為之一驚,「地級真言!」

    真言也有好壞,分別有無數種。最強的有天地人三種真言,天最高,人最弱。而人級真言,其中又可以細分為,鼎尊真言,神尊真言。地級真言相當於太一真言。天級真言,那就是真仙真言!

    天刑刀之中,竟然有一道地級真言,已經是相當恐怖了。

    雖然是很吃驚,不過燭嚴口中卻是傲氣,冷笑道,「地級真言而已,看來你這天刑真言也並不是最純正的天刑真言!代天行刑,你如果是天級的真仙真言,那我馬上認輸!」

    「天級真言,你做夢吧!」刑辰冷笑道,「雖然我這道天刑真言只是地級,不過擺平你,穩穩的!」

    說話之中,他脫手放出手中的天刑刀。

    十字刀瘋狂旋轉起來,而在旋轉之中,其中有一道真言,卻是越來越明亮。這道真言雖然刻在十字刀的刀身上,可是任憑這把刀轉的飛快,真言卻是清清楚楚,感覺高懸天空,動都不動。

    狂風,從十字刀上瘋狂的傾瀉,形成颶風,捲起地面上的白骨碎片,形成一道白骨旋風!越來越多的白骨跟著旋風舞動,整個白骨陣中,一個恐怖的白骨氣旋。

    陣主燭嚴雙目之中射出貪婪,「刑辰,殺了你不但可以得到8000多分,還能得到這道真言!這道真言雖然於我無用,可是我可以拿起換對我有用的地級真言!」

    想到這裡,九點冥火合成一處,他的身形出現,然後張口對著下方吐出一口鮮血,「以血飼鬼!小鬼們,頂住!這個陣法,不能讓他破!」

    刑辰的戰鬥力很強,如果破陣而出,燭嚴就不是對手。因此一定要將刑辰困在陣中,然後慢慢的將其煉死在陣中。

    「我這枯骨陣,也不是那麼好破的!」燭嚴冷笑一聲,盤膝坐在虛空之中,一摸手中儲物戒指,從裡邊拿出一根白色斷骨。這是一截好像人腿骨的骨頭,只有半截,可是上邊卻是帶著強大的邪異氣息。

    「白骨祭壇!」

    枯骨陣法之中,嘩啦一聲巨響,地面裂開,數量驚人的白骨傾瀉而下。不過隨即,白骨又開始向上翻湧,不久以後,一座宏大的白骨祭壇出現,白骨彷彿形成一座巨山,山頂有一個老者的身影,手中拿著一截斷骨,對著刑辰一指,「煉!」

    刑辰與此同時也是一聲暴喝,「天刑降落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