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589章六區第一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五八七章六區第一

    燭嚴的勝利,只能算是慘勝。

    雖然擊殺了刑辰,可是他自己損失慘重。不但自己豢養的小鬼全部死光,而且護體的鬼氣也震散,甚至他趁手的兵器古獸骨,都在最後一擊中,震碎。

    不過,爛船也有三斤釘。

    面對丁浩這樣一個金丹七層,他並沒有什麼恐懼。

    「瘦死的駱駝比馬大!你一個小小的金丹真人想要來撿便宜,你當真是找死!」

    燭嚴森然一笑,手腕一抬,掌心中出現一隻黑色的小碗,碗中黑氣森森,看不見底。

    「對付你,哪要什麼寶物,一件低等的真器足矣!」

    他這隻小碗,稱作「鬼飯碗」,其中全部是鬼魂喜歡的陰柳葉液。陰柳樹種在靠近冥界的地方,天生吸引孤魂野鬼,可以引來四面八方的孤魂野鬼。

    「這些孤魂野鬼並不是我豢養,或許不夠強大,可是對付金丹真人已經足夠了。」燭嚴雙目之中射出冷意。

    鬼飯碗扔上天空,破碗上散出絲絲黑氣,隨即從地面上,有各種殘破的鬼物爬了出來。這些孤魂野鬼都相當的殘,很多都是身體殘破,不過其中也有幾隻力量強大的,鬼王級別的存在!

    所謂的鬼王,也就是金丹級別的鬼物。

    「有幾隻鬼王,其中有兩隻還很強,有金丹大後期的修為,足夠!」

    燭嚴以為,用金丹後期級別的鬼物,搞死丁浩綽綽有餘。

    可是丁浩冷笑道,「你太小看人了吧,就這些小鬼,根本不用我出手!」

    他心念一動,一條骨龍憑空飛出。

    老鴉是血鴉陰魂之體,吞吃鬼物輕輕鬆鬆。

    隨著上次的閉關,現在的老鴉長到了兩百米長,放出來以後,幾乎是橫在天空中,相當驚人。對於那些小鬼,張口吞入腹中,對他是大補之物!至於那幾隻金丹期的鬼王,也難以對它構成威脅。

    「這骨架,好東西啊!」燭嚴都不由得贊了一聲。

    老鴉的骨架可是煉器魔宗的火海之中生長成靈的蛟龍骨架,距離真龍只有一步之遙,當然非凡。

    「小子,你就算有這隻骨龍,也無法戰勝我!」燭嚴吞下幾顆丹藥,一拍後腦勺,放出自己的元嬰,「要我跟你拚命是嘛?那就來吧,我不相信我一個受傷的元嬰干不過你一個小小的金丹!」

    金色的小元嬰手中掐出幾個法訣,四周頓時陰風四起,天空都黑了下來。

    無數陰風在黑暗中開始凝實,形成道道刀鋒,刀鋒黑暗,每一道刀鋒斬過,大樹從中央劈開,地面都被犁出溝渠。

    「鬼道法術,陰魂風!」

    這樣還不夠,小元嬰又抬手一招,伸手抓來一張圖卷,猛地一抖,圖卷打開。

    這圖卷上,竟然畫了數量不少的陰魂厲鬼,隨著他打出手訣,一個個的厲鬼從半空掉落。

    「鬼道靈寶,百鬼圖鑑!」

    要說這燭嚴手段真的不少,這樣還不夠,又取出一張黑底白字的符咒。

    燭嚴元嬰的手腕一抖,符咒燃燒,化成黑暗的火焰。他伸手一彈,這火焰變成黑色的火球,砸向丁浩,在丁浩身體四周形成一片黑色的詭異火牆!

    「鬼火陰符!用冥界溢出的鬼氣化成的火焰,可以超度眾生!小子,你死吧!」

    扔出這些手段,燭嚴已經不想跟丁浩糾纏。

    這些手段和這些寶物,他都不想要了,撿起刑辰的腰牌和破碎的十字刀,身影一閃,一個瞬移,怪笑一聲,「小子,再會。」

    這燭嚴也是狡猾之輩,丁浩這種小角色,死不死跟他沒太大關係。他殺死了刑辰,得到了積分牌,又得到了十字刀的碎片,他已經賺大了!此刻他身體受損,情況並不好,趕緊逃走療傷。

    不過讓他沒想到的是,他一個瞬移逃走以後,眼前光影再次一閃,他又回到了原地。

    在這裡,丁浩已經從鬼火和陰魂風之中逃了出來,至於那些孤魂野鬼,卻被困在鬼火之中燒得發出尖叫。

    此刻,是商彩雲控制陣法。

    燭嚴的鬼火和陰魂風雖然很強,可是商彩雲只要下一個命令,就可以把丁浩從其中移動出來。反而是燭嚴引來的那些厲鬼,最後都在其中被鬼火燒死,被陰魂風切割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商彩雲又一次把燭嚴給傳送了回來。

    燭嚴氣得都要跳腳了,他咬牙切齒道,「小鬼,這樣搞有意思嘛?」

    「我也覺得沒意思。」丁浩抱著胳膊,笑道,「這樣吧,你把刑辰和你的腰牌都交出來,我就饒你一命。」

    燭嚴氣得要死,這句話是他之前和刑辰說的,沒想到現在又落到了自己的頭上。

    這個可惡的小雜碎,不知道和血池聖地有什麼關係,竟然得到了天意陣法的控制權!自己在天意之下,隨時被他傳來傳去,和此人相鬥,不划算啊!

    他隱約覺得這個小子很可能有深厚的背景,心中萌生退意,他點頭道,「好吧,小鬼。我承認你有些手段,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頭!刑辰的腰牌,你拿去!」

    還別說,這個鬼修很識時務,果斷放棄刑辰的腰牌。

    不過丁浩並不滿足這些,眼前的這個鬼修已經是黔驢技窮,如果只是拿一塊刑辰的腰牌,這也太便宜他了。

    丁浩搖頭道,「我要兩塊腰牌!哦,還有刑辰十字刀的碎片!」刑辰十字刀的碎片上,有著一道地級真言,相當珍貴,丁浩不會忘記。

    「小鬼,你不要太過分!」燭嚴雙目爆出精芒,如果他將自己的腰牌給丁浩,他就會成為放棄者,被送出血池深淵。

    丁浩瞪眼道,「你給不給,你不給我可要動手了!」

    說完,他一抬手,將四嬰奪魄環給拿了出來。

    四嬰奪魄環並沒有成型,戰鬥力算不上很強。不過給燭嚴的心裡暗示就顯得很強,讓人有一種錯覺,感覺丁浩殺死元嬰很輕鬆,手中已經有了四條元嬰的性命!

    「這傢伙竟然是一個殺元嬰的厲害人物!」燭嚴感覺到非常的苦澀。心中暗道,此時此刻,自己狀態很差。最重要的是,人家還控制著天意系統,說不定下一秒,就會傳送一群人殺過來。

    想到這裡,他終於做出決定,扔出兩塊腰牌,把刑辰破碎的十字刀也扔出來,抱拳道,「小友,你夠卑鄙!我服了你的無賴手段!」

    燭嚴並不是服氣丁浩,如果正面戰鬥,丁浩絕對不是他的對手。可是丁浩的手段太無賴了,明擺著消磨他的實力,到最後來撿漏子,簡直是無恥行徑。

    丁浩也對他一抱拳道,「放棄也是一種勝利,如果你堅持下去,最後也是死!你也看見了,我的武器還沒有成型,還缺兩個元嬰,本來一個給刑辰,一個給你。可是你放棄了,這個位置我就留給別人了!」

    燭嚴心中一寒,如果他身死,元嬰就要被釘在丁浩的寶物上,那才是真正的凄慘!

    「好吧。」燭嚴再沒有其他話,對著天空吼道,「我放棄了!」

    冷海山說過,探寶隨時可以放棄。只要對著天空高呼三聲,我放棄了。就會有天意的力量,將其傳送出去。

    一道驚天偉光落在燭嚴身上,他被傳送出去。

    丁浩收下腰牌和寶物,也對著天空喝道,「彩雲姐,把我送回去。」

    身影一閃,丁浩又出現在天意陣法之中。

    兩塊令牌,丁浩拿了刑辰的一塊,商彩雲拿了燭嚴的一塊。轉眼之間,丁浩的排名一下跳到了第六區的第一名,商彩雲也以3255分,跳到了第六區的第二名。

    一片殘破的殿堂之中,幾個修士正在行走,看上去,他們是一個宗門的道友,並沒有互相廝殺,而是在聯合探寶。

    正在行走,突然一個金丹真人發出驚呼,「天吶!」

    其他幾個修士全部驚慌,「什麼情況?」

    「不是有情況,是一個金丹七層跳到了第一名。」

    「怎麼可能?剛才看見是一個叫刑辰的元嬰,有8000多分,怎麼會是一個金丹真人?你看錯了吧!」

    大家拿起腰牌一看,全部驚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「所在區域:第六區。」

    「第一名,丁浩,九州魔宗,金丹七層,積分8709分。」

    「第二名,商彩雲,商家商號,金丹大圓滿,積分3255分。」

    「第三名,羅易,色道魔宗,元嬰一層,積分1754分。」

    「怎麼回事兒?刑辰和燭嚴呢?難道讓這丁浩和商彩雲兩人殺死了?」不但這些修士震驚,整個第六區剩下的數萬修士,全部都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「怎麼可能?一個金丹大圓滿和一個金丹七層,竟然殺死了兩個元嬰二層?」沒人知道發生了什麼,全部都是無法相信。

    不過也有很多人聽說過丁浩的名字。

    「我想起來了,這丁浩莫非就是大鬧魔冢,在魔冢之中擺了正魔兩道的那個丁浩?」

    「對對對,我還聽說他混入九烈道宗,成為仙國太子,又偷了九烈仙國的一個小世界,臨走還和九烈仙國的老祖宗幹了一場。」

    「原來是此人,那就怪不得了,也罷,此人也算是一個人物,希望不要見到此人。」

    「看來他會是第一個本區進入皇仙門內門之人。」

    就在大家議論紛紛之中,丁浩並沒有急於進皇仙門內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