宙斯小說網 > 魔道神徒

第604章六嬰奪魄環煉成

魔道神徒
     第六零二章六嬰奪魄環煉成

    「好!」養獸魔宗的幽魂尊者心中大喜,暗道,這丁浩倒是頗為給面子,既然他要跟燭嚴說清楚,那麼就讓燭嚴停下就是。

    於是,他立即給燭嚴發去消息,「丁浩已經答應我不再攻擊你,你速速停下,他有話要跟你說。」

    燭嚴收到消息,回頭觀看,發現站在骨龍背上的丁浩,此刻是滿臉苦笑。

    「哼!你也不過如此,最後還要賣我師尊面子!」燭嚴心中冷笑一聲,心說自己的師尊還是非常有面子的,讓丁浩停止追殺,也罷,那就停下吧。

    當下,他停在半空中,開口道,「丁浩,現在我已經是幽魂尊者弟子,也是養獸魔宗之人,我們的過往,不如就此揭過!」

    「是嗎?」丁浩駕著骨龍已經很接近燭嚴。

    不過燭嚴完全沒想到,丁浩會對他怎麼樣。畢竟,一位嬰變尊者的面子在這裡,沒人敢黃嬰變尊者的面子,更不敢耍嬰變尊者!

    可是今天遇到了丁浩,丁浩突然臉色變得猙獰,笑道,「你說揭過就揭過嘛?」

    燭嚴突然感覺到一絲不妙,他厲聲道,「丁浩,你不要太過分!我已經拜師……」

    他這句話還沒說完,老鴉的動作更快,電光火石一般,潔白如玉的長尾巴狠狠一鞭抽下!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這一鞭打下,直接把燭嚴的肉身擊破!

    「可惡!這個混賬,他根本沒想饒過我!他就是耍了我,耍了我師尊!」燭嚴目中都是怨毒,不過此刻,他已經沒有了任何的辦法。

    「爆!」剩餘的肉身在半空之中自爆,大片的黑霧和黑血濺出,一顆金燦燦的元嬰借著黑霧的掩護,逃遁而出!

    商彩雲早有準備,口中一聲嬌斥,「站住!」隨後就一個瞬移,跟著燭嚴的元嬰。燭嚴更快,驚慌失措的逃走。商彩雲又一抖手中七彩刑天綾,當這道彩虹飛速跟上,還是不夠捉住燭嚴!

    商彩雲又是一聲暴喝,「天刑真言,鎮壓!」

    在七彩綾的末端,白色的光芒猛地綻放開,光芒所到,天刑鎮壓!

    這下燭嚴的元嬰被鎮壓,一下頓在那裡。商彩雲手中七彩綾又是一抖,捲起燭嚴的元嬰,將其收回。

    此刻,丁浩座下的老鴉已經將半空之中的黑霧都吞了一個乾淨。丁浩站在老鴉背上,伸手一招,將燭嚴的儲物戒指和腰牌都收了過來。

    「可惡!混賬!我被他耍了!」天血宮之中,養獸魔宗的幽魂尊者暴怒。

    他捨不得使用那個特權,本來想賣一個老面子。可是丁浩不但沒有賣他的面子,反而耍了他一回!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叫燭嚴停下,燭嚴還不會死的這麼快!如果不是他告訴燭嚴沒事了,燭嚴說不定臨死也要噴丁浩一口血。

    可是卑鄙的丁浩,竟然耍了他!竟然出爾反爾!

    「卑鄙!無恥!小人!」幽魂尊者口中接連吐出三個罵人的辭彙。

    周圍的長老們都看在眼裡,哈哈大笑,冷海山笑道,「這個丁浩行事別具一格,倒是頗有意思!我們既然是魔道之人,還講什麼信義!真是搞笑!」

    煉器魔宗厲老魔也睜開了眼,開口道,「這小子,我回頭要問問他這骨龍是哪裡來的,我看著眼熟。」

    七殺魔宗張天一笑道,「丁浩這小子是個混蛋,不過我喜歡。」

    聽著幾位鼎尊大人對丁浩頗有回護之意,幽魂尊者也不敢多說。不過他心中暗自恨道,好小子你當著大家耍我一回,害我被眾人恥笑,你就等著接受一個嬰變尊者的怒火吧!

    坐在眾位長老群中,17聖主也是臉色不愉,朱紅動人的薄唇吐出兩個字,「廢物!」

    丁浩以金丹八層的修為,力斬元嬰二層。頓時,他的腰牌不斷閃動了起來,「丁浩,我是張天一,拜我為師怎麼樣?」

    「丁浩小友,我是色道魔宗宗主,嬰變尊者素月尊者,想要收你為徒。」

    「丁浩小友,我是黑風魔宗長老血乾尊者,你若是拜我為師,當年在魔冢之中發生的一切,我黑風魔宗不但既往不咎,反而會全力培養你成為魔道之星!」

    「丁浩小友,我是……」

    發來消息的,主要大部分還是嬰變尊者。對這些人,丁浩根本理都不理,只是回了兩個人。

    一個是七殺魔宗張天一,張天一不但是化鼎之尊,而且距離化神境界也只剩一道中天劫,修為驚人!而且還有一點,九州魔宗在七殺魔宗的關照之下,丁浩不得不給點面子。

    「張叔,你就不要消遣我了。」丁浩才是一個金丹真人,對一個鼎尊前輩稱之為叔,不知道多少人要驚得掉眼鏡。

    不過張天一不以為忤,又笑著回道,「知道你小子心高氣傲,恐怕你的師尊早就有人了吧。」張天一得到過天門強者的叮囑,還以為丁浩已經拜了天門強者為師。

    丁浩也不解釋,回道,「還是張叔了解我。」

    張天一這下心中更加確定,暗道,原來已經有天門強者做了丁浩的師尊,那自己還攙和個什麼勁?當下,他也不提收徒的事情,又發出消息道,「我孫兒張殺殺也在探寶之中,回頭見到他,你們多多交流。」

    「好的,張叔。」

    和張天一寒暄幾句,丁浩又給另一個人回了幾句。

    煉器魔宗厲老魔,鼎尊強者。說起來,他的修為並非鼎尊之中的高人,不過他一手煉器手段,卻是堪稱仙煉大世界第一塊牌子!

    修鍊之人,誰不想要一件強大的稱手兵器,因此厲老魔在魔道非常有人脈,誰都要給個面子。

    厲老魔倒不是想要收徒,而是發話道,「丁浩小友,你這骨龍之中的魂魄,我不認識。不過這骨龍玉體,好像是我煉器魔宗之物!」

    丁浩心說完了,就知道人不能露富,骨龍的主人找來了。

    按照他的性子,是不可能承認的,當下回道,「厲前輩,這骨龍玉體是我丁家祖物,前輩你看錯了吧。」

    「我看錯了。」厲老魔收到回話不由得哈哈大笑起來,回道,「欺瞞長輩,你膽子不小啊。」

    丁浩趕緊回道,「前輩,您聲名赫赫威風八面,晚輩只是一個小小金丹,怎敢欺瞞?」

    厲老魔又是淡淡一笑,他倒並沒有太過計較,又發出消息道,「等探寶結束來找我,我跟你講講這骨龍由來。」

    「看來這骨龍大有來歷!」丁浩心中暗驚,想到這骨龍被他捉到以後,還有一顆白色的珠子,現在白色珠子還躺在他的識海之中!

    感覺厲老魔並沒有討要骨龍的意思,丁浩也就答應了,「那好。」

    殺了燭嚴以後,丁浩一抬手,將奪魄環給拿了出來。

    「燭嚴,本來這最後一個位置是你讓出來的,沒想到,最後還是留給你,真是冥冥之中早有安排啊。」

    丁浩的六嬰奪魄環距離煉成,還差一隻元嬰。

    轉了一圈,沒想到最後還是留給了燭嚴!

    燭嚴的元嬰哀求道,「道友,不要啊,你饒了我吧!」

    丁浩直接摘下原來的金丹,貢獻給血池聖地,換了一個積分。然後,將燭嚴的元嬰刺在了最後一根鐵刺上。

    「啊!」燭嚴痛不欲生,開口厲聲罵道,「小畜牲,小混賬,你不得好死!17聖主一定會弄死你的!你等著!」

    「17聖主!」丁浩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他這才明白,為什麼自己剛進入皇仙門內門,燭嚴就追殺過來!原來外邊,還有人給燭嚴的提供消息,這個人就是17聖主!

    丁浩有些奇怪,自己並沒有招惹這個17聖主,她為什麼要殺死自己?

    他開口問道,「燭嚴,你給我說說清楚,17聖主為何要弄死我?」

    燭嚴其實自己也不清楚,不過他卻是目中怨毒道,「我才不會告訴你!你等著死吧!死!小畜牲!」

    丁浩早就被人罵習慣了,冷哼道,「那你就安心呆在我的奪魄環上吧!」

    煉化一下,將元嬰之中的神志都煉化掉,六丹奪魄環完全的煉成。這件由六個元嬰製成的武器,絕對是丁浩目前威力最強的邪惡寶物,是一件兇器!

    「嘿嘿,如果再有燭嚴這樣不長眼的元嬰,你就死定了!」丁浩嘿嘿冷笑,有了這件寶物,殺掉一層的元嬰應該不費什麼事兒!殺掉二層的,都可以試試!

    又搜索了一下燭嚴的儲物戒指,這傢伙窮的,裡邊沒什麼值錢的玩意兒。有一塊玉柬,記錄著他對碑林之中一些仙碑的感悟,不過都是一些關於鬼道的仙碑,對丁浩無用。

    有用的,就是皇仙門內門的一些地圖。

    皇仙門內門是一個面積很龐大的區域,在其最中央是碑林所在,而在其周邊,是無比遼闊廣袤的世界,其中坐落著不少當年皇仙門強者的洞府,而在更遙遠處,則是大量還沒有開發出來的蠻荒之地!

    在那些蠻荒之地中,還有不少強大的妖獸,也有不少值錢的天材地寶,不少修士在那邊探寶,也能得到大量的積分,回來感悟皇仙碑。

    「原來如此,殺人奪分和探寶得分,這兩個快速得分的捷徑!」丁浩的目光掃過地圖,當他的目光掃到一處,他雙眉一挑,感覺到海宮主的記憶又想起了什麼。